家园60年·新疆足迹:“巨龙”翻山越岭为高原送去安康

和田零距离 2018-05-12 16:49:08

家园60年·新疆足迹


新藏公路——世界上海拔最高、路况最险的“天路”


“巨龙”翻山越岭为高原送去安康




1957年10月,新藏公路建成通车,这是继川藏公路、青藏公路之后,进入西藏的第三条公路,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路况最险的公路。




新藏公路,又称国道219线,北起新疆叶城,南至西藏拉孜县,全长2900多公里,途经36条冰河、38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冰雪达坂,路面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年平均气温-9摄氏度,每年通行时间6个月,这是新疆连接西藏阿里地区乃至整个后藏地区的惟一通道。


先遣部队修建新藏公路雏形


新中国成立之初,新疆向阿里地区供应物资主要靠畜力,但由于沿途高寒缺氧,草料供给困难,很多牲畜死亡,运输条件极其艰苦。


当时,阿里地区居住着3万多名藏族同胞,以游牧为主,交通闭塞,经济文化非常落后,粮食和简单的生活必需品主要靠印度商人供给,常常遭受重利盘剥,生活极其艰难。



上世纪70年代初期,新疆某汽车团给修建新藏公路的部队送物资。图/新疆某汽车团提供


此外,阿里地区盛产的优质羊毛和高品质硼砂等物产资源,无法往外输送,迫切需要修建新疆和西藏阿里地区之间的公路。


1950年,王震司令员在喀什号召各部队自愿报名,参加解放西藏的战斗,并组建了一支强悍的进藏独立骑兵师。独立骑兵师组建不到3个月,便移师和田地区于田县,修建了一条可供人、骡马、骆驼通行的羊肠小道,成为新藏公路雏形。



千名解放军为修路献出生命


1951年,阿里地区宣告解放,但大批入藏部队和阿里藏族群众的生活给养还是靠牦牛、骆驼运送。1953年10月,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决定重修新藏公路。


1954年1月,新疆军区组成勘测大队进行选点测线,当时选了5个起点:皮山县的章古雅、墨玉县、叶城县喀拉斯坦河、莎车县和叶城县林场。经反复对比论证,认为起点放在叶城县城东4公路处的林场最合适,这就是现在的新藏公路零公里。


1955年6月,交通部批准新藏公路开工修建,新藏公路修建指挥部设在叶城。原新藏公路北起新疆叶城,南抵西藏阿里地区噶尔县。1956年3月,由近6000人组成的施工队伍进入工地,4月正式开工。



1996年6月,新疆某汽车团往西藏运输给养,车队行驶至库地达坂时,山石松动坠落,部分路段出现塌方。图/新疆某汽车团提供


新藏公路80%以上地段在海拔4000米以上,属于高寒地区,空气稀薄,严重缺氧,气候变化无常,在盛夏季节,施工人员早晚也离不开棉衣。冬季平均气温一般在-25摄氏度左右,自然条件恶劣,沿线绝大部分地区没有人烟,筑路人员初进工地都有不同程度的高山反应。施工所需要的物资全部由外地采购,经过长途运输才能进入工地。公路建设初期,施工材料、工具和数千人的生活物资,都是由叶城用毛驴运至工地的。


为了修建这条“天路”,上千名解放军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新藏公路沿线烈士陵园很多,里面有将军的墓碑,也有17岁新兵的坟墓。在高原上修路,有时候仅仅因为一个感冒、一场雪崩、一次迷路,便使他们的生命永远留在了边关。



新藏线成阿里地区“生命线”


1957年9月,新藏公路修到原定的终点噶达克(现在的噶尔县境内)。全体筑路人员克服了高寒缺氧、气候变化异常、生活条件极度艰苦的不利因素,开创了高寒地区冬季施工的先例,仅用18个月、提前8个月完成了修建任务。


从此,阿里高原到内地的运输摆脱了损耗极大的牲畜驮载。这条“离天最近的道路”,成为整个藏北高原连接外界的惟一通道,也是西藏阿里地区经济发展的“生命线”,对建设阿里、巩固国防具有重大意义。新藏公路通车后很快成为整个阿里地区政治、经济和国防的重要通道。



1
大事记



1958年,当时的中共西藏阿里工作委员会和阿里支队提出建议,要求把新藏公路修到阿里普兰县,从噶达克向普兰推进了248公里,当年9月完工通车。



1962年10月,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打响,新藏公路承担起部队和地方支前运送弹药、生活物资的任务。



1987年7月,新藏公路部分路段遭到特大洪水袭击,从叶城林场到阿里留守处的这一片路基冲毁,沿线军民团结奋战,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



2010年起,新疆和西藏分别启动了新藏公路新疆段和西藏段的改建整治工程。这是50年来该段公路第一次等级改造,全线按照二级、三级公路的标准改建为沥青路面。


2
亲历者

新藏公路上运送物资“鬼门关”一个接一个



姓名:郝慎民


年龄:67岁


职务:新疆军区某汽车团原政委


1980年6月,32岁的我还是连队里的辅导员,第一次走进新藏公路,负责往阿里运送物资。


临行前有一场隆重的欢送仪式,尽管高原运输安全保障越来越好,事故率降低,但毕竟地处高原,气候环境恶劣,暴雪、泥石流、洪水、塌方,随时都可能光临。因此每一次高原行,都可能是一次生死离别。


政委认真叮嘱大家途中要注意的每一个细节:车速要控制在40码以内,每辆车的车距保持在50-100米,每两个小时要调整休息一次……刚开始我还信心十足,但上了山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库地达坂险,犹似鬼门关;麻扎达坂尖,陡升五千三;黑卡达坂旋,九十九道弯;界山达坂弯,伸手可摸天……”这段顺口溜,是新藏线艰险的真实写照。离开叶城不到一个小时,我们的车就到达佰西提来克道班。


“佰西提来克”,维吾尔语意思是“五棵杨树”。在这里,我看到茫茫戈壁滩和连绵起伏的大山,而后千山万壑的昆仑山扑入我的眼帘。在数百公里不见人烟的崇山峻岭之中,我们开始穿深谷、爬达坂。阿卡孜达坂海拔只有3150米,但却是新疆境内地势最险要的达坂,不到30公里的路程,就有33个弯道,99个翻转。随着汽车的前行,海拔高度不断上升,我们很快到达了库地达坂,这里因地势险要而得名,维吾尔语意为“连猴子都爬不上去的雪山”。我开始有了高山反应,感到头疼、心慌、气短、胸闷、气喘。


库地、麻扎、黑卡、康西瓦、奇台、界山……对于行走在新藏公路线的人来说,是一个又一个让人生畏的“鬼门关”。翻越库地达坂后,就是麻扎公路段段部所在地,海拔4800米。


爬上了海拔5000米的麻扎达坂时,我感到头痛欲裂,恶心呕吐。高山反应的痛苦更加明显和剧烈,我咬牙坚持,保持镇定,在脸上没有丝毫表露。


界山达坂是西藏和新疆的分水岭,也是大陆国道海拔最高的山口,这里的氧气量只有海平面的一半,缺氧的痛苦难以言说。到了这里我们都不想多说一句话了。在这条悬崖绝壁中凿出来的“天路”上,机械功率下降40%,车行进其上,就如同乘坐着一架没有任何安全设施的飞行器,随时都可能掉落深涧,粉身碎骨。


陪同上山的军医说,新藏公路上有5把“钢刀”:车祸、洪水、雪崩、泥石流、高原猝死。这话听起来令人心悸,体验过了再去回味,更觉得让人不寒而栗。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