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之旅图文日记(十六):穿过坟场的长矛

川渝服务支持中心 2019-09-22 10:19:57

珠峰之旅图文日记(十六):穿过坟场的长矛

南迦巴瓦。

格萨尔王有个传说,南迦巴瓦就是门岭一战中他手中勇武的刺天长矛,而藏族人历代也都将南迦巴瓦视为通天之路,神灵的居所,以及凡人断然不可打扰的的圣地。曾有一些国外探险家经印度来到这里,希望一睹神山芳容,能拍下一张照片,但整整等了一个月南峰始终为浓云所掩,即便是当地人一年之中可以看见他真容的时分也寥寥无几。它总是故意织云为幔,至峡谷为屏,设急流为障,有心不让外来一切事物打扰了他亿万年来早以习惯的孤独和寂寞。

但,人类从未停止过向往遥不可及的天堂,而南迦巴瓦正是这样的地方。据说从波密到林芝,穿过天险登上色季拉山,幸运的话我们就能看见它刚烈又孤傲的三角峰体,这简直是对执拗者最好的奖赏


可是,极致的美,往往与死亡比肩。从波密前往林芝,我们要过的地方是名声在外的通麦天险,又叫通麦坟场。虽然早已有所准备,但是刚上路时的风景还是或多或少冲淡了我们的紧张。雨后山林,云雾缭绕,高原江南的田园和牛马成群,美到心醉。

但很快,我们就见识到了通麦天险的厉害。通麦天险,与排龙天险紧紧相接,全长不到20公里,最长的时间有人走过十几个小时,名符其实的死亡路段。川藏线经过了通麦镇,从通麦临时大桥开始的这段路,异乎寻常的艰难。通麦沿线的山体较为疏松,且附近遍布雪山河流,一遇风雨或冰雪融化,极易发生泥石流和塌方,号称世界第二大泥石流群。队伍里的车手和乘客也终于开始绷紧了皮,连经验丰富的黑剑和领队都紧张万分。

排队过桥并不难熬,2个多小时的等待后迎接我们的天险绝对会让抱着说走就走的心的文艺青年立刻腿软。

川藏难,难于上西天。一边是帕隆藏布江,一边是万丈深渊。帕隆藏布江紧贴路边或悬崖之下。那些悬崖上的石头总有摇摇欲坠的感觉,并且很多新鲜截面表明刚刚有石头脱落,浑浊的帕隆藏布江也成为一条死亡之河,江水如沸水喧哗着沸腾着,江面数米高的地方,凌空漫舞着惊涛击石后腾起的水雾。我们走得极其小心又缓慢。道路令人发指的狭窄,最窄的地方仅3米不到,只容得下一台小车通过,一路的炮弹坑和搓衣板路,随时都是紧急弯道,会车时稍有不慎靠近悬崖的车就有可能坠入万丈深渊。一路上不只是汉子们都脸色煞白,姑娘们有的甚至红了眼眶。


难以预料的是,这条巨窄又危机四伏的道路却常年拥挤异常,没多久,我们就迎接了第一个老虎嘴带来的巨龙车阵。缓缓移动的时候听黑剑大哥说,他来这里采访的一次,泥石流导致通麦大桥雨夜垮塌死了不少背包客,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漫长的缓慢行车中,就听到了好几次车祸的消息,而更可怕的是,据说我们刚刚走过的一条泥石多发路段立刻发生了轻微的塌方。




短短的20多公里,我们走了将近4个小时。仿佛是对我们执拗的奖赏,穿越死亡之路后的风景变得更加迷人。短短的庞旋山路和峡谷,几乎将世间所有钟灵毓秀集于一身。车行其中,氤氲的水汽成丝成缕,时而缭绕林间树缝,时而盘旋雪山之巅,云遮雾绕,宛如梦幻里的仙境

我们终于拗着登上了色季拉山口,风掠过高台上一根根朽坏的经幡,五彩斑斓的地衣厚如绒毯,伏在土中的玛尼石上,有六字箴言依稀可辨。往远处眺望,我们多希望能看见南迦巴瓦的刚烈身影,看到格萨尔王神矛的凛冽寒光,看到神灵在山顶煨桑的聊聊炊烟但,迎接我们的竟然是一道炫目的彩虹!

是的,彩虹,让我们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仿佛是南迦巴瓦矛身散发出来的神光,也应是给我们执拗者最至高无上的奖赏。

南迦巴瓦,终没有得见它的俊俏挺拔,但却感受到,它和我们赖以生存的这个世界骨头相连,体戚与共。或者,它正骄傲的等着,等着我们抵达珠穆朗玛后的英雄相见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