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泽拉斯的天空,再无怒吼的巨龙

小马过河订阅号 2018-12-05 15:11:12


假期无聊,赖床到很晚很晚。肚子饥肠辘辘的咕咕抗议,不得已,穿衣起床,刷牙洗脸,穿戴整齐,把电脑收入背包,翻箱倒柜的找到钥匙和钱包,耳朵里挂上耳机,从杂乱的桌子上拿到门锁,出门,阳光被逐渐变窄的门缝斩断,落锁,灰尘从窗沿上微微往下落。老朋友打电话兴冲冲的问:“嘿,哥们,《魔兽》首映式你看了没?”我愣在楼梯口,那种感觉像是某种空了好久的东西突然被人问及时的那种不知所措。我打着哈哈,把话题岔开。

什么时候接触到魔兽?什么时候开始玩魔兽?什么时候拥有自己第一把神器?什么时候和自己的公会一起打第一场boss?我记不到了,那些可以被简单概括为小时候,十年前,上小学时的时间段,我记不到了。我只是模糊的记得那年兄长参军离家,那年我流浪天涯。那年有一台现在看来笨重到爆炸的台式,那年,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鼠标右键这么重要。有些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你在经历它的时候你真的觉得它稀松平常甚至是无聊乏味,它过去的时候你还是觉得很正常,就像是上完小学自然而然的就该念国中一样,你从来没发觉那些日子有什么不对劲的,可直到某一天,某一天机缘巧合阴差阳错,你无意中的想起了那一段日子,你回首望去,不由得感慨道,那都是我的青春,那都是我的小时候啊。然后你开始不计代价,其实还是会很认真的考虑代价的,去追忆所谓的似水年华。去看关于那些事情的电影,无聊时会再次打开游戏,去那些已经有点陌生的地方再次厮杀一番,去做好多好多在那个年纪里你想做但没做的事情,你说你在祭奠你的青春,可,往往是在做了好多好多事情之后的夜深人静,你一个人喝着闷酒,一杯接着一杯。你问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做了那么多心里还是空空的?我要怎么回答,难道说亲爱的你别傻了,那些东西都不在了,你哪里是在祭奠你的青春啊,你只是在为那么容易低头服输的你赎罪罢了。你爬的山,翘的班,逃的课,肆无忌惮的放纵,欢天喜地的远方,那些都不是你的青春好吗?那些都不是你的青春啊。你的青春,是在这些事情编织的梦里长大的一个童话,时间走了梦醒了童话碎了,你看着满地玻璃碴,你怕,所以,你逃跑了,你向命运低了头,拱了手,服了软。亲爱的,你曾经征战过的那片艾泽拉斯,如今,再无巨龙的怒吼响彻天空。

老实说,我是知道什么时候首映的。那天晚上,我连着宿舍破烂的网,在LOL里征战carryX,被冷落在一旁的手机突然一声炸响,打断了我的节奏,终结了我的杀戮。满不开心的拿过爪机,短信,陌生号码“在干嘛?”“LOL,你哪位?”长久的沉默,我以为是对面发错了无趣的把手机仍到一旁,继续游戏。许久之后终于拿下对面的基地,看着屏幕上爆炸的特效,心里突然的空了好大一块,于是拿起那个被扔在一旁的方壳子,方壳子上有一条未读短信,打开,瘦瘦的男生身边插着巨大的剑,手里白底黑字:“十年我们,终成过去。”,我呆呆的看着那张照片,下意识的回拨,听筒里传来嘟嘟的忙音以及冰冷的人工智能。终是错过了。那个稀松平常的夜,在诺大的中国的某个地方的某个影院里,我当年的会长,一个人看完了我们约定的影片,没有一起厮杀的战友,没有一起抛头洒血的过去。原来,约定这种东西,真的会有人傻傻的记这么长时间。

后来,我买票看了《魔兽》。

再后来,我写了这篇艾泽拉斯的天空,再无怒吼的巨龙。

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没忍住,真的没忍住。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那年和我一起在暴风城看双月的人,在那样一个晚上,一定是想让我告诉他我也和他一样在等首映开始吧,他在电话的那头,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找到了昔日里算得上信任的好友,心肠澎湃的向我询证,得到的,却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他是怎样的失望,他怀着怎样的心情看完了那一百多分钟的视频?又是用怎样的感情,微笑再见?我一个人坐在电影院里,部落和联盟分成两拨,两拨人互相喷,互相骂。眼里分明闪着泪花。我这个早早逃离游戏的人,眼里也闪烁的泪花,却像是被抛弃的孩子。无辜又尴尬。

我不想提什么,工会,兄弟,战友,部落,联盟以及所有的,那些被成为过去的东西。我不想提及。我不想说什么,感动,热泪,奋斗,汗水,心酸以及所有的,能形容不能形容的感受。我不想,我不想,我不想在写下这些文字之后,和我有关的那片艾泽拉斯的天空,再无怒吼的巨龙。可是,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有些事情只能陪伴你一段路程,走到了某个必须分别得路口,你向前,它向右。与其苦苦挣扎说什么身不由己不愿放弃,倒不如,认认真真的挥手告别,很果断的,大步向前。

我的那片艾泽拉斯的天空,再无怒吼的巨龙。


小马过河FM调频
有温暖
有深度
睡前  选择
专注于年轻人的好故事
您的私人微信电台
微信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可以订阅哦!

3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