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不停保运输 一分一厘皆辛苦——跟拍运盛公司行车五公司一日有感

晋煤宏圣 2018-08-30 12:23:12

从早上5点到晚上12点半,从夜色朦胧到夜深露重,运盛公司行车五公司短短的一天的行程,我却感受了太多太多。“早起的不适、吃饭的仓促、运行的疲劳、装卸车的无奈、交接班的等待、一天三会的值守”,不论是基地的管理人员,还是奔波于一线的运营司机,我真正感受到了基层一线工作人员的艰辛和付出,责任与担当,真正感受到了企业生产经营每一分、每一厘的来之不易。  

早上5点整,伴随着闹钟的滴滴声,我睡眼朦胧地起了床,简单的洗漱整理后,我赶紧骑车往单位赶,因为今天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极不寻常”的日子。  

出了门,才发现夜色仍然凝重,初春的早晨依就十分寒冷,虽然骑车去单位只有5分钟的路程,但今日的骑行却让我感觉似乎比往常慢了很多。静寂的街道只能模糊看见一个早点摊贩在忙碌,便没有再见到其它身影。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但其中的滋味或许只有早起的人儿清楚。  

经过近半个小时的行车,我们到达东上村基地,也正式开始了体验行车一日工作的第一个环节——开班前会。进入会议室,看见几个值班人员正在进行会前准备,便和他们聊起班前会的一些情况。说话间,本只有几个人的小屋一下子就坐满了人,我赶紧到最后一排找了个位置勉强坐下。却不曾想由于我们的到来,竞让稍晚一会进来的司机师傅没了地方坐,因为唯一剩下的凳子已经损坏,我不好意思的站起身想要让座,但在一旁的司机师傅非要我坐,自己坚持蹲在板凳边上,两手紧紧的握着旁边的一根管子。望着他那粗糙的双手和略带沧桑的脸庞,我不禁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近一个小时的班前会,虽然偶尔能听见打哈欠的声音,但参会的没有一个不在认真听,仔细看,可见大家对安全工作的高度重视。会议结束已将近7点钟,跟着大家走出会议室,才发现天已完全亮开来,这时才看见场地中央停放着有十几辆车,隆隆作响。转眼间,大家已打上了饭吃起来,一碗疙瘩汤,一个饼子,有的蹲着,有的站着,看着再简单不过的早餐和大家的“吃相”,我不禁又被他们这种“不讲究”的精神感动。不到十分钟,大家吃饭完毕,分别坐上了准备向接班地点出发的大班车、皮卡车。  

经过近30分钟的行程,到达了接班地点——马窑头。一下车,就被呼啸而过的汽车扬起的尘土迷了眼,揉揉眼赶紧跟上当班值班领导李军过到马路对面对车辆进行安全检查,这才发现几十辆汽车就像一条巨龙长长地停在路边,一眼望不到头,在我们这些外人看来那气势真是让人震撼,但我想对于司机来说,这些却是沉甸甸的安全和责任。  

就在检查期间,呼啸而去的车辆一辆接一辆,上了一天一夜的司机师傅也已经坐上了回基地的大巴车。原本以为经过一天一夜的拉运,大家肯定都十分疲惫,结果让我大吃一惊,大家不仅没有一丝疲惫,反而说说笑笑,精神抖擞,面对我们的镜头,有的师傅还打趣地开起了玩笑,让给长得漂亮的多照照相,车厢里充满了大家爽朗的笑声。  

回到基地这才顾上吃早饭。和普通职工一样,我们围坐在一起,一碗稀饭、一个饼子、半碗咸菜,不一会大家就吃完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饿的缘故,这顿早餐我吃的真的好香好香。随后,在基地相关负责人的带领下,我们依次到每一个管理部门进行了详细了解。看着电脑上密密麻麻的路线图,工作人员手中不停点击的鼠标,再看看一本又一本的“值班记录台账、人员考核台账、车辆维修台账、油料分析台账、材料消耗台账”,每一本都登记得清清楚楚。一时间,我想这么庞大的一个团队,管理却如此精细入微,可想而知他们是怎样的一个团队。而当我得知管理人员基本都是一些80后、90后,让我倍感钦佩。“给这些管理人员加点工资吧,他们最辛苦了”,一位老同志对我们说到,而李军却不好意思地说到:“还是司机最辛苦了”。  

下午三点半,值班领导碰头会准时开始,偌大的调度室内,十几个人整齐地坐成一排,依次汇报各运行公司人员到岗情况、车辆运行情况、拉运量,这期间我清楚的听到一个数字“1849.08”吨,也就是说拉运量的汇报精确到了小数点后两位,当班领导仔细的核对登记,并根据汇报情况对车辆重新调配,可见大家对工作的认真负责。  

四点左右,我们驱车向寺河卸煤场地进发。一下车,脚下是厚厚的煤灰尘土,耳畔是轰隆隆作响的汽车奔驰声,虽然场地四周有高高的屏障阻挡,但依然抵挡不住数十米高飞扬的尘土,而高高的煤山一眼望不到另一边,刚拿出本子就落了一层黑黑的煤灰。这时只见一台台满载“乌金”的汽车盘山而上,蜿蜒前进,直到煤山最高处,轰隆隆一下子卸个精光,再从煤山后面疾驰而下。在车辆下坡转弯处,李军一行检查人员拦下了一辆车,仔细检查安全状况。我感到好奇,便问:“那么多车,你们怎么一下就知道这是咱们公司的车?”随行人员告诉我,他们当然知道了,车牌号多少、司机是谁,掌握这些可是基本功,要不怎样确保安全。  

检查完这里,我们又立即赶赴长平公司装车点,到达目的地时已是晚上7点10分,这时夜幕已降临。在装车点外的路旁,运盛公司的车辆已经排成了长长的队伍,司机师傅们三三两两的在车旁聊着天,但是也不敢去吃饭,担心吃饭时突然放行,耽误了装车。此时,他们在这里已经等待了两个多小时。在同司机师傅沟通交流后,8点15分,我们随同检查人员来到路边小饭店,匆匆的吃了一碗饸饹,赶紧又往装卸场地赶。  

穿过等候过磅装车的车队,我们径直来到了长平洗煤厂装车点,我第一次近距离的了解了装车的全过程。在灯光昏暗的装煤场地,一边是矿山装煤矸石的大铲车轰鸣,一边是从洗煤仓溜槽垂直下放煤炭的装车声和汽车轰鸣声。虽然是夜晚,但漫天飞舞的煤灰粉尘依然能真切地感受到,轻轻一擦自己的鼻子、脸颊已满是煤灰,我下意识的用帽子遮挡住了自己的头,而司机师傅们和检查车辆的人员有的在车边查看车辆装车情况,有的在指挥车辆向前挪动,全然投入在工作中,早已忘却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  

这时,驾驶晋E73573车辆的牛海全师傅向我们驶来,已装车完毕。我借着车灯看了看手表,正好9点30分。掐指一算,牛师傅从下午5点等到现在,已经足足等了有4个半小时,而这4个半小时的等待只为了4分半时间的装车。我再一次深深地被一线职工的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脏的精神所感动。当得知装车后还得过磅称重,如果超重还得自己动手用铁锹卸煤,我对这份苦、脏、累的力气活却又有了新的认识,那就是他们必须具备必要的对装车重量的感知技能以及超强的耐力、良好的心态。  

晚上9点30分,温度又降了下来,丝丝寒意让我想起了早上刚出门时的寒冷。为了参加晚上12点的碰头会,我们开始返程,而随行的基地一行人仍然在现场忙碌着。在回程的途中,路上行驶的几乎都是大型货物运输车辆,我不禁又想起了装车现场火热的场面。  

晚上12点整,我们准时来到了调度室,和下午一样,汇报运行情况、登记拉运任务量,对存在的问题进行调整解决,大家竟然没有一丝倦意。12点20分,会议结束,我们的工作可以说暂时落下了帷幕,但这样的日子他们不知还要重复多久。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