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间诗人韩春见在国际城市文学论坛示例漫谈中国诗歌

河间周报 2018-08-27 11:23:18


韩春见,生于19552月,河北省河间市人。韩愈公四十一世孙,《中国书画家报》特约评论员,中国书画家联谊会艺术交流部副主任,2015年【首届“中国城市优秀诗人”评选大赛】评委副主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诗人俱乐部会员,“中国改革开放诗词终身成就奖”得主,中国著名诗人,评论家,重大社会活动主持人。已著《汲露奉川》、《雁履诗心》、《金书玉律》诗集三部,已入刊入典、与著名艺术家诗书画印合璧,央视直播,网络报道,国家图书馆、社会名流、国家领导人等收藏作品若干。

韩春见在国际城市文学论坛暨中国城市优秀诗人颁奖大会的学术发言

——示例漫谈中国诗歌的“人民性”、“艺术性”、“社会功能”(摘抄)

古往今来,艺术精髓,莫过于诗书画印;人生至求,莫过于立德、立业、立功、立言。值此20151227日中华吟坛盛会,我们相约北京。一同品味诗韵,一同分享殊荣,一同寻觅经典創新之道,一同捧着这吟坛硕果,奋力托起2016年元旦的旭日东升!

下面,就中国诗歌的渊源与使命,从“诗歌的人民性、艺术性、社会功能“三个侧面粗陈创作实例,漫谈拙论感言,以与诗友们探讨交流并请方家教正:

一、诗歌的人民性:这是艺术方向问题,是检验艺术家生活积淀与价值取向的镜子。诗歌属文学范畴,而文学的人民性是方向性、原则性问题;是诗人、作家和一切艺术家的立场问题;艺术本为生产力,声如号角力如枪。艺术是惩恶扬善、教化民风、凝心聚力、维护政权的工具。其褒贬扬弃均具鲜明的个性特征、时代特征,其正邪美丑盖由人的德艺初衷。

诗歌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短小精悍的形态,富于节奏的语素,乃至平仄韵律是诗歌的基本要素特征;是反映人民劳动呼号和运动节奏的动力和快感共鸣。是提高生产效率和促进社会发展的正能量。诗歌艺术的人民性,从三千年来的《诗经》,到爱国诗人屈原的《离骚》;从汉乐府的曹植,到南北朝的谢眺;从大唐的李杜,到历代边塞诗乃至当代风骚,无不根植沃土,峰抵云霄。人民是社会的主体,生活是艺术的本源。待之以诚,虽疏必密;待之以虚,虽密必疏。欲唱英雄戏,须做英雄人。欲彰人民性,须作人民丁。伟人毛泽东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言犹在耳;列宁“艺术是属于人民的。艺术应当把自己的根深入广大人民群众的深处。……”的论断象北斗昭明。深受洗礼为文半世的我,也曾有“万字歌“的心声: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做万件事,处理万个问题;成熟自在其中,成长自在其中,成功自在其中。否则,泉断溪流能淌几步远?花落木本能挺几日鲜?概而论之——

文崇诗眼忌空谈,峰屹千寻根使然。

口号纵然惊世吼,不接地气是瘪三。
癸巳之年,时近花甲的我与八秩书界泰斗鲁人公诗书合璧的《金书玉律》面世。200首幅诗联,耄耋老人工笔为书时近一年!这份沉甸甸的大爱鞭策我——吟坛韵海醍醐灌顶,菩提树下茅塞开光!于是,一份《肝胆相拥情彻,诗书合璧卷流香——诗鉴人生》的答卷,伴着涕零的感动,带着花甲人的思索,附以卷尾,昭于世间。它是生活的积淀,它是境界的光环,它是诗词的花絮,它是文学人民性的昭然……示例以鉴——(附录诗鉴人生)

一首《史光柱颂歌》七律,合璧当代著名书法家袁海涌先生的榜书润色,玉成巨作,灿烂了诗会,赢得了高潮喝彩!该报道,频播于北京电视台,中央4台、7台,教育台;更红了网络,飞向了五湖四海。

八月中旬南下江苏淮安,谒肝胆相,拜无字书。一首《总理之光》七律,倾诉了无限敬仰,流淌着深情缅怀——

功成开国陨兴邦,旷古勋辉谁等量?

盖世一人周铁嘴,辅臣千古相中王。

玉洁不玷一私垢,望众长留万代香。

人到圣贤名不朽,五洲仰望北辰光。

金秋时节,倘徉于河间古洋河公园,与诸诗友受电视台采访,但见——

公园漫步影如梭,吟钓清流客半河。

何处啼莺惊晓鹭?谁家吠犬咬饥鹅?

江南来凤栖商树,塞北归舟奏凯歌。

喜看瀛州鹏奋举,五年燕赵耸巍峨。

我爱祖国的山山水水,更爱河间故乡!

走进河间市乒乓球馆,你会感到浓浓的《乒乓缘》——

小小银球赫赫功,魂牵百侣竞雌雄。

一身热汗三声笑,少似朝阳老似松。

汇入全民健身大潮,换上运动轻装——

坐品香茗动健身,友常聚首曲常吟。

诸君欲解延生路,汗是仙丹球是魂。

愚置身当代吟坛躬耕十载,受到了太多关爱,留下了太多感动,我深深体会到——

十载寒窗万卷书,填鸭未必灌醍醐。

为文欲得惊人句,读破山川自跳出。

而且——

欲求惊人句,须求哲理长。

笔轻强抹粉,意老淡梳妆。

莲煅泥中玉,桃悲瓦上霜。

慧心随性咏,天下牡丹香。
沐浴改革开放的春风,伴时代节拍,在创业、持家、为学、为艺的道路上一路走来,为友人、团体之诗书题跋作序涉猎多多。《诗书鉴》渐成审美学说——

诗凭气韵字凭骨,透过风姿看有无。

谁得个中真品味,红梅映雪报春图。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站在花甲之巅,悟善恶轮回,我衷心呼吁,为人要“舍得”为业要《泽根》——

树高千丈绿枝扶,风扫青裙伟干孤。

留得福泉泽后嗣,滔滔江水永不枯。

二、诗歌的艺术性:这是精品創作问题,是检测诗人学养程度的镜子。中国诗歌,生于劳动,成于《诗经》;衍于进程,去粗取精;择能任士,盛于唐宋。汲古创新,代代传铭。千古奉为经典,四海仰若辰星!它之所以光芒四射历久弥珍,是因为独具经典的艺术元素。对新诗的流畅,古体的典雅;赋比兴的优雅,平仄章法的起承转合……这里不作探讨,仅就诗歌贵在“真情、诗味、境界、气韵”之诗词四味,拙论浅示,以供探讨。

():诗贵真情。重义方为汉,无情不算诗。现择录本人写于十五年前一首新体诗《心中的太阳永不落》朗诵以鉴——(附原文)

——母亲双六大寿贺辞

当新春的脚步刚刚来到这里,

当贺岁的爆竹还在燃放不息,

当初春的暖阳把爱意播洒,

当六十六岁松龄与您相齐,

母亲啊,亲爱的妈妈,

您的儿子儿媳,

您的孙子孙女,

幸福地为您贺寿,

衷心地向您跪拜顶礼!

祝您福如东海阔,

祝您寿与南山齐!

暖阳高照,是对您福寿的道喜;

繁星闪烁,是历数您辛劳的足迹;

长江奔涌,是孩子们不倦的祝福;

苍岩壁立,是晚辈们祝寿的心意!

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闻香益寿,

伴母亲行,象临菩萨殿宇举步逢吉!

妈妈呀,

恩同浩瀚的蓝天,

无边无际!

祝您长寿!

祝您双六大喜!


没有母亲,就没有生息;

没有生命,就没有世纪!

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

山密林密不如亲人密。

“世上只有妈妈好”,

此心醉寰宇!

妈妈,

您是浩瀚的天宇,

您是广袤的大地,

您是无尽的江海,

您是闪烁的星系,……

妈妈呀!

蓝天哪有您典雅?

大地哪有您端仪?

江海哪有您博大?

星河哪有您活力?

您是生命的源泉,

您是松柏的根系,

您是心中的太阳,

您是儿女的唯一!

您把光辉洒向孩子,

孩子们把您高高地供起!

妈妈呀,

祝您长寿,

向您拜喜!

亲娘育儿愁多少?

孩儿育儿更明理——

儿有病,娘亲急,

延医求诊苦奔历。

吃时怕儿饱,

饿时怕儿饥,

暖时怕儿燥,

冷时怕少衣。

昼夜二十四时辰,

慈心何时不挂记?

妈妈呀,自从您把我们养育,

您就青春渐逝,雪染鬓翼!

儿绕膝前,您苦累多多,

儿女远行,您又多了新的忧虑——

夏日里,南方酷热您张伞,

飘雪时,北方奇寒娘送衣。

高天寒盛,娘摆酸臂,

风波浪里,娘候星稀……

娘啊,

您对儿女的每一分付出都是殷殷慈爱,

儿女为您的奔波劳碌都是无声的孝意;

您对儿女的每一声唠叨都是真情的再现,

儿女对您的每一份关爱都是功德的淀积,

都是人性的净化,

都是灵魂的洗涤!

平安何须木鱼鼓?

天有佛祖家有您!

妈妈呀,

祝您长寿,

向您拜喜!


子孝母悦,母悦子喜,

齿没膝破难报母恩于万一!

不热爱母亲,就等于毁灭世界,

不热爱母亲,就没有起码的人气!

不热爱母亲,就等于背叛了根本,

不热爱母亲,握金拥玉谈何容易!

妈妈呀,

您的笑容就是儿女的长青树,

您的康寿就是儿女的定盘仪,

您的快乐就是儿女的量心尺,

您的幸福就是儿女的拼搏动力!

热爱您,我们就能福泽长久,

热爱您,我们就能增荣益誉;

热爱您,我们就能善至福临;

热爱您,我们就能奉天荣地!

妈妈呀,

七十岁,愿享受您老的唠叨絮语,

八十岁,不厌弃您的慈抚与垂妮!

愿母亲富贵寿考长宜子孙!

愿母亲长乐永康驾福乘喜!

愿天下母亲康乐和亲,福禄祥瑞!

愿天下儿女仁义诚信,淑贤孝悌!

妈妈呀,

您的胸怀宽广博大,汇川纳溪,

您的恩德布满人间,弥漫天际!

在您双六大喜的幸福时刻,

儿女们向您祝寿拜喜!

儿女们跪天拜地——

把您——

伟大母亲这心中的太阳

高高托起!

辉满人间!

影同天齐!

再录旧作两首以鉴情怀:

祖莹一叩泪纷纷,浪打孤萍欲断魂。

酒奠家翁温寂寞,梦萦絮语涕温馨。

官兴教化根为本,人卧冥乡草作邻!

八秩伏丘啼不住,杜鹃声里转经轮。

重阳跪乳

重阳跪乳梦敲窗,故里谈欢伴老娘。

轻煮汤圆心酿蜜,慢嚼水饺齿流香。

家风代继仁和义,门第层叠福寿光。

唯恨秋霜凋碧树,窃忧孤雁泪千行!

三、诗歌的社会功能:这是市场应用问题,是检验作品受众层面与社会价值的镜子。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诗词,只有放到具体的语言环境里,才能最大程度地绽放文眼诗光。下面,我示以三例析鉴——
示例之一:品鉴诗词在叙事中的“诗眼”功能——(附录—)

跋诗堪作点睛笔

诗书画同宗同源,是文学艺术的孪生姊妹。文学艺术,难不在形式,难在内涵;书画艺术,难不在功法,难在“典型化”,难在跋诗境界的升华。跋诗,不是画蛇添足,不是搭车沽名,而是画作的深加工。是为作品壮色,是为作品“点睛”,是点石成玉,是雪中送碳,是与市场、与顾客的强烈共鸣!无之,山水不响;有之,石破天惊!漫步画丛,百分之九十以上者,只题画名,只声明其“是什么”、“叫什么”,无力阐述其“象征什么还是谁?”……空无深解,更无诗跋。偶遇为者,或不得诗法,或不得神韵,未竞其功,大跌眼镜。我曾写《神韵》诗曰:“水勾气韵岳崇骨,天地阴阳寓画图。笔下山川天上月,灵光悟彻胜天书”。文章难不在万言,而在“文眼”;画难不在形美,而在神韵,而在“画眼”。眼乃魂魄,眼乃艺神。有之则明,无之则暗。故,跋诗之难,甚于形焉;跋诗之贵,贵在有才,贵在聚神,贵在点睛。其贵,不负画焉。《向日葵》,是旧题材、小题材。在多数画家眼里,她就是几朵花儿,或者是几片花儿、十里花……而在本人眼里,她是“一家亲姊妹,十亿太阳花”!两句跋诗,花绽风彩,神孕其香,花吐人愿,品绽其光!小中见大,喻意悠长!试问道友,此喻,古人有几?今人有几?天下有几?《壶口瀑布》,是老题材、山水题材,也是中华民族澎湃崛起的大题材。也曾有以之为题材的名画面世,也曾有摄影家把她搬上影屏,更有多少游客年年岁岁、岁岁年年为之兴叹,为之震惊!然而,有几位艺术家、几位游客悟出了其神韵、道出了其象征?当今世界,一霸挥手,娄罗影从;鱼虾闹海,岛链囚龙;涛飞浪卷,暗流涌动。怎样表述中华崛起的气概?怎样表述中华腾飞的寄托?怎样表述扼杀中国的黑手?怎样聚形、神、意之力,彰显惊天一吼、剑啸长空的气魄?三年前,我选择壶口瀑布,豪迈放歌——

区区壶口锁龙咽,妄把炎黄视等闲。

奋髯轻摇千丈尾,滔滔直下九重天!

把黄河比作九天飞舞的中华巨龙,把壶口比作囚龙的岛链,把瀑布比作腾龙的气势。托物言志,寄物抒情。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概与崛起之势呯然炸响,石破天惊!

肩负中国书画家艺术交流部副主任和《中国书画家报》特约评论员的使命,我谨奉一首《书画鉴》与方家商榷——

倘佯书画界,斗胆鉴虚真。

功赏典型化,弦听画外音。

临摹输摄影,立意贵超群。

不得山川悟,安求笔下金?

示例之二:品鉴诗词在叙事感言中的“点睛”功能——(附录与王子忠主席合璧感言)

诗书合璧贵《兰亭》

与中国书画家联谊会王子忠主席诗书合璧感言
诗书画同宗同源,她们是文学艺术的孪生姊妹。文学艺术,难不在形式,难在内涵;书画艺术,难不在功法,难在“典型化”,难在跋诗境界的升华。涉文山艺海,溯古往今来,大凡传世经典,必具两个必要条件:一是健康的思想内容,二是完美的艺术形式。二者合则为岳,分则为丘。为书为画,难不在专业,而在命题命意的量身定作和即席发挥。社会需求,均有很强的单一性、时效性。这既不能滥芋充数,又不能张冠李戴。而艺术家“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多数苦于“文非一体,鲜能备善”。借古人的刀耕火种,已无法比拟今天的机械化;借古人的哲学思想、艺术成就,又岂能包容今天社会的洋洋大观?201410,中国(中部)苗木交易大会在合肥市肥西举办。半个中国的苗木企业需要一个“绿色的呼唤”主题书画展。面对这一时代命题,“诗仙”“诗圣”何以为企业壮色?《春秋》《论语》何以为市场增荣?“厚德载物”何以鼎力?“风花雪月”何以抒情?面对这一命题命意的市场命题,多少书画大腕儿“书到用时方恨少”?多少名家名宿“望题兴叹恨脚轻”!本人应邀赴会,不辱使命,即席赋诗联二十余首幅,赢得了市场喝彩,赢得了企业感动,赢得了央视领导和社会贤达的赞叹声声……综上所述,试问,没有出彩的内容,何来生辉的形式?没有醒世的诗词,何来有价值的书画?没有百川的汇聚,何来沧海的壮阔?没有诗书画合璧,何以撑起“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9.3大阅兵”诸如此类的重大社会命题?这就是诗书合璧的必要,这就是诗书合璧的必然。正所谓___

诗达觉世成禅谒,字到惊人生麝香。

待到方家合璧玉,<<兰亭>>犹逊几分光!

愚涉吟坛半世,诗文逾千。誉冠终身亦近十年。十年来,本人与地方书协主席合璧诗书,为家乡增荣益誉;十年来,与当代二流书法家诗书合璧,九域飘红;两年前,本人诗联二百首副,与书坛八秩泰斗鲁人公合璧,留下了《金书玉律》经典。

乙未金秋,本人的《读山》、《读海》、《海鸥》、《海岳》四首慨叹人生、礼赞杰雄、托物言志、寓理寓情的诗词代表作,以及若干作品幸得中国书画家联谊会、法定代表人王子忠主席慧眼垂顾,玉腕为书;点石成玉,集串成珠。幸莫大焉!福莫大焉!王子忠主席,集大成之法,辟来者之宗,气贯一条线,笔筑一岳雄。令作品典雅大气,华贵雍荣;神韵飘逸,一派春风!既圆了我与一流书画家诗书合璧之梦,也为自身、为后人、为社会,创造了不可多得的历史经典!纵观今古,地位决定层面,层面代表高度,高度决定价值,价值影响时空。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天下英才,若堪《海鸥》、《海岳》、《读海》之誉复有何憾?若藏得此作其乐何及!天下诗书画印朋友,我由衷地对您说,寒暑年年替,岁月不等人。杨柳不堪撑天任,廉颇尚有几回春?诗书合璧,谁走在前头,谁就站领了艺术形式的制高点,就站领了破解社会题材和市场出路的制高点,就站在了时代经典的制高点。否则,二流不再,一流折半!因为再完美的形式,也只是精品的一半。感言收笔之际,谨奉《诗书画合璧赋》小诗一首,再陈拙论与寄托——

碑廊砺剑汗盈河,犹恨山孤遗憾多。

但得三峰合璧峙,<<兰亭序>>里笑王婆。

本《感言》连同与王子忠主席的诗书合璧作品,以整版篇幅已在《中国书画家报》刊载。向中国当代艺术交了一份答卷,为中国传统文化留下了时代经典!

示例之三:品鉴诗词在艺术评论中的“诗眼”功能——
诗歌是艺术的花絮,诗词是皇冠的明珠。但它不是万能。因为社会需求不是单一的,而是多元的。象新闻报道、匾帖楹联、诗词歌赋、学术跋章、文史经传、评论褒扬……几此种种,共构成了艺术世界的七彩阳光。而在这样的方阵里,诗词既不能荷评论之重,又不能尽万言之祥,即使是“文眼”“明珠”亦不过是小家碧玉罢了!故,诗歌、诗词、诗人,玩玩并不难,甚至拿个奖也不是妄谈。而欲出巢穴,服务社会,流通社会,成为民之欲,史之花,则需下大气力,广积博汇,诸体融通,积泉为瀑,撒豆成兵。否则,头重脚轻,何以凌峰?愚有评论近作一篇,录颂以鉴——

人生一甲子,文武两昆仑

——品蔡民基方家汉学学养贺《两径双成》书教成果

蔡民基先生,齐鲁籍贯,中医世家;职任大校军衔,名冠军事专家;功积砚海一岳,学创碑林奇葩。蔡军旅卌载,手不释卷,岁不虚华,百篇军事卓论刊于军报、党报;“全军‘四会’优秀政治教员”之谓,乃总政授之以军旅之花。更有那《廉政必鉴》、《前瞻以劣胜优》、《走向新军事》等著作,星光璀璨,竞放光华!他一手好字,80次军地布展,20次金银大奖到家;“中国书画当代百杰”、“新中国60家爱国实力派书法家”、“最高荣誉成就奖”、“国际金奖艺术家”、“共和国功勋艺术家”……这一系列硕果殊荣,犹群峰拱岳,助其辉今耀古,雄屹云崖!2012年岁末,蔡民基先生解甲军旅,扬帆砚海,又站在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新高度,聚荧为烛,融古烁今,首倡“书法教育当随时代”理念,创立了中国书法教育“两径双成”学说。为振兴中华传统文化下了一场春雨,为五千年以来的书法教育新模式首开先河!从此,汉字书法化繁为简、化难为易、简便速成不再是梦的传说!其功,至哉!其善,大焉!呜乎!蔡公!

不耻浮华不恃尊,功成文武自昆仑。

星辉砚海三千客,天下谁人不慕君!

不积细流,无以成江海;不积累卵,无以成青山。本人与蔡先生缘结数载,品味日真。

:字觅来宗扬正气

蔡先生根植儒化,幼秉家学,“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不使惹尘埃”。深諳“与人以实,虽疏必密;与人以虚,虽密必疏”之道,大才不傲,身贵愈恭,耻之以诈,待之以诚。2013年八一建军节,亮剑军威的战斗英雄史光柱颂歌,在北京武警部队拉开大幕。本人与蔡先生同为特邀贵宾与会。在北京市电视台、中央电视台数频道直播的即席赋诗感言舞台中央,我们彼此謙让,大有荣誉面前,别人朝前咱朝后;困难面前,别人朝后咱朝前之风!(附照片两张)此番情境,主持人为之感动!全场官兵为之感动!品见言行后,心昭利害前。初次交往,已仰其德;学术交流,尤慕其才。时任中国榜书家协会副主席兼党组书记的蔡民基先生,书山琢玉、砚海荡舟数十年勤耕不辍。学融百家一统,论开百家先河。他认为:,书画有流派,受众有雅俗。江潮有涨落,市场有荣枯。暮叹山穷水尽,朝迎柳暗花明。时态这万千气象,丰富着纷纭世界。文字、文章、文学,诗书画印诸如此类的文学样式,即是朝野人士表达喜怒哀乐、褒贬扬弃的载体。故,它们不是豆腐白菜,也不是山珍海味,它有鲜明的思想特征。它是为文为艺者的工具,是社会生产力。正者为正,异者为异。或积泉为瀑,或积卵为峰,均具鲜明的时代烙印。其源,盖由人焉;其荣枯衰盛,盖由国家气候使然。呜乎!蔡公一番宏论,犹见“天无私覆,地无私藏,日月无私照”!堪谓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啊!

本人不是专业书法家,也不是画家。只是自幼嗜文,兼以习书。七十年代尤倾心致力于黄若舟先生的行草<<汉字快写法>>。这适宜记录速度的行草功底,助我在中文系受教的课堂上从容不迫,也助我下笔千言如鱼得水。堪谓一艺在握,终生受益。聆听蔡民基先生“字觅来宗扬正气”的学术高论,深受震撼而共鸣!不是吗?近年来,漫步书画市场,书体林立,怪象横生。王婆卖瓜,浪逐涛涌。诸多感慨,澎湃心头。本人既为传统之尊肃然,也为敢字当头者嚇然!安不知“昙花争艳一时贵,汉柏凌霄万古香”?!安不知“字伴时光量贵贱,花随朝暮见枯荣”者哉?呜乎,叹哉!

篆书为本楷为宗,一树千枝共祖荣。

莫道古人不智慧,须知五岳小群峰。

:通今驭古马蹄轻

涉文山艺海,溯古往今来,大凡传世经典,必具两个条件:一是健康的思想内容,二是完美的艺术形式。二者合则为岳,分则为丘。为书为画,难不在专业,而在命题命意的量身订作和即席发挥。社会需求,均具很强的单一性、时效性。这既不能滥芋充数,又不能张冠李戴。而艺术家“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多数苦于“文非一体,鲜能备善”。茫茫学海,浩瀚无际;古今成果,棋布星罗。生命有限,知识无涯。蔡民基先生精辟指出:求知大道,莫过一个“借”字;学术成果,莫过一个“兼容”。他认为:世间万物,顺势而兴,逆势而衰,时势造英雄。在时下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环境里,文学艺术和者渐寡;在长焦距、大视野的摄影挤迫下,山水画、人物画渐失色彩;在高仿印刷、d 打印的冲击下,传统书画陷入题材逊其博大、色彩逊其鲜活、视野逊其高远、市场逊其广博的尴尬。叶落知秋。昔日黄花之优势安在?趋向安在?出路安在?碑廊艺术皆学子,社会需求是考官。此题不解,草木凋零;此题一解,柳暗花明。一向“志不求易,事不避难”的民基先生带着这奋翼突围的深刻的思考,强调了艺术家苦炼内功的2条出路:

1:借市场东风,炼火眼金睛。读懂市场需求,才能看准时代主题,才能摸准公益事业、个体需求的脉搏,才能解决“为了谁”?“谁需要”?“需要谁”的社会命题和市场趋向问题。否则,方向安在?动力安在?兴趣安在?出路安在?……

2条出路是借古人智慧,炼德艺内功。清朝第43位状元姓秦,名润泉。一日,秦与进士诗人袁枚共游西湖。西子湖畔,“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秦桧夫妇的铸像长跪在岳飞墓前。袁枚笑指其像谓秦状元曰:君才高八斗,肯与我对句否?话音刚落,“人自宋后羞名桧”上联吟出,状元略加思索,“我到坟前愧姓秦”下联已对!这一出一对,迸射的是诗情火花,折射的是文德之光。留下的是千古绝唱,传世的是文德佳话。想那秦桧,位极人臣,权倾朝野,飞扬跋扈,号令三军,竞挣不下一声赞美,却身败名裂,累及族昆!其财富之重、王权之贵,岂补阴德之损哉?,千古风云,

德艺双馨乃石中之玉、沙里之金也!

三:千山万水追书梦,“两径双成”扬汉声
抚今追昔,我洋洋华夏,坚韧前行;千古文明,几度废兴。东亚病夫,沉冤待雪;百年追梦,积卵为峰!看孔子学院,正五洲播种;贺科技商贾,已四海暢通!更有那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精粹的诗书画印,正乘风破浪,天下扬声!好一个中华崛起!好一个民族振兴!好一个神针定沧海!好一个龙柱砥苍穹!

中国书法,浩如烟海、博大精深。纵有书圣鼎世、古贤论道,后人望洋兴叹、可望莫及。堪谓——

砺剑碑廊汗盈河,犹恨临池遗憾多。

但得兰亭三寸骨,男成翁叟女成婆。

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麒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假于马者能至千里,假舟輯者而绝江河。《两径双成》之范例,集古代书坛之大成,辟当代书教之先河。

星斗持天镜,临池无夜盲。

居高声自远,岁月鉴其香!

人生如梦,世事如棋。二十定起点,花甲定终身。百岁之寿,莫过斯程。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时光不可挽,使命不可违。桑田沧海,日月轮回。理无常是,事无常非。中华传统文化的璀璨,莫过于诗书画印;人生终极追求莫过于立德、立业、立功、立言。海不辞水,故成其阔;山不辞土,故耸其高;主不厌才故成其势,士不厌学故灿其豪。蔡民基先生,“人生一甲子,文武两昆仑”!中华骄子,九域生辉!拙笔杀青之际,欣赋词以贺——

《满江红•贺蔡氏民基》

瑞雪初飘,梅报喜,麒麟驰逐。抬望眼,砚家骚客,蔡峰高矗。手挽黄河腾细浪,襟怀书论开天路。闯天下,何计雪如刀、风如虎?

川归海,肝奉祖,圆宿梦,倾心诉。叹兴衰承败,岂能无故?昨日军营鹏奋举,今朝砚海龙争渡。聚能量,天堑变通途。擂天鼓!

中华诗词,渊远流长,博大精深。愚之浅见何及沧海一粟!古今名宿皓若辰星,我辈才智犹逊荧火之光。然而,广才唯志,广业唯勤。临渊羡渔,何如退而结网?诸位诗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鍥而舍之,朽木不折;鍥而不舍,金石可镂!最后,颂一首2015首届中国城市优秀诗人大赛评委副主任司职感怀,与天下诗友共勉——

司职评委鉴诗行,十万吟笺觅玉光。

喜见梅花红雪岭,忧惜桃李敝春光。

诗达觉世成禅谒,字到惊人生麝香。

艺术本为生产力,声如号角力如枪!

2015.12.27日于北京论坛。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