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天路行青藏之旅之三格尔木—安多—拉萨

蝈蝈的世界 2019-09-28 07:04:24

▲点击蓝字即可进入“蝈蝈的世界”哦!

2012年15日早上7点为了赶路我们没有在宾馆吃早餐就出发了,因为今天要跨越昆仑山和唐古拉山口,特别是唐古拉山口海拔5231米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来之前最担心的就是高原反应,能不能挺过高原反应的关键点就是能否顺利平安跨过唐古拉山口。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高原反应早在出发前宏斌就为每人准备了专门预防高原反应的药品“红晴天”,我们从10号出发时就开始服用,并且为了征服青藏高原我们还自觉放弃了洗澡以防不要感冒,因为感冒是跨越高原的致命伤,如果感冒就意味着放弃。


为了给大家鼓劲建民还专门为车子贴上了“2012天路行”的标识,我们在加油时还遇到一位热心的当地朋友提醒我们今天可不是好过的:你们要在海拔4000米的高原行走一天,还要挑战海拔极限,高原反应者很多很厉害,要小心。我们一方面向这位热心朋友表示感谢,一反面内心对高原的恐惧进一步加剧,表面上不说每个人心里都很忐忑。我鼓励大家要在战略上藐视高原,要在战术上重视高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办法总比困难多,其实大家都知道,事已至此只有背水一战了,团队里涌起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气息。

车辆向南驶出格尔木不久就远远的望到了群峰耸立,绵延不断的昆仑山脉。在我的记忆里昆仑山是那么的高大巍峨雄伟壮观,昆仑山是山中的伟丈夫,毛泽东在诗词念如娇《昆仑》里写到:“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 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我一向崇拜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浪漫主义情怀,巍巍昆仑高耸唐古拉最高山喜马拉雅都在我的心里立下了丰碑,但是站在青藏高原上看昆仑山绝对不是这种感觉。登上青藏高原之前就听说过,青藏线上你只能看到“高海拔的丘陵”和“小起伏的高山”这样的称呼虽然没有浪漫情怀但是太实际太贴切了,我想毛主席他老人家一定没有站在青藏高原上看过昆仑山,他笔下的昆仑一定是他理想中的昆仑。

我倒是很欣赏一位诗人写的昆仑山:“峰外多峰峰不存, 岭外有岭岭难寻。地大势高无险阻, 到处川原一线平。 昆仑魄力何伟大, 不以丘壑博盛名。 驱遣江河东入海, 控制五岳断山横。”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到达了昆仑上脚下,两个高大耸然而立的石柱成为昆仑山显著的标志。一个上书“巍巍昆仑”,一个上书“万山之祖”,书法迥然有力,不失昆仑气魄。

我们驶进了昆仑山,连绵不断的昆仑山以它的褐色和寸草不生来展现着西部男人的特色,山上是褐色的岩石彰显着昆仑山冷峻而坚实,山下是戈壁和沙漠表现了昆仑山的悲壮与苍凉,辽阔而大气。

我们驶过青藏铁路在永远也走不出的昆仑山脉中和这条天路数次擦肩而过,我们走在青藏公路上,我们遥望着青藏铁路,两条天路的交织是一个难以想象的的世界奇迹,他向全世界宣告着中国人民的智慧,它凝聚着多少建设者的汗水和生 命,这是两条天路,这是两条血染的天路。

我们行走在沉默与荒凉的公路上,没有寸草的昆仑山不靠他的绿色去彰显它的秀美和妩媚。它靠山峰的变换舞动着它坚实的长臂挥洒在万里高原,时而扶起,时而舒缓,时而紧凑,时而飘逸,用自己不动的身躯谱写着一首大气磅礴的昆仑之歌。

还有令人难忘的昆仑雪山,正当我们走在充满褐色和黄色的昆仑山脉感觉视觉疲劳时,远处一片耀眼的洁白使人兴奋起来,我们看到了昆仑雪山。远看雪山白雪皑皑,像白云一样凝固在山头,雪山的头上是永远飘动的蓝天和白云,雪山像一条白色的巨龙横卧在昆仑山上,昆仑山以它的洁白来显示她的妩媚,此时的雪山像一个待嫁的新娘白雪是她的婚纱,白云是她的头巾,扯下一片蓝天做她的嫁妆,洁白的雪山,奔流的雪水,就是昆仑流动的血液,它给了昆仑永远的生命和希望。

我们走了近三个小时终于到达了海拔4767米的昆仑山口,这也是可可西里的分界线。团员们一扫路途的困倦,也顾不上高原反应,纷纷下车和可可西里保护区的石碑留念合影。我们不能长久地兴奋停留,我们尽管跨越了4767的高度还有很长的更为险峻的路要走。


我们行驶在一片苍茫的万里无人的可可西里野生动物保护区内,再也看不到昆仑山的褐色,远处是青山和雪山,在阳光的照耀下雪山化作雪水滋润着无边无际绿色的草原,草原上牛羊成群草肥水美,我们都被这蓝天白云下的绿色画卷震撼的兴奋不已,争相驾驶在顶着蓝天和白云无边无际的草原上一条通向远方通向天堂的天路上。我们轮流地驾着车蓝天和白云永远在我们前方,绿草牛羊永远在我们身旁,真希望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天路,带我们永远行进在圣洁美丽的天堂。

我们在可可西里保护区行驶了近三个小时,并没有看到成群结队的藏羚羊,看到的是不少的保护藏羚羊的牌子和青藏铁路为藏羚羊留下的不少通道。我们略微感到失望,我不由说了一句:这么大的可可西里竟然没有看到一只藏羚羊。话音刚落刘建民大喊停车,远处出现了两只藏羚羊,虽然在200米处,虽然只有两只,我们还是兴奋的拍来拍去,用望远镜望来望去,直到它们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只有两只,可我们毕竟在可可西里保护区看到了藏羚羊。

我们在中午12点30分到达了五道梁服务区,在青藏高原你想找一个吃饭加油的地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顿饭吃了下顿饭就要在400里以外了,并且途中荒无人烟。在五道梁一个小四川酒家里我们吃了四菜一汤,虽然是在高原但饭菜的质量和服务以及就餐的环境都不错,小两口干净利落,客人们宾至如归可以感觉到有很多是回头客,大家就像一家人似的谈着青藏高原的见闻和感受。

我们吃了一顿可口的午餐就要上路了,这时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接着雨便变成了冰雹,十分钟前还是晴天丽日然后就成了雨和冰雹,十分钟让你感受到了夏天、秋天和冬天三个季节。青藏高原的天气就是这样反复无常,刚才还是蓝天白云一会就会阴云密布但是晴天丽日是绝对的,而阴天下雨是相对的。

我们在雨中行进因为从五道梁到唐古拉山口还有六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就这样在晴天和阴天的转换中风雨兼程,下午三点十分我们到达了海拔5010米的风火山口,下午4点我们在雨中抵达了三江源沱沱河口,本来是要为我们的黄河和长江的母亲敬礼和留念,但是雨太大,只有在心里为我们的母亲河祝福了。

唐古拉山口就要到了,每个人都怀着矛盾的心情,一方面是希望赶快翻越唐古拉一方面是害怕翻越唐古拉,因为能否翻越唐古拉是挑战着我们高原反应的极限。担心归担心路还是要走,唐古拉还是要翻。

我们集体决定将翻越唐古拉的责任和荣耀交给李宏斌去完成,因为司机小陈最年轻最经不起折腾在都兰就高原反映的很厉害了。我们虽然是轮流开车但是宏斌开的最多,没有理由不把这个使命和荣誉交给他。可是事与愿违也许是太紧张,也许是太兴奋,快到山口时在短短两分钟内车子连续出了两次状况。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果断决定换人,最后由赵校长老将出马,我们终于在夜里7点50分登上了唐古拉山口。因为下着雨阴着天,因为唐古拉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雄伟和壮观,就是一个翻越了无数次的一个普普通通小山坡,我们没有欢呼和呐喊,只是默默和我们的战士的雕塑合影留念。没有这些牺牲的战士就没有青藏公路,老天爷为他们落泪,上帝也为他们哭泣。但是我们毕竟征服了唐古拉山,我们终于来到了西藏,我们在心里高呼唐古拉我们来了,西藏我们终于踏上你的土地了,我们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因为是提着劲,因为是憋足了一口气要跨越唐古拉山,翻过山口我们向下行驶时所有的人高原反应都出现了,头疼头晕、四肢无力使人们闭上双眼,车厢内再无言语声。宏斌由于没能把大家送上唐古拉而心存内疚主动承担了开车下山的任务,其实他也正承受着高原反应的痛苦。我们临时决定把目的地由那曲改为安多,因为无论如何不能再往前走了。在漆黑的雨夜我们到达了安多,因为明天西藏的赛马节要在安多举行,我们只好投宿在了一个路边小店,到了饭店后没有一个人再能搬动行李,只好请人帮着把行李搬进房间,全团集体撂倒,只有我和老刘还在硬撑着,不能全军覆没呀。

第二天醒来状况有所好转,我们在县城唯一一家开门的小吃店吃了可口的豆浆稀饭和油条,真是天时良机给了我们北方人这么可口的饭菜,每个人的食欲都很高,老刘说:只要能吃饭问题就不太大了。我们没有悬念的将车开到了拉萨,开到了我们这次青藏之旅的标志性目的地——拉萨。这是我们高原之旅最艰难的一天,也是最难忘的一天,更是最自豪的一天。




文 | 蝈蝈

    编辑 | 木木南喃

     图片来自蝈蝈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品杯中酒,做人生梦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