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院选登】散文作品三篇

福建师范大学 2019-01-11 06:38:52

文学院09年文学创作大赛获奖作品

小伙伴们的寒假过去一周了,玩累的时候可以看看诗歌和散文休息休息~小编接下来会选登文学院2009年文学创作大赛获奖的作品~
今天给大家带来三篇散文。


沉淀流年


旗山脚下的夜总让人感叹,若能常迎来一个这般星光璀璨的夜空,那真不愧是一场奇观。流星划过夜空,也不过短暂几秒钟的时间,在这美丽的转瞬即逝中,我们的眼睛还尚未来得及对它进行蒙太奇的剪辑,倩影却早已无迹可寻。似梦似幻,漫漫长河的奔流是生命中亘古不变的自然规律。而我的青春年岁,卡在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流年里,我又为自己沉淀了多少的欷歔?

面对着前面这座难得一见娇容的黛山,不禁回想起小时家乡那个住了将近十年的小农场:早出晚归的渔船满载着一天的喜悦,海岛西部不高的椰子树摇曳着强壮挺拔的身姿,开得绚烂惹眼的美人蕉,夜里散发浓郁香气又伴着流萤四窜的夜来香。更怀念门前的小花园,里边是我辛勤劳作而得的园地。那有我喜欢的太阳花、七色花、夹竹桃以及许多不知名的花卉。每当早上起床后我便坐在门前,吹着略带有海的气息及渗着叶的清新又飘有百花香气的风,迎着初升的火红的脸蛋儿,花也笑开了脸,惹得蝴蝶手舞足蹈,甚是惬意。

暗绿色的橡胶林里,迎着晨曦,热带雨林的阔叶舒展开来等待散发热气腾腾的特属于热带海岛的风情。我不是那些胶农,不能切身体会到他们的艰辛,但是也曾耳濡目染他们凌晨三点就得围着几百上千株树转悠的情景。每当乳白的胶水从树上点点滴滴落在胶杯里,他们在筑梦的路上又前进了一步。他们沉甸甸的肩上背负的不是被生活压迫的苦闷,而是对生活的美好向往,相信天道酬勤,小积跬步方能成就千里的辉煌。听,那早起的鸟儿清脆的歌声正和着胶农们淳朴的山歌段子,可动听着哩!

如今十几年的时间流去,再回到小农场,那里的左邻右舍依然那么热情,有的拿出家里的芒果,有的摘下椰子,有的捧上花生,有的搬出菠萝蜜……一句句亲切的问候:“哎呀!小妹呀,回来啦!”“长大很多了哦!来阿娘家坐坐吧!”简单的问候里依然充满浓浓的关怀。记得隔壁家的陈奶奶大家总是说她凶,可每次见到我都得拉着我叨咕上大半天,而如今沉默已代替了她原先犀利的语言。每次大年初一一大早我总是会往住前门的姨婆家跑,然后给她作揖讨红包,而如今她也早已作古。还有那位三不五时就往我家送锅边馍的老人……

记得那时家门前有一片咖啡园,园里墨绿色的叶子簇拥着向上生长,无论是春夏抑或秋冬,它依旧绿得那么可爱那么动人。就像树上的咖啡,起先是甜甜的汁,然后被磨成粉的咖啡豆又是苦涩香浓的味儿,给人带来的永远都是饱满的精神,更是一种永远都不会枯竭的动力源泉!若说咖啡园带给了我多少快乐,恐怕我最美好的童年都得从这里回忆起了。小时候过家家,酒的游戏是小孩子们的最爱,而能够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美丽城堡更是我们最为幸福的愿望。在园里寻一块好地方,在咖啡树上架上几片椰子叶,再在“屋顶”上插上各种花,掰几段咖啡树枝铺到里边,再去找个瓶子,插上一束开得正艳的咖啡花或者鸡蛋花,香气就会瞬间弥漫开来。身处在这很有“隐者”生活气息的环境里,仿佛自己也成了仙境中人。于是开始幻想着自己翩然而起,摘下一片树叶,再轻盈旋转而下,含着树叶吹奏着天籁之音,再翩翩起舞。住在这个童话的世界里,没有应该必须面对的生活压力或社会现实,也没有得辛勤劳动的烦恼,仿佛自己就成了这个世界的主宰,一个可以决定一切的伟人。因为在我们的世界里一打开门,眼前的绿叶就是一片唾手可得的财富。

而那时最想得到的莫过于一种无忧的“大人”的戏耍,在嬉戏中感受大人们“为所欲为”和“颐指气使”的神气。因此大家总会为了谁当爸爸妈妈,谁当小孩子而争执不休。那时祖辈父辈感受到的生活就像咖啡树一样,给人带来生活的苦涩甘甜,只有全部品尝了才能悟出其中真正的味道。而我们的童年生活在理想王国里享受到的,除了灿烂的笑声外,就是因烦腻而最后散场的幼稚游戏。天真的我们始终都未曾体味出其中面对生活所必需的种种哲理,更未曾产生过必须得负起某种责任或义务的意识。大概这也就是年少未知其间辛酸滋味吧。就像少时的我们,总会为了吸取咖啡甘甜的汁液而肆无忌惮地大量舍弃咖啡豆一样。我们快乐着,然而这快乐终究不是永恒的终点,人生总得继续往下一个驿站前行。

悠悠十载,我不禁要为自己哀叹:一叶扁舟蹁跹流离了渐去的故土,微凉的椰风和湛蓝的海水带我远离了一双双殷切期盼的眼睛。无须挥袖,也作别了彼岸。在看不到边的海上,视界是开阔的,内心却顿时茫然若失。恍惚惊梦,眼前美丽的黛山依旧像恬静的灵魂安躺着。多少次在这条百年大道上穿梭,却终究寻不着前行的路;多少次面对眼前的绿野,也终究探不明何处是出口。前行?或左或右或驻足停留?

人每当到了一个阶段总得为自己设定一个方向才不至于迷失。小时候梦想着一觉醒来自己已经长大并融入成人的世界里;后来中考成了至关重要的目标;再后来高考又成了必须攀登的高峰;之后身处在重峦迭起之中的我,失去了继续探索的动力。山间云雾的缭绕产生的迷幻美感让人顿失方向。都说站在越高处就看得越远,出口也就更多了,而如今处在半山腰的我既看不到山的全景也寻不回来时的路,丛森莽莽我身居何处?剪不断的思绪理还乱,乱了,乱了。

放眼远眺,我不过沧海一粟,或许我就站在了另一座山的顶峰,置身其中,至少路还是可以探索的。寻不见未来,至少如今还有我的立足之处。褪了色的童年沉淀于流年里,虽然没有了理想国的童话故事,但是还有我寻觅而得的奋斗征途。甘甜之外还有苦涩,艰辛不可避免,毅力支撑前行。这也就是生活赐予我们的珍贵哲思。


作者:郑顺娟


地图上的那一点


坐在故乡的火车上,时不时盯着窗外发呆,氤氲缥缈的景色像放电影,一幕又一幕,似乎把我从这个世界抹去了。在地图上几乎找不到我家乡的地点,虽然如此,我还是一次次不厌其烦地将她标出,其实,天真的我只是用大头针将家乡所应在的位置轻轻地戳破。在无聊的时候,几分幼稚的冲动犹如涨潮的江水拍打着空虚的内心,我将地图无知地举起,再毫无目的地透过针尖大小的孔看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清清的闽江和一路陪伴的连绵的山。时常对着那深沉的土地,将洒落一地的失落和寂寞悄悄拾起,揣在怀里走上新的征程和旅途。

是的,地图上的那一点是我对故乡的无限思念和感恩故土的点点私心,但它们全成了我撕心裂肺的理由。几分失落、几分寂寞充斥着被黑暗占据的心隅,在本来就有限的心中,思念顿时被它们的泪水挤得无容身之地。


年轻的心矢志不渝地思念着古老的土地,故乡在我心中永远是那伟岸的英雄。因为她曾经并且还将哺育更多的子民来为自己的功绩本上书写厚重的笔韵,我放不下故乡的一切的一切。

最不能抹去家门前的那座大山的雄魄,它像一条巨龙盘卧在古老深沉的精神土地上。山上的每一棵参天大树都成了弹奏古韵的音符,在荏苒的时间流水中荡漾。夜晚,伴着山边的虫鸣声,找一块青石静静地坐下,细听树们喁喁低语,满是沧桑地讲述着秦皇汉武的伟大和唐宗宋祖的盛世,但却剥落了历史的璀璨和辉煌。心颤动着,生命律动着。大树汲取着自然之精、天地之气。满山满岭的树,你争我赶地向上攀长,与絮絮白云握腕牵手。但一阵风吹过,无情地破灭了树们早睡晚起的贪婪奢想,白云也无奈地飘然而走,化作过眼云烟。

将地图上的那一空白对着大山,满眼都是苍翠,仿佛画盘上绿色油墨填补了那四处揶揄的空白。那是一个坐落在闽江边的一个封闭的小山村,村里人还是过着淳朴自然的农家生活。在夕阳西下时分,那天真的只穿里兜肚、光着屁股的小孩们在自家门前,贪婪霸道地玩起还带着土地的气息和温度的泥巴。他们将泥巴抓在手里,蹒跚地从一地走向心中向往的另一地,随后憨憨而又不失骄傲地朝人们笑着。在夕阳温柔的沐浴下,孩子们成了夕阳中活泼可爱的小精灵,同时他们也饱含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和美好的愿景。

不远的村头,传来几声带着疲惫的寒暄,绯红的夕阳将晚霞慷慨地铺在这个清幽的小村庄里,映衬在几个村民古铜般的皮肤上,岁月的流逝在他们的额头上刻下了时光残忍的印迹。光阴荏苒,让村民无法回头品味曾经的经历。偌大的心灵只剩下回忆的碎片,掷地有声地叩击着心房。

对生活的满足使他们将生活的希望旌旗插在启明星升起的方向。田间小路阡陌交织成村民对这块土地特有的深切情感。晚霞继续泼洒在村中,农民走在田间小路上,时不时哼着那带有生活气息的山间小调,涤荡着安于清平的内心世界,驱散着田间的疲惫与困乏。村民们的颧骨很高,额头也很光,渐微渐弱的霞光将脸部的轮廓照得棱角分明。千真万确,这不仅是耕耘阡陌的功劳,而且是耕耘的朴素生活的奖赏,生活经历的积淀让村民们爱着生活,爱着这可爱的土地。

这针孔大的小孔,让我看到一种精巧的农家生活。点点空白泛着丝丝念乡的情,幽幽古木散发着阵阵历史的香,片片白云书写着对家乡的爱。我将思念解剖,抽出根根惦念的线,一头拴着我的心,另一头系着闽江的入海口,时刻提醒自己将那根缠紧,无奈之时,自己可以在梦乡里对着故乡撒娇,静谧地向故乡靠近。前人曾经发问:“谁能读懂游子的心?”如今,我身在异乡。每当夜幕降临时,那心头的寂寞便随血液流淌全身,刺激着每一根末梢神经;失落此时也乘机隐隐发作,静静地戳破我的手指,让那骇人的血液迸裂而出。

“思故乡”自古以来就是永恒不变的话题,我是那火热土地上忠实的子民,所以我爱她,爱得深沉,爱得伟大。

火车呼呼地向前急驰着,沿着铁轨的路灯亮了起来,昏黄不定。我又把那早已被我戳破的地图对准灯泡,这时,我才惊讶地发现:填补空白的颜色正是闽江畔的水稻土。



作者:傅宝龙


汉宫秋月

汉宫秋月,朗照千年,至今犹在,依旧是如此凄冷如霜,寒光逼人。

每每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千年往事,一些女人的名字总会让我心头悸动,一种莫名的感觉油然而生,或是扼腕叹息,或是欷歔感慨,或是幽愤难平……

“妇人阴类狠俱淫,故德元勋半坐诛”,一个女人的政治手腕或许从吕雉身上能得到最好的体现。当然在这一点上,后来的武则天和慈禧也是相当厉害的。吕雉原先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只因其父认为刘邦有“贵人之相”而把她嫁给了这个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市井无赖,然而世事难料,“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几十年后,市井小儿脱胎换骨成了四百年炎炎大汉的开国皇帝。吕雉的地位从此今非昔比,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或许正是从此时开始,她心中的权力欲望日益膨胀,人性也开始扭曲。她先是用计帮刘邦剪除异姓诸侯王,诛杀昔日功臣,等到刘邦死后,便开始收拾那些不服自己的旧臣和王妃,企图独揽皇权,野心之大可见一斑。出于一个女人的嫉妒心理,她对刘邦宠妃戚夫人的残害真可谓“最毒不过妇人心”。“断戚夫人足,去眼,耳,饮药,使居厕中”,将她弄成了所谓的“人彘”,其手段残忍至极,令人发指。当敦厚软弱的惠帝刘盈见到昔日貌美如花的戚夫人被母亲残害成了非人非鬼的怪物,内心惶恐不已,从此疏怠朝政,一味沉湎酒色,几年之后便一命呜呼了。此外,吕雉还毒死了戚夫人身为赵王的儿子刘如意,并活活饿死了刘邦的另一个儿子刘友。刘友在临死前高呼:“诸吕用事兮刘氏危,胁迫王侯兮强授我妃……为王而饿死兮谁者怜之,吕后绝理兮托天报仇!”这是身为刘姓侯王的刘友对吕雉独揽皇权,以至“诸吕用事”的血泪控诉,也是吕雉作为一个女人却凶残至极的真实写照。这个可怕的女人站在权力的巅峰只看到了荣耀和尊贵,早已丧失了女人天性中的似水柔情。

“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陈阿娇可谓是中国历史上“红颜未老恩先断”的悲剧性代表人物。面对一轮秋月,幽居长门冷宫的她回首从金屋藏娇到如今幽禁长门的命运突变,心中的凄苦、哀怨该向谁倾诉?遥望长空,唯有一轮秋月独悬,“月悬明镜青天上,独照长门宫里人”。如雪蟾光洒在长门宫前那片萋萋芳草中,也洒在阿娇那沾满泪水的脸上。月光依旧,君王的恩宠却如水东逝,一去不返。心有不甘的昔日皇后为了让刘彻回心转意,最终决定请大文豪司马相如作《长门赋》,以望君恩复幸。然而纵使相如的《长门赋》写得再凄恻动人,终究未能打动刘彻的心,君恩复幸成了遥远的梦。可叹阿娇红颜未老,却只能独自过着“雨滴长门秋月长”的生活,走完孤寂凄苦的悲剧人生旅途。从金屋藏娇到幽居长门,她的命运着实令人同情,可以说她是一个极其不幸的女人。

“未央前殿月轮高,平阳歌舞新承宠。”卫子夫原本只是平阳公主府上一名身份卑微低贱的歌女。“红烛引至更衣处”,一次偶然的机会服侍汉武帝更衣而深得君心,之后被纳入宫中。然而后宫佳丽三千人,她入宫不久,很快便遭到了冷落,君王的恩宠并未再次施布到她身上。直到一次释放宫女出宫时,卫子夫哭得梨花带雨,凄婉动人,使汉武帝又动了怜香惜玉之心,因而再次受到宠幸,从此以后,“三千宠爱于一身”,如沐春风雨露。后来她生下了皇子刘据,顿时龙颜大悦,遂被立为皇后,地位日益上升。此时的卫子夫可谓达到了人生中的顶峰,尊贵无比。卫氏一门也得以封侯加爵,辉煌一时。当时民间流传这样的歌谣:“生男无善,生女无怒,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然而世事多变,晚年的汉武帝猜忌多疑,与太子刘据有嫌隙的江充利用巫蛊事件陷害太子,由于汉武帝时居甘泉宫,太子怕有口难辩便起兵反抗,后兵败自缢而亡,作为太子母亲的卫子夫当然也卷入了这次“巫蛊之祸”,自恐无法言明个中委曲,也自尽身亡。“位高必跌重”可谓卫子夫深刻而惨痛的教训,这也是一个身处帝王深宫的女人的不幸结局。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李延年这首千古传唱的乐曲无疑为自己,也为自己的妹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命运奇迹。刘彻听完此曲后便慨然叹曰:“善!世岂有此人乎?”“平阳主因言延年有女弟。”于是武帝马上召见,诚如其言,此女美貌绝伦,又妙歌善舞。君心大悦,对李延年的妹妹宠爱有加,加封夫人。她就是后世所谓“倾国倾城”的李夫人。可惜红颜自古多薄命,李夫人为武帝生了一个儿子后不久便“一丝香魂随风散”了。在病危之时,武帝来看望她,可是她却用被子蒙着头,不让武帝见到她的面容,只是哀求武帝日后多加关照自己的兄弟。武帝怏怏离去,众姐妹问李夫人何故如此,她说:“古往今来,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驰,爱驰则恩绝。”这句话道出了古往今来无数服侍君王的红颜佳人的悲惨命运,从中也可以看出李夫人拥有非同一般的智慧,她看透了皇宫深院所有被君王宠幸的女人的命运实质。及李夫人死后,武帝果然没有辜负她的遗言,加封李广利为贰师将军,李延年为协律都尉。李夫人虽已死,然而武帝却对她思念日深,于是便作了《李夫人赋》,还令方士招李夫人魂魄。“是邪?非邪?立而望之,偏何姗姗而来迟?”可见,汉武帝对她一往情深,痴醉如故,一个女人生前深受恩宠,死后仍为君王念念不忘,这无疑是她的巨大成功。

“名门尧母将传嗣,取鉴吕皇预杀身。”钩弋夫人是刘彻晚年宠幸的另一美人。钩弋夫人所生的儿子刘弗陵即后来的汉昭帝。本来作为一个女人,能得到君王的恩宠,儿子又是储君,应该说是很幸福的,然而中国封建皇权永远都是残酷无情的。君不见在皇权争夺中上演了多少父子反目、骨肉相残的历史悲剧?作为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当然不会不知道悲剧背后的原因,他认为自己百年之后“子幼母壮”,难免会再次上演像“诸吕用事,刘氏衰微”的乱局,于是他狠下心来,毅然赐死了红颜未老的钩弋夫人。可怜红颜胜人多薄命,未及幼子长大成人却已经“芳魂与倩影同销”了。赐死钩弋夫人,可见汉武帝谋虑之深远和手段之毒辣。可是事后他却依然思念钩弋夫人,为她专门在甘泉宫修筑了一座通灵台,可叹“万金重更筑仙台”,仍旧是“惆怅云陵事不回”。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王昭君,中国历史上文人墨客吟咏最多的一个女人,不仅因为她有沉鱼落雁之美貌,更因为她“一身归朔漠,数代靖兵戎”,缔造了汉匈六十年之久干戈休息的和平局面。“和亲果使边烽消,鹿阁何人许共论”,自古以来赞誉昭君的诗篇不胜枚举,然而当历史淘尽虚泛的渣滓,当岁月洗尽蒙尘的喧嚣,我们猛然发现纵使再多的誉辞也无法隐去她一生的不幸和痛苦。

昭君美貌绝伦,“蛾眉绝世不可寻,能使花羞在上林”,正所谓“自古红颜多薄命”,她的美貌并没有给她带来幸福。她的芳名顺着孕育她的香溪水传遍南郡,传至京城。时值汉元帝遍选秀女,填罗后宫,才貌绝伦的昭君自然被选入后宫。然而后宫春深,佳人三千,荒淫的元帝不能一一临幸,便令画师毛延寿为后宫佳丽作画,以便自己按图索人。昭君不肯屈意贿赂画师,自然被毛延寿画得容颜不堪,为此昭君无缘面君,深居冷宫,内心凄寂无比,一直在等待改变命运的时刻。天意怜人,上苍似乎眷顾了这个因丹青失意于后宫的女人。匈奴单于呼韩邪入朝对汉称臣,请求和亲,以结永久之好。元帝召集后宫嫔妃,以选和亲之人。此时的昭君似乎看到了生命中的亮光,与其在感觉不到半点幸福的后宫凄寂孤苦一生,直到默默地死去,不如到寒烟大漠去创造生命的奇迹。于是她慷慨应诏,自愿和亲远嫁。

迎亲的队伍从长安城出发,踏上远嫁之路的昭君南望故乡,泣涕沾襟,出了玉门关,从此“故国三千里”,再回首时,连长安城也渺茫无影了,眼前唯见黄尘滚滚、雁落平沙的大漠。“公主琵琶幽怨多”,昭君带着几丝幽怨,也带着对生命的憧憬踏上了匈奴的边界,开始了异域生活。然而上苍并没有真正垂怜这个远嫁的女人,短暂的幸福过后,风霜侵凌,丈夫弃她而去,按照匈奴俗制“父死,妻其后母”,昭君被迫嫁给亡夫的长子为妻。一个女人丧夫已是大不幸,却还要遵从蛮昧的风俗嫁给前夫的儿子,这种违背伦理的婚嫁也许匈奴人看来天经地义,可是对一个中原礼仪之邦的女人来说却要克服巨大的心理压力才能接受这一切。不幸的昭君承受了无言的痛苦,默默忍受着这一切。然而所有的不幸才刚开始,生活的风霜再度侵凌这个不幸的女人,几年之后连后夫也离她而去。一个女人纵使有再多的泪也禁不起这般痛苦的折磨,失去丈夫的凄寂和请求归汉不许的幽恨,使昭君最终香魂远逝,永眠青冢,永远留在了异域他乡。昭君虽逝,但她的名字却与这苍茫无际的大漠亘古永存。

“翩如兰苔翠,婉如游龙举”,赵飞燕体态轻盈,能舞于掌上,故名飞燕。如此绝色美人,怪不得汉成帝对她如此痴迷。殊不知飞燕虽容华若桃李,婉如游龙举,其心唯用“蛇蝎心肠”可比,与之前的吕后比起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是中国历史上屈指可数的“毒妇人”之一。原本出身低贱的她,一朝君恩临幸,便和她妹妹赵合德独霸后宫,恃宠作恶。“燕飞来,啄皇孙”,她们的恶行真是骇人听闻,令人发指。其实汉成帝面对赵氏姐妹残杀自己“龙种”的行为并非不知,只是自己昏庸好色,一味沉醉温柔乡而不能自拔。可叹汉成帝不管大汉江山的前途命运,自绝子嗣,任凭祸国之女摆布,大汉王朝焉有不衰之理?也许正如袁枚所说的:“可怜褒妲逢君子,都是《周南》传里人。”这不能全怪赵氏姐妹,但是她们为争宠后宫而犯下这般毫无人性、令人发指的罪行是无法抹杀的事实。

“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朝阳日影来。”宫阙内部的明争暗斗曾使多少红颜佳人失宠堕泪,班婕妤便是其中之一。成帝游于后庭,欲与婕妤同辇载。婕妤曰:“贤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三代之末,乃有嬖女,今欲同辇,得无近似乎?”可见她是贤淑之人。等到赵氏姐妹获宠,原本沉闷寂寞的后宫一时风声鹤唳,杀机四伏,赵飞燕诬告她和许皇后“挟媚道,祝望后宫,詈及主上”。汉成帝听后勃然大怒,便亲自拷问她,她义正词严地否认了赵飞燕的诬陷之词。她靠自己的气节和机智躲过了这场杀身之祸。事后,她“深恐久而见危,求供养太后于长信宫”,这其实与被打入冷宫无异。从此她幽居长信宫,过着“长信宫中草,年年愁处生”的凄寂生活。面对这种境遇,她写了一首《怨诗》,自比捐弃不用的团扇,颇受后人称道。可以说她不仅品德贤淑,而且也有非凡的咏絮之才。“团扇悲歌万古愁”,后世的文人墨客无不为这样一位才、品、貌三绝的佳人含怨饮恨过完一生的遭遇扼腕叹息,也许这正是“红颜胜人多薄命”的无奈与痛苦!

八个女人,八种迥然相异的命运结局,令人感慨万分。其实当我们细细回首那段绵延千古的历史,会发现千年的皇宫深院中还有无数的女人在黑暗中独泣一隅。泪浸朱衫,却永远也流不尽罪恶皇权带来的幽恨和痛苦。

仰望历史的夜空,汉宫秋月至今犹在,冷照那一湾江水。江水悠悠,却流不走那一段血和泪交织在一起的故事。


作者:刘汉景



校官方微信工作室(宣)

文字来源: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图片来源:网络

编辑:蔡思彦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