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咤传

书香夜未眠 2018-07-15 09:53:01



第一章 

“你就是个球!”

李靖总是对哪吒这么说。

哪吒听完总是很愤怒,提着枪就要追杀李靖。但李靖一边跑一边觉得自己很无辜,因为哪吒生下来时真的是个球。作为陈塘关的总兵,这个官不大不小,李靖年轻时也曾雄心壮志,人到中年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就指着生几个儿子能有出息,将来给他长脸。长子金吒,出生时很正常。活泼健康,被文殊菩萨收为弟子。次子木吒,出生时很正常。聪明可爱,被普贤菩萨收为弟子,后来又被转让给了观音。

三子哪吒,出生时却不一样。

李靖夫人殷氏怀胎三年零六个月,也就是李靖好耐心,终于等到生产之日,李靖本想着,孕育了这么久 ,一定是个非凡的人物,结果一看......是个球!

那个鲜红的肉球落到地上,滴溜溜乱滚,殷氏嗷一声就晕过去了。李靖强打精神,盯着那球转了半天,转到他眼珠也乱晃了,看那球里东西还在挣动,他终于忍无可忍,举剑砍了下去。猛然一道红光喷了满屋,李靖惊得倒摔出去,待眼前红色消散,却听到了婴儿啼哭。再看那肉球,已经被劈开,里面却有一婴孩正大眼瞪着他啼哭,额上还留着他砍出的伤痕。

李靖和哪吒的父子仇,从一出生就结下了。

列位看客要问,这李靖姓李,怎么三子一个姓金,一个姓木,还有一个姓哪?这事说来话长,这天上诸神有东天西天两大势力,东天为道,西天为佛,都向世间传播教义,发展门徒,广建寺院,收纳香贡,采取灵蕴。作为竞争企业,难免有时明里握手,暗中踹脚。李靖身在东天之下,此处道系繁盛,太上老君姓李,他也姓李,所以他自然也希望得到东天神族的庇佑,但是眼见最近西天佛系四处建庙,扩张势头很猛,信徒日众。李靖觉得一边倒不如两边摇,于是把长子送
去文殊菩萨处学徒,按梵语起法名金吒。次子送去普贤菩萨处学徒,起法名木吒。按这排序,三儿子应该叫水吒才对。但是因为他一出生就有一位道人前来,自称太乙真人,是元始天尊的徒弟,天尊门下昆仑山十二金仙之一,玉鼎真人的师弟。

说到十二金仙,有说法是:广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太乙真人、黄龙真人、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灵宝大法师、惧留孙、道行天尊、清虚道德真君十二人,还有什么南极仙翁、燃灯道人,也是元始天尊的弟子。

但这里面大有问题,因为元始天尊是东天道系始祖三清之一,而文殊、普贤、燃灯根本就是西天佛与菩萨的名字,惧留孙就是弥勒佛的另一个名字。而所谓慈航道人,手持净瓶,住普陀山落迦洞......这货怎么和观音同居一个洞?这两人什么关系?因为慈航根本就是观音!这两拨人一批道,一批佛,本不是一专业,怎么凑到一个班去的?

原来只因佛道争锋,本来东天只有一教三清,现在突然西天传来个佛教,建庙收徒,香火日盛,只好编出些《老子化胡经》之类的经书来,说西天诸神也是道家的弟子,佛家根本就是道家的分支,这么一来,文殊、普贤、燃灯等西天之神就“被收为”元始天尊座下弟子了,但昆仑山道学院虽然想给人家发毕业证,人家却也从不肯认这学历的。你看文殊、普贤常伴如来身边,与弥勒、观音同行,可曾见他们跑去昆仑山看望“恩师”?所以这十二金仙中,倒有三分之一是硬拉来凑数的。而灵宝道人只怕有和三清之一的灵宝天尊也就是通天教主同名之嫌,若如此那就是元始天尊的同级人物,被说成是弟子,也许像把菩萨都算入门下来挣脸面一般,把截教教主也算到阐教门下,这种小把戏,灵宝天尊自然也根本不会承认。

所以最后怕只有广成子、赤精子、玉鼎、太乙、黄龙、道行、清虚这七个才能算是正宗元始天尊门下,不是十二金仙,倒可叫元始七子。

玉鼎收徒杨戬,太乙就跑来收哪吒了。杨戬是玉帝外甥,神人通婚交生,头上三眼。而哪吒是灵珠子转世,超长孕期加卵生,这种异形怪胎,都是神仙们最爱追找的天赋禀异之材,所以远远看到陈塘关一道红光冲天加一声惨叫,太乙就飞也似的赶来了。

太乙一看见那婴孩,就知道他不是凡人。于是当场就给了两件法宝作为见面礼,一件是混天绫,一件是乾坤圈,然后说要收这婴孩为徒。李靖觉得这老道是个神仙,正愁这怪胎不知如何养活,当然高兴。太乙问及名字,李靖说:“在下长子拜入文殊门下,唤为金吒。次子拜入普贤门下,唤为木吒;现这小子拜入真人门下,还请真人赐名。”

太乙掐指一算:“金木水火土,既如此,这孩子就叫哪吒吧。”

李靖奇怪:“为什么不是水吒?”

太乙心想:“我是个道士,收个徒弟随着前面两和尚起一梵语名字,已经够生气了。你还想叫水吒,我们道家和佛家排的这是什么辈啊?偏不,就要乱起一气,就叫哪吒。”于是他微微一笑:“此乃天机,不可泄露。”凡是不可告人的,都是机密。

李靖心想,哪就哪吧,反正也没有一个姓过李,这小孩我看着就发憷,早点送走了事。“那么,道长是否要将其带上山去?”

太乙心说你到想得美,这么小一婴儿,连话还听不懂呢,就要给我去养?连奶粉钱你都省了,我堂堂一太乙金仙,还要给他洗尿布?
于是又微微一笑:“诶呀,贫道忽然有事,即便回山。”一溜烟跑了。




第二章

小哪吒转眼就长大了,七岁之时,已经出落成一个俊美孩童,乾坤在肩,红绫飘舞,站在寂寞云天之下。金吒、木吒都在远方修行,只有哪吒留在府邸之中。因为砍球事件的关系,李靖和哪吒的父子感情一直就很冷漠。李靖总是有一种古怪的感觉,这孩子将来恐怕要给他带来什么祸害,故而对着孩子没有什么好脸色。哪吒觉得父亲不喜欢他,一出生便要杀他,也对李靖敬而远之。

天长日久,哪吒变得少言冷漠,孤僻乖张,喜怒无常。欢喜起来时,大叫大笑,不快时冷眉无话,去关外射猎取乐。哪吒喜欢看乾坤圈击中飞鸟时它骨肉飞溅的样子,喜欢漫天血羽纷纷落下,他跳跃着伸出手去接这些羽毛,好似顽童面对大雪。哪吒喜欢托着腮,看混天绫将野兽慢慢绞紧,听那骨骼清脆折断的响声,就像在听雨打荷塘。
李靖从来不在乎哪吒做些什么,只要他别给自己惹事。太乙很少来看哪吒,来了也只是给他传传功授授决,哪吒天赋极高,自己照着去练,几月进境,胜似他人百年。

这天,哪吒又在野外屠杀取乐。刚挥出混天绫,却见那绫轻飘飘失了力道,落将下来。耳边听得一个女孩声音道:“我身上沾了好多的血,快将我洗洗,将我洗洗,”

哪吒四下惊望:“谁在那里?出来。”

混天绫一舞,竟在空中旋绕出个形状,红绸扑面,卷拂在哪吒脸上,却是轻柔无比。眼前绯红飘过,不远处显出一个女孩,身体虚如幻影,透明若隐若现,却不着寸缕,只有红绫绕着她飞舞。

“你是?”哪吒望着她。

“我是红绫,这混天绫中灵蕴化育成的精灵,连太乙真人也不知我的存在。”女孩眉宇间有郁郁之色,“你终日用我杀戮生灵,这绫上的血都结成了黑色,我终日活在血腥之中。为何你如此冷酷好杀?”

“好杀?”哪吒辩驳:“我不明白,我父亲是武将,终日操练军队,他们杀的是人。我只杀些飞禽走兽,你倒要来管我!

“杀人本就是不对,哪个人不是父母生养,没有兄弟姐妹?这些雁雕鹿兔自在于天地之间,也不曾招惹于你,你为何杀了它们?”

“它们生出来,难道不就是为了被杀的?到处都有猎人射猎,你怎么不管他们?”

“他们?他们不过是浊物,你才是我的......”女孩咬咬嘴唇“......我的主人。”

“主人?”哪吒冷笑,“我倒没曾想过混天绫里还有妖精,那么,乾坤圈里也有么?”

“我已经在你旁边站了许久了......”一个声音郁闷地说。

哪吒吓得跳开三尺,但还是看不见说话人。“又在哪儿?现身啊!”

“我现了......你没看见么......”这声音显得很无奈。

哪吒再仔细去看,原来空中有一个透明圆圈,时扁时长,正在摆弄身姿。

他问:“混天绫中的灵物称作红绫,那你又唤作什么?白圈么?”

那物郁闷扭曲着:“主人,您可以叫我圆圆、扭扭、环环、绕绕......”濡染做凶恶状,“但是就是不准叫我圈圈!”

“好吧,饼饼。”

“不要饼饼!”

“哦,蛋蛋。”

“蛋你妹!

“蛋饼?”

“您还是叫我圈圈吧......”

“太好了,以后我有人玩了。”哪吒欣喜道,“七年了,你们怎么不早些出来?”

“可我们是妖精啊?随便现身,被你爹你师父看到,要么就是一雷打爆,要么就收去炼丹,死路一条。”圈圈说。

“放心!我绝不告诉他们。我就你们这两个朋友,我绝不会让别人伤害你们的。”

“朋友是什么?”红绫问。

“朋友?朋友就是天天一起玩啊,就是从早到晚一起玩啊,就是晚上睡了觉还想着明天一起玩啊。”

“你以前没有朋友的么?”

哪吒脸上的笑消失了:“没有。”

“可是......我们是你的仆从才对啊。”

“我不要仆从!”哪吒怒了,“我的仆从有的是,我从来不让他们跟着我!我要朋友!”

“好,朋友。以后咱们是朋友啦!”圈圈忙喊。

“若是朋友,以后你可不能再号令我们。不能让我们去做不喜欢的事。”红绫说。

“当然当然!”哪吒喊,“现在我们一起玩吧。”

“玩什么呢?”圈圈紧张地说,“套圈?狗追飞圈?箭射靶圈?”

“那玩红绫缠圈吧。”哪吒说。

“这个我喜欢......”圈圈脸色泛红。

半柱香后。

“放、开、我!”圈圈脸色发白,正在空中以哪吒为圆心红绫为直径每秒三十周狂转。

“好,放手喽!”哪吒一松手,圈圈惨呼一声,拉着红绫直向远方去了。又过了好一会儿,远方传来一声巨响,大地上腾起烟柱。哪吒奔过去,红绫早飘在空中,圈圈不见了,地面上一个深洞。

“圈圈呢?”

地心传来喊声:“我一会儿就回来......你们先玩,不用等我吃午饭了......”

“那我们玩什么?”红绫问。

哪吒眼睛一转:“我知道有样好玩的东西,跟我来!”

他拉着红绫跑回陈塘关,一路欢笑,路人都惊讶,从来没有看见三公子如此快乐。哪吒气喘喘吁吁跑回府第,指着后园那座高楼道:“这里面有好玩的,我早知道。可是没人与我一起玩,我便从未动过它。”那楼门紧锁,锁也不知是哪年的,早锈城铁块了。拿着轻轻一掰,那锁便碎了。他们上得楼来,那楼年头已久,梯木朽坏,踏上去咯咯直响,四下全是蛛网。

“我帮你把蛛网拂掉。”红绫说。

“不。”哪吒把红绫藏在怀中,“莫弄脏了你,我来拂掉蛛网。”

红绫不由脸红了,从来没有人对她这样好过。所幸她本来就红,哪吒看不出来。转到楼顶,只见那案桌之上,供着一把木弓,三只骨箭。原来陈塘关有一镇关之宝,唤作乾坤弓,还有三支神箭,唤作震天箭。据说乃是轩辕黄帝战蚩尤时留下来的。乾坤弓是神木所制,古朴粗重,看为木器,却沉重如陨铁,那弓弦是上古神兽的筋绷制的,平时无人能拿得动拉得开,李靖也只好将其束之高阁。哪吒一伸手便摘下那弓,铁制桌案发出沉闷一声,原来那弓极沉,哪吒险些失守就将它砸在地上,幸得红绫飞出缠住那弓,才没有将楼板砸通。

“原来这么沉。”哪吒说着,又去取了那三支箭。只见箭翎如火,不知是什么羽毛。箭头铁铸,刻成一恶兽头状。

“知道吗?这箭是用上古恶怪的骨头刻成,那怪吼声可震动天地,所以听说这箭射出去,也会震天般响,所以叫震天箭。我一直想看它射出时什么样,但我爹也拉不开这弓,只能把这些锁在这楼上。今天我们便来玩这个。”

红绫犹疑道:“既是上古神物,只怕不能乱使。”

“怕什么!”哪吒道“你和圈圈不也是神物么?没准这弓箭里也有什么精气灵物,不如叫出来一块玩吧。”

红绫道:“不是所有神物都会化生妖灵,即便有,也有许多是恶灵,万万不可召出。这箭若是上古凶恶神兽之骨所制,只怕用之恐有祸殃。”

“你胆子太小了!”哪吒怒道,“不过是射一支箭听个响,我们对着天射,能出什么事情?”

说罢便推开出窗户,拉弓搭箭。他从小使乾坤圈、混天绫,力量早不同常人,那弓弦咯咯响着,渐渐张开,拉到半满,哪吒只一放手,箭便发出震天呼啸,破空而去。全陈塘关都听到了这啸声,人们吓得抬头张望,以为是龙怪吟吼,却看见一道黑烟如魔灵直入天际,人人惊惧。

哪吒却欢喜跳道:“果然是震天箭,好玩好玩!再射一箭!”
红绫忙缠上他的手:“这箭射出之状极凶险,千万莫再射。就算对着天上射,若是被天神发现,也要坏事。

“哼。”哪吒鬼脸道,“胆小鬼!红绫是胆小鬼!那就等圈圈回来,我们再射给他看。”




第三章

哪吒只觉这一箭便射了,不想那震天神箭既出,例不空发,必有伤损。这箭直入空中,便如活了一般,划破云天,一直飞了数百里,才俯冲下来。云烟散开,露出一座险恶山林,黑雾重重,山形如骷髅,正是骷髅山白骨洞。只是这个白骨洞中,住的却不是白骨夫人,而是石矶娘娘。这石矶据据说是三清之通天教主也就是灵宝天尊门下,和太乙真人是同辈,法力颇强。也不知这样辈分一位高人,为什么要住骷髅山白骨洞这地方,想来是神仙太多,好山水都被占了,石矶不得已只好住边远山区,可见这石矶娘娘虽然辈分颇高,但混得也不过尔尔。

此时正逢石矶娘娘的一位门人女童出洞采药,来到山崖上,听得空中尖啸,一抬头,那震天箭劈空而下,她有心想躲,但那箭里是上古神兽的恶灵,此时得了释放,正要嗜血。看着有人,疾冲而去,那女童哪避得过,噗的一声,身体被那劲道击得粉碎爆裂,箭穿身而过,带着一腔血喷溅出来。

石矶听得外面啸声,知是有法宝到了,暗叫不好。待奔出去,才看见这满地血骨,铺了方圆数丈,而山壁上炸出了一个大洞,一箭扎在核心。石矶拔出那箭,心中惊恐,想着究竟是惹了哪位仇家,要用这样的凶物报复?再一看那箭,上面刻着字呢。原来李靖生怕这震天箭射丢了,把自家姓名地址邮编尽数刻上。石矶大怒,立刻作了法,遣出几个黄巾力士,命他们将李靖拿来。

李靖正在城头看练兵,突然云中探下手来,将他一把拎去,疾风过耳,转眼又被掷下云头,正摔在一人面前。李靖抬头去看,见是一位白衣女人,装束虽不是青春少女,但驻颜有术,容颜姣好,完全看不出年纪。李靖心想,这事哪里来的桃花运,竟然有神女相邀?

只听那女子问道:“你就是李靖?”

“正式在下。”李靖站起身来,整衣冠理头发。

石矶冷笑:“陈塘关的李靖?”

“是

石矶又看看那箭:“陈塘关官拜三品总兵李家第四十三代身高一米七八体重六十九公斤曾多次获得大比武前十陛下接见......”她把箭啪地甩到李靖脸上,“你微雕啊,刻这么多字!

李靖拾箭惊道:“这只震天箭如何会在这里?”

“你倒来问我?这箭射死我的童子,你当偿命!

李靖魂飞魄散:“娘娘,实与李靖无关。只因这震天箭需乾坤弓方能射出,而那乾坤弓......在下......实在是无能拉开。

“这箭若不是你射的,那还有谁?”

李靖心中当即想到一个名字,骂道:“这小孽障,害死我也。”

“你若不能交出凶手,今日便用你祭我的小徒!”石矶怒道。

李靖躬身道:“李靖已经知道是谁了,若娘娘信我,我自带他来向娘娘请罪。”

石矶冷笑:“我还怕你跑了不成?”当下又一挥手,黄巾力士腾云又将李靖带回陈塘关。

李靖心想若将哪吒带去,只怕石矶真要杀他偿命。但不带去,自己的命先难保了。思来想去,祸是这孽子闯的,自己断无为他送了性命之理,一咬牙,引黄巾力士来寻哪吒。

哪吒此时刚等了圈圈回来,正在说刚才之妙处,手中还拿着那弓。李靖直奔上来,一把夺了扔在地上,一掌掴去:“小孽畜,你做的什么好事!谁让你射这箭来?”

红绫与圈灵一看有人来了,早隐躲回宝物中。哪吒正在兴头处,挨了一掌,望着李靖,眼中只有怒火:“我能拉动这弓,你不欢喜,反而斥责?不过射了你一支箭,为何便要打我?”

“我打你了,我还要杀你!”李靖怒抽宝剑,挥剑便砍。旁边几个黄巾力士都看得胆战,心说好狠的父亲,不过七岁幼童,还是自己儿子,竟然举剑就砍。

哪吒将手一挥,抓住那剑,也不顾手淋漓流血:“父亲为何要杀我?”

李靖又一脚踹去,将哪吒踹个筋斗:“你射死人了,此时人家要拿你去偿命!”

哪吒大惊:“我对天放箭,怎么能射死人?”

李靖暴跳着:“那震天箭例不空发,射出必有死伤,你个孽畜哪知厉害?走!与我去见事主。

黄巾力士驾起云来,将李靖哪吒送至骷髅山。一路李靖只是死死拉住哪吒不放。

哪吒心中却愤愤不平,心想怎么可能便射死人,必是有人捡了那箭,来讹诈发亲,当真可恶,待我见到,一圈打死。

却见云头落下处,面前一座凶险石洞,走入洞中,四下宽阔幽冷,寒气迫入骨髓,走入百丈,才见远处一高高石座,一人坐在座上,却如同与那石色融为一体。

石矶见李靖拖了一个七岁幼童来,不由觉得可气又可笑:“李靖?你到想说,这箭是这小娃娃射的不成?”

李靖着急:“奶奶,这小孽障是我三子哪吒,随太乙真人学艺,力大无比,那箭真是他射的!”

“什么?”石矶听到太乙真人名字,更加心怒。原来元始天尊门下弟子为阐教,通天教主门下弟子为截教,两派虽同为道系,但互相不服,经常斗法,势如水火。石矶一想,我就知道这里面有后台,不是阐教指使,这小童怎么就能一箭射到我的门前来?所以哪吒这朝天胡乱一箭,射出阐截两教一场旷古大火拼来,也不知多少上仙大神,为此断送了性命。

于是石矶冷笑:“原来是太乙的徒弟,不知太乙教了你些什么本事,不如使出来给我看看。若是你今天能从这里杀出去,我便由你去了。”

哪吒年幼,听不出这其中恶意,喜道:“当真?”右臂掷出混天绫,左臂甩出乾坤圈,两道光芒一红一银,划出耀眼双弧,直向石矶而去。

石矶微微一笑,抬起双手,那混天绫乾坤圈可绞木寸断,击石粉碎,她却如同不费力气,轻轻接下:“倒是两件好礼,你去告诉太乙,我谢过了。”

哪吒怒得跳将上前:“把它们还给我!”

石矶面色突变:“你想要么?”

手疾抖出,混天绫如箭射出。

哪吒不知她出手这等快,想接也来不及了,眼看红光扑面,正发怔时,突然混天绫直直刹住,红绫现身出来,以自身力量抗住石矶所运之力,却被这力道冲得身形迸裂,溢出鲜血般的红色。

“哪吒!快走!快走!”红绫大喊。

哪吒才回过神来,转身便向外冲去。有黄巾力士前来阻挡,哪吒使出太乙所授遁地之术,念个口诀,向下一纵,如落入水面一般,沉入地下。力士们尽数扑空。

李靖还呆呆站在那里,一见哪吒逃了,只剩自己,慌得跪倒道:

“奶奶饶命,李靖这就将这孽子捉回来!”

石矶鄙夷道:“你这儿子比你强,你倒也能捉得住他?”

李靖连连磕头:“是我教子无方,教子无方。”

石矶看他可笑,摇摇手:“李靖,不关你事。你自回去吧。这小子一定跑去找太乙了,我正好也要去找他算账。”

李靖大喜:“谢过娘娘。”便慢慢向外退去,到了洞外,拔腿跑了。

石矶摇头叹道:“天下倒有这样的父亲。”




第四章

哪吒在漆黑地底没命地游了数百里,才探出头来。看看方向,才敢腾云直奔乾元山金光洞。刚到洞前,吓了一跳。洞口早站着一人,正是石矶!太乙真人刚从洞中走出,笑道:“这不是石矶师妹么?你前来何事?”

“谁是你师妹!”石矶手擎太阿剑指住他鼻尖,“太乙,我问你,为何纵你徒弟哪吒箭射我府第,射死我门徒?”

太乙心想,竟有这种事?但阐截两派相争已久,结怨早深,纵然有错,也绝不肯认的。于是微微一笑:“这哪吒乃是灵珠子转世,一切早有天定,只怪你那门徒命里该有此劫。”但凡神仙忽悠世人,都来这一套,什么命里注定,该有此劫。石矶自己也是神仙,岂有不知道这些都是唬人的,气得手中宝剑都要摔掉:“是么?那你知不知道你徒弟今天也该有一劫?要身首异处?

太乙其实若是肯好言劝解,也不至于闹出后面的两派大火拼来,但这位偏偏唯恐天下不乱,也是一死不认错的主儿:“我徒弟有什么错,我自会管教。你要叫他出来也不难,自去昆仑山玉虚宫找我掌教师尊,他说给你,我便给你。”

石矶更气得发抖:“你们阐教一门都这个德行。我去找那元始天尊他不也一样护着自家徒弟?有本事你与我去见我掌教师尊。”

太乙说:“好啊,你先见我师尊,他教我去,我便去。”

石矶在受不了与他扯皮,喝一声:“今日不交出哪吒,便要你来偿命!”挺剑就刺。

太乙举剑相格,斗了几招。太乙向石矶喊:“哪吒,你躲那里作甚?”

石矶一回头,太乙掏出一个麻袋来,将她一罩,把口扎了,到上汽油,就开始点火。口中还道:“让你看看我九龙神火罩的厉害。”
石矶在袋中挣扎大骂,太乙心想,若是让她走了,不得干休,不如杀人灭口。于是将剑乱刺进去,过得三刻,袋中没了声息。太乙将袋扯开一看,石矶早已炼化,只有混天绫乾坤圈倒没烧坏,又收回手中。
哪吒一旁看得心惊,慢慢走过来:“师父,你怎杀了她?

“啊,。”太乙支吾道,“这是上天注定,她命里该有此劫。”

“师父,这所有人的命运,都是天定的吗?”

太乙心想:“也只有你这样七岁孩童会信。”口中却说:“自然。”
  “那我误杀了他的门徒,其实也只是天注定的?”

“是......是啊。”

“那么?我没有错啰?”

“这个......其实......”

“是老天要我做的,老天怎么会有错呢?”

“嗯,没错......你说得没错。”

“那么世上一切人做一切事,只要是天注定的,那都是没错啦?”

“啊,这个......理论上......实际上......总的来说......是这样的”

“那么世上为什么还会有罪人呢,师父?”

“因为......因为那是他上辈子因果未报,才会变成罪人的。”

“原来如此。”哪吒点点头,“所以我杀的人,只是因为上辈子欠了我的,所以该杀么?”

太乙有心说不是,自己刚才就在小孩眼前杀了石矶,只好说:“就是如此。”

哪吒沉默不语,若有所思。




第五章

石矶死后,似乎一切平静下来。哪吒拿回混天绫乾坤圈,回到陈塘关,见了李靖,也不知道说什么。李靖也不理他,父子从此形同陌路。但哪吒不知,石矶是通天教主门下,被元始天尊弟子所杀,截教众人,岂能干休?早暗中磨刀,寻机报复,一场卷入漫天众神的混战屠杀,为时不远。

哪吒坐在家中,几日呆坐不语。这天忽然唤道:“红绫,你不是说身上沾满血迹,要去清洗吗?走,我们这就去海边。”

红绫喜道:“这几日看你不言不语,我们担心死了。这会儿终于肯说话了,好,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陈塘关离海不远,哪吒使个缩地之法,眨眼便奔到了。他将混天绫、乾坤圈在海水中晃动清洗,却不知这两样宝物,可震荡水波,达及深海,引得那东海龙宫也摇晃起来。一会儿,海中探出一怪物,面如蓝靛,发丝朱砂,却是一巡海夜叉。那夜叉指哪吒喝骂:“哪里来的妖物,惊扰我龙宫?”

哪吒一看那夜叉,却大笑道:“咦,你的头怎么被劈开两半?”
夜叉一摸脑袋,骂道:“老子就长成这样,你小子竟然敢拿我取笑!”举斧劈来。哪吒乾坤圈脱手而出,那夜叉哪躲得过?被劈面打个满脸桃花开,倒扑水中,血随海水飘荡开来。

哪吒惊道:“这么不经打?竟然又死了。”又心念一转,“师父说一切都是天定的劫数,故而定是它该着死的。”于是释然,将夜叉尸体扔向远海,仍在海边嬉游。

圈圈不安道:“我们快走吧,一会儿又要有人来寻仇了。”

哪吒笑道:“怕什么,命数都是天定的,不该我死,寻仇也没用。”

那夜叉身体,沉到深海,惊动龙宫。龙王敖广震怒,要发兵征讨。殿中站出三太子敖丙,施礼道:“父王,便由孩儿去吧。”领命出宫,正遇上小妹龙女。小龙女惊问:“三哥,这可是要打仗了?海边究竟来了什么可怕的妖怪?”敖丙笑道:“妹妹且在宫中安坐,一切有兄长在,我去去就回。”

海中耸起浪云,龙王三太子现出身形,看见哪吒,举枪就刺。哪吒冷笑道:“这回又不知该着谁死!”一抖混天绫,缠住银枪,另手一挥,乾坤圈掷出。三太子晃身疾闪,那圈带着劲风贴面而过,哪吒一扯红绫,三太子的枪脱了手,再一晃,红绫卷着枪杆扫了过来,三太子在浪顶一翻,避过这一下,踏波而行,搅起数十丈高的水墙,雪亮亮的耀眼,直压而来。

那巨浪拍下,吞没哪吒,冲上岸数里之远,三太子正在观瞧,不料乾坤圈飞转回来,啪地打在后心,将后护心镜击得粉碎。龙王三太子一口鲜血喷出。哪吒猛然破浪跃起,混天绫飞卷缠住三太子,再一挺枪,将三太子胸前穿透。

水兵见三太子死了,惊逃散去。那三太子倒扑海中,渐化为龙形,血染数十里。

哪吒见了新奇:“原来这就是龙么?”他冷酷天性又起,将龙尸拖上岸来,剥开龙鳞,便要抽取龙筋。

红绫忙阻住他手:“你杀了东海龙族,已是大罪,怎么还要剥鳞抽筋?”

哪吒推开她道:“他既死了,便是天定劫数。我有何错?这龙鳞龙筋都是罕有之物,我拿回去,用这龙鳞给我爹爹做一套战甲,用这龙筋给他做了束带,岂不是天下第一宝甲?爹爹高兴,便会原谅我上次之事,与我说话了。

红绫惊问:“原来你竟还想着......你父亲能重新原谅于你?你当真傻了,你上次打死一个仙人弟子,你父亲已要杀你,今天你打死的是奉天命镇守东海的龙族,你以为你父亲还会饶你么?”

哪吒摇头道:“这龙死也死了,再怎样爹爹也是要怪我。只是他举剑砍我,我知道只是装样吓我,他才不会杀我呢。”

红绫问:“那他带你到白骨洞去时,可曾想过你的死活?”

哪吒笑着:“是我做错了事,我自然要去认了,哪里能让我爹爹担责?何况他提及我师父名字,就是为了救我。”

红绫一声叹息,情急泣道:“哪吒,别傻了,你快逃吧。”

哪吒抽出龙筋:“不,就算有事,我若逃了,他们又要去找我父母问罪。我必不走的,大不了再与他们战个高下。





第六章

东海龙宫。

三太子的尸骸沉入海底。龙宫哭声一片。龙王敖广发须皆颤:“若不报此仇,让我东海变干,大地沉沦!尽调东海之兵,要兴师雪恨。
那天空渐布阴云,最后黑暗如铁,伸手不见五指。世人皆惊恐,巨大闪电突然亮起,极天拄地,直要耀瞎世人眼瞳。那惊雷声弹指后滚滚而来,初时轻微,渐而隆隆,待到近时,如巨石滚压,大地颤抖,宏音到处,木石碎裂,河塘爆腾,生灵肝胆欲碎,抱头惨呼。

巨大海面上,隆起万里长浪,高及云天,疾推向岸。浪头立满东海之军,敖广化身苍龙,搅卷云穹,身形犹如连绵山脉,隐现云中。有见者无不惶然跪伏,以为大海将倾,末日将至。

哪吒于陈塘关听得疾风起时,已知大敌来临。于楼顶取了乾坤弓震天箭,背在身后,擎混天绫,挟乾坤圈,一纵冲破楼顶而出,立在楼脊上,迎看风暴海啸席卷天地而来。

李靖见此天象,知必有大祸,魂魄早已吓飞七成。奔到院中,只见云中巨大龙影掠过,身遮云穹,爪按山川,黑云中亮起两只巨眼,占了半面天空。一声音如雷传来,高在千里,却震耳欲聋。

“何人杀我爱子!何人杀我爱子!若不出现受死,我便叫这陆地尽沉海底!”

李靖跪伏在地,不敢抬头。突然高处有声音喊:“爹爹,不要跪他!”

李靖回头一看,见哪吒站在楼顶,不由怒骂道:“原来又是你这孽障!”

哪吒取下震天弓,拉满弓弦,一箭射出。那箭长啸直入云天,敖广用爪一拔,一股巨大风旋便将那箭吹落。龙王怒道:“原来是你!”云中现出巨龙的头颅,一口气息吐来,便是摧枯拉朽的飓风。四下一片轰然响声,车马屋舍梁瓦全部如纸片翻飞上天,李靖大叫不好,扑去抱住一棵大树,脚却飞起,只觉得身子要被扯为两段。

哪吒扬起混天绫,迎风展开,猎猎如旗,取乾坤圈,飞掷而去。那圈在空中一道金光,逆了风沙,射向龙王巨瞳。龙王猛一晃头颅,带起百丈海浪翻卷,那圈疾打在它龙角之上,火星四溅,将那角竟也打得裂了。龙王剧痛,又一口气喷出,这次却是泼天的水瀑。这水冲入陈塘关,墙倾屋塌,平地涨起三丈水来。李靖正抱着那树,猛然水至,将他吞没其中。

哪吒惊呼:“爹爹!”跳落水中,举混天绫荡开水浪,拉了李靖,跳上一块门板。

李靖半天缓过气来,一看哪吒,先怒而一脚:“你还要害我多少次!”

哪吒含泪道:“爹爹,不关你事。我护你先走。”

李靖暴跳:现在?能逃去哪儿?陈塘关都完了,陛下若降罪,我一世英名,都毁于你手!

这会儿龙王都在天上了,李靖还想着怕纣王降罪呢。

哪吒立目道:“此事全由孩儿而起,孩儿一力承担就是!”

李靖冷笑:“承担?你承担得起么?”

哪吒托起李靖,纵身跃上陈塘关中高塔,那也是唯一还未被大水吞没之处,指天骂道:“龙王!此时由我而起,你来杀我便是!不要祸及他人!”

龙王大吼:“我当然要杀你!还要灭你全族!此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李靖抱住塔尖,哀求道:“龙王息怒,此事全是由这孽子而起,请你放过我们全族吧!”

龙王怒问:“你是何人?莫非你是这孽童之父?”

李靖一愣,突然摇头道:“不不不,决然不是!此孽童无父无母,生出来时便是个妖孽!和我毫无关系!”

哪吒听得此言,回头惊望李靖。忽而,唇边露出冷笑。

这少年的冷酷又回来了,不过,这一次,他先死了自己的心。

哪吒望着天穹:“龙王!我杀了你儿子。我便换一命给你!你也不用去寻什么我的九族。我哪吒只身孤伶生于天地间,从来不知有什么父母。”

龙王吼道:“你还剥了我爱子的鳞,抽了他的筋!哪有还一命那么简单!”

哪吒冷笑:“不过如此。好,我便也割我的肉,剔我的骨,如此便报偿了吧!”

他转身对李靖道:“人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既无父母,又何惜这血肉。我这便取骨还父,割肉还母,从此世间再无牵挂,从此恩情便断绝了罢!

他一伸手,拔出李靖腰中宝剑。

“哪吒!哪吒!不要!”红绫现出身来,抱住哪吒痛哭,“不要,不要这么傻!不是说我们要一起做朋友么?不是说要天天一起不分开么?”

哪吒望着她微笑:“我虽然没有父母,但还有朋友。天地之间,还会有个人为我流泪。此生也无遗憾!”他举剑刎在自己喉间,一腔血便喷了出来。

红绫尖叫一声,放声大哭。

李靖傻在那里,形如木雕。

远处一声唤:“哪吒!”却是太乙真人赶来了。

哪吒喉管已断,不能言语,只用眼睛望了师父,似是满腹话要说。

龙王怒视太乙道:“道士!这莫不是你的徒弟?”

太乙止步思忖:当初杀石矶,只因为阐截两派结怨已久,斗法死伤是寻常之事。何况通天教主滥收门徒,石矶不过是万千之一,虽辈分不低,但地位微薄,连通天教主只怕也不记得他是谁。杀了他,自然有元始天尊为自己撑腰。可眼前这事,死的是东海龙王之子,龙王镇守东海,手中万军,一怒之下,天倾海覆,天兵也阻挡不住。就算闹到上天,玉帝也是断断不能容了哪吒,自己还是明哲保身为妙。于是望哪吒叹道:“劫数!这一切都是命里的劫数。”

哪吒望着太乙,喉中呜咽,涌出一股股血来,气息喷出,发出嗬嗬怪响。再看他面容,竟是在笑。笑这人无情,笑这天无义。又有何可留恋?

哪吒抬起剑来,将自己血肉一块块剔下。李靖、太乙皆转头闭目,不敢直睹,更不用提相救。直到哪吒将自己割得血肉模糊,只剩一副骨骼还立着。他又弃了剑,举右手拔下左手臂骨,又剔了肋骨,一根根,尽数弃于海中,最后终于站立不住,大笑一声,身形崩散,坠入沧海。

大水退去,大地无痕,世间再无哪吒。




第七章

太乙寻到那颗灵珠,回到了乾元山金光洞。

他在洞中池塘取莲花两支、荷叶三片、莲藕四节。拼成人形,放上金丹,念念有词。

光芒流转处,一个人形慢慢坐起。

“我是谁?”他问。

“你是哪吒。”

“我是哪吒。”

“你是我徒弟。”

“我是你徒弟。”

“过去的事,都不必记起了。从此以后,一切听我吩咐便是。封神之战,我教还需你来建功。”

“是。过去的事,不必记起。从此以后,只听师父吩咐。”

“好。太好了。我便再赐你几件宝物。来,这是风火轮,这是火尖枪......”

太乙终于心愿得偿,得到了那颗灵珠子。而哪吒,也再不会给他闯祸,因为他再也没有真的魂魄。也许一切真的早有天定,上天早算好了一切。你逃不过,挣不脱。就像那射出的震天箭,总会落在神仙意料中的地方。哪吒轻抬起手,鲜红混天绫带在他手边滑过,像流动的血液。他站起身来,让风吹过他披散的头发,也舞动绕身的红绫。
哪吒拄枪站立云端,脚踏烈烈风火,绚丽霞光在他身后流过。他是天地间的美少年,却面如冷霜。只因他身体里已不再有热血流动,他不过是精美的人偶,在不能感知世间炎凉。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何不转发到朋友圈,让更多的朋友鉴证这份精彩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