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行记

刚子哥哥的菜园 2018-09-24 13:24:43

        刚子哥哥,本名戴志刚,湖南临澧人,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江山文学网签约作家,临澧县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供职于临澧县太浮山景区管理处,业余从事中小学生作文辅导。一个率性而真实的写作者,作品以散文见长,已在全国各级报刊杂志发表近200余篇。著有散文专集《风雨起心澜》和《踏歌而行》,曾获丁玲文学奖和常德原创文艺奖。



 题记:2010年8月,几个同学相邀请,趁暑假孩子有暇,携家带口去三峡游玩了几天。应该说我把这个三峡梦变成现实的时间还是太迟了一些,当年从部队复员在家待业那会儿,便曾极其认真地策划过上三峡的勾当,但因囊中羞涩耻于向父母伸手而作罢,于是一误便是十五年,不能不感叹岁月如刀。

                        

                                  一

         车出澧州大地,便是一马平川名震天下的荆州。荆州,又称江陵城,楚文化的发祥地之一,自古兵家必争之地,著名的三国古战场。陈寿著的正史《三国志》说“北据汉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诸葛亮《隆中对》里也明确说占据荆州,可联吴抗曹,兵分两路,进击中原,一统天下。而最让荆州声名远播的便是三国演义里“刘备借荆州”、“关羽大意失荆州”等这些脍炙人口的故事。公元208年,东吴与刘备联合在赤壁大败曹操,诸葛亮趁机派兵占据了原属刘表的的荆州。面对东吴的强讨恶要,只好对东吴说是暂借,待攻下西川后再归还,并与东吴使臣鲁肃立据为凭,借条上写着“今冬借明冬还……”后来刘备取了西川,但仍然一直占着荆州不还,三年后鲁肃拿着借据来讨要荆州,诸葛亮说道:“我们是写了今冬借了明冬还,可并没有写哪年哪月哪日借,哪年哪月哪日还啊!”气得鲁肃大呼上当。这就是“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典故的由来。

        有人说刘备一向以“仁义之君”立身于世,但在借荆州问题上失信于人,是不仁不义之举。但也有人说:借荆州乃诸侯相争之计,真正英雄以天下大业为重,不可迂腐拘于小节。不管世人如何评说,于我个人来说,三国人物里,我对刘备是不太感冒的,因为他的心机过盛,权谋过重,有些明明想做的事却嘴上不说,让手下去揣摩实施,算不上英雄之举。而一向贴以奸雄标志的曹操便要率直得多,可爱得多,真实得多。而后来关羽远征樊城,致使荆州空虚,东吴大将吕蒙算准关羽因为过于心高自负,率吴军攻破荆州,关羽被迫走麦城,被吴军设计俘虏并杀害的“关羽大意失荆州”故事更是千百年流传不休耳熟能详。关羽以忠义立世于后人,但在军事行动上却素来刚愎自用,自我迷信,将个人感情凌驾于大局之上,屡坏蜀国大事。如华容道以个人义气之名放走曹操,导致最终蜀国被魏所灭;而大意失荆州更是将诸葛亮处心积虑平定中原的伟大战略蓝图直接置于不利之地,至于什么“过五关斩六将”“刮骨疗伤”等之类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无非都是江湖英雄举动,放在战略上却无关大局。所以于这点上,我个人认为关羽实际上在历史上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个人英雄主义典型代表。

        出荆州,车自襄荆高速转上汉宜高速,一路向西疾驰。此时已是太阳下山之际,鲜红的夕阳就挂在正前方不远的某个山头上,火烧云映红了半边天,煞是壮观。不久,一块绿底白字的指示牌由远而近,上书偌大的“猇亭”二字。公元208年,三国蜀汉虎将张飞任宜都郡太守,有一天他来到虎牙滩下,看见这里地势险要,悬崖峭壁,江水湍急,暗礁丛生,便令工匠在此修亭以示纪念。亭即将竣工,张飞前来视察,只见亭的楹栏上刻有形似虎类犬动物的图案,张飞看后双眼圆瞪,勃然大怒,责问工匠此为何物,工匠吓得浑身发抖,忽然急中生智答道:此乃虎猎食时的姿态,名为猇,是显示将军的神威。张飞随即转怒为笑,命人在亭中刻上“猇亭”二字。猇亭因此而得名,留传至今。然而让猇亭出名的并不是这个地名由来的传说,而是三国刘备兵败猇亭的典故。公元221年,刘备不听诸葛亮赵云等旧部劝阻,以为二弟关羽复仇为名举全国之兵进犯东吴,东吴主帅陆逊采取诱敌深入的战术,故意连折六阵,将最后一关选择在猇亭。刘备果然中计,被陆逊在猇亭采用火攻,火烧连营七百里,折兵折将七十万,败走白帝城,从此一病不起,不久便憾亡白帝城。这便是著名的“猇亭之战”,也称“夷陵之战”,是三国时期三大战役(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夷陵之战)之一。所以说到猇亭,必定离不开夷陵。

        果不其然,过猇亭十数里,便又见“夷陵”路标。夷陵素有“三峡门户”之称,“水至此而夷,山至此而陵”,意思是说山到了这里就变成了小的丘陵了,而水到了这里就化险为夷了,故名为“夷陵”。时光变幻千年,沧海变桑田,古夷陵几经朝代兴衰更替,现在已成为宜昌市人口最多商业最为繁华的一个区,但千余年前那场让刘备几乎全军覆没而忧郁成疾最终命归白帝的冲天大火,一直被当作军事史上一次以弱胜强的经典战例而流传千古,壮志未酬身先死的刘备也被当作一个悲剧人物让后人唏嘘不已。有人认为,刘备兵败可惜,情理上似乎都希望让刘皇叔一统天下的。可我认为,从性格上分析,刘备战败是个必然的结果。刘备固然有忠厚仁义的一面,可骨子里却是心机重重,特别是称帝之后更是疑心大增,对诸葛亮赵云等随他打天下的老臣明亲暗防,担心他们功高盖主,所以他亲自出兵东吴,将诸葛亮等排除在外,从而导致最终的兵败忧亡。我想,假如刘备夺了天下,诸葛亮赵云等旧臣必不会善终,蜀国内部定会腥风血雨。这样卸磨杀驴的把戏,千年后明王朝的朱元璋曾演绎得登峰造极,只不过,刘备的性格决定了他最终无法达到一统天下的地步,从而得以让他留下了一个仁义的传世美誉。

        在宜昌弃车登船,溯长江而上,一路过秭归,经巴东,穿巫山,至奉节,走的就是当年刘备出兵东吴的进军之路,只不过恰好方向相反而已,或者说是刘备的败退之路。当时,蜀吴两国的国界就在巫山附近,长江三峡成为两国之间的主要通道。刘备派遣将军吴班、冯习率领一万多人为先头部队,夺取峡口,攻入吴境,在今湖北巴东击破吴军李异、刘阿所部,占领秭归。而刘备兵败猇亭之后,败退奉节,一病不起,竟然无力返回成都,最后在奉节县的白帝城上演了“白帝城托孤”的悲壮一幕。一代枭雄,居然无法终归都城,这在历朝诸多帝王中并不多见,不能不说是历史上的一件憾事。

 三峡之行,身心已然穿越近两千年的时光,一路的山与水,都依稀回荡着当年诸路英豪纷争天下的刀光剑影,一路的见与闻,也都深深地烙印着的那场历史盛事里群雄称霸的鼓角争鸣,无意间将三国的历史温习了一遍,不能不说是一次意料之外的收获。

                                       二

 可以这么说,在中国,大凡有点历史和文学常识的人,心中大抵都有一个关于白帝城的梦。我,也不例外。

        不说西汉末年群雄纷争时期王莽大将公孙述趁乱据城自称白帝的典故,更不消说三国年代刘备兵败夷陵退守白帝城卧病托孤的传奇,单就唐代诗仙李白一首“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七律便已让天下人意乱神迷心驰神往。区区二十八字的免费广告却让白帝城名闻天下千古传承,引得千百年来无数名人雅士抑或凡夫俗子无不心旌摇动跃跃欲往,似都想做一回登高极目看大江东去而诗兴大发的隐士或者诗人了。

        游船溯长江逆流而上,下午两时许进入“锁全川之水,扼巴蜀咽喉”的瞿塘峡。瞿塘峡又名夔峡,自古就有“险莫若剑阁,雄莫若夔”之誉,全长约八公里,在长江三峡中最短却最为雄伟险峻,地理位置也极为重要,有诗“西控巴渝收万壑,东连荆楚压群山”为证。但自三峡大坝建成蓄水后,“瞿塘嘈嘈急如弦,洄流溯逆将复船”的险峻已成为历史,所以船行相对平稳,少了些期许中的磅礴之势。船在峡中迤逦奇伟的风光中上行,约一个小时之后,左右两侧突然各现出一堵刀削斧砍的巨大石壁,如天造地设的两扇大门,随行导游说这就是名动天下的夔门了,观景台上的人群一阵惊呼便呼啸般地激动起来,更有人在导游的提示下掏出十元钞票对着背面风景画比对指。很快船出夔门关,江面豁然开朗,右边江面上现出一座葱绿掩映的山峰样江岛,远眺有亭台楼阁飞檐隐现,更有如岛上自生的轻纱般白云飘然而过,宛若仙境天成,一眼便知气度不凡。不知有谁首先惊叫了一声“白帝城”!原本散布船顶观景台四周的游客旋即像一群有人于某点丢喂了饵食的观赏锦鲤,呼啦一下争先恐后地全簇拥到了右前方的船舷上,照相机的镁光灯一时晃花人眼,指手画脚,不亦乐乎。

        喔!千年的白帝城!魂系梦绕的白帝城!我居然就如此隆重而又轻易地在有意识的期待与无意识的找寻中与你相遇了,如一对前世相约的恋人,在与你目光交织碰撞的那一瞬,竟然有种头晕目眩无以自持的感觉。莫非,我的前世便是刘先皇托孤群臣中某位?或者甚至就是诗中某只因相思起啼的孤独猿猴?

         船在白帝城临江上游数里靠边停泊,江边露出不多的残垣断壁显示这里曾经的古朴与繁华。而水下百来十米,便是闻名遐迩的奉节古县城遗址。奉节,历史悠久,历代为路、府、州、郡治地,地名几经更替,唐贞观二十三年,因旌表蜀丞相诸葛亮奉昭烈皇帝刘备“托孤寄命,临大节而不可夺”的品质,改名奉节县。二十世纪末因三峡工程整体搬迁移民,新县城便在长江上游不远的地方,远眺宛若一幅精美的建筑贴画临江而挂。下船登车回走,约十来分钟即达白帝城。据传西汉末年,王莽大将公孙述割据四川,自称蜀王,因见此地一口井中常有白色烟雾升腾,形似白龙,故自称白帝,遂于此建都,名白帝城。原来的白帝城三面环水,一面连接莽莽巫山,雄踞水陆要津,进可攻,退可守,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但因三峡工程蓄水,现已变成四面环水的一座孤岛,仅有一座后来修筑的风雨桥与外界相连。

         隔桥相望,但见白帝城依山而建,实际上就是一座建筑在山峰上的古城。城并不显庞大,远观反觉精巧到了极致,栈道石阶楼亭飞檐清晰可见,正好验证了“浓缩的便是精华”的道理。检票后过二百余米风雨桥,达城下的仿古栈道。此时说是城下,时间回溯十多年,其实只是城的半山腰而已。栈道接青石台阶,仰望极陡,应有数百阶,有当地老百姓抬着滑竿向游客吆喝生意。沿阶而上,脚下的青石历经千年风雨,有些已在无数古人今人的脚下磨得锃光如镜,不由让人生出一越千年的沧桑之感。脚蹬石梯,有山风入怀拭汗去疲,如沐仙境,每走一步都是历史,每进一阶俱是文化,忽然无端地想起当年的刘备孔明们,定也是踏着这层层宠辱不惊的石阶上下进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而被流放川蜀的李白也定是接到朝廷的赦免令后喜不自禁,顺着我脚下的石阶一路小跑下到如今水下某个码头登船顺江回朝,船过三峡一路豪情导致诗兴泉涌而吟下《早发白帝城》的千古名曲;而杜甫、白居易、刘禹锡、苏轼、黄庭坚、范成大、陆游等一干文人志士,定也或结伴或独自慕名而来,沿此阶登高观“夔门天下雄”,对酒当歌留下无数脍炙人口的不朽诗章。就在这天马行空的思绪里不觉到达城顶,一门楼顶木匾黑底绿字上书“白帝城”三字。有点如宗教挚信者对神灵的惧惮,我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一脚跨过象征城里城外的门槛,喔!白帝城,我真的如此幸福地投入了你的怀抱,带着多少与生俱来的梦想,带着多少彻夜不眠的期盼,带着新鲜与神秘,带着慕拜与尊崇,也带着懵懂与无知。

        城内峰顶古木参天,林木葱郁,那些浸淫了数千年人文气息与自然风霜的楼台亭榭青石碑刻,在每个细节处无不显现着这里的深厚庄重,似在每一块石头的纹理中都听闻得到诗文的吟诵,每一片砖瓦的青苔里都找寻得到历史的履痕。倚栏俯瞰长江,这个季节正值汛期末段,浩浩长江水质浑黄,刘禹锡笔下“白盐山下蜀江清”的意境我们无法消受,儿子一句“长江怎么变黄河了”引来伴友会意的笑。但见青山高峡夹滚滚洪流,恰如一条黄色的巨龙自西奔腾蜿蜒而来,至白帝城下,似碰疼了般,龙头一摆,便一头扎入“众水会涪万,瞿塘争一门”的夔门关而桀骜不驯地向东破山而去。因三峡库区蓄水,眼前的长江与典籍历史深处的长江那种雄浑险峻相去甚远,不见惊涛拍岸,不闻猿声四起,而对的却是长江让人有些不太习惯的内敛持重。一个三峡大坝,便让长江告别了千万年的狂傲年少,从此步入了稳重豁达的成熟期。没有了奔腾咆哮的长江,白帝城俨然成了一幅写生静景,失去了岁月深处固有的神韵,也失去“滚滚长江东逝水”的奔放意境,但“高峡出平湖”,却多了份安详沉稳内敛,更显深不可测魅力无穷。

         白帝城的主要人文景观都集中在白帝庙中,庙内有明良殿、武侯祠、观星亭等明清建筑。明良殿系庙内主要建筑,内有刘备、诸葛亮、关羽、张飞塑像。武侯祠内供诸葛亮祖孙三代像。祠前的观星亭,传说是诸葛亮夜观星象的地方。庙内还陈列有瞿塘峡悬棺内的文物和隋唐以来七十三块书画碑刻,以及历代文物千余件,古今名家书画百余幅。最让人感兴趣的是庙内还有一座“托孤堂”, 陈列有“刘备托孤”大型泥塑,栩栩如生地再现了三国时期蜀汉皇帝刘备白帝城托孤的历史场景。蜀汉章武元年(221)刘备为报吴夺荆州、关羽被杀之仇,率大军攻吴,被吴将陆逊设计在夷陵火烧连营七百里,损兵七十万,无奈败退白帝城,既而忧伤成疾。章武三年(223) 四月,刘备病势加重,自知不起,星夜急召诸葛亮等大臣到白帝城永安宫受遗命,临终前把着诸葛亮的手说:“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邦定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为成都之主。”诸葛亮听罢,手脚无措,流泪跪拜在地说:“臣安敢不竭股肱之力,尽忠贞之节,继之以死乎!”刘备将后事一一嘱咐后驾崩。后来诸葛亮也确实遵照刘备遗嘱尽力辅佐刘备的儿子刘禅,素无二心,直至鞠躬尽瘁,体现了他的大忠大义,千百年来备受人们推崇传颂。从泥塑的服饰来看,应该是依老《三国演义》电视剧人物造型而雕,因而推断“托孤堂”并非古迹,但因最近新《三国》举国大热,三国故事更是妇孺皆知,白帝城托孤的史事更是千百年被无数的文学作品以各种形式演绎传颂至今,一个忠义的主题在不同的阶层不同的朝代被反复提炼升华,时至今日,仍然是治国之本,治企之需,治家之道,也是每个人处世待人应该拥有的基本要素。

        来去匆匆,美好的时光总是如此短暂。行程安排的一个半小时游程很快就到点了,来不及细细品味美景风光,来不及达到心神合一古今一体,便在众人的催促中走马观花般地鸣金收兵原路返回了。奇怪的是,我没有诗兴大发,也没有豪情万丈,踏过那些散发着历史清香的石阶,听过那些包裹着神秘久远的传奇,才知道,人终究不可妄自菲薄,无论诗歌,无论故事,只有那些人间正统的忠义孝廉,才能如这山水一样被人永记,才能达到真正的永远!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