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诗群:大湖名城 诗歌高地 诗客地理015期

诗客 2018-02-12 18:47:00

在中国当代诗歌版图上,合肥是一个辉煌的地标。当代汉语诗歌的光荣与梦想,与这座城市息息相关。30多年来,合肥诗坛一直活跃在当代诗歌的潮头。新时期之初,梁小斌以其单纯、优美的抒情跻身朦胧诗群最重要的成员之列。1985年,《诗歌报》于合肥创刊,以先锋性和探索性为理念,迅速成为中国诗歌最重要的前沿阵地;1986年,《诗歌报》参与“中国现代主义诗群大展”,为第三代诗歌走上历史前台发挥了极大的推动作用。1980年代后期到1990年代初,更年轻的一批合肥诗人开始崭露头角,其中一些后来成长为当代诗坛的中坚力量。

安徽-合肥诗群

陈先发 祝凤鸣 蓝角 吴少东 罗亮

汪抒 孤城 孙启放 西边 许敏

木叶 张建春 章凯 红土 黄玲君 雪女

邬云 许多余 宇轩 孙苜蓿 叶丹 李玲

(特邀组稿:吴少东)



逍遥津,三国时期的古战场,清光绪年间,易主为龚照瑗、龚心钊的私家花园。1953年正式以"逍遥津公园"命名。大门上方的牌匾"古逍遥津",字为清状元、宣统皇帝溥仪的老师陆润庠手书。


包公祠,即包公孝肃祠,是纪念宋龙图阁直学士、礼部侍郎、开封府尹包拯的公祠。

教弩台,亦名点将台、明教寺,三国时期,魏主曹操四次到达合肥,临阵指挥,筑此高台教练强弩兵将,以御东吴水军。


李鸿章故居,晚清军政大臣李鸿章的家宅,位于合肥市繁华的步行街中段,是典型的晚清江淮地区民居建筑。


三河镇,国家5A级景区,2500多年历史的水乡古镇,太平军将领陈玉成、李秀成在此一战击败清军取得了近代史上有名的三河大捷。


巢湖,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有巢氏在此“构木为巢”,用树枝和树叶在树上造出了地球上第一所房子,揭开了人类建筑史崭新一页。

天鹅湖,空中鸟瞰形似天鹅,合肥市区最大的开放式公园




合肥诗群诗人作品

01.陈先发:秋江帖


陈先发

去年八月,在江边废弃的小学校

荒凉的味道那么好闻

野蒿壮如幼蟒

一堆堆垃圾像兽类残骸

随手拍一下,旧桌子便随着

浮尘掩面而起


二楼窗外正是江水的一处大拐弯

落日血色均匀的巨型圆盘

恰好嵌在了凹处

几根枯枝和

挖掘机长长的黑臂探入盘内

——仿佛生来如此

我想,在世界任何一处

此景不复再见


寥寂如泥

涂了满面

但世界的冲动依然难以遏止:

灰鸥在江上俯冲

黑孩子用石块在攻击我的窗户


孩子们为何总是不能击中?

他们那么接近我的原型

他们有更凶悍的部队和无限的石块

潜伏于江水深处


我知道数十年后

他们之中,定有一人将侵占

我此刻的位置

他将继承这个破损的窗口继承窗外

又聋又哑的好世界

这独一无二的好世界


陈先发(1967年10月——),安徽桐城人。1989年毕业于复旦大学。著有诗集《春天的死亡之书》(1994年)、《前世》(2005年),长篇小说《拉魂腔》(2006年)、诗集《写碑之心》(2011年)、随笔集《黑池坝笔记》(2014年)、诗集《养鹤问题》(2015年台湾版)等。曾获“十月诗歌奖”、“十月文学奖”、“1986年――2006年中国十大新锐诗人”、“2008年中国年度诗人”、“1998年至2008年中国十大影响力诗人”、首届中国海南诗歌双年奖、首届袁可嘉诗歌奖、天问诗歌奖、中国桂冠诗人奖、2015年 “中国杰出诗人奖”等数十种。作品被译成英、法、俄、西班牙、希腊等多种文字传播。

02.祝凤鸣:枫香驿


祝凤鸣


朝北的路通往京城

汗淋淋的马在这里更换

少年时我从未见过马

通过我们家乡的驿道

秋天来了红色的叶子落满路面

枫香驿,在以往的幸福年代

稻田里捆扎干草的

农家姑娘

在一阵旋风过后

总是想象皇帝的模样

我的乡亲们都是穷人

孩子是穷人家的孩子

驿道一程又一程

没有一个人能走到底啊

夜色里飞驰而去的消息

都是官家的消息

随后是冬天,飘雪了

枫香驿便渐渐沉寂下去

在一片寒冷的白色里

很少听得见马蹄嗒嗒的声音


祝凤鸣,安徽师范大学“江南诗社”创办者之一,纪录片导演,艺术批评家,出版有诗集《枫香驿》。

03.蓝角:飞鱼


蓝角

全部的水响已被充盈

音乐沿着石阶缓缓爬高


烟云是往日的珍馐

暮色里的国家变得金黄


而鱼多疑。所有的美景

因为它的惊异迅速丧失


一冬天藏在它精心的病历里

黑土。铁水。生长的麦香和婴儿


谁低语了一声厌倦

狂暴的沙石冲荡水上的城堡


鱼是完整的。想到了春天

冰凉的鱼叫滑到高处


蓝角,男,1964年9月生于安徽省和县。1985年开始诗歌和其它文体的写作。出版有诗集《狂欢之雪》,随笔集《流年清澈》和散文集《我的村庄》等。现居合肥。

04.吴少东:服药记


吴少东

我依赖一剂白色的药

安度时日


每天清晨,我漱清口中的宿醉

吞下一粒,化解经络里的块垒

让昼夜奔跑的血液的马

慢下来,匀速地跑

有力的蹄声,越过

倒伏的栎树,明确自己

又过了一程又一程


药片很白,像枚棋子

掀开封闭的铝箔,提走它

在体内布下两难的局面

无所谓胜负手,提子开花

以打劫求得气数

每走一步,都填平陷阱


我想以你入药,融于肉身

陪我周旋快逝的时光

制我的狂怒和萎靡

唤我跃出每日的坑井

我视你为日历,一板三十颗

日啖一粒,月复一月,忘了亏盈

像技艺高超的工兵,排除雷

排除脑中的巨响


其实我依旧在寻求

一剂白色的药

用一种白填充另一种空白


吴少东,男,安徽合肥人,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曾获首届中国优秀青年诗人奖,“新世纪安徽十大诗人”奖,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鲁迅文学院等颁发的2015年“中国实力诗人奖”等。有多首诗歌译成英、法、韩等国文字或谱曲传唱。早期诗歌结集于《灿烂的孤独》,2010年后,出版有地理随笔《最美的江湖》、诗集《立夏书》等。

05.罗亮:非诗


罗亮

放在心上的事物会很重,因此我把它送到郊外

郊外有人等,无人等。郊外只有青蛙

郊外的寂静交给青蛙


放在心上的事物越来越薄

不要薄得像刀刃。


薄本身和它也很相像:

有人来过,又悄然离开


有人文中剥皮,有人夜色中削马铃薯


罗亮,1960年代末生,国家高级国际商务师。有个人诗集《把马鞭折断》、《密室喧哗》。

06.汪抒:米拉山口


汪抒

那些静静的,从云层中

几乎垂直而下的

光线,瞬间就变成了

冰凉的雨滴


几个骑行之人迅速换上了雨衣

被我们的车子丢在后边

透过车窗玻璃看出去

几座光秃秃的山

隐含着只有西藏山脉才特有的

大手笔的色彩

(山下茫茫的谷地有草,有一幢小房子)

雨滴很快变成了小雪

盘山公路坡度还算和缓

但觉得没有尽头,只有车子爬到

那个最高点,才是从山口翻越过去

几个修路工一无其事,照常在路边施工

小雪很快停止

大部分没有落到山体上

就被乌云和光线抢走

但人间的石头却因而变湿


夏日只在山的脚下,从不爬到山上

车子是一叶孤舟

在西藏神奇的天空下,孤苦

但却坚忍有力


汪抒,1965年生于安徽肥东,出有诗集《堕落的果子》、《餐布上的鱼骨架》等。主编民刊《抵达》诗刊。

07.孤城:在浴室的镜子里


孤城

在洁净的镜子里,衣饰近于羞耻。抹掉涕泗与众生

遇见你——锁骨上锁雪

锁迷醉

一瓶是一件。脱,脱,脱……玫瑰红。呓语

四下堆满厌弃

呼吸彼此的呼吸

透明在囚禁。瓶状的小小浴室,漂在

无边的苍茫

唯一出口,用阴沉的蓝,说:海水!暴风雨!

别耽于向乞丐描绘花朵

聊聊稻草、矮檐、畜生、癣疥、迷信、女人、类如

坦克沾血的履带

还有性

生活骂我们是君子淑女,骂了这么多年

需要醉里挑灯

需要天体夜宴

汪洋如砧。淬着滂沱,一声雷,砸一道闪电

我们在浴室的镜子里,在瓶状的卑微中

漂向未知

青烟遥遥,飘在村落与殡仪馆的上空——

摇摆不定

地球偌大,在穹宇中,呼地缩成一粒尘埃


孤城,原名赵业胜。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安徽文学院首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年度“安徽十佳诗人”。现居北京,诗歌编辑。 已出版诗集《孤城诗选》,曾获《诗刊》“南宫山”杯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及《人民文学》、《诗歌月刊》等期刊诗歌征文大赛奖。

08.孙启放:读心术


孙启放

呓语。被提示的自我阅读

犹记得小学班主任扑向我的内心


风无休止勾勒着云,勾勒着奇趣

惊心的闪电、秘径,黑松林里的抢掠

无休止的奔跑。

一切的法则来源于一本发黄的书

山顶之上蹲伏长犄角的人

长久注视的瞳孔收缩成针眼


小镇的拐角处,拄杖的乞丐

有硕大的鼻子

将斑驳的碗长年放在地上

唱出自己的志向

他有着奇怪的病理学知识

提供的细节让路过的人脸色煞白

一只软体的章鱼

无情的触手探入纵深。


迟到的坦然连带昨天的惊慌

我对读心术仍然保持一定的好奇

在一间半暗厢房

被还原的词句,影影绰绰的灰衣人

就立在我的身后。


孙启放,男,现供职于安徽某高校。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协会会员。出版诗集《英雄 名士与美人》《皮相之惑》,随笔集《世界上的那点事》。

09.西边:西庐寺的鸟声


西边

我多次进入深远的山地

一意追寻的

往往只是几只闪电样的鸟

它们在枝头和空谷留下自身的幻影。


从平坦的山道下车

步行前往薄雾里的西庐寺

落叶安静

熟睡得像根根明亮的银针。

熟睡的还有青苔

向四周散发

深邃悠长的绿意。

我放慢脚步

不忍惊扰一切美好的事物

它们总在

不断丰富我内心难言的喜悦。


人群最后的我,

忽然再度听见鸟声

一句,两句

无数宛转悠扬的方言

明亮起来。

灰羽长尾的鸟扑拉拉飞过头顶

接着,又一只,两只

天空一瞬间,被羽毛与翅膀的风

柔软地铺满


缓慢靠近西庐寺

靠近那些恒久的安静之物

可是,

我能看到

那些事物在时间里的单薄脆弱


我宁愿留在山道

成为群飞中的一只野鸟

而不必在他们的镜头里定格停滞

甚至不声不响

每天只是一起愉悦地飞


西边,本名:甄建军,1975年8月出生于安徽长丰人,诗歌及评论散见于国内文学报刊。

10.许敏:苍茫


许敏

深秋的太湖水

还在荡漾着春心

鸟群散了

湖岸,只剩下空空的耻骨

急切中

我缩回那只粗糙的老手

几个渔民

在苇丛中晚炊

今夜

我又要在水中捞月

在碧波上练习

飞行

多少浮光,如娴静的少女

从湖面,一掠而过

如今,你喜欢上这里的庸常生活

阳光,延伸至闲散处

浣衣,洗菜

下棋,听评弹

喝阿婆茶

你有你的湖水

我有我的病舟

身心搁浅

也都是被打磨

再打磨的凡俗器物

积雪消融

退思补过

不着痕迹


许敏,1969年12月出生,安徽肥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签约作家,安徽省文学院第三届签约作家。作品入选《中国年度诗歌》、《中国诗歌精选》、《中国现代诗歌精选》、《星星50年诗选》、《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60年诗歌精选》等多种选本。参加诗刊社第23届青春诗会。

11.木叶:小于连


木叶

擅长乐府与民歌,也倾心于对仗和音律,

我穿着青布长衫,徜徉在长安的集市里,

虽然身板略显单薄。我的才华蓬勃而出,转眼之间

就已经远远地高过故乡的山岗。


昔日的圣贤始终陪伴着我,赐予我智慧、勇气与谦和,

我磨出一盏浓墨,你浅浅地笑着,注视我,

让我在瞬间怀古,迸发一个田舍郎对于家国的担当,

大地的无尽吸力,让年轻的步履保持了沉稳。


漕运官刚刚宣布,今年江南的风景,

要一仍往年的惯例,输出六分到京城。

这将充分地展露我卓越的调度手段。

列队欢迎的乡绅,

带着他们的如花家眷,心中却盘算,

怎样能够减省自己的那一份岁贡。


在米酒的香醇中,我觥筹交错,志得意满,

说着模棱两可的话,

不时偷窥那不知是谁家优雅的女儿。

此时我尚不知,再过五年,

我将戏剧性地被押解京城,

并被指控与一场风月案有关。


此时我更不知,在故乡寒冷的雪地里,

将有人一边故作慎重地

阅读邸报、研习诗词,一边写作明显夸张、

却能够消遣漫漫长夜的小说。


木叶,本名王永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出生于安徽省含山县,四岁时随父母迁居宿松,在宿松长大。安徽师范大学文学硕士,诗人、文艺批评家,著有诗文集《在铁锚厂》等三部,有诗歌入选多家中学生拓展阅读教材。现供职于安徽省文联。

12.张建春:刘老圩的鸽哨


张建春

开了一百年的桂花

又开出了一百零一回

一哨鸽子飞出,拆去

目光编织的笼子。

这段善意的晨光,如安居于

绿色中的刘姓的村庄

幽远,而又鲜活。


飞游的龙

也需一个高高的圩子

蟠居,兴风作雨

将桂花的香气

濡湿桑梓的光芒中

一地的温暖和安宁


传说千载的养鸽人

用暗约的情愫与智慧

再造一座稳妥的笼子。

大清朝最后一条巨龙

用最后的气力抬升

刀光剑影里刘家的地气


此刻,我依旧认出

拔出泥土的群山和葳蕤的林带

鸽哨像一根鞭,抽打夕阳的余晖

阻滞一个王朝的坠落

桂花百年余香

像归巢的鸽哨


注:刘老圩,淮军著名将领、台湾第一任巡抚刘铭传的故居。


张建春,男,笔名:蒲楠、玄月、绪远。安徽肥西人,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清明》《安徽文学》《长江文艺》《诗歌月刊》《青年文学》等数十家报刊,发表诗歌、小说、散文千余篇(首),作品选入多种选本。在全国文学大赛和征文中曾多次获奖。出版有诗集《心旅》、散文集《一朵故乡的野花》《边缘行走》《未裁剪的村庄》等。

13.章凯:缓慢的静穆


章凯

缓缓地爬上山巅。

人迹罕至。团云汤涌。


丢弃不相关的物什吧!

天赐衣食,苦赐甘适。


但愤怒,来自那一面的真正咆哮,

依然存在。仿佛就发源于这片刻的闲憩,


仿佛我们生命中所有的美也发源于这闲憩,

以及闲憩中缓缓达到的静穆。


章凯,1969年生,安徽合肥人,2003年开始诗歌创作,发表于文学刊物于网络。

14.红土:风吹过的一切


红土

风吹着茄子花

也吹着野茅草

风吹着我们看得见的

也吹着我们看不见的


人心啊,若荒凉是多么欢畅

人世啊,若欢畅是多么荒凉


红土,安徽合肥人,摄影家,有个人诗集《花冠》。

15.黄玲君:生存与毁灭


黄玲君

帷幕落下。戏散了,有人仍不愿离开

那个人,哈姆莱特的扮演者

陷入他的两难困局,嘴里诵咏他


著名的台词。他相信,这世界就是一个

大舞台,那些接连发生的事件,暴力

和流血,或许并不是必须


发生,只为了迎合,藏匿的邪恶之神

嗜好,一次次,心跳因恐惧而兴奋?他

以肉博方式拥抱它们,如同亲人重逢


源于此,一生,他都将追随一个

相似结构,还有白色衣服的奥菲莉娅

水流中巨大的百合花,即将消失的幻相


因为并没有受害者。在倒地之前,他流着泪

空蒙中看见,蓝天下,那尚是英俊少年的父王

正一步步走近,手里牵着父王天真年幼的弟弟


黄玲君,安徽省宿州市人,曾从事过医药、税务等工作,现为文学期刊编辑,居于合肥。出版有诗集《微蓝》等。

16.雪女:雪人


雪女

你既是雪,也是人。

黑眼睛,蓝鼻子,红嘴唇。

小心提防,冰冷的身体

向有温度的身体无端崩溃。

既是人,也是雪。

你借用一个纯洁念头,而不是躯壳,

团聚着内心的一场齑粉。


雪女 ,1962年3月生于山东聊城,长于黑龙江,现居安徽合肥。

17.邬云:蓑笠


邬云

作为村庄的标志

开放在山坡和小径

作为都市的装饰

出入水乡和《诗经》


马头墙内穿草鞋的姑娘

头戴斗笠心向草原

竹篾的锋利经过岁月的打磨

编成经,箭竹叶穿梭古今织成纬

圆润和迂回的战略

成为运筹帷幄的秘籍


凭空一掷,旋转飞行

武林高手的夺命武器

百步之外取人性命


蓑衣沉默了多少年

站成笔挺的姿势

是由于一枚竹钉的固执


斑驳的墙面

月光下斑驳的树影

民间的蓑草

披在村庄的肩头


缝制的村姑去了哪里

上衣与下裙

把现实和苦难联系在一起


圆笠覆我首 长蓑披我襟

寻找牛背上披蓑戴笠的

童年的位置


穿针引线实行定位,经过拍打

蓑面和蓑底的缝合

是水到渠成的事


邬云,曾用笔名路漫、安子,70后,祖籍安徽太湖。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太白楼诗词学会常务理事。1995年起为安徽省文联《诗歌报月刊》兼职选稿直至停刊,出版诗集《为你拨动第一声》、《仰望》等,现为某刊编辑,现居合肥。

18.许多余:经验主义-走路



许多余

这条路我走了多少次

其实做个加减乘除

就可以算出来

七八岁时我喜欢

踢那些散落一地的石子

所有的欢喜都小于商店里的小零食

那时我总在小径飞奔

妄想赶上光阴似箭


十七八岁时我喜欢在操场漫步

在校园的田埂上窥视女同学走路

他们说 从女孩走路时两腿岔开的角度

可以看出她 是否还是处女

凭此经验 我对她们臆测过多次

所有的妄想加在一起

大于等于 我和她们之间的距离

有时我们玩游戏

在身体无意的触碰中遭遇电击

隐晦的表白到来之前

这判断屡屡失误


许多余,1983年生于安徽金寨,许多余画廊书店、卡夫卡独立书店创办人,纸的时代书店顾问。著有《远方》《为幸福的影子而奔走》《小秘密》《拆迁》《最后的盛典》(两卷)《笔尖的舞蹈》《文学是个什么玩意儿》《状态主义》《自由简史》等。曾入围《财富人物》“2010中国80后作家财富榜”等。有作品入围“新浪中国好书榜”十大好书,当当网、卓越网畅销书榜。现居合肥。

19.宇轩:落在江面上的雪


宇轩

终究是要来

那就落在你的姓氏,你的屋瓦,你的门庭。

像毕生蕴藉的一场盛宴

回馈埋下胞衣与脐带的山坡和家国。

多快啊,仅仅是一瞬,仅仅是一起一落

历史已然堆砌成课本里的题库。

现实白了眉发。

你感到有一种绞杀的力量

如寒风绕颈,锥针入骨。

是的,酒杯。是的,火焰

想到那些被江山社稷乳房般喂养过的人们

已成英雄和泥堆——

唯有雪

落在滚烫的江面上。


宇轩,本名张宇轩,七零后,居合肥北郊小镇。鲁迅文学院安徽作家班学员,中国文联第六届中青年文艺评论家高研班学员。曾获文化部首届中国屈原诗歌奖。出版有诗集《与药书》等。

20.孙苜蓿:诗歌


孙苜蓿


春末,我在四壁内徒走,一边戒掉烟火。

我坐在想象的暮晚中朝门口张望,

我以为我的母亲,一下子就认出了

那扇敞开已久的门。

春末,我遇见一个制造风筝的加工厂,

它着火了,我有什么理由要求风筝

非要以风筝的形式,而不是以灰烬

飞上天。而我是灰烬,

我是尚未被点燃的那一只。

我有一个父亲,一个母亲

我用双手写出的风筝

还不足以让他们,认领自己的女儿。

但这不是最遗憾的。最遗憾的是

我曾帮她建造一座欲望之塔,

自主之塔,必塌之塔——

我们的口中吹出那么多

自由和民主的雪花

它们化了。

我有一纸向你们的告诉书,

上面画着可笑的押。

我必须极富耐心,等待着砸向我的众人的石头,

否则怎么能砌成一座

可以在其中点灯的城。

我的城是没有门的

没有人可以进来

没有人愿意出去。


孙苜蓿,原名孙婷,出生于1987年8月,作品散见于《诗刊》、《诗林》、《诗歌月刊》、《北京文学》等,曾获北大未名诗歌奖,出版诗集《茗蓝》。

21.叶丹:复刻一个梦的片段



叶丹

梦境中的六只鹤引我仰头注目,

我赤条条站着,像是在一只瓮底,

看着它们倾斜着飞向高空,

好像天上有神仙紧急召唤,

还有伺童正对着一只香柱读秒,

它们整齐地摆动翅膀,似乎在人间

它们有过严苛的自我修炼,

仿佛这几只鹤就是从瓮身的图案中

挣脱,直直地飞出了镜头。

仿佛它们的翅膀是天空的拉链,

被封锁的天幕灰暗如釉。


第二幕,相同的机位。

六只鹤返回向我靠拢,飞机一样

逆时针盘旋。这让我想起童年

乌鸦在傍晚时分绕着残破的屋顶

俯视人间。这六只鹤合围成的

六边形出奇地精准,仿佛

只有这样它们才能冲破磨难的肉体

变成十二只,二十四只,更多。

旋即绕成一级一级的鹤塔,好似

为了打捞我这艘浮世的沉船。


叶丹,1985年生于安徽歙县,出版有诗集《没膝的积雪》《花园长谈》,现居合肥。

22.李玲:城市的树木


李玲

坐在城市的公交车上

一棵棵树木进入视野

树木的香气混合着空气中的湿气

仿佛置身一片鲜活的阴影中


我见到各种姿态的树

四肢舒展的,树叶发出簌簌的声音

蜷缩着的,自成一座森林


长出不规则手臂的树木

坦然地存在着

被砍去手臂的树木,他空空的

枝桠间,有风在盘旋

是诉说抑或谴责?


我感觉到一个很大的伤口在默默

疼痛着,它连着心脏,连着

某种神性的事物


李玲,1988年12月生,安徽合肥人,作品散见于《十月》等诗歌刊物。

诗群作品


当代合肥诗歌述略


文_刘康凯


在一般印象里,合肥或许只是座平凡的城市。但在中国当代诗歌版图上,合肥绝对是一个辉煌的地标。当代汉语诗歌的光荣与梦想,与这座城市息息相关。


三十多年来,合肥诗坛一直活跃在当代诗歌的潮头。新时期之初,首先是以公刘先生为首的一批老诗人加入“归来者”的大合唱。紧接着梁小斌以其单纯、优美的抒情跻身朦胧诗群最重要的成员之列;其《雪白的墙》、《中国,我的钥匙丢了》等一批诗作已成为当代新诗经典。1985年,《诗歌报》于合肥创刊,这份年轻的诗报秉持开放性和探索性的办报理念,迅速成为第三代诗歌最重要的发表阵地。1986年,《诗歌报》参与“中国现代主义诗群大展”,并率先推出第一辑,为第三代诗歌走上历史前台发挥了极大的推动作用。1980年代后期到1990年代初,更年轻的一批合肥诗人开始堑露头角,如祝凤鸣、蓝角、罗巴、陈先发、张岩松、吴少东、罗亮等,在《诗歌报》所营造的浓郁诗歌氛围中,充分展现各自的才华,并迅速成长为当代诗坛的中坚力量。


进入1990年代以后,随着整个社会向市场经济转型,合肥诗坛也随之走进一段沉寂期,许多诗人搁下诗笔。进入新世纪以后,合肥诗坛迎来了第二次“爆炸”,仿佛树木经过严冬的磨励和力量积蓄,在春天纷纷披枝散叶、开花结果。首先是梁小斌这位长期被人遗忘的朦胧诗人,先后推出《地主研究》、《独自成俑》和《梁小斌如是说》三部思想随笔集和经典散文集《地洞笔记》,以迥异以往的面貌重现诗坛;这些在形式上不分行的、断片式的思想随笔,其内核无疑是诗性的,但此诗性已经过彻底的置换:不再是其早诗作展示的迷人的“优雅”,而是直面人的生存境遇的“真实”;诗人以极其严格的自审意识对世界和人性加以审视,深入揭露深藏其中而无处不在的黑暗、荒诞和血腥;在这些思想文字中,他总是从最细微的日常生活现象和场景开始其思考,正如他自称“水桶是我的哲学起源”,但他秉有“绘事后素”的独特能力,常常突然抽空这些日常细节的具体背景,让它们瞬间成为最具普遍性的哲学寓言。这些文字为他带来了“中国的卡夫卡”的称号。


另一位在新世纪取得斐然成就的合肥诗人是陈先发。陈先发的诗歌写作始于1980年代后期,早期诗作即已展示出高迈的抒情气质和卓越的语言天分。新世纪以来,经过多年沉潜,陈先发迎来了创作的第二次井喷,先后出版了《前世》、《写碑之心》、《黑池坝笔记》。陈先发新世纪诗歌最明显的新变是在其一贯的语言“致幻术”中融进了某种“古风”,这体现在其用语和意象的选择上,也体现在其悲天悯人的精神气质和对社会道义的主动承载上。在他看来,传统本身就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无法割断和弃绝,诗歌写作又怎能对传统资源视而不见?但陈先发绝不是一个骸骨迷恋者,他只是企图通过复活某些本土传统基因,来寻求更好地传达现代感受,更好地应对我们的现代性生存困境,并召唤诗性生命的到场。他对本土性的询唤是选择性的。他的语言明显具有一种“强指”特征,常常营造出不同时空的人物事象共生与对话的空间,这就带来一种歧义丛生的迷幻色彩。但与西方现代诗歌通过对语言的强制性扭曲来达到象征目的不同,陈先发的语言“致幻术”可能更多得自禅宗的启示,目的在于通过对语言逻辑性的破除以获得“破壁”的力量。


祝凤鸣,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写下一系列抒写个人乡村经验的抒情诗,在这些诗作里,他写下对人世苦难的悲怀,对时光流逝的颤栗,对爱与美的渴念,洋溢着忧伤、神秘而唯美的气息。可惜自1990年代后期,祝凤鸣就中断了诗歌写作,至今不曾恢复,转向艺术评论和艺术策展,诗集《枫香驿》的出版,让我们对他有了新的期待。


有着三十来年诗龄的蓝角,同样经历了十多年的写作中断,早期诗作纯净、高蹈、激烈,但也不乏《母亲》一类迂缓、深情之作,这构成了蓝角诗歌中的两个写作向度。新世纪中期恢复写作以来,出版了诗集《狂欢之雪》。蓝角诗歌一方面更具中年写作的包容性,另一方面仍继承了青春期的那种尖锐的、不妥协的气质,写于2006年的长诗《厌恶及其他》仿若对人世与人性的病相报告,《证词》则是一份对时光的愤怒的判决。这些破碎、疼痛的诗句,让一切圆熟与静穆都失去力量。但蓝角偶尔也会写出与时光和解之作,如《梅山——悼友人父》一诗在沉静、舒缓而有力的叙述中,复活了逝去的时光,达成对死亡的超越。最近出版的《流年清澈》则体现了他对诗学的丰富思考与体悟。


王明韵于2000年接任《诗歌报月刊》主编,让这份历经磨难的诗歌刊物走上坦途,并继续在当代诗坛发挥重要影响力。作为诗人,他的诗风格平易明朗,有鲜活的现实气息,常在颇具意味的幽默感中呈现对现实生活的反讽;但也有一些诗作表现出哀而不伤的柔情。


吴少东在1980年代中期开始诗歌创作,在当时即是小有名气的校园诗人;在经历了十几年的搁笔后,于2010年重归诗坛,以强劲的爆发力,创作了一大批在诗坛内外受到赞誉的诗歌。诗集《立夏书》的出版,使他跻身于中国诗坛实力诗人之列。其诗融古典与现代为一炉,骨格硬朗而不乏灵动,或在对平凡事象的观照中生发奇思玄想,或在叙写日常生活体验时融进带着痛感的柔情。他的写作常能在“主智”与“主情”之间转换自如,又能在两者的融合中表现出丰富的感受力。


张岩松于1980年代在梁小斌的影响下开始写作,也像梁小斌一样,他的诗很早就体现出反抗“优雅”的特征,惯于在对日常细节的叙述中营构超现实场景,在不经意间暴露温情面纱下血淋淋的世界与人性的真相。经过十年搁笔,新世纪之初张岩松又恢复了创作欲和旺盛的创造力,先后出版了诗集《木雕鼻子》与《劣质的人》。


罗亮的早期诗作纯净、明亮、热烈,对美好事物怀抱赤子之心,这一风格集中体现在1996年的诗集《把马鞭折断》中;新世纪以后诗风大变,诗中植入大量的后现代元素和时代符号,“荒诞、断裂、错位、恍惚、拼贴、瞬间、虚无、幻灭是其惯用的诗歌伎俩”(何冰凌语)。诗人仿佛手持魔杖的召魂术士,随心所欲地召来各天人事物象的亡灵,让它们彼此角斗与拥抱、针锋相对又携手联欢,既展现主体被围困的可怕境遇,也创造主体突围的可能。最新诗集有《密室喧哗》。


孙启放1980年代中期即开始诗歌写作,至1990年代中期,出版有诗集《英雄·名士与美人》。此后搁笔十几年,近年来重启诗笔,以井喷的方式创作大量诗作,2015年这些新作被结集为《皮相之惑》出版。孙启放的诗歌既古典又现代,既热烈又凛冽,既繁复又简单,既知性又感性,既口语又雅言,既抒情又反抒情……这些看似相反的因素在他的写作中达成高度的融合,展现了丰富、成熟的诗艺。


孤城则是巢湖畔的苦吟诗人,写作二十余年,出版有《孤城诗选》。他惯于在古典情怀与现代境遇的落差间辗转跌宕,也擅长“加减法”的 综合运用:常在枯寂荒寒之境中无中生有地添加一个浩大的春天,然后又用时光的利刃把这一切瞬间减至虚无,给人以惊悚之感。


许敏从1990年代中期起,不懈地抒写自己的乡村经验,乡村于诗人,不仅是一种写作题材,更是一种宗教,一个召唤存在到场之处;他那“手握青草”的既谦卑又骄傲的抒情姿态颇为动人。


此外,张建春、木叶、叶丹等诗人,也各以其丰富的创作,为合肥诗坛添光生色。


新世纪合肥诗坛的另一盛况是女性诗人群体的崛起。她们有章凯、黄玲君、何冰凌、雪女、红土、孙苜蓿、邬云、李玲等。章凯从2003年才开始创作,但几乎一出手就写出了成熟、卓而不群的诗作。在她那喃喃自语式的沉静语调中,掩藏着巨大的波澜和风暴:肯定与否定、质疑与辩驳、洞悟与迷茫、疼痛与欢欣……仿佛在不动声色中淬炼自己的心灵,充满自尊地以微弱之躯质询生、死与爱的秘密。黄玲君的诗往往取材于卑微的物象与事象,由此建构起一个独特的“小世界”,但她有“深度凝视”的眼光,善于从细微处揭示世界与生命的内在的断裂与连续,从“小”中生发出宏阔而绵长的诗意。雪女则用一种经过提炼的老道的口语,娓娓诉说生命的隐痛与女性的悲剧宿命,节制、内敛、沉缓的语调大大增强情感的力度,颇为动人。何冰凌是个典型的才女。她的诗歌语言玲珑、优雅,写少女心事、“四月之痒”,往往曲尽其妙;写宿命与沧桑,也能寓沉痛于平淡。她善于声东击西,常在不经意间祭出警句与妙喻。红土所写多为短诗,俭省、节制而又充满力度,常能给人以重重一击,像这样的句子,“也不知究竟要倒退多少步,才能回到我们的前世”、“风来的时候/我只能跪下,像草一样地跪下”,让人难忘。孙苜蓿大概是合肥女诗人群体中最年轻的一位,她似乎没经过多久的学徒期就写出了非常成熟的诗歌。她的诗没有女性诗歌常有的小情调,也没有青春期写作惯有的过度抒情,而是能够把感性与知性非常恰切地融合,常表现出与年龄不相称的宿命感和沧桑感。邬云、李玲的诗歌也显现出来自日常和自然中的新鲜气息与语言的力量。合肥女诗人虽然不乏深刻的女性意识,但大多没有脂粉气,避免了因过度执着性别可能会带来的偏狭,从而拥获更具普遍性的“气场”。


另外必须提及的是肥东的“抵达诗群”,这是合肥诗坛的另一个小高地。“抵达诗群”以诗人汪抒、西边、宇轩等为核心,主要成员包括冰马、江不离、尚兵、墨娘、紫竹、大蛇、汪朝晖、子艾、东隅等。他们经常举办诗歌活动,长期坚持出版《抵达》诗刊,更难能可贵的是,能够做到创作与理论互动。他们把一个地方的诗歌文化经营得有声有色,在全国诗歌界都颇有知名度。关于他们的创作,评论家西边有非常出色的论述,此处不赘。另外,诗人许多余常以 “许多余画廊书店”为据点举办各种诗歌活动,特别是在当地颇有影响的“逍遥文艺沙龙”,聚集了一批更为年轻的80后、90后诗人,如指尖沙、李东、左桂、张培亮、落梅子、三生、赵少刚、枫子、方启华、庄主、吴逍、忠锐等,也为合肥诗坛生色不少。


三十多年来在诗歌创造上的辉煌成就,让合肥成为一座美妙的“诗城”。


刘康凯,文学博士,巢湖学院副教授

诗群评论



安徽-合肥

合肥,地处中国中部,长江、淮河之间,世界级长三角城市群副中心城市,是全国唯一环抱五大淡水湖之一巢湖的省会城市,全市总面积达1.14万平方公里,人口761万,现辖4县1市4区,有3个国家级开发区和14个省级开发区。合肥人文底蕴深厚,自秦朝置县至今有2200多年历史,素有“三国旧地、包公故里”之称。先后涌现出楚汉政治家范增、三国名将周瑜、宋代名臣包拯、晚清重臣李鸿章、段祺瑞、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以及李克农、张治中、冯玉祥将军等一批杰出英才。合肥山清水秀、生态宜居,坐拥烟波浩渺的800平方公里巢湖,拥有丰富的温泉资源,是国家森林城市和首批命名的3个全国园林城市之一,连续3年位居全国最具幸福感城市前三甲。合肥更是一座以科技创新引领发展的城市。是全国重要的科教基地、国家创新型试点市、唯一的国家科技创新型试点市,拥有中科大等大专院校60所、中科院合肥物质研究院等各类研发机构820家、两院院士72人、省部级重点实验室129个、国家大科学工程5个,在校大学生50多万人,各类科技人员60多万人,科技人才比例居全国同类城市前列,是国内除北京以外大科学工程最密集的地区。

-诗客地理-

每周一期,每周六推送。

请有意组稿的地级市专人统一组稿,

地市级或流派为单位,每组10-30人

每人一首,配高清人像照及个人简介

并附地市诗群或流派简评及城市简介。

一起发至邮箱 303021000@qq.com

期待您的组稿!


注:以下点击图片可察看相应地理诗群!


NO.15期 合肥诗群:大湖名城 诗歌高地


NO.14期 第三说诗群:诗歌中的“地方主义”


NO.13期 兰州诗群:大河之上,诗意栖居的天堂


NO.12期 汕头诗群:海滨之城 诗意盎然


NO.11期 客家诗群:心灵的流徙与回归


NO.10期 群岛诗群:对海洋诗的一种启示


NO.09期 运城诗群:河东诗歌荣耀


NO.08期 厦门诗群:飞翔,一种低姿态的盘旋


NO.07期 漳州诗群:碰撞中诗的星点


NO.06期 哈尔滨诗群:直面现实时的大度和从容


NO.05期 福州诗群:闽江畔的重新集结


NO.04期 中山诗群:伟人故里,诗意之城

NO.03期 反克诗群:以“反克”之名

NO.02期 莆阳诗群:归来的文献名邦

NO.01期 泉州诗群:海上“诗”路踏歌行

诗客地理从这里,重新认识一座城市


喜欢就“点赞,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诗客书社"微店!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