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上马、干部下马?杭州33条新规斩断权力之“手”

建德广电 2018-02-12 21:51:32




如何防止“工程上马、干部下马”的情况发生?日前杭州市《关于禁止领导干部违反规定插手干预工程建设领域行为的若干规定》印发执行。《规定》明确4个方面33类具体的禁止性规定,斩断伸向工程建设的权力之“手”。

1界定插手干预方式


《规定》中对“插手干预方式”进一步明确为“指定、授意、暗示、打招呼、批条子等方式”以及“违反党委政府有关特事特办的议事规则和工作程序,以抄告单、会议纪要、简复单等干预方式”。


2四个方面33类禁止行为


《规定》明确了禁止领导干部违反规定插手干预土地征用、房屋征收和补偿,土地使用权出让,工程建设,房地产开发与经营活动等四个方面33类具体行为。


1
禁止利用职权或者职务影响插手干预土地征用、房屋征收和补偿
点击查看详情

(一)要求有关部门违反规定,作出土地征用、房屋征收和补偿决定;

(二)要求有关部门违反规定,随意调整补偿安置政策,降低或提高被征迁人的补偿标准;

(三)要求有关部门违反规定,采取暴力、威胁等非法手段实施强拆,迫使被征迁户搬迁;

(四)默许、纵容、授意下属单位或工作人员弄虚作假,为个人、亲友或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

(五)干预或者影响房地产估价机构的房地产价格评估活动,抬高或降低评估价格;

(六)干预或者影响房屋拆除工程项目招标投标;

(七)其他违反规定插手干预土地征用、房屋征收和补偿的行为。



2
禁止利用职权或者职务影响插手干预土地使用权出让
点击查看详情

(一)干预土地使用权审批和出让,以合作开发、招商引资、历史遗留问题等名义规避招标拍卖挂牌出让,或者以“量体裁衣”、明招暗定等方式设置开发企业资质、开发业绩、物业经营经验等排他性前置条件和品牌引进、项目开发后自持比重等排他性后置条件,以及设置竞买人条件、土地使用条件、底价、起始价等,干预招标拍卖挂牌出让过程和出让结果;

(二)要求有关部门违反规定以制定地方优惠政策或者变相争取上级优惠政策等方式,批准减免、缓缴或者变相返还已确定的土地使用权出让金;

(三)要求有关部门违反规定批准调整土地用途,将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用地、城市水源和河湖水系用地、绿化用地、自然与历史遗产保护用地、工业用地等变更为商业和住宅用地;

(四)要求有关部门为权属有纠纷、围墙未构筑、青苗及地面附属物未清理、管线未迁移、场地未平整、补偿安置资金未到位等不符合供地政策的工程建设项目批准土地,或者为不具备发放国有土地使用证书条件的工程建设项目发放国有土地使用证书;

(五)要求有关部门在地价评估及土地出让起价确定时降低价格;

(六)要求有关部门违反规定对土地违法案件从轻处理或者不予处理;

(七)其他违反规定插手干预土地使用权出让的行为。


3
禁止利用职权或者职务影响插手干预工程建设
点击查看详情

(一)干预工程建设项目决策,要求有关部门允许不符合规定的建设工程先行开工或颁发施工许可证,或者以限期竣工、先行划拨财政资金等方式,要求建设单位未批先建、边批边建,或者违反规定以会议、集体讨论决定等方式安排工程建设有关事项;

(二)干预或者影响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活动,以推荐、介绍或者指定勘察、设计、施工、监理、设备物资供应企业,或者授意建设单位化整为零、肢解工程项目等方式规避招标;

(三)要求有关部门或者单位以设定不合理的入围门槛条件、为特定投标人定制招标条件、向评标委员会成员暗示、向投标人泄露标底或者纵容围标串标陪标等方式,要求特定的投标人中标或者改变招标结果;

(四)在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过程中,要求有关部门或者单位违反规定,以邀请招标替代公开招标;

(五)要求有关部门或者单位违反规定,以工程联系单的方式,变更设计方案、增加工程量、提高工程造价;

(六)要求有关单位转包、违法分包工程建设项目,甚至直接指定分包单位,或者以节庆活动、迎接视察等名义要求建设单位违反合同约定压缩工期、赶进度,影响工程质量;

(七)要求有关部门对工程项目建设中存在的安全生产隐患姑息纵容,隐瞒事实或者减轻处罚;

(八)要求有关部门违反规定,改变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等级、拆分审批、超越权限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或者要求有关部门在环境保护监督检查活动中选择性执法,纵容、包庇违法行为;

(九)干预工程建设项目物资采购,擅自指定工程建设物资生产商、供应商,或者要求建设单位使用指定的建筑材料、建筑构配件和设备等;

(十)要求有关部门或者单位不按合同约定、工程预算、施工进度需要,提早或者延迟支付项目资金,或者挤占、侵吞、挪用项目资金,或借故不支持工程结算资金;

(十一)要求有关部门或者单位违规验收未达设计要求、未竣工、不符合验收要求的项目,或者对已建成投入使用的市政工程项目借故拖延办理移交、接收手续,或者超出设计范围提出移交、接收条件;

(十二)其他违反规定插手干预工程建设的行为。


4
禁止利用职权或职务影响插手干预房地产开发与经营活动
点击查看详情

(一)要求有关部门违反规定,对不符合房地产开发资质条件的企业颁发房地产开发资质,同意不具备房地产开发资质或者资质等级不相符的企业,以借用、假冒资质等方式,获取廉租住房、经济适用房、政策性租赁住房建设项目,或者从事与资质不符的房地产开发与经营活动;

(二)要求有关部门违反规定,对房地产开发项目不发放或者违规发放商品房工程形象进度确认证明,不发放或者违规发放商品房预售许可证;

(三)要求有关部门或者单位违反规定,调整用地性质、出让用地规划指标,改变容积率、建筑密度、建筑层高、绿地率等房地产项目规划设计条件;

(四)要求有关部门违反规定,对不符合居住区配套设施建设合同履行确认条件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发放确认证明,或者允许未通过居住区配套设施建设合同履行确认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办理房产权证;

(五)要求有关部门违反规定,允许未经验收或者验收不合格的房地产开发项目交付使用;

(六)要求有关部门违反规定对房地产企业违法行为从轻处罚或者不予处罚,对存在失信行为的房地产开发企业从轻处理或者不予处理;

(七)其他违反规定插手干预房地产开发与经营活动的行为。


3适用范围


《规定》明确了具体范围:我市各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以及人民团体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中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含县、市直属单位中层干部)。

此外,不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及其分支机构中中层副职以上负责人,也参照本规定执行。

同时,要求各地各部门建立健全信息公开、利益回避、不直接分管等利益冲突防范制度。各政府投资工程项目建设单位应当落实项目法人制,遵循项目建设基本程序,建立内控管理制度,固化工作流程,做到分权制约。


4案例


1
插手干预土地征用、房屋征收和补偿

原杭州市国土局江干分局征地拆迁科科长姚敏案

点击查看详情

2007年至2013年,姚敏在担任杭州市江干区征地事务所所长、杭州市国土局江干分局征地拆迁科科长期间,在杭州市江干区征地拆迁工作中利用负责征地拆迁项目的报批、动迁、组织房屋评估、签约、拆迁中介服务机构监督、管理工作的职务便利,通过提高补偿标准、增加补偿项目、内定评估公司等手段为相关人员在拆迁补偿、承接拆迁评估业务等方面谋取利益,索取或收受相关人员财物共计人民币528.98万元及钻戒一枚。

在杭州市七格污水处理厂工程项目拆迁过程中,虚构杭州海景粮油物资有限公司拆迁的事实,通过签订虚假的征地拆迁补偿协议,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102万余元,实际获得60万元。

经审理,法院以受贿罪、贪污罪二罪并罚判处姚敏有期徒刑十九年。


2
插手干预房地产开发与经营活动

原淳安县建设局局长余路成案

点击查看详情

2003年4月至2007年4月,余路成担任淳安县建设局局长,主持建设局全面工作。

2003年下半年,余路成接受某公司负责人余某某的请托,在该公司申请提高淳安县上坑坞北岛地块“巨龙山庄”(后改称阳光水岸)项目的容积率时,明知余某某将伪造的浙江省经计委文件作为提高容积率的依据,并且按照法定流程,更改容积率应当报淳安县人民政府批准,淳安县建设局并无直接审批同意更改上述土地容积率的职权,仍在未通报国土部门审查及未向淳安县人民政府正式报批的情况下,擅自审批同意,最终使该项目的建设容积率从0.6非法提高到1.3,同时也未通报国土部门收缴土地出让金,造成国家损失土地出让金人民币4732万余元,并导致购买该房屋的群众无法办理有效权证的严重后果,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2003年至2011年期间,余路成利用其担任淳安县建设局局长,主持建设局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为余某某、邓某等人在工程项目审批、物料采购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440万余元。

经审理,法院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二罪并罚判处余路成有期徒刑十八年。


3
插手干预工程建设

原杭州市余杭区崇贤街道人大工委副主任童建明案

点击查看详情

1998年至2012年期间,童建明先后担任原浙江省余杭市(后更名为杭州市余杭区)良渚镇副镇长、余杭区五常经济开发区管委会(2004年更名为余杭区五常管委会)副主任、余杭区瓶窑镇副镇长、杭州美丽洲实业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等职务,具体分管相关部门城建、工业等工作,其利用职务之便及其职权地位所形成的便利,先后收受多人或为搞好关系,在相关工程及日常经营方面给予帮助,或为谋取相关不正当利益等而送的贿赂共计价值人民币37.8万余元。

2008年,杭州市余杭区瓶窑镇人民政府要求加快凤都工业区茶山区块项目推进,使相关企业尽快入驻。时任瓶窑镇副镇长的童建明在负责上述项目推进工作过程中,明知该项目区块内涉及开挖山体及开采宕渣等矿产资源的情况下,不仅未依法督促相关企业向国土部门申请采矿权并缴纳矿产资源补偿费,还擅自指示时任瓶窑镇经济发展与安全生产办公室主任的郑银火两次召集相关企业召开项目推进会议,决定将该项目涉及土地的平整工程交由与其关系密切的高茂潮所在的土石方工程队承接,并明知业主单位未办理相关开采手续仍代表经发办与工程队签订土地平整项目协议,允许工程队非法开采,致使该区块价值人民币260万余元的宕碴被高茂潮的工程队非法开采(后追回人民币30万元),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经审理,法院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二罪并罚判处童建明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


5数字

2014年,杭州市纪检监察机关查办工程建设领域方面的案件169件,结案处分167人,挽回经济损失1.5亿元。

2015年上半年,查办工程建设领域方面的案件105件,处分91人,挽回经济损失700余万元。


来源:杭州发布


长按指纹扫一扫

了解更多新闻资讯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