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逆向歧视”,汉族可以说不

评论古今 2018-02-05 17:56:47

来源:微信号皇汉

什么是逆向歧视?


人都是主观的动物,这很容易理解。比如你看见一头巨龙和一个哭泣的小绿猪,你如果是陌生人,很自然就感觉是巨龙在欺负小绿猪。这不是对错问题,而是人就存在第一印象的问题,但是!但是我必须说清楚,第一印象不能等于事实。


邓小平同志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如果我要确认一件事,是绝对不能因为第一印象就下结论的,否则就容易犯莫须有的冤假错案问题。


其实我是很反对主体民族和少数民族的概念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日常生活里面,没有什么主体或者少数,只有人与人的关系,你一个汉族遇见一个少数民族,究其根本,也不过是一个人遇见一个人而已。主体民族和少数民族是政治的概念,而不是生活。


作为一个人,来说汉族没有任何特权,但是非汉族的部分人,那就不一定了,所以我首先要拒绝一件事,就是我拒绝郑重声明:我不是大汉族主义者,也不是民族沙文主义者。  因为这根本是今天中国不存在的事情。


理直气壮的否认大汉主义


我非常讨厌生搬硬套,我从来不说我反对什么主义。但是生搬硬套确实是很不对的,就好像中国必须改革开放,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样,只是非常正确的。为什么?因为苏联的那一套已经落后了,过时了。



大XXX族主义也是一样。苏联人说他们反对大俄罗斯主义,那是因为大俄罗斯主义在苏联确实存在。但是我们能生搬硬套的说,中国也有大汉主义吗?完全没有。


如果近代中国有大汉主义,怎么解释满清是一个少数民族政权奴役统治汉族300,到近代汉族才刚刚解放做人而已。说真的,汉族近代要么是满清封建统治的受害者,要么是列强殖民的受害者,要么是官僚主义的受害者,从头到尾基本就没什么机会去迫害别人。说是少数民族的难兄难弟还差不多。


因为事实上,中国历史上也从未有过什么大汉族主义,民族沙文主义那更是西方人的玩意。现在总有人挥舞着 “反对大汉族主义,反对民族沙文主义”的大棒,给这个一棒,给哪个一棍,把自己装扮成热爱和平、维护民族平等的战士,仿佛汉民族作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总觉得理亏似的。  



我很讨厌这种人,这种人大多数是毫无民族和国家责任感的伪精英,动不动就批判汉族,无非是为了显示自己的道德和觉悟多么高一样,实际上最后被牺牲的只是普通人,而他们却收尽了美名,比如默克尔,难不成那些作奸犯科的难民住在默克尔她家吗?实际上是住在普通德国人家里。吸纳难民,她成了难民的救星,反正受苦的是德国百姓,和她无关。


那些批判大汉主义的伪精英也是一样,他们得美名,普通汉族被污名。


事实上,即使是最浅显的历史事实也可以告诉我们:正是游牧民族两千年来对汉民族不断的民族压迫、破 坏、征服和奴役,才是导致中国落后最主要的原因。  


汉民族是中原大地真正的原住民,从神话时代的盘古开天、女娲氏、神农氏、伏羲氏、到后来的炎帝、黄 帝、尧、舜、禹、夏、商、周、秦、汉.勤劳、智慧、淳朴的汉族人民在中原大地上男耕女织 、繁衍生息、辛勤劳作,创造了璀璨的农耕文明。直到公元前200年,这一美好、和谐的生活秩序被匈奴的铁蹄踏碎。


公元前200年的“白登之围”全面拉开了游牧民族对中原汉民族长达1800年战争史的大幕。  


历史学家们反复的强调:中国历史上民族融合是主流,汉民族的文化如何如何先进,非汉族民族如何如何向往中原文化,最终实现文化大同。  


这不过是一相情愿的想法。从匈奴人开始,鲜卑、突厥、契丹、女真、蒙古、满洲。哪个入侵中原的外来民族是因为向往中国文化才跑到中原来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他们全都是垂涎中原辽阔肥沃的 土地、数不尽的财宝金银。


这些“天之骄子”们对中原展开一轮又一轮的入侵战争,使中国的 文明进程一次次被游牧蛮族的入侵所打断。而且每一次所谓的民族大融合之前,这些异民族都会对汉民族进行一次例行的大屠杀,以降低汉民族在人口基数中的比例,以保障他们统治的稳固:


1东西两汉,匈奴人屠杀、掳掠汉族人200万  

2西晋灭亡,五胡乱华,屠杀汉族人1000万  

3隋末唐初,突厥人屠杀、掳掠汉族人300万  

4宋辽交战、北宋灭亡,契丹、女真屠杀、掳掠汉族人1000万 5南宋灭国,屠杀、瘟疫、饥荒导致汉族人口损失6000万

6明王朝灭亡,满洲人入关,屠杀、瘟疫、饥荒导致汉族人口损失3200万  



这不过是最保守、最粗浅的估计,总数已经达到惊人的一亿一千八百万,这是人类世界历史上对单一民族 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庞大、目标明确有组织的大屠杀。  


历史上有四个统一的汉民族建立的王朝被少数民族灭国(西晋、北宋、南宋、明),每一次汉民族都面临空前的生存危机,汉族人被外来民族杀来杀去,当猪狗鸡鸭杀着玩,汉族人表示一下不满就成了“大汉族主义”?“民族沙文主义”? 


历史上汉人每次反抗,以暴制暴,也成了一种邪恶?有人谴责霍去病屠杀河西匈奴人,有人谴责冉闵屠灭了羯族,有人谴责唐王朝穷兵黩武征讨胡人,有人谴责明太祖屠杀蒙古人,有人谴责辛亥革命屠杀八旗。麻烦这些人看一看,在汉族发起最后的吼声之前,那些胡人都做了些什么!


就好像前面说的,我们看到了一头巨龙和一个哭泣的小绿猪,实际上是之前一大群小绿猪的骚扰已经让巨龙遍体鳞伤。


有这样一种观点:中原汉族与北方少数民族之间的战争是中华民族内部矛盾,属于国内战争。并以此为依 据剥夺了以岳飞、文天祥为代表的一大批民族英雄的称号。  


这是根本站不住脚的。以宋辽金时代为例,辽、金、北宋分别是契丹、女真、汉民族建立的三个互无传承 ,主权独立的国家,他们任何一个政权都不承认自己从属于其他政权。  



那么这些外来民族是怎么跑到中原来建立政权的?汉民族与他们既不同源也不同宗,难道是通过民主选举上台的?当然不是,他们是骑着马、挥着刀、一路烧杀、奸淫掳掠打进来的,是货真价实的入侵, 你死我活的敌国关系,就如同抗战时的中国和日本。  


现在中国的历史学界却超越时空,干涉这三个国家的内政、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楞把他们说成是同一民族、同一个国家,这岂不是比美国还霸道。  


请问中国的历史学家们:蒙古人对汉人大屠杀、满洲人对汉人大屠杀、日本人对中国人大屠杀,这三大暴行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目的有什么不一样??  


大屠杀发生时的蒙古人、满洲人、日本人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怎么日本人是侵略者,蒙古、满洲的入侵 就成了“兄弟”吵架??就成了“国内战争”、“民族内部矛盾”?


这就是“民族大融合”?这就是“文化同化”?


凭什么,帮助满清屠戮汉人的施琅是民族英雄,凭什么就把岳飞降格成了“爱国将领”?是不是岳飞、文天祥、史可法应该顺应“历史潮流”,顾全“整个中华民族的利益”,放下武器向金军、元军、清军投降,以免成为历史“进步”的绊脚石?


是不是当年女真、蒙古、满洲入侵的时候,全中国的汉人都应该夹道欢迎,高呼“民族大融合万岁”?这样就顺应历史潮流了?不抵抗就没有大屠杀了?



如果那时侯这样喊了,1931年9月18日东北三省的父老乡亲该喊什么?1937年7月7日的北京市民该喊什么?1937年12月13日的南京市民又该喊什么?


历史是一门非常严肃的学问,对重大历史事实的表述——北方游牧民族对中原汉民族入侵和杀戮的事实——必须全面而准确。


写史的必须忠于史家的操守,是侵略者你就得写“他们是侵略者”。在契丹、女真、蒙古、满洲强行“挤 进”中华民族大家庭之前,对于汉民族来说他们就是万恶的侵略者,和日本鬼子没有任何区别。即使岳飞 、文天祥在今天被称为“中华民族英雄”不合适,但他们绝对应该获得“南宋民族英雄”的称号,否则的话就会混淆侵略者与“外来民族”的界限,亵渎了真正的民族英雄。  


现在这种历史氛围和舆论导向:阉割、掩盖中国历史上所发生的外来民族侵略事实以及带来的巨大灾难和痛苦,把所谓民族融合、文化同化编造成温情脉脉的美丽故事;对大屠杀和文字黑狱轻描淡写;把当年的 蒙古、满洲入侵称为“兄弟”吵架,而对日本人破口大骂,就因为蒙古人、满洲人彻底征服了汉民族 ,与汉民族融合“成功”了,而日本人没有。  


这种历史观可怕就可怕在这里:不管是哪个民族,只要他彻底征服了汉民族,然后再与汉民族“融合”, 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加入”中华民族大家庭,成为中华民族的一部份,过去的那些强盗行径、禽兽作为就 可以一笔勾销。  


这不是典型的“先上车,后补票”?日本人当年也是一个劲地鼓吹与中国人“同文同种”。


如果二战轴心国获胜,日本在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建立了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试问今天的历史学家们:我 们中华民族将何去何从?


更可怕的是:这样的历史观导致中国人对“侵略”、“抵抗外虏”、“民族独立”这些概念灾难性的认识混乱和模糊。  



这样的历史观培养出来的将会是一大批类似“秦桧”、“汪精卫”的带路党。  


今天的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国的民族关系融洽是世界上最好的,今天说这些并不是想煽动民族仇恨,也不是翻旧帐鼓吹民族复仇,而是要澄清几个基本观点:  


三个方面

1.汉民族并没有作什么对不起少数民族的事,事实是这些游牧民族欠下了汉民族的累累压迫,今天的中国成为一个多民族国家,并不是中国的原住民汉民族的主观意愿,而是不得不接受的既成事实。


2.历史上发生过歧视、欺负南方少数民族的事,那是封建统治阶级的过错,与淳朴、善良的汉民族无关, 所谓的“大汉族主义”根本就不存在,这纯粹是某些道学先生吃饱了撑的杜撰出来的,然后强行扣到汉民 族头上的大帽子。  


3.必须要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清楚了解历次民族融合我们所承受的巨大屈辱和苦难, 必须清醒认识到民族独立、自由的珍贵,,必须要全面树立中华民族最高贵的民族气节, 那就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


如果未来有一天我们的子孙再次面对大规模的外部入侵,一味的沉醉于所谓的“民族”融合不能自拔,却失去了抵抗的决心和勇气,那才是中华民族最大的悲哀。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