饰品博彩:被拦腰斩断的灰色巨龙

电竞研究社 2018-08-02 15:26:10

2016年7月10日,《反恐精英:全球使命》(CS:GOESL One科隆站决赛,巴西传奇SK Gaming击败Team Liquid夺冠,包揽创纪录的50万美元奖金。



赛场外,在皮肤博彩网站CS:GO Lounge上,这场比赛吸引了近84000人投注了32万1000个皮肤,同样在皮肤博彩行业也创下了新纪录。


时间回到12年8月CSGO正式发售,在失败的前作CS:S阴影下,它没有像DOTA2那样吸引大量前作玩家涌入:发售第一天,CSGO在线人数只有五万而已;后来在线人数每况愈下,甚至每天最高在线只有一万多人。


早于它发售的DOTA2境况好得多,于是V社借鉴了DOTA2的成功经验——将创意工坊搬到CSGO里,玩家可以设计CSGO游戏地图。不过实装之后,效果一般,对游戏人气带动有限。


13年8月,不服输的V社将DOTA2中的饰品系统(在CSGO中主要是皮肤)和开箱子系统也加入到CSGO中。一下子就像触动到了某根神经,没想到平日里喜欢突突突的老爷们,就像姑娘们爱买包一样爱上了开箱子买皮肤。



CSGO的皮肤门道可不少,首先各种皮肤分为消费级、军规级、工业级、受限、保密、隐秘、违禁七个不同稀有程度;按照外观磨损程度,同一款皮肤又分为崭新出厂、略有磨损、久经沙场、战痕累累破损不堪,价值依次递减……


箱子中掉落的随机物品可以在交易系统中进行买卖,这就更加让CSGOer欲罢不能,CSGO社区活跃度如V社所愿大大提高。不过V社没有料到的是,一大批博彩网站也看到了其中的商机。


广受玩家欢迎的AK-47皮肤,前线迷雾


不同时期人们对于赌博方式的偏好不一样,但博彩公司对于需求的把控向来是走在时代前列。根据咨询公司Activate调查显示,电竞观众群体对博彩有强烈的需求,甚至超过了传统体育观众,其中77%的活跃电竞观众有赌博意向。



去年11月,著名博彩公司William Hill就从内华达州博彩管理委员会获得许可,将IEM 奥克兰站的英雄联盟比赛列为赌博项目。William Hill给最终获得冠军的Unicorns of Love定下的赔率是1/10。


不过传统的现金博彩在大多数国家和地区是被法律禁止的,网络赌场受到的限制也比较多。比如2010年,我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发布了《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对网络赌博做出了法律上的严格限制。


某网络赌场


博彩业从CSGO的皮肤交易系统中发掘出了更多可能。


Steam平台上的大部分饰品可以交易,但获得的金钱不能换成现实货币,只能在steam平台中流通,购买游戏或者其他道具,而且还有500美元的账户上限。随着steam中饰品交易市场的发展,dota2和csgo的饰品价格逐渐趋于稳定区间。加之V社开放了第三方网站API接口,更是给了博彩网站可趁之机。


Steam平台内的DOTA2交易,官方会从交易中收取15%的手续费,从中可以看到饰品价格波动情况


具体操作以国内某博彩平台的赛事“竞猜”为例,玩家需要先将Steam账户关联到博彩网站,饰品交易给博彩网站的机器人,这相当于将饰品寄存在了博彩网站上。



如果要参加某项赛事赌博,玩家就将寄存在平台库存中饰品作为赌注,选择不同类型的“竞猜”,常见的有“猜输赢”、“让分局”(让分一般指强队向弱队让分,用以平衡双方竞猜的赔率)、“十杀”、“一血”……


图为CSGO Dreamhack 拉斯维加斯站的竞猜类型


如果玩家最终赢得竞猜,将会获得等价饰品,输的话将失去赌注饰品,平台从输家的赌注中收取5%金额作为抽水。


除了直接用皮肤竞猜外,也有博彩网站使用代币的形式,皮肤和代币可以进行互相兑换。图源:NARUS


在饰品博彩中,皮肤是在实际意义上充当了赌博中的“筹码”作用,整个过程中只是虚拟道具的交易,不涉及到现金变现的过程。


当然,玩家可以在其他平台将皮肤换成现金,但如此一来,皮肤博彩网站本身能更好的规避风险,潜伏在法律规范的灰色地带中。另外,国内饰品博彩网站大都披上了“竞猜”的壳子,试图疏离自己和赌博的关系;玩家也常用“菠菜”来代替“博彩”,使得这一隐秘又庞大的产业更加神秘。


图为国内某饰品交易平台,CSGO中的皮肤价格从几毛到上万


也正因如此,皮肤博彩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灰色产业链。


2016年,国外最大的饰品博彩网站Lounge(包括CSGO Lounge和DOTA2 Lounge)上流通了1亿多款皮肤,交易额度达到了10亿美元;据博彩行业监管机构SportIM调查,在CSGO Lounge上,一场比赛通常能吸引价值约13.4万美元的皮肤赌资;3月,围绕Luminosity和Fnatic队比赛的赌注约为120万美元。至于文章开头提到的CS:GO ESL One 科隆战决赛涉及金额更是刷新了历史记录。


在刚结束不久的CSGO Dreamhack拉斯维加斯站中,某网站一位土豪玩家下注的饰品价值近10万元


除了赛事赌博,饰品博彩还包括更多形式,比如轮盘赌博、彩票式赌博、掷硬币赌博……


这些传统赌博方式其实和电竞赛事并不太大干系,只是将游戏饰品作为筹码使用,这些传统类型的赌博大约占到了饰品赌博市场的一半。


图为彩票式赌博,参与玩家将饰品放入奖品池中,赢的玩家获得所有饰品


对于参与博彩的玩家来说,CSGO和DOTA2不再只是游戏,他们在观赛过程中会体验到更多刺激感;其中不乏未成年人。


“自从我用皮肤赌博以来,我玩得就少了,因为我想盯着比赛结果。你会真的非常嗨,希望自己押注的队伍取胜。他们每杀死一个敌人、每赢得一轮比赛,你都会变得更加亢奋。”一位CSGO博彩参与者这样描述自己的心理变化。



直播平台也为皮肤博彩的扩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一些主播在直播过程中凭借自己对游戏的理解或者内幕,给观众提供下注意见,还有主播建立了“菠菜交流群”,水友可以从中学习怎么压、去哪儿压、压哪种、什么时候压,一条龙服务更是给赌博提供了极大的便利。这些沉迷于皮肤赌博的玩家也被其他玩家称为“赌狗”。


百度说:赌狗最爱的平台是……


电竞博彩的发展不可避免的污染到了赛事环境,有些选手亲自或通过朋友在博彩网站上下注,其中当然有正常博彩,但也有为了赢得赌注而暗箱操作比赛;国内的DOTA2和CSGO二三线队伍平时基本依靠打外围生存。


国外的博彩网站则直接收购或赞助战队:2016年9月,博彩网站Betway和NiP签下了六位数的冠名赞助合同,另一家电竞博彩网站GG.bet则赞助了Fnatic、Luminosity 、Ad Finem、NP、Alliance、NaVi等多支著名战队。


至于这些博彩网站的赞助和战队成绩之间有什么关系……


GG.bet赞助了大批一二线CSGO强队


起初,V社对于皮肤博彩的态度并不太强硬,因为交易系统是他们所引以为傲的创造。在V社2014年的开发者大会上,公司员工Kyle Davis表示,给玩家不等价值的虚拟物品并且鼓励他们交换能让玩家更深度的参与到游戏中。


但随着皮肤博彩产业的膨胀,交易系统的副作用也越来越明显了。


2015年1月,CSGO战队iBUYPOWER输掉了一场明显可以赢的比赛,而事后被查出参赛队员通过CSGO Lounge参与了皮肤博彩。V社的裁决是禁止7位玩家参与官方比赛,也规定职业选手和员工严禁参与赛事赌博、结交豪赌客或泄露内部信息。但并没有对皮肤博彩网站做出什么限制。


吃低保:在博彩中意为压概率比较大的一方。但VP的比赛常常出现让赌狗们痛不欲生的大冷门。


然而,皮肤赌博行业的发展远远超出V社想象。2016年V社两次被玩家诉上法庭,原告方认为V社暗中和第三方博彩平台勾结,提供给他们皮肤作为筹码,再从中抽成。


于是,在文章开头提到的史上最大皮肤博彩赌局后三天,2016年7月13日,发布声明称与赌博事件无关,并要求涉事网站在10日内停止任何将Steam账户用于商业目的的行为,否则V社将采取必要措施。此举一出,对皮肤博彩行业的打击是巨大的,Lounge和Fanobet宣布关闭了皮肤押注功能;许多博彩网站纷纷倒闭。


V社官方“黑名单”


这两次诉讼还牵扯除了不少黑幕。


游戏直播平台Twitch也封禁了涉嫌宣传《CS:GO》游戏道具赌博网站的大主播“PhantomL0rd”,他本来是Twitch全球排名第七的人气大主播。他多次在直播中带头参与皮肤博彩,并被指控暗中拥有皮肤博彩网站CSGO Shuffle。



无独有偶,YouTube播主Tmartn和Syndicate被证明他们是皮肤博彩网站 CSGO Lotto的所有者,他们曾在Youtube上发布诸如“如何赢得13000美元”的视频,宣传如何通过赌博获取皮肤。


另一位Yoube播主m0E不仅有偿推广博彩网站CS:GO Diamonds,还被发现可以在掷骰子结果揭晓前提前得知结果。



作为一种投机行为,赌博根植在人本性中,并且伴随人类社会发展了上千年,小部分幸运儿凭借赌博发家致富,大部分赌徒难逃倾家荡产的下场。体育博彩行业发展多年,已经发展出一套比较成熟的体系。信用评级高的联赛赌博价值也相对较大;盛行“假球”的联赛,只能是小众人的自娱自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博彩业和体育行业倒是相辅相成。一些相对小众的体育运动如拳击、格斗等,和博彩业关系更为密切,许多赛事是由博彩业赞助、比赛也在赌场进行。


连猜硬币正反面都能拿来赌


在调查机构Newzoo最新的报告中,特别提出,在统计电竞产业收入时将不计入电竞博彩收入,因为“电竞博彩的价值可能已经超过了电竞经济本身“。不过V社去年的禁令让皮肤博彩行业元气大伤,可能整个17年都无法恢复到去年的盛况。



然而电竞这块肥肉仍让博彩大佬们垂涎,在利益的引诱下,电竞和博彩会激发出更多“合法”可能性也未可知,这条被拦腰斩断的灰色巨龙在更深的潜伏下终会复生。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