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扎的暴风雪之夜

为你写几个故事 2019-01-15 05:35:22

点击关注,碰撞不同思想




改编自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人名均为化名。


今天仅仅是长达5个月冬季中的普通一天。


天气阴沉,满天浊云。云低,北风吼,肆虐奔跑。暴风雪即将来临。


拉扎是一个普通的牧民,高原红脸蛋,布满沧桑,一双布满鱼尾纹的蓝色眼睛。谁能相信拉扎只有26岁。


但今天不是真的普通,今夜的拉扎的遭遇注定不普通。


1

面粉和茶

拉扎一家生活在戈壁滩上,离城还有一大段距离。一家生活在小小的屋子里,屋子旁不远处就是羊圈,这是拉扎一家的经济来源。


屋子里,几片馕散落在桌子上,茶已经煮好了。 


“家里已经没有牛奶了,喝黑茶吧” 拉扎的妻子边倒茶,边说道。


“也没有面粉了,你看能不能向亲戚借点钱,不能饿着孩子。 孩子学费也该交了,欠了学校很久。”拉扎老婆抱怨道。


拉扎喝了一口热茶,但凛冬,岂是茶能够阻挡的。


“能借的都借了,还不了钱。他们怎么办?”拉扎有些怒气。“我等会去城里,把羊卖了。”


2

羊的命运

这个冬天太寒冷了,粮食收成不好,野兔,野鸡都不知道去了哪里。这里的白是真的白,旷野上也已经看不到任何植物。除了散落在旷野上的两三小黑点——牧民的房子,已没有其他色彩。


云更低,风更肆意。拉扎顶着风走向羊圈。拉扎暴露的脸皮,被寒风划了一刀又一刀,疼痛难熬。


“他妈的,又死了两只羊!老天啊,这该怎么办!?可怜的灵魂,下辈子命好点,不要生在穷苦人家,哎!” 拉扎把硬邦邦的两具羊尸移出了羊圈。那两只,不知道是饿死的,还是冻死的。


角落,一直瘦巴巴的羊,一直咩咩的叫,给了拉扎一丝希望。这是拉扎家里最后的一只羊。他把羊绑在了摩托车上,这也是拉扎家唯一的交通工具。拉扎和羊一起上了去城里的路。 


风跟下刀子一样使劲的刮在脸上,拉扎已经分不清,生活、脸上的痛和寒冷,哪个让他更痛苦一些。


在刀子里,骑了快两个小时,风太大了,让他无法呼吸,整个肺里,嘴里都充满着血腥味。这是冬天的味道,他想到。


拉扎的心思不在自己的痛苦上,而是想着羊的状况,布满冰霜的大眼,一路上时不时的回头看看羊是否还活着。


拉扎终于到了城。来不及取暖,拉扎已经站在市场南头,边哈着气跺着脚,又拉着瘦弱的羊,与羊贩子们挨个挨个地谈判。


拉扎费了好大的劲,操着蹩脚的汉语,把瘦弱的羊,卖出。拉扎仔细地把零碎的800元拿帕子包好,放到了衣服内侧的口袋里。这是生存的希望。


3

希望

拉扎买了一袋白白的面粉。


儿子别克7岁的生日就是明天了。因为儿子渴望一个书包,拉扎知道。儿子因为抱着书上学而满满冻疮的双手,让拉扎心疼。书包不便宜,拉扎还是咬牙买了,他想让儿子不受冻,好好读书。


拉扎给妻子买了一个可以包裹住整个头的头巾,来抵御寒冷。拉扎咬咬牙,没有给自己买手套。“手套还能用,把破的地方补一补就行了” 他想。


还剩将近700元,拉扎仔细的包好剩余的钱,和头巾放进了小小的蓝色书包里。 这个书包里装着的,是拉扎的担当和爱。


天色不早了,已经4点多了,黑夜即将降临。冬天的夜来得快,也漫长。

拉扎开始发动摩托车,怎么也打不着。拉扎努力地用脚踩着离合器,尽全力让摩托车复活,一脚又一脚,一次又一次。摩托车一直咳嗽,好像总是有一口气上不来。它也病了,病得不轻。但是他不放弃,全力拯救。


终于打着了!摩托车轰隆隆的声音,给了拉扎些许温暖。

拉扎笑了起来,老天还是对我很好的:面粉有了,书包有了,摩托车活了!


他现在才注意到,暗暗的天已经开始下起了毛团团的大雪,伴随着寒风,拉扎已经成了一个雪人,但毫不能阻挡拉扎的幸福之感。


拉扎哈了哈气来暖手,手套终于抵挡不住骑行在暴风雪夜的寒冷。拉扎将书包和面粉绑在原来羊的位置上,踏上了回家的路。


4

回家的路

回去的路,似乎更难了。


凛风似乎再跟他作对,回去的路,也是顶着风。风更大了,雪也更大了。出了城,拉扎骑行在黑夜之中,唯一的光源便是摩托车的不算明亮的灯光,指引着回家的路。


黑夜里,摩托车的灯光打到的地方都是白茫茫。除了黑就是白。

拉扎饿,饥饿的身体让他觉得更冷。 他已经有些迷糊了,好像就要晕倒。 他心心念着那蓝色的小书包,心热。


“就快到家了,坚持一下。回家就能吃上热饭了,就不冷了。” 自言自语道。


又不知骑了多久。

突然,摩托车的灯闪了闪,熄灭了。 摩托车也慢慢停了下来。世界一片漆黑。拉扎试着启动,一脚又一脚,但是摩托车饿死了,拉扎知道。因为他没有钱把摩托车喂饱。


他作罢,在漆黑中只能感受着风的方向,来判断家在哪里。

“逆着风的方向,就是家。马上就要到了,再坚持一下。” 摸了摸那袋面粉和书包,想到。


拉扎推着重重的摩托车,顶着风,艰难前行。 夜是那么的黑,在戈壁滩上,他看不到方向,他试着去感受家的方向。在暴风雪的黑暗中前行。


又不知过了多久,拉扎蓝色的眼睛,适应了黑,渐渐可以看到一些前行的路。风怒吼过戈壁滩,声音在黑夜里极其恐怖。


拉扎越走越慢,他觉得摩托车越来越重。


5

生存

风中,夹杂了一声悲怆的叫声。让他汗毛竖起,头皮发麻。

“嗷呜~~~~~呜~~~”


 “糟了,是狼!” 拉扎紧张的环绕四周,判断狼应该已经闻到了他的气味,狼的嗅觉是及其灵敏的。


在山丘之上,发号施令。这一声,来自于狼王。狼是群居动物,集体行动。今晚碰到狼群,仅仅是时间问题了。 


拉扎还没有看到绿色的发光的眼睛,他焦急的推着摩托车小步跑起来。支撑着他前行的是,生存欲望。 


“嗷呜~嗷呜~嗷呜~~~~~~” 第二次的狼叫声传来。拉扎知道,这是另一只狼的回应,拉扎被锁定了。


这是一共四只狼的狼群。 


棕灰毛发的狼王,银灰色狼后和他们的幼子,及体弱的亥狼。 


狼王并不意气风发,瘦弱但不缺信念,从狼王坚定地发着光的眼睛透漏着这一点。地位最低的亥狼的肋骨像是要从那毛皮中破蛹而出。狼王的幼子,饿的瘦小不堪,乱毛蓬蓬。


这是这戈壁滩上最后的狼群,瘦骨零丁。狼群也被大自然残忍地考验着,他们已经很多天没有进食了。


狼王也在想如何让他的族群活过这个及其寒冷的凛冬。无疑,拉扎的出现,给狼王带来了族群生存的希望。


“嗷~嗷~嗷呜~~~~~~” 第三声狼叫传来。越来越响,把它们饥饿的呼号提得越来越高,越号越高,沁人毛髓地号… 拉扎意识到,自己难逃一劫。


拉扎把摩托车放地上,费了好大的劲,把那脚踏启动杆拆了下来,武装自己。在远远的地方,他看到了三双发着光绿油油的6颗星,是狼眼!


6

生死之战

心一惊,肾上腺素飙升。


他将蓝色的书包背上,一手提着面粉,一手拿着起动杆,开始奔跑。


在将近零下40度的寒冬夜里,他已经意识不到刺骨寒风的痛苦,吸下的空气是刀子,把他的肺割出了血。


人与自然,动物与自然,人与动物的斗争开始了。


狼王使劲摆动着自己的鼻子,根据吹来的风,嗅了很长时间,仔细地进行着严格的成分分析。

“嗷呜~嗷~嗷呜~~~~~~” 狼王给出号令,三只成年的狼在干涸和苍凉的戈壁滩上奔跑起来,追赶猎物。


目标是追上拉扎,从三个方向锁定他。狼王幼子也跟着狼后奔跑起来。


距离猎物还有大约900米的距离。三狼不顾体力,向前冲。支撑着他们向前奔跑的,是生存信念,有了猎物,狼群需要进食,否则难以在这个凛冬生存。


500米…

300米…

100米…


拉扎已经闻到了狼的气味,那是要与死神交手的味道。


50米…

10米…


人与狼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拉扎跑不动了。迅速放下了面粉袋和书包,紧紧地握着武器,深深地喘了两口气,准备与狼群决一死战。


狼群也跑不动了,从三个方向缓缓走来,试探着。拉扎并不是手无寸铁,狼群没有嗅到恐惧气息,这让狼群有所忌惮。


3米…


拉扎已经能清晰的看到慢慢向他靠近的狼群了。


绿油油的眼睛,摄人魂。拉扎举着起动杆,铁器的冰冷的让他觉得温暖。他像一尊雕塑一般,蓝色的眼打量着三只狼。他的神经紧绷到极致,他的胸腔发出低吼声。他有哈萨克魂,这是他的土地,他想到。


遇到狼群绝不能退后,只有决一死战。他已经做好防守的准备,三只体型瘦弱的狼中中,他一眼看出中间那只就是狼王,目光对视,紧紧与狼王对视,余光注意着其余两匹狼。 


狼不敢前,眈眈相向。三只狼还是试探着,从胸腔里发出”呦呦”的低嗥,露出白森森的尖利的狼牙。


狼王用肢体语言,发出指令,让亥狼从侧面进攻试探。亥狼缓缓靠近,瞬间闪电般地,想要扑到拉扎身上。 拉扎大力地挥了铁器,正中狼头。 


“嗷呜”一声,狼落地,凄惨地哀嚎。亥狼试图站起来,待命,等待发起新一轮进攻的号令。


狼,向来是十分顽固的。它们成群结队,一经认定目标,很少半途而废。只有死亡才能阻止他们的进攻。狼王低吼,再次发号命令。 


拉扎知道,亥狼只是试探。 第二轮进攻,只会更加疯狂。


狼群和拉扎在大雪纷飞,寒风呼啸的戈壁上,对峙着..


亥狼一扑,拉扎奋力一挥。 亥狼滚到地上,惨叫一声,还试图站起来,尝试几次,未果,断了气。


与此同时,狼王和狼后一并扑了上来。 战局陡变!

糟了! 原来亥狼只是争取时间的引子,分散猎物的注意力,与此同时,狼后已经到了拉扎的身后。真正猛烈的进攻来自于狼王和狼后。对狼凶狠的一侧一后扑上了拉扎。


疯狂残暴,它们蹿上拉扎,狼后咬住了拉扎的左后肩,用最后的力量猛力甩着头,想要连衣服带肉撕扯下来拉扎的肉。


拉扎顾不上疼痛,一挥铁踏板,打中了狼王的肚子。 狼王瞬间改变斗姿,反口咬上了拉扎的右臂。瞬间,狼王不顾疼痛,拉扎也不顾痛,换手,锤打着。


两狼,一人。撕扯着,都发着原始的吼声,这是对生命的渴望。


不知多久,拉扎被咬破了侧肋侧胸,鲜血喷溅,皮肉横飞。 狼王身负重伤,不放弃。拉扎兽性大发,在雪域和血浴中,渴望生存。


7

蓝色的书包

突然间,狼王幼子,不知道从哪里一跃,腾空扑上了拉扎,一口咬到脖子。拉扎倒下了。


血染红了白茫茫的雪。


拉扎濒临死亡的时候,他并不恐惧。死亡,不可怕。有时,生存比死亡更可怕。他想到。他心里念着老婆和孩子的名字。他担心他们,没有了他和羊,还能不能度过这个冬天。


戈壁滩上的风巨龙般怒吼着,向所能触及的一切渲泄它疯狂的力量,冻僵了的是拉扎的头颅。黎明前的黑暗过去了,风渐渐小了,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太阳升起,光明来了,笼罩着戈壁滩。


拉扎彻夜未归,妻子一夜无眠。一大早,步行到很远的邻居家,去寻找丈夫。未找到,担忧。几个邻居与拉扎的妻子一起在附近搜索拉扎。


最终,邻居和妻子最终找到了白茫茫中的猩红。刺眼的血迹,离拉扎家只有短短2公里。


一匹狼尸,拉扎的头颅残尸及书包。拉扎给妻子买的头巾在书包一侧,已经被血染红。不远处还有那袋面粉。


拉扎给儿子买的蓝色书包,变成了红色,新书包已破损,格外的刺眼。


妻子跪倒地上,放声痛哭,她认出了拉扎。她哭泣到昏过去。


拉扎,用最后的一只羊,换回了家人度过寒冬的资格… 

狼王,在暴风雪之夜,身负重伤,确保了家人的生存... 


今天,是狼王瘦弱的幼子正式成年的一天,也是拉扎儿子别克的7岁生日。



-The End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