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与我居然有那么多交集(上)

环宇猎人 2018-05-16 07:36:12

上周末的周六下午,春风和煦,微风拂面,猎人君联合友邦保险天诚俱乐部的《走进俄罗斯》的系列活动收到了众多小伙伴的追捧。脑洞清新的城市文化微定向+干货满满的俄罗斯旅行分享会,不少小伙伴是第一次如此体验旅行文化,甚是回味无穷!



我们的第一站,就是大名鼎鼎的上海展览中心,原来的中苏友好大厦,一听就知道,和战斗民族有莫大的关系。


(微定向领队向大家介绍一段甚少人知的历史:上海展览中心建成前,是旧上海最大的私家花园:哈同花园。)


根据分组规则,我们现场的小伙伴被分成了托尔斯泰,柴可夫斯基,叶卡捷琳娜和霍尔金娜四个小组。




拿到我们漂亮的抽签卡,大家都爱不释手

(俄罗斯人肉带回的扑克牌,是不是很酷!)



出发啦,大家欢声笑语,认真答题

(喂裁判,这个题目有点变态啊!!)

(我们岂会漏了上海最美的东正教堂呢!)

(上海目前仅存的两座完整的东正教堂建筑之一:位于新乐路的圣母大堂)


微定向活动的高潮逐渐出现

看,小天鹅们身姿多么妖娆


史上巨龙阵版《天鹅湖》


还有Will童鞋为了小组的胜利,

自由得在咆哮版和小清新直接自由切换

奥斯卡都欠你一座小金人

你们问过普希金的感受吗??



命运多舛的普希金纪念碑,是上海唯一一座3拆3立的雕像。

这位在俄罗斯地位相当于中国李白的伟大诗人,也给了不少中国的知识分子力量。


(欢乐还未散去的柴可夫斯基们和托尔斯泰们在雕像前开心的合影)


(1937年2月10日,普希金纪念碑揭幕仪式隆重举行。)


“上海白俄”,在俄语中已经成为了一个特定的单词,指的是20世纪上半叶,集中居住于上海租界。白俄在虹口提篮桥一带站稳脚跟后,都设法移居到法租界居住,尤其是在八一三之后1920年,法租界仅有210名俄侨,到了1934年,增加到了8260人。直到1940年代末,上海大约有15,000名俄侨,占当时外侨总数的四分之一。


俄罗斯侨民虽然不是上海外国侨民中数量最多的,但近代以来俄罗斯国家命运的巨大变化和大批俄罗斯侨民纷至沓来,带来了一股浓郁的俄罗斯风情,使上海留下了许多关于俄罗斯文化的特别记忆,连“罗宋汤”也是奇特的美食印记。


(使出洪荒之力的“叶卡捷琳娜”小分队取得了最后的City Walk阶段胜利,队员们都获得了猎人君从北极圈带回来的冰箱贴哦!)



如果你以为,到这里活动就结束了,那就大错特错。City Walk的暖身刚过,分享会的正餐才刚揭幕。

还记得前段时间,猎人君朋友圈轰动一时的各种俄罗斯之旅吗?

刷屏才刚没多久,为了让更多驴友了更深入了解俄罗斯,猎人君大气不喘地接着操办了“拥抱战斗民族!”的沙龙分享会,为广大驴友们分享俄罗斯旅行的经验,只有干货、干货、干货。。。干货太猛,猎人君就请大家下回见分晓咯~


(刷了无数遍的俄罗斯各类大合影,留着下次盘点吧)


再不收藏我们,猎人君的心要碎成渣渣了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