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S7回顾+预热(上): 龙狼之子立北境,绝情疯后降君临

有爱评论区 2018-05-15 17:38:44


久等了。在下周第七季回归前,我又来做回顾加预热的活儿啦,温故知新嘛~

由于准备的素材太多,所以原计划分两篇帖子来写的内容最终只能拆成三篇了,上篇和中篇主要聚焦于第六季的剧情回炉和总结,下篇则会结合预告片内容写点“好玩”的东西

opllx只看过一遍书,“魔龙的狂舞”也是四五年前读的了……不过,剧集如今已经跳出了原著独立发展,完全可以当做冰火世界的“平行宇宙”故事来看待,所以评论分析对原著的依赖会进一步降低。

诚然第六季的品质有所下降,但依然是部优秀的作品。在第七季的激烈碰撞开始之前,先来回味回味上季的故事过过瘾吧!




维 斯 特 洛


北境&谷地


黑城堡


被叛徒刺死后,戴佛斯、艾迪等真心拥戴琼恩的嫡系,一起抬走了他的尸体,尽管他们猜到是索恩干的,但眼下敌我难辨,只能静观其变

第二天,艾里沙·索恩当场承认是自己杀了琼恩,有不少人大骂他们是叛徒,却也没有人敢出头反抗,索恩趁机进一步蛊惑处于摇摆的守夜人。

想要坐稳新司令的位置,就必须彻底消除前任司令的影响,因此夺走琼恩的尸体势在必行——然而戴佛斯等人坚决闭门不出,洋葱骑士还假意谈判,拖延时间,等待艾迪带来援军。

夜幕降临,时限已到,索恩拉好架势准备杀光最后的反抗者,千钧一发之际,野人军团杀到!

人数差距加上旺旺令人绝望的杀伤力,更重要的是,这次“谋反”只是索恩等少数人裹挟守夜人军团的行为,大家对此本就犹疑不决……所以战斗瞬间结束。

无奈,大家都认为琼恩死透了,只有戴佛斯例外,他请求正处于自我怀疑中的梅丽珊卓复活琼恩:“我并非求光之王帮忙,而是求在我面前展示过神迹的女人。”

死马当活马医吧……红袍女做完法后,人们摇头叹气接连离开,只有百灵始终守在旁边。

突然,琼恩活了。

且不说梅丽珊卓执着于自己的信仰得到了启示和感召,戴佛斯重新坚定了琼恩的信心,司令的死而复生震惊了所有守夜人和野人,只有托蒙德和艾迪等最亲近的伙伴率先接受了这一事实。

绞死了索恩和奥利等四名叛徒后,琼恩将军团指挥权交给了艾迪——

守夜汉子至死方休,如今我死过一次,我的守望已尽

随后珊莎等三人来到了黑城堡,就算曾经没有多少情分可言,但如今历经磨难的“两兄妹”却情不自禁地相拥。

珊莎希望琼恩能出兵夺回临冬城,但后者却直言感到厌倦……珊莎告诉他现实是:要么赢,要么死

此时已成为“北境守护”的拉姆斯·波顿来信,扬言绝不会放过琼恩,同时还说自己手上握有瑞肯,这场战斗琼恩避无可避。

双重刺激之下,琼恩重燃斗志,离开黑城堡去求援,忧郁的艾迪成为守夜人总司令


鹰巢城


鹰巢城公爵劳勃·艾林依旧是个孱弱半痴的孩子,“青铜约恩”对此深感无奈。

更令人不安的是,劳勃对于继父“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言听计从……身为此时艾林谷最具权势的封臣,约恩·罗伊斯自然是和贝里席针锋相对,他指责小指头两面三刀,小指头却反咬一口说他有泄密之嫌。

仗着有劳勃无原则的信赖,这场争执忽然就变成了罗伊斯家族是否忠心的抉择,对此约恩只能就范。

两位艾林谷权力最大的人,都被小指头牵着鼻子走——既然伯爵如此忠心,那么是时候让谷地的将士们出击了。

之后,贝里席给珊莎捎信,两人在鼹鼠村见面。虽然此时珊莎对小指头恨之入骨,但迫于不利的形势,她必须听一听对方有何话说

贝里席告诉珊莎,她外叔公“黑鱼”布林登夺回了奔流城,“临冬城争夺战”史塔克一方兵力不足,可以向他求助。尽管没有明说,恐怕贝里席还向珊莎透露了“谷地援兵也可借用”的消息……

最重要的是,贝里席不断向珊莎灌输“应该拥有自己武装力量”的想法,仅仅依靠私生子哥哥是不够的,而且也太过天真。


临冬城


作为北境的“核心”,所有争端都围绕着临冬城展开。

由于“小剥皮”长期在精神和肉体上进行双重虐待,席恩和珊莎坚定了一起逃走的决心。正当他俩要被捕获时,布蕾妮和波德瑞克及时救场。

几人联手消灭了波顿家的追兵,“美人”也乘这机会正式向珊莎效忠。

随后席恩带着负罪感离去,珊莎则在布蕾妮的护卫下去了黑城堡。

另一边,卢斯·波顿责备拉姆斯把珊莎和席恩都给丢了,尤其是珊莎,没有她拉姆斯就生不出“继承人”。由于珊莎很可能去投靠琼恩,拉姆斯又主张去灭了琼恩,卢斯却呵斥他为“疯狗”,杀掉守夜人总司令,只会让波顿家在北境更加难堪

就在此时,卢斯的续弦瓦妲夫人生了个儿子……卢斯笑着对拉姆斯说:“你永远都是我的长子。”

拉姆斯在和父亲拥抱时,捅死了老剥皮,随后又把瓦妲和刚出生的小弟弟送去喂狗:“我更情愿做独生子。”

杀父篡位的小剥皮擅自继承为“北境守护”,他同样面临缺乏北境诸侯支持的窘境。

除了坚定跟随自己的卡史塔克家安柏家因惧怕野人的关系也决定向拉姆斯效忠,为表忠诚,他还带来了瑞肯和欧莎,以及毛毛狗的狼头……

而为了能和波顿家一战,琼恩也不得不在北境四处游说,寻求援助(珊莎虽然提出去找黑鱼,但显然远水难解近渴)。

最重要的力量当然是以托蒙德为首的野人军团,约有2000人,葛洛佛家、赛文家、曼德勒家等主要诸侯均未响应琼恩,只有莫尔蒙家、霍伍德家、麦辛家等少数家族才出了几十到数百人参战——琼恩一方满打满算也不到3000人,而拉姆斯一方的人马超过了6000人

开战前夜,琼恩还寄希望于用战术取胜,珊莎却告诉他:论玩心计,你更不是拉姆斯的对手

人数差距超过一倍,己方兵员又是群乌合之众,琼恩还不愿继续拖延,只想孤注一掷……珊莎不想把自己的未来押在这场胜算渺茫的豪赌上,她愈发庆幸之前写信向小指头求助了……


“私生子之战”开始,拉姆斯放出了瑞肯·斯塔克,琼恩情急之下只身上前接应。不出意料,瑞肯在最后一刻被射死

此举成功激怒了琼恩,原先还想诱敌深入的战术立刻作废,琼恩一方为数不多的骑兵只能前冲援助主帅,野人军团等步兵也尽数出击——

这场仗刚一开始就失去了战术对弈,变成了纯粹依靠人数的绞肉血拼,琼恩只能背水一战。

双方将士杀成一团,但拉姆斯仗着自己有人数优势,放胆允许弓箭手进行无差别攻击。等到戴佛斯带领剩下的预备队全部投入战场时,波顿一方才慢条斯理地精锐尽出。

随后,琼恩一方剩余人马被重重包围,交战变成了几乎一面倒的绞杀……

这场仗是笔者认为《权力的游戏》开播以来,最血腥残酷、令人窒息和绝望的战斗,随着波顿家不断收缩包围圈,除去被砍死、刺死的人外,更多人是被踩死、闷死的,我们就和琼恩一样,呼吸困难,泛起阵阵无力。

正当众人以为即将分出胜负的时候,嘹亮军号响起,新月猎鹰的旗帜出现在战场上——艾林谷的骑兵杀到

为首的是贝里席和珊莎两人,前者明白雪中送炭的价值,后者只想赢得胜利。

援军到达,成功解围,战场形势立刻发生逆转。

琼恩、托蒙德、旺旺三人脱困后,开始追杀逃离战场的拉姆斯。野人军团依靠“打快仗”的特点和旺旺的强悍,攻进了尚未完全布防的临冬城,只是最后的巨人旺旺战死了……

穷途末路的拉姆斯选择和琼恩“单挑”,结果琼恩立马把他打了个半死,在他只剩半口气的时候,琼恩把他留给了珊莎。

剥皮人的旗帜被放下,冰原狼旗帜再一次升起在临冬城

拉姆斯的最后一程,是由他饿了7天的狗和珊莎一起送的。

小剥皮最终死在了自己饲养多年的猎狗口中,本该受不了这种血腥场面的珊莎并没有立刻掩面而走,她选择多看了几眼,然后才微笑着离开

另一边,戴佛斯早在战前就发现了希琳公主被烧死的真相,只是碍于大战将至才没有发难,等战后他终于向梅丽珊卓兴师问罪,红袍女只能实话实说。

戴佛斯能够忍受许多事情,唯独希琳公主被烧死这一点他绝对无法接受。

眼下就面临两难的选择:梅丽珊卓称自己能在接下去的战争中帮助琼恩,而戴佛斯执意要严处她。最终,琼恩“不意外”地流放了梅丽珊卓,让她独自南下,永远不得再回北境


接下去,就是所有北境诸侯再聚一堂的场面了。

形势初定,幸存的人们本该准备过冬了,但琼恩告诉众人战争还未结束……此时,莱安娜·莫尔蒙开始“激将”群雄,指出其余未参加“私生子之战”诸侯见风使舵、明哲保身的本质,并率先向“琼恩·史塔克”效忠。

曼德勒家、葛洛佛家、赛文家三大封臣,羞愧之下也纷纷拔剑宣誓对琼恩效忠,奉他为新的“北境之王”。

由于上述几个家族(尤其是曼德勒家)的实力保存依然较为完整,所以在他们的率领下,琼恩的确可以坐稳这个位置。

而通过布兰窥视极乐塔的历史可以得知,奈德当年带回来的这个私生子,其实是雷加·坦格利安和莱安娜·史塔克的孩子……所以,北境的新王实际上拥有龙、狼两家的血脉

而在阵阵欢呼中,还有贝里席和珊莎各自玩味的神情——此前贝里席已代表谷地和北境联盟,自己也向琼恩称臣,可他却依然不忘“提点”珊莎自立为王,而珊莎尽管依靠了小指头,但也明确表示不会再相信小指头……

这两人的眼神交流,意味着未来的北境,注定不会太平。

 


长城之外


布兰在三眼乌鸦的带领下,穿梭于历史长河之中,他回到了自己出生前临冬城,看到了奈德、班扬、莱安娜……还有仍叫威里斯的阿多。

画面才刚开始便戛然而止:“海底很美,但是停留太久就会溺死。”

百无聊赖的梅拉独自在洞外沉思,森林之子告诉她很快就可能要肩负重任——其实就算布兰不说,梅拉也明白山雨欲来

下一次,三眼乌鸦带着布兰去了当年的极乐塔,不光见到了亚瑟·戴恩,也知晓了奈德是靠黎德偷袭才战胜“拂晓神剑”的真相。

正当布兰试图与奈德交流时,三眼乌鸦再次抽离,并教导他需要耐心学习

之后一次,布兰来到了万年前,见证了森林之子创造异鬼的历史

真相让人震惊,真相也让人沉醉。布兰趁三眼乌鸦“不注意”独自神游,却不慎让异鬼找到了目标,没过多久,异鬼率领尸鬼大军包围了洞穴。

时不我待,必须交棒了。阿多和梅拉带着布兰逃跑,夏天命丧尸鬼,三眼乌鸦被异鬼消灭,最后的森林之子为了拖延时间,也留下来牺牲了自己。  

但还是不够,于是便有了一场穿越古今的“阿多守门”。

横跨数十年时空的声音,在年少的威里斯脑海中响起,“Hodor”成为了他今后人生中的唯一词汇,直到此刻,布兰才明白这是阿多最终的使命。

尽管梅拉与布兰逃离了,但他们仍未彻底摆脱尸鬼的追击,直到“半尸化”的班扬前来营救了两人。

再次见到班扬叔叔,布兰喜不自禁,他得知班扬曾被异鬼刺伤等死,是森林之子用龙晶救了他。

你已是三眼乌鸦了。”班扬警醒布兰加紧学习,职责,让他必须为对付夜王做好准备。

将两人护送到长城边上后,班扬便不能再跟随他们南下了,因为长城也有魔法,而他只能继续在长城外奋战


王领地&河间地


教会的君临


瑟曦望眼欲穿,却等来了女儿弥塞菈的尸体,詹姆只能给她苍白的安慰。

“我不知道她是从哪儿来的,她完全不像我,没有刻薄嫉妒,只有善良……”弥塞菈的死,让瑟曦“认命”,也让她内心中最后的柔情消失殆尽

詹姆大骂:“去TM的命运!只有我们是最重要的!”接着两人继续互舔伤口。

慑于教会的压力,托曼国王要求瑟曦待在红堡里,不让她出席弥塞菈的葬礼。

面对一边向教会妥协一边又自我怀疑的孩子,詹姆气愤之余仍在做最后的抗争。

羞辱并“封杀”太后,继续扣押王后,还不断影响国王的政令,教权俨然已经大过了王权。在两人独处时,詹姆都有了威胁大麻雀之意。

周围早有战士之子埋伏,而大麻雀也无惧生死,詹姆动手只会成全对方,“我们谁都不是,但如果团结起来,我们可以改天换地。”大麻雀说完后得意地离开了。

托曼来找瑟曦道歉,并且不断自责……他的求助促使瑟曦和詹姆强行参加御前会议,但凯冯、“荆棘女王”等人却与他们话不投机。

而后,年轻气盛的托曼想威逼大麻雀放了玛格丽,却反被大麻雀成功洗脑

相比起单纯的托曼,玛格丽就要清醒多了,先前的强硬并没有让她的处境变好,在了解实际形势后,她决定假意顺从。

玛格丽被带来见大麻雀,装作被他的故事所打动,换来了和哥哥洛拉斯见面的机会——可当她见到洛拉斯时,却发现他早已被教会击垮了,“百花骑士”远不如小玫瑰来得坚强。

等到瑟曦和托曼商讨如何对付大麻雀时,她发现原先还主张强硬的托曼,因为心系玛格丽的关系而改弦易辙。瑟曦这才明白托曼已经和大麻雀谈过了,还被对方造成了近乎不可逆的影响。

再这样下去,不管狮子家还是玫瑰家的孩子都要毁了……为了对付共同的敌人,相互看不顺眼的两大家族联合了起来

由于托曼的表现令大麻雀十分满意,他终于让国王见到了王后。欣喜若狂的托曼更加对大麻雀感恩戴德,而玛格丽快乐的外表下不过是逢场作戏。

在詹姆的默许和带领下,梅斯公爵带领提利尔大军进入君临,准备向教会逼宫,让他们交人——没想到托曼和玛格丽已经携手与大麻雀“和好”,王权与信仰实现了“完美的联合”。

手足无措的梅斯待在原地进退两难,荆棘女王奥莲娜则一针见血地指出他们惨败于教会,君临的最高权贵阶层再次出了洋相。

事后,自觉已找到“王道”的托曼指责詹姆蓄意攻击教会,还免去了他御林铁卫队长之职,并让他去奔流城对付“黑鱼”布林登。

对于这种结果,詹姆当然难以接受,他满脑子都是如何对付大麻雀……

可瑟曦这时却显得更为成熟稳重,她告诉詹姆统领自家军队才是正道,他们需要对外展现出兰尼斯特家族的本事。至于接下去她要面临的审判,瑟曦自有办法。

教会的权势和人望再次大涨,进一步刺激了大麻雀的“野心”,既然玛格丽已被自己教育地如此虔诚,何不让她去劝荆棘女王也皈依七神呢?

聪明人总是能顺势利导,虽然身后有乌尼亚修女全程监督,小玫瑰似乎真像被洗脑了一样使劲怼祖母,可当奥莲娜夫人看到玛格丽偷塞给自己的玫瑰图时,便知道孙女仍然是个明白人。

既然如此,荆棘女王便听从孙女的意见先回到高庭,暂避锋芒,以退为进,再徐徐图之。


奔流城


从“血色婚礼”上逃走的黑鱼布林登,整饬人马从佛雷家手上夺回了奔流城,瓦德·佛雷责骂黑瓦德和罗索两个蠢儿子无能,同时还忽略了如今整个河间地都在与佛雷家作对的现实

暴跳如雷的瓦德不顾实际,非要再抢奔流城,一方面向兰尼斯特求助,一方面又用艾德慕·徒利做要挟。

等到詹姆和波隆带领大军来到奔流城下时,看到的是安营扎寨堪比野人的军队,以及如同三流恶俗荒诞闹剧般的攻城

且不说对外毫无防备的军营,佛雷家既然不可能杀掉重要人质艾德慕,那这种在徒利家伤口上撒盐的行为,只会更加坚定敌人守城的决心

所以头大的詹姆立刻接管了围城战指挥权,并要求善待艾德慕。

与此同时,詹姆深知奔流城易守难攻,打消耗战决不可取,便想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孤身前去和布林登谈判。当然,老头子早已下了“城在人在、城破人亡”的死志,和詹姆谈判只是因为太无聊了……

此时,来求援的布蕾妮和波德瑞克到达了奔流城,各自见到了老相识詹姆和波隆。

叙旧的时候,詹姆替布蕾妮找到珊莎而开心,美人也为弑君者潜在的“荣誉感”而意动……得知布蕾妮此行目的是来请黑鱼北上助战,于公于私詹姆都会放行,尽管他对此不抱希望

果然,布林登没有理睬珊莎的要求。不想、也不能派人去北境帮侄孙女——

布林登从没见过长大后的珊莎,谈不上有多少感情可言,而且他手上这点人马守城可以,要去野战或攻城只是杯水车薪,更何况故土难离,让保卫家园的将士去远方参与一场毫无关系的战争也属强人所难。

对于此战,詹姆自有妙计:他告诉艾德慕已经快做爸爸了,自己可以恭送他回奔流城

最坚固的堡垒从来都是从内部攻破。佛雷家的做派只会让奔流城的守军同仇敌忾,完全听命于黑鱼,可当奔流城正统的继承人回家时会怎样呢?

布林登自然不想再认艾德慕这个侄子,但其他守军不这么想……等城主艾德慕一进来,就下令打开城门。

奔流城不攻自破

剩下的就是扫尾工作了,虽然布蕾妮承认了自己的失败,但此刻她还是希望黑鱼能和自己一块儿走,可惜意兴阑珊的布林登已不想再折腾了,他选择和奔流城共存亡,最后能做的事就是送布蕾妮两人离开。

近乎兵不血刃地抢回奔流城后,兰尼斯特家和佛雷家共同庆祝,詹姆却高兴不起来。

就因为瓦德把自己和他相提并论,这个从没有参加过一场战斗、毫无荣誉感可言的老匹夫如此大言不惭,詹姆当场甩脸给他看:把河间地守好,别总让我们来给你们擦屁股,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

 

河间某地


本该命丧黄泉的“猎狗”桑铎·克里冈,被河间地的善良平民所救。

许多人对这个看上去高大凶恶的男人敬而远之,领头的大叔却对他十分友好,并且多加照顾。

在一场聊天中,桑铎自言是靠仇恨活了下来,而信仰七神的大叔却对猎狗的救赎和新生充满希望。

这群在废墟上重建家园的平民感染了桑铎,在他们的关怀和感化下,猎狗渐渐放下了戒备和暴戾,开始尝试拥抱另一种生活——直到无旗兄弟会的叛徒杀光了他们,仅仅因为他们身无长物且不卑不亢。

暴怒异常的猎狗抄起斧子,化身为猎人,追上凶手一一手刃等找到罪魁祸首的时候,他们已经快被“闪电大王”唐德利恩执行家法了

“我曾有过一个朋友,但现在没了……他们归我。”桑铎执意要求道。

相互妥协之下,唐德利恩让桑铎弄死了两个——还不让活劈,只准他踢木桩子吊死

“要放以前,我会为了亲手杀这三个人,先把你们七个给砍了。”与其说猎狗老了,不如说他变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让他入伙都是不错的主意。

桑铎虽然与唐德利恩有旧怨,但对方开出的条件听上去不错,而且那句“你能拯救更多人”也打动了他。

闪电大王虽说不可能完全指挥得动他,但今后只要劲往一处使就足够了。


疯后的君临


在奥莲娜夫人离开君临之前,她就指明瑟曦不过是孤家寡人一个。

这话对又不对,至少她身边还有科本和格雷果——当战士之子进入红堡,准备将瑟曦拿去教会时,瑟曦当场拒绝,还让格雷果出手杀了一人,有恃无恐:想找我,让大麻雀亲自来

这提醒了教会,假如瑟曦提出“比武审判”,他们会很不利。

于是当瑟曦再次进入大厅时,她不光失去了站到国王身边的地位,一直作为她最大依仗的比武审判还被废除了……因此,瑟曦只能乖乖去教会接受裁决。

既然如此,瑟曦和科本只得启用压箱底的最后一招了。

一场规模空前绝后的教会审判开始几乎所有君临权贵都去了贝勒大圣堂。

洛拉斯主动认罪忏悔,放弃了提利尔的姓氏以及相关的一切,要将生命献给七神,梅斯公爵受不了,玛格丽只能让父亲忍耐,大麻雀又一次胜利了。

可奇怪的是,这场审判中另一位主要人物瑟曦太后,却一直迟迟没有出现。

大麻雀依旧大咧咧地让蓝赛尔等战士之子前往红堡“请人”,但玛格丽却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在此之前,科本已接手了瓦里斯的“小小鸟”们……此时,蓝赛尔跟着小小鸟去了地窖,派席尔跟着小小鸟去了科本的陷阱——紧接着派席尔被孩子们围攻刺死,蓝赛尔也被刺伤,眼睁睁看着毁灭前最后的宁静。

玛格丽心中的不安越来越烈,她急于让所有人离开教堂,甚至不惜在大麻雀面前撕下伪装……可惜已经太迟了

凯冯·兰尼斯特、梅斯·提利尔、大麻雀、玛格丽、洛拉斯……所有君临的权贵都在这场野火潮喷的爆炸中灰飞烟灭

因为审判前瑟曦让格雷果禁足了国王,所以托曼并未在教堂出现,可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随后,托曼·拜拉席恩一世跳楼自杀。

然而,瑟曦对着托曼的尸体已经无法嚎啕大哭了。

詹姆回到君临时,发现已经大变天——太后独揽朝政,已没有谁能、谁敢站出来说不了

瑟曦·兰尼斯特一世加冕为王,在众人的凛冽和恐惧中坐上了铁王座,只是这深深的孤独和死寂背后,又有几人能共同吟唱、聆听一曲《卡斯特梅的雨季》。


(未完待续)



(由于篇幅关系,铁种、龙母、二丫等线和综述就放到之后的帖子里了,争取明天能出- -)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