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浩文学《怪医圣手》(全免)

怪医圣手 2018-08-30 08:29:00

浩浩文学《怪医圣手》,浩浩文学《怪医圣手》


浩浩文学平台推荐阅读及浩浩文学有书重磅荐读

本周浩浩文学公众号最受欢迎作品推荐

《杀神》(书号:2064)

【推荐指数: ★★★★★ 5.0星】

《神兵奶爸》(书号:965)

【推荐指数: ★★★★★ 5.0星】

《情意思思》(书号:2057)

【推荐指数: ★★★★★ 5.0星】

《浩浩文学》(书号:1214)

【推荐指数: ★★★★★ 5.0星】 

《傲天佛尊》(书号:1244)

【推荐指数: ★★★★★ 5.0星】   

《逆天保镖》(书号:1074)

【推荐指数: ★★★★★ 5.0星】       

《魔尊狂少》 (书号:1268)

【推荐指数: ★★★★ 4.0星】          

《大魔王》(书号:892)

【推荐指数: ★★★★ 4.0星】        

《相思引》(书号:2134)

【推荐指数: ★★★★★ 5.0星】          

《帝少的甜妻》(书号:1303)

【推荐指数: ★★★★ 4.0星】

《超能都市》(书号:1290)

【推荐指数: ★★★★★ 5.0星】

《疯狂神医》(书号:1288)

【推荐指数: ★★★★★ 5.0星】

《倾世穿越情》(书号:1601)

【推荐指数: ★★★★★ 5.0星】

《近身战兵》(书号:1223)

【推荐指数: ★★★★ 4.0星】

《甜蜜新宠》(书号:1302)

【推荐指数: ★★★★ 4.0星】           

《二世祖的美娇娘》(书号:1887)

【推荐指数: ★★★★★ 5.0星】

《神秘佛眼》(书号:1184)

【推荐指数: ★★★★★ 5.0星】

《全能保镖》(书号:1215)

【推荐指数: ★★★★★ 5.0星】

《宠妻恶魔》(书号:1987)

【推荐指数: ★★★★★ 5.0星】  




回复书号或者书名

浩浩文学小说平台推荐阅读及浩浩文学公众号有书重磅荐读

浩浩文学、浩浩文学小说  (书号:1214)

 要不,你从了我吧


    “如果不是那次你施展卑鄙的手段,我保证医圣这个人现在绝对不会出现在京城。”李言心想起第一次叶皓轩袭胸的事情,仍然恨的有些牙痒痒的。


    “哈哈,我命不该绝。”叶皓轩大笑。


    “叶皓轩……”李言心突然猛的扑了过来,直接把叶皓轩推倒在地上,她双腿紧紧的盘着他的腰,做势要施展出六象般若。


    叶皓轩神色自若,他不相信李言心这个时候真的会把他的腰给压断,这让李言心有些意外,她诧异的问道:“你不害怕?”


    “没什么好怕的,你现在绝对不会把我的腰压断的。”叶皓轩道。


    “你就这么自信?”李言心不屑的说。


    “不是自信,而是我感觉你不是那么没心没肺的人。”叶皓轩道。


    “是啊,我不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李言心笑了笑,她突然伏低了身子,附在叶皓轩的耳朵边幽幽的说:“如果你现在想做什么,我都能如你所愿,要不,你从了我吧?”


    她的衣襟很低,白花花的肌肤绝对对晃瞎任何男人的双眼,尤其是她这一幅任人采摘的模样,相信只要是正常男人,都抵受不了她的诱惑的。


    “虽然很想,但是我不能那样做。”叶皓轩笑了笑,他反身起来,把李言心从自己的身上翻下来。


    “为什么,你身边的女人可不止一个。”李言心颇感意外。


    “我身边的每一个女人,都是有感情基础的,但是你不一样,我当你是朋友,不是恋人,我虽然女人多,但是我不是随便的人。”叶皓轩道。


    “你随便起来不是人。”李言心有些恼怒,第一次主动,竟然失败了,这家伙是男人吗?


    “这里有些古怪。”叶皓轩突然盯着一侧的石壁道。


    “我看你才古怪,本姑娘送上门你都不吃,以后可别后悔。”李言心只当叶皓轩在岔开话题,她有些不岔的说。


    叶皓轩站起来,走到李言心的身后,只见在她的身后有一块光滑如镜一般的石壁。


    这个石室四面徒壁,看起来是天然形成,但是叶皓轩还是从中捕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影子,尤其是身后的这个石壁,光滑如镜,看起来象是人工打磨成的一般。


    叶皓轩伸手向那块一人多高的石壁上触摸而去,这块石壁打磨的极其光滑,只是它好象自从被打磨好之后便立在这里,亘古未曾动过一般。


    叶皓轩这手一触,四处烟尘纷飞,两人的眼前如梦似幻,在那一瞬间,仿佛穿越了无数个岁月,亿万年来在这里始终都未曾动过的石壁瞬间变亮,仿佛叶皓轩这一触之下,给它赋予了生机。


    石壁之上蒙蒙青芒亮起,两人眼前如风云变幻,一个接一个的金色大篆在石壁上亮起,虽然两人不认识大篆上的字但是两人却在那瞬间读懂了石壁上的意思。


    大地之初,神树赐予诸神神性。应龙为水,女魃为火,两人本拥有相斥相克,无法靠近的命运。但火之女魃却爱上了水之应龙。当年应龙因罪被锁神链之树,无法与应龙相见的女魃,只能每日来到树下,以天界最美的歌声来安慰应龙,动听的歌声使原本已经颓废、绝望的应龙有了新的希望。


    对抗蚩尤的逐鹿之战中,应龙被黄帝释放了出来,并协同女魃等众神。帮助黄帝获得最后的胜利。歇战之后,两人仿佛有在一起的希望,只是应龙遭人陷害,犯下重错,在次被黄帝关押,锁在此处,而女魃也遭风伯等人围捕,绝望之下舍去肉身,以强大的意识重入轮回,同时立下此碑,发誓终有一天,救出应龙。


    两人解读出了石碑上的意思,陷入了震憾之中,其实关于应龙和女魃的传说,世上的确是有,当年女魃和应龙是天生一对,但是同为黄帝麾下战将之一的风伯也对女魃心生爱慕,所以生计陷害应龙,应龙被锁于绝域之中。


    然后女魃誓死救应龙,触犯天条,遭众神围捕,不得已舍弃肉身,以意识在入轮回,伺机复仇。


    不管这是不是真的,但是这个怪异的石碑现在等于说是问世了,女魃亿万年的誓言,绝对不会只是空口白话,这个怪异的石碑,可能代表的是一场腥风血雨。


    “你怎么看?”良久,李言心才从震憾中回过神来。


    “有些不可思议。”叶皓轩苦笑道:“我一直以为,应龙和女魃的事情,只是一个传说。”


    “在这之前,我也以为这是传说,但似乎不是,不然的话这个来历不明的石碑又说明了什么?”李言心反问道。


    “神鬼之说,终究是太虚无缥缈,这个世上所谓的超凡入圣的圣人,亦不过是修为强大的古武者罢了,有些事情,说不清楚,或许这个石碑只是某位高人以意识写下来故弄玄虚的呢?”叶皓轩笑了笑。


    “也许吧。”李言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石碑上白芒一闪,浮现出两行金色大字“沧海心波,澜心共明天。”


    这两行大字一闪而逝,两人还没有完全解读其中的意思它便即消失,紧接着,这块石碑便即消失,一条通道出现在两人的跟前。


    这条通道蜿蜒向上,是一个盘旋向上的阶梯,叶皓轩和李言心对视了一眼,李言心道:“要不要上去看看?”


    “要,干嘛不要,就算是上面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大不了一死,我们停在这里也是一死,左右是个死罢了。”叶皓轩道。


    “那好,走,左右一死。”李言心微微一笑,她挽着叶皓轩的手,两人沿着阶梯向上走去。


    阶梯很长,盘旋向下至少有几千个阶梯,终于,两人走到了尽头,只觉得眼前一亮,已经走到了尽头,正前方恰好是东方,朝霞正现,显然两人刚好赶上了日出。


    “出来了,我们竟然出来了。”李言心又惊又喜,她看着东方的那抹鱼肚白,突然猛的抱着叶皓轩亲了几口,她欢声道:“叶皓轩,我们出来了,我们竟然出来了。”


    叶皓轩的心情也是激动不已,他们没有想到竟然会这样机缘巧合的从地下走了出来,只是想比李言心,他显得淡定了很多,看着李言心疯狂的模样,他比较无语的说:“你现在的修为提升了,心境怎么还这样,淡定一点。”


    “淡定不了啊,不用和你死在一起了,我想想就开心。”李言心兴奋的说。


    “先弄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吧。”叶皓轩摇摇头。


    两人这才向四周望去,这一看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见两人现在一坐孤峰之上,这坐孤峰高耸入云,整个神农架森林尽收眼度,居高望远,只见整个原始森林里都显着一丝神秘与庄重。


    尤其是东方的晨曦给整个原始森林显现出一种神圣的色彩,叶皓轩瞬间明白了两人现在身在何处了,他脱口道:“我们现在正在死亡之地的那坐孤峰上?”


    “就是……我们这次的目的地?”李言心也吃了一惊。


    “不错,正是这里,这坐孤峰并不是固定的,相传他有时候会出现,有时候又不会出现,因为死亡之地从来没有人踏足,所以它就象是海市蜃楼一样,只是存在于传说中。”叶皓轩点点头。


    “那你所说的龙涎,就在这里?”李言心道。


    “八九不离十。”叶皓轩点点头,他一转身,不由得被眼前的场景震憾到了。


    只见在两人身后,立着一条巨大的青龙雕象,这雕象栩栩如生,把龙的形象雕刻的入骨三分,如果不是距离太近,站在远处的话两人几乎就可以认定这是一头即将腾飞的巨龙。


    巨龙非常的大,足足有十几丈高,整条龙盘在一起,而且在龙身上另有数条黑色的金属枷锁穿过龙躯。


    这片区域是死亡之地,自古以来绝对没有人踏入,而且就算是以近代的工艺程度,也雕不出这种雕象,一来原始森林地质奇特,单这巨龙的材料都无法运来,在者也不可能有人会到死亡之地的正中心处。


    但是在古代,就更实现不了了,因为古代的工艺水平远远的达不到这个水准,更何况有诸多困难根本克服不了。


    但是这条龙就确确实实的存在这里,它的面目呈现一丝痛苦之色,好象那穿躯而过的枷锁让它显得十分的痛苦。


    “我明白了,所谓的龙涎是什么了。”叶皓轩突然喃喃的说。


    “是什么?”李言心诧异的回头看。


    “你看,那里。”叶皓轩指着高高在上的龙首道。


    恰好在这个时候太阳露出来了一点,给天地万物都披上了一层火红的霞光,尤其是在原始森林这种独特的地方,这丝霞光染红万物,那高高在上的龙首也被映得通红。


    森林天气潮湿,万物都覆上一层薄薄的水雾,龙身也不例外,只见一滴露珠在长长的龙须上不停的下滑,这滴露珠越来越大,最终因为地心的引力从半空中掉落下来。


 龙涎


    直到现在,叶皓轩才算明白所谓的龙涎是什么了,这个地方地理位置特殊,而这莫名其妙的巨龙雕象绝对不是人工雕刻而成的,它混然天成,就似是真龙被锁在这里一样。


    而原始森林早晨的露珠禀天地造化而生汲取天地万物无数灵气,在经这条巨龙身上某种不为人知的物质衍化而成,凝为龙涎。


    只见那滴露珠在丈余长的龙须上向下滑,露珠越滚越大,最后终于从长长的龙须上掉落下来,半空中这滴有红枣大小的露株凝聚成一粒类似于琥珀一般的东西,从上空掉落,叶皓轩手一伸,把这滴龙涎接在手中。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龙涎。”直到现在李言心才恍然大悟,原来得来全不费功夫。


    其实一切就象是冥冥中安排好的一般,两人现在所处的孤峰便是死亡之地最中心的地方,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之下来到这里,叶皓轩就算是能闯到这里,也一定会付出很剧痛的代价,虽然两人几经波折,但好在龙涎已经到手了。


    “打道回府吧。”叶皓轩收好龙涎笑道。


    犹豫了一下,李言心微微的点点头,两人正要离开的时候,一侧一把大锁引起了叶皓轩的注意。


    这把锁长红两尺,是巨石铸成,锁身上有数个玄奥的符号,虽然通晓上古大篆,但是叶皓轩一时半会儿却解读不出这把锁身上大篆的意思。


    这把大锁原本应该是锁住巨龙身上的雕象的,但是它好象是被某种力量挣断,它就静静的躺在地上,虽然它身上没有一丝灵气或者灵光的波动,但是叶皓轩有种直觉,这把锁一定不简单。


    “我好象明白这巨龙是什么了。”一边的李言心突然道。


    “我也明白了,刚才在石室里所述的故事就是应龙的事迹,而这条龙,就是应龙,上古逐鹿之战以后,应龙遭人陷害,被锁在绝域,这巨龙就是应龙。”叶皓轩走过去捡起那把锁,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着。


    “这把锁应该是传说中的天机锁,传说锁中有一个很大的秘密,持有了它,就可以长生。”李言心的神色有些异样。


    “你好象对这个很了解?”叶皓轩诧异的问道。


    “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另外一个目的,天机锁。”李言心突然道。


    叶皓轩心念一动,他瞬间明白了什么,他盯着李言心道:“你在追求长生?”


    “不,我从来不追求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李言心微微的摇摇头,她犹豫了一下道:“我奉师命来找天机锁,没有其他的意思。”


    叶皓轩盯着李言心猛瞧,想从她的表情中看出来什么,但是李言心的表情很淡然,叶皓轩道:“你说你师父和一品夫人之间有过节,她们都在找些什么东西,她们的目的,想必就是这把天机锁,对吗?”


    “对……”李言心点点头道。


    “一品夫人一直在追求长生,这把天机锁是其中的关键,如果你不追求长生,那一定是你师父在追求长生,可笑,想她堂堂云中师太,也是一代高僧,竟然会追求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叶皓轩冷笑道。


    “请把它给我。”李言心盯着叶皓轩道。


    “我来这里的目的是找龙涎,除此这外,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不能乱动,我有种直觉,这孤峰上的东西事关天机运数,如果枉动,一定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况且,长生之说,终究是虚无缥缈的,如果云中雾岚有了它,恐怕会迷失心智,她是你师父,也是一代高僧,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不好意思。”叶皓轩摇摇头道。


    “叶皓轩。”李言心的语气突然一变,她带着让叶皓轩难以理解的表情道:“你知道吗?我不想伤害你。”


    “我也不想伤害你。”叶皓轩惊异于李言心的变化,他的心中瞬间警惕了起来。


    然而为时已晚,李言心右手一掐,一个不动明王印已经结成,她缓缓的轻吟:“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她的声音又柔又轻,似是在喃喃细语,又是在轻声低吟,瞬时间,孤峰顶上风云骤变,一朵肉眼无法看见的精纯佛力结成一坐莲台,悬在叶皓轩的头顶。


    叶皓轩只觉得身体一沉,四周的空气瞬间变得厚重粘稠,他被半空中所悬的莲台压迫,连动一根手指都感觉到吃力。


    终究还是着了这女人的道了,叶皓轩苦笑,他有些后悔轻信这个女人了,他明明知道这个女人有时候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他身上的浩然真气从气海中运转,苦苦支撑着头顶那仿佛象是一坐小山一样的莲台。


    “你隐藏的好深,你这种力量是我前所未见,但是我感觉它不属于你,这是你师父留给你最后的保命手段,是专门用来对付我的吧。”叶皓轩苦笑道。


    “是……我师父说,天机锁事关重大,不容出一点差错,有谁阻档,杀无赦。”李言心道。


    “那你现在是要杀了我吗?”叶皓轩盯着李言心道。


    “如果你不阻止我带走天机锁,我就不杀你。”李言心道。


    “不好意思,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不能让你带走天机锁。”叶皓轩摇摇头,他微微叹了一口气道:“言心,听我一句劝吧,回头好好劝劝你的师父,长生之说,是骗人的。”


    “我很清楚我自己在做些什么,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一程吧。”李言心双眼中一抹冷意闪过,她双手结成的不动明王印缓缓向一起合拢。


    她的双手每近一寸,叶皓轩感觉头顶的压力就大了一分,头顶上的莲台是云中师太给李言心的保命手段,如果没错的话是她以自己无上佛力为她神力灌顶所致,威力非同小可。


    在加上李言心刚刚突破,修为更是上一层楼,所以叶皓轩感觉他自己挖了一个坑,然后毫不顾忌的跳了下去。


    “你还有一次机会。”李言心的双手突然停住了。


    “我不相信,你真的会杀了我。”叶皓轩苦笑。


    “那我现在就给你证明。”李言心道。


    “那就来吧。”叶皓轩无所谓的说。


    李言心双手一动,就要把手中的不动明王印结死,只是叶皓轩那无所谓的表情却让她心莫名其妙的一软,之前在地下河中的种种情形在瞬间涌上心来,让她无论如何也无法下去手。


    李言心突然双手指诀一松,趁叶皓轩不备的时候抢过他手中的不天机锁,然后道:“叶皓轩,你我之间这一次扯平,以后……不要把我当成朋友。”


    她艰难的吐出最后一句话,然后转身飞快的离开,沿着一条山路向孤峰下面离去。


    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叶皓轩心中涌起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


    “就算拿走天机锁,她也打不开的。”


    一个声音在叶皓轩的意识中响起,叶皓轩吃了一惊,这个声音就好象是在他心中响起一般,这放在平时是几乎不可能的,要知道他现在身具浩然真气第四重,感知力和精神力较之前都有很大的提升。


    就算是天境的高手,叶皓轩也肯定做不以这一点,但是对方却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到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力?


    “什么人?”叶皓轩猛的一回头,但是在他回头的同时,他的眼前突然风云变幻,他的意识出现一阵模糊,紧接着,一个四周虚无的空间呈现在他的视线里。


    一团黑气在他面前浮来浮去,虽然这团黑雾看起来稀松平常,但是叶皓轩相信刚才说话的就是这片黑雾。


    “你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叶皓轩手一伸,鱼肠剑已经出现在手中,他紧紧的盯着这片黑雾沉声道。


    孤峰所在的区域是从来没有人涉足的死亡之地,而且通过之前在地下的石碑,叶皓轩已经了解这里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这片黑雾一眼就看得出来是魂体衍化而成,虽然对付这种魂体,叶皓轩几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但是在这种鬼地方,他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小心来应对。


    “孤魂野鬼?我成了孤魂野鬼了?哈哈……”黑雾微微的一怔,然后突然放声大笑。


    它的笑声中显现出一丝悲凉,从他的笑声中,叶皓轩仿佛受到从亘古而来的荒凉。


    “想吾当年追随圣皇,斩妖邪,横八荒,渺昆仑,笑吕梁,灭魔神,诛夸……之后逐鹿中原,统一大荒,现在后世人的眼中,却成了孤魂野鬼。”


    叶皓轩感觉头皮一炸,如果黑雾所述的话是真的,那它可真的是某个上古传说中的狠角色,这尼玛都什么跟什么,上古的事情不只是传说吗?


    他试探性的问道:“圣皇是谁?魔神又是谁?”


    “圣皇是黄帝,魔神当然是蚩尤。”黑雾怅然答道。


    “你是应龙?”叶皓轩瞬间明白这团黑雾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应龙?”黑雾明显的一愣,它呆立了良久,然后凝化成一团人形黑雾,它双手负后,怅然长叹道:“应龙,好久没有人这样叫我了,我问你,距离逐鹿之战,已经过去多久了?”

回复书号或者书名

浩浩文学《怪医圣手》,浩浩文学《怪医圣手》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