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龙卫 1374—1376章

神级龙卫最新版小说免费 2018-07-20 10:36:52


很高兴你能来


第1374章卦术

  张道陵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什么怀疑,抚须道:“事情我已经知晓了,沈道友宽心。你既是天泉宗长老,我北陆联盟自然会保道友周全。”

    这话一出,沈浪和苏若雪两人惊喜交加,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这张道陵比沈浪想象中的好说话多了,让他都有种异样的错觉感,难道这人就没有一点怀疑和警惕吗?

    “多谢道陵真人,沈某可以提供关于圣痕峡谷的地图路线,保证和南陆紫云宫得到的入谷地图路线一模一样。”沈浪立即说道。

    张道陵也没有客气,笑道:“如此就多谢道友了。圣痕峡谷本应共属南北两陆,沈道友此举,也算为我们北陆修真界做了一个大贡献。北陆十八仙门肯定是向着道友这边的,沈道友不必再担心自身安全问题。”

    沈浪和苏若雪两人连连道谢。

    为了表示诚意,沈浪当即取出一份空白玉简,将他记忆中进入圣痕峡谷的地图路线刻录了一份,交给了张道陵。

    当然,沈浪还是有所保留的。

    当初钟无令研究出来的地图路线更加方便,而且危险更小。沈浪并没有将钟无令研究出来的路线刻录上去,只是将南陆紫云宫的粗略入谷路线刻录了一份。

    “道陵真人,请收好。”沈浪将刻录好的玉简地图递给了道陵真人。

    张道陵拿起玉简扫视了一眼,似乎看懂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沈道友果然是诚实之人,你提供的地图路线应该是和南陆一样无疑了。不过老夫还有一事不明,道友可否解惑?”张道陵正色道。

    “道陵真人太客气了,什么问题请明说,在下一定知无不言。”沈浪立即说道。

    张道陵直接问道:“沈道友方才说,你靠一件威力惊人的宝物毁去了整个云灵山,老夫有点好奇,不知那是什么宝物?”

    对方会问出这个问题,早在沈浪的思考之中,他已经想好了说辞。

    “沈某出身天海,早些年在天海元合海域游历时,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一枚威力巨大的符咒。不怕道陵真人笑话,沈某的女伴被云灵山的太上掌门下了禁神术,得知此事后,沈某愤怒无比直接用那枚符咒毁去了整个云灵山,因而被南陆修士追杀。这个消息估计很快就会传到北陆这边。”沈浪不紧不慢的解释道。

    关于混元珍珠伞之事,沈浪当然不会暴露出去。就说自己是用曾经偶然得到了一枚威力巨大的符咒,毁掉了云灵山。

    玄帝乾元录中也记录过人界极少数威力逆天的大杀器,其中就有一种名为“三宝神光符”的逆天符咒。

    这种符咒能释放出某些威力恐怖的神光,此物并非通灵符,而是出自于上古灵界和上古魔界的符咒,威力强大,且只能使用一次。

    三宝神光符非常的偏门,普通的元婴期修士应该闻所未闻,张道陵这种鼎鼎大名的后期大修士或许听说过。

    果不其然,听沈浪提及三宝神光符,张道陵的脸色明显有所动容,看来对方果然是知道些什么。

    总之,沈浪顺利瞒混过关。

    “事情老夫已经全部知悉。沈道友和苏仙子两人若是现在不便回天泉宗,不妨在本门暂时住下。至于南陆修士的追杀,我天师门会帮你二人给顶下来!原本三月后举行的修士大会,现在会议提前举行,老夫数日后就会立即通知各北陆十八仙门的元婴期道友前来天苍山的,到时候两位道友一起参加会议就行。”张道陵平静的说道。

    “大恩不言谢!张道友,沈某欠你一个人情。”沈浪目露一丝感激之色。

    沈浪也有些好奇张道陵为什么这么好说话,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沈浪欠他一个大人情。

    “多谢张道友。”苏若雪也抱拳感谢道,心中松了一口气。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沈道友和苏仙子两人就在我派安心住下,老夫这就派人去给两人安排住处。”张道陵淡笑道。

    “好。”

    不多时,沈浪和苏若雪出了大殿,一名天师门的结丹后期长老领着两人去了主峰后山的灵地阁楼,挑选住处。

    被如此优待,沈浪和苏若雪两人哪敢有什么条件,随意选了一处无人居住的阁楼当成暂住之地。

    等到那名结丹期长老走后,沈浪在阁楼外布下了一层简单的隔音禁制,和苏若雪两人走进了阁楼内。

    “沈浪,那道陵真人答应的如此爽快,这事情会不会有诈?”苏若雪皱眉问道。

    沈浪沉吟一阵,摇头道:“道陵真人是北陆十八仙门的盟主,威望极高,应该不屑欺骗我一个元婴初期修士才对。此人我看不透,暂时不知他有什么目的,我们先警惕一些,看看事情如何发展吧。”

    “嗯,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会和你一起面对。”苏若雪美眸凝望着沈浪,目光中也带着一丝坚定。

    “放心吧,我们会平安无事的。”沈浪摸了摸她的脑袋。

    派人安顿好沈浪和苏若雪之后,张道陵立即通知天师门所有的元婴期太上长老来大殿议事。

    很快,天师门大殿内,七名元婴期修士围坐在一起。

    张道陵说明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天师门其余六名元婴期太上长老眉头紧皱,神色都有些不解和疑惑。

    一名金袍元婴中期老者站起身来问道:“道陵师兄,那沈浪不过只是一个初期的小子,你何必对他如此客气?虽然他提供了圣痕峡谷的入谷地图,但我们天师门为庇护他一人得罪南陆的修士联盟,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就是,区区一个元婴初期修士,怎么可能灭杀鬼仙门的太上掌门,还毁掉云灵山,简直信口胡诌!何况现在还不知道那小子提供入谷地图路线的真假,这么贸然保他,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依我看,师兄你既然已经从那小子手里得到了地图,还不如将其踢出门派外,任其自生自灭。为两名元婴初期修士,与南陆十二洞天为敌,确实有些不值得!”

    大殿内,众元婴期太上长老议论纷纷,尽皆表示不满。

    张道陵淡笑道:“老夫这么做有我的道理。沈浪此子非同寻常,诸位师弟应该清楚,老夫除了精通咒术之外,还精通天机卦术。我给沈浪此子算了一卦,你们猜如何?此人的卦象实在是出乎老夫的意料!”

第1375章神霄之气

  修真界中的卦术,可不是简单的算命术,复杂程度甚至高于阵法之道。

    高端的卦术,可以推算出修士的命格,机缘。顶级的卦术,甚至可以预测未来,窥探天机……

    想精通卦术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比起卦术这种虚无缥缈,毫无实战作用的东西,修真炼道之辈更愿意苦修心法功法,提高自身的境界和实力。

    而且卦术这种东西,并不是很准,很容易推算错。属于那种食之乏味弃之可惜的偏门异术,极少会有人去研究卦术的,擅长此道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然而张道陵却是一个奇人,修真的理念和其他修士不同。

    到了元婴期后,想提升修为就变得举步维艰。张道陵觉得修真本就是顺天道,逆天行,若是能预测未来,算出机缘命格,修炼一途会变得通畅无比。

    所以,张道陵对卦术之道钻研极深,并结合古今各种命理推演,自创“天机卦术”。

    他极少替人算卦,在看见沈浪的第一人,张道陵就觉得此人命格不简单,掐指给他算了一刮。

    听着张道陵说出这话,大殿中的众天师门太上长老面面厮觑,老脸露出疑惑之色。

    “道陵师兄,你替那个沈浪算过卦了,难道此人有什么不妥吗?”一名黄袍元婴期修士忍不住问道。

    张道陵抚须笑道:“没什么不妥,沈浪此子的卦象是老夫算出来最好的上上卦,干卦为天,寓意龙翔九天。此人命格天罡星,身上带着‘神霄之气’。若老夫预测不错的话,沈浪此子终有一日会冲击化神期,飞升灵界。此人的成就,或许还不止如此。”

    “这……”

    大殿中的一众元婴期修士暗自吃惊,张道陵还从来没有这么夸过一个人。

    但还是有一名元婴期太上长老提出了质疑之声,问道:“道陵师兄,你卦术神妙无比,我们都是知道的。不过沈浪此人终究只是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犯不着因为这个为了庇护他,招惹上南陆那么多宗门。”

    “师兄,卦术一道本就玄乎,你也未必一定能算对啊。”又有一名元婴期长老劝道。

    “不,沈浪此子福缘深厚之极,我们阻他只会是自寻麻烦。尔等不要再提为难于他的蠢事了!”张道陵面色淡然道,言语之中带着一丝威严。

    大殿中元婴期修士浑身一震,不敢反驳,立即道:“是!”

    张道陵的决定,自然没人敢忤逆。

    就这样,沈浪和苏若雪两人就在天师门小住了下来。

    一连过了一个星期,两人足不出户,也没有人来打扰他们。

    张道陵之前嘱咐过沈浪,让他一切放心,安心住下即可。

    沈浪还是有些担忧,比如南陆的人有没有追杀过来?天师门真的能帮自己顶住压力吗?

    一个星期相安无事,沈浪紧张的情绪渐渐平复,或许张道陵真的已经处理好了此事。

    在七天的静养下,沈浪这段时间逃亡受的伤也慢慢恢复了过来,之前催动混元珍珠伞耗损的本命精气也已经恢复。

    值得一提的是,突破元婴期后,虽然沈浪实力不可同日而语了,但一旦受伤,伤势恢复的却没有以前那么快了。

    并不是因为圣阳战气的功效减弱了,而是因为元婴期修士造成的伤害可不是皮肉伤那么简单,对身体的影响很大,所以伤势恢复的速度也缓慢了一些。

    其实,元婴期修士之间是很少发生惨烈争斗的,毕竟都是活了那么久的老怪物了,谁都珍惜自己的性命。

    甚至有元婴期修士受重伤,几十年也难以恢复。对比其他元婴期修士,沈浪圣阳战气效果已经非常逆天了。

    当然,如果圣阳战气能再度得到突破,沈浪的战力会更加恐怖。

    转眼间,再过十几日,终于到了修士大会的日子。

    张道陵亲自来通知了沈浪和苏若雪两人参加大会。

    这次修士大会,张道陵以盟主的身份召集了北陆十八仙门所有的元婴期高层,声势浩大。

    一早,天师门大殿中,就聚集了几十名神态各异的元婴期修士,气息惊人,几乎都是老者模样,三两成群的在大殿中攀谈起来。

    大殿中的北陆十八仙门的元婴期修士已经到了一半。沈浪的两位师兄,姜海和陆元二人也已经到场了。

    十几名元婴期修士围着姜海和陆元两人问这问那,搞得两人都有些尴尬。

    原来,张道陵在发出传音符邀请十八仙门的元婴期高层提前参加修士大会时,顺便说明了沈浪之事。

    关于沈浪灭杀南陆鬼仙门太上掌门钟无令,太清门太上长老刘飞,还有毁去云灵山之事都交待了一遍。

    北陆的众元婴期修士得知这个消息,全都难以置信。沈浪不过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怎么可能会有如此逆天的神通?还能搞到进入圣痕峡谷的地图路线?

    不过消息是张道陵发出来了,可信度极高,众元婴期修士只能满腹疑窦的赶来天苍山参加修士大会了。

    姜海和陆元两人得知这个消息时,也是目瞪口呆,怀疑是不是得到了一个假消息。

    他们的这位“沈师弟”不是才外出游历不到半年吗,怎么会捅出这么大篓子?

    这还不是重点,沈浪居然能击杀南陆排名第五鬼仙门的太上掌门,还能毁掉云灵山,这种神通实在是令人无法置信。

    要知道,沈浪结婴才几年而已,难道天泉宗是真的捡到宝了?

    “姜道友,恕老夫一问,沈长老真的才结婴不到五年吗?”大殿内,一名秃头元婴初期修士,向着姜海质疑问道。

    “程道友,姜某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沈师弟确实是几年前在我们天泉宗结婴的,这件事很多人都亲眼目睹,老夫何必说假话。”姜海眼皮一跳,沉声道。

    “对,而且沈师弟确实是不足百岁结婴,大家不必质疑。”陆元补充了一句。

    这话一出,围着他的十几名元婴期老怪面露惊诧之色。

    “姜兄,陆兄,你们瞒的我们好苦啊,沈道友竟有如此逆天神通,加以时日你们天泉宗怕是要多出一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出来。”一名黄脸老者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无论沈浪实力是否真有那么强,既然得到了张道陵的肯定,估计也差不到哪去。

    原本在北陆十八仙门排名末尾的天泉宗,突然多了这么一个高手,令其他几个宗门的高层略显嫉妒。

第1376章风月老魔

 “邓道友说笑了,元婴后期岂是那么容易突破的,不过我派的沈师弟确实是天资惊艳之极,还是有那么点希望的。”陆元呵呵一笑,不想弱了气势。

    大殿中其余元婴期修士脸色各异,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沉默的,也有怀疑的。

    总之,天泉宗突然蹦出来一个风头极盛的天才修士,让众门派的高层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北陆十八仙门虽然是同盟关系,但私底下谁都不服谁。

    “沈道友怎么还不现身,我们倒想看看这个传闻中的顶级天才到底是什么样子。”刚才那名秃头元婴期老者呵呵笑道。

    “程道友急什么?道陵兄方才不是说过,他之后会和沈师弟一起现身。”姜海朗声笑道。

    嘴上这么说着,但沈浪还没有出现,姜海和陆元两人都有些心神不定。沈浪能躲过南陆修士的追杀,已经不可思议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就当这时,大殿外突然走进来一名身穿紫色锦衣的男子,面色冷峻。

    此人样貌极其年轻,像是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皮肤如同白玉一般温润无暇,五官貌美甚至有点娘娘腔的感觉,丹凤眼,云黛细眉,红唇白齿。

    他长长的头发好像做过了一个拉直,显得非常的飘逸柔顺。

    貌美如花这个词本应形容女人的,但却很适合形容眼前这个阴柔男人,实在是太娘了。

    娘娘腔青年男子,步伐舒缓的走进大殿内。

    “风月老魔来了!”

    看见这紫衣青年,大殿中几乎所有的元婴期修士脸色均是一变。

    这个娘娘腔就是传说中的风月老魔,云涧北陆排名第二的元婴后期大修士,据说此人的神通仅次于张道陵。

    云涧大陆一共只有五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风月老魔就是其中之一,实力可想而知,自然是非常的牛b了。

    但是风月老魔太好色了,不但喜欢女人还喜欢搞基,擅长双修采补之道。

    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大色魔,所以考虑到风月老魔的品行,元婴期修士没人愿意接近他,以免有损人品。

    风月老魔身后还跟着四名元婴期修士,三名初期修士,一名中期修士。都是合欢宗的太上长老。

    顺带一提,北陆共有三名元婴后期大修士,南陆只有两名。但北陆另外的一名元婴后期大修士并不是北陆十八仙门的修士,而是一位散修,常年云游四方,所以并不为人所知。

    风月老魔看见大殿内气氛突然沉寂了下来,妩媚一笑,阴柔道:“各位道友看起来精神不错嘛,本座有些日子没抛头露面了,你们不和本座打打招呼吗?”

    风月老魔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的娇媚,似乎还带一点撒娇的感觉,大殿内众人心中一阵恶寒。

    “哈哈,风月道友精神也不错嘛。”

    “风月道友越发年轻了。”

    “风月道友,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介于风月老魔的强大实力,大殿内的众元婴期修士还是硬着头皮和他打起了招呼。

    风月老魔虽然好色,但其实也是通情达理之人,简单的和众人抱拳回礼。

    “姜道友,你们宗门的那个沈浪最近蹦跶的可厉害了,真是后生可畏啊,本座倒想会会他。”风月老魔瞥了眼姜海,冷哼了一声。

    姜海浑身冷汗直冒,他倒是知道风月老魔和沈浪的仇怨。沈浪当初在入门之前,就交代了

    一想到沈浪,风月老魔的脸黑的就像锅底。

    之前,她女儿慕雪上次被人破了身,风月老魔恼怒之极,在逼问下才得知,是一个叫沈浪的修士用黄瓜破了自己女儿的处子之身。

    这件事要是被传出去,恐怕要笑掉人大牙。

    风月老魔暴怒之极,甚至亲自去追杀过沈浪一段时间。但那小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没留下一丁点儿蛛丝马迹。

    而后他又得知天泉宗多了一个名叫沈浪的长老,对比一下画像一模一样。

    风月老魔险些就要去找天泉宗的麻烦了,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要是沈浪没进阶元婴期还好,风月老魔杀他很正常。但这小子竟然突破了元婴期,还摇身一变成天泉宗的长老。

    这时候再想杀他,就不太可能了。毕竟北陆十八仙门是同盟关系,除非是天大的仇怨,否则风月老魔不可能去杀天泉宗的长老,那无疑是和整个北陆十八仙门作对。

    何况她女儿并没有被吸走处子元阴,只是被对方用黄瓜破了身而已。

    只是这种屈辱,实在是让风月老魔浑身难受,恨不得扒了沈浪的皮。

    直至到最近,他又得知了沈浪的消息。这小子竟然还变成了大名人,还能击杀南陆的元婴期修士,实在是不可思议。

    总之,风月老魔依旧怀恨在心,非常的厌恶沈浪。

    大概半个时辰过去了,大殿中的人数越来越多,算算参与修士大会的元婴期老怪也都到齐了,将近有五十名元婴期修士,这数量有些令人咋舌。

    不多时,张道陵终于领着沈浪和苏若雪两人来到了大殿中,大步走了进去。

    “唰唰唰!”

    众元婴期修士的目光纷纷转向沈浪和苏若雪身上。众人略感惊诧,沈浪也就算了,没想到还来了一个不知名的女元婴期修士。

    感受到众人尖锐的目光,沈浪也稍稍觉得有些压力。特别是一个貌如青年的阴柔男子,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充满了敌意,浑身还散发着恐怖的气息,着实让沈浪心中莫名一凛。

    这人元婴后期的修为,只有可能是传说中风月老魔了。沈浪心中七上八下,难道这老魔还怀恨在心?

    张道陵是盟主,威严十足,他直接走到最上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一挥手上的拂尘,笑道:“今日诸位道友齐聚一堂,我天师门蓬荜生辉啊!”

    没等众人接上寒暄的话,张道陵继续说道:“客套的话就不必多说了,老夫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年轻的男修士就是天泉宗新任长老沈浪,貌美的女修士是沈道友的道侣,名苏若雪。”

    话音一落,沈浪就朝着众人抱了抱拳,打起了招呼:“在下沈浪,见过各位道友。”

本章节均来自互联网分享,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连载仅到此处,后续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