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要攀比,适合,就是幸福

国粹文化 2018-11-07 16:23:09

点击

【1】你的农历生日注定了你是什么样的人!

【2】你的姓名注定今生和谁是一对?准到吓人

【3】看看自己的前世是什么样的

【4】从脸上竟然能看出贫富贵贱!

【5】生日连什么时候死都能算出来,太可怕了

点上方绿标收听主播亚青美妙音频


心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却能左右人生的全部。


心情好,什么都好,心情不好,一切都乱了。我们常常不是输给了别人,而是坏心心情贬低了我们的形象,降低了我们的能力,扰乱了我们的思维,从而输给了自己。控制好心情,生活才会处处祥和。


好心态塑造好心情,好心情塑造最出色的你。



很多时候,我们总是希望得到别人的好。一开始,感激不尽。可是久了,便是习惯了。习惯了一个人对你的好,便认为是理所应当的。有一天不对你好了,你便觉得怨怼。


其实,不是别人不好了,而是我们的要求变多了。习惯了得到,便忘记了感恩。



人生总是在失落中思索、遥望。


如果人生没有了忧悲苦恼,没有悲欢离合,那么人生就是一场空白,一场惨淡。花季的烂漫,雨季的忧伤,随着年轮渐渐淡忘,沉淀于心的,一半是对美好的追求,一半是对残缺的接纳。曾经看不惯,受不了的,如今不过淡然一笑。成熟,不是看破,而是看淡。



与其埋怨世界,不如改变自己。


管好自己的心,做好自己的事,比什么都强。人生无完美,曲折亦风景。别把失去看得过重,放弃是另一种拥有;不要经常艳羡他人,人做到了,心悟到了,相信属于你的风景就在下一个拐弯处。


能耐得住寂寞的人,肯定是有思想的人 ;  能忍受孤独的人,肯定是有理想的人;   遇事能屈能伸的人,肯定是有胸怀的人; 处事从容不迫的人,肯定是个淡定的人; 经常微笑的人,肯定是有头脑的人; 看透天下事的人,肯定是个有智慧的人。

*主播:刘亚青,河南省项城市人,朗讼资深爱好者,国企员工。

   

        轰!~    一架“翼龙”歼击机被巨龙的鳞翼毫不客气地扫中,毫无悬念地被锋利的鳞翼剖成两半,分别炸成一片火雨。    急急扇动鳞翼,金系巨龙无比敏捷地躲开一道蓝白色粒子光束,眨眼之间又扑上了另一架“翼龙”,它根本连减速的意思都没有,紧接着生猛无比地将其凌空撞爆,在火云和冲击波中又毫发无伤地一穿而过。    一层淡淡的流光包裹着金系巨龙,黑金色交错的体表显露出一条条散发着微微白光的神秘纹路和符号,拼接出一套无以言喻的魔法阵覆盖了巨龙身躯每一处角落。    流光仅仅只在受到外力撞击时才会出现,无形的排斥力场将冲击波和速度惊人的各种碎片拒之于数尺外。    大如磨盘,小如拳头的数十个seg核心单元在巨龙体内全功率运转,原本属于“妖孽”变形翼战斗机的斥力盾专利竟然出现在这个吃货身上,无论是原本属于构装机械巨龙的低温核聚变能源塔和seg核心单元现在全部被金币照单全收,据为己有。    事实上这些东西原本就是林默给金币准备的,光明正大的侵吞国有资产(尼玛,要枪毙的节奏啊)。    龙骑士的实力被座驾战斗机拖累,金系巨龙何尝又不是被自己的龙骑士给拖累。    落后就要挨打,被高科技武装起来的金系巨龙出乎意料地变得更加凶猛,甚至敢直接挑战原先畏惧不已的高科技飞行构装兵器。    -    “我的上帝!看啊!一头真正的巨龙!”    “好可怕的恶龙!我这是在做梦吗?”    “那头巨龙是友军!呃,好像哪里有些不太对劲的样子。”    “离它远一点儿!见鬼!这东西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是史前巨兽吗?”    四架突破阻击飞抵索科特拉岛上空的f-16驾驶舱内,美军飞行员们目瞪口呆地看向那头在天空中肆虐的巨龙。    那些敌机根本不是这头庞然大物的对手,哪里是空战,更像是一场猎食。    成为巨龙猎物的只有那些“翼龙”歼击机和“卡姆鲁”截击机。    美国人!    除了自己的龙骑士,对于其他人素来无任何好感的金系巨龙漠然地看了一眼那四架f-16“战隼”,依然顾自扑杀着那些讨厌的“苍蝇”。并没有将攻击对像移到这些美军战斗机身上来的意思。    龙,这一词在西方人眼中除了某种强大而可怕的生物外,也同样代表着恶魔,暴虐,暴君。    无论是出于宗教还是神话传说,美军飞行员所采取的态度是敬而远之,忙不迭地绕到一边,显然是明白自己根本惹不起这个龙大爷。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头应该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巨龙居然被f-16“战隼”的iff敌我识别系统给识别了出来。还是无法锁定和攻击的友军。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这算哪门子道理?!    确实没道理可讲,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    虽然把那个可恶的家伙从天上成功的打下来,却给自己招来了更严重的伤亡与损失,第三纪元先遣队上下和“亚当”正在后悔自己纯属没事找抽。    这下子可是被抽爽了!    索科特拉岛上如此多的作战单位竟然奈何不了这一人一龙,对方的破坏力远远超过了那架战斗机还在天上飞的时候。    先遣队手中的王牌力量战族人死伤惨重。两头“伽蓝”就像玩具一般被生生撕碎,那些战斗飞行器更是被完虐。    “这个该死的家伙!我要杀了他!不,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活活折磨一百年!”    一面倒的屠杀让先遣队长海伦娜咬牙切齿,无比怨毒的目光死死盯住仍然在战族人围攻中奋力冲杀的龙骑士,两行清泪无法控制地一路滑过失去血色的苍白脸庞,眼中几乎要冒出仇恨的火焰。    先遣队副队长达鲁在战斗中因为一个三棱形贯通伤撕开了大腿动脉,可怕的伤口甚至连封堵一下都无法办到,身体内的血液在不到一分钟内里就放空了一大半。大量快速失血导致了无可挽回的后果。    未婚夫在战斗中不幸阵亡,对海伦娜造成前所未有的打击。    作为感性生物的女人,刚刚尝到爱情的甜蜜滋味就被人强行剥夺,从此天人永隔,就像灵魂失去了另一半,以往的冷静和理智在刹那间荡然无存。    昔日在第三纪元文明十二主宰部族中有着神秘美丽宝石“泰斯兰”之称的海伦娜,此刻心中只剩下了名为报仇的疯狂念头。    哪怕那个凶手是真正的龙骑士,还有那头真正的巨龙。    “你想要的,我就偏偏不随你的意!”    压抑着丧未婚夫之痛。海伦娜依然看出了龙骑士的意图。    一旦夺走朗基努斯主枪并破坏激发装置“奇洛达特科斯”祭坛。不仅意味着成功建立在这个维度膜世界的108道恒定空间门将会消失,也意味着第三纪元文明准备了数千年的入侵行动宣告前功尽弃。    对于已经日暮西山的第三纪元文明来说。这不啻于灭顶之灾。    她瞬间做出了一个绝决的可怕决定。    “‘亚当’,岛上的所有机械人放下手上一切,全力配合战族勇士阻击龙骑士,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拖住他,通知希伦,准备好‘利比斯(运输机)’,带上那四个女人和所有先遣队员登机集合,我先去拿朗基努斯。”    “遵命,海伦娜拉朵!已经通知完毕!”    任何一具智能机械人都是“亚当”智能核心系统的节点之一,同时也是最好的通信联络官和助理。    “海伦娜队长!你这是要做什么?”    耳边的通信器传来先遣队员希伦的声音,议会的降临行动才刚刚展开,海伦娜的举动几乎和背叛第三纪元文明没有任何区别。    一旦从“奇洛达特科斯”祭坛上拔出朗基努斯主枪,意味着在五分钟后,天空中仿佛旋涡状黑云的恒定空间门就会彻底消散。    第三纪元文明主力部队的降临将会半途而废,已经成功进入这个维度膜世界的部队将会失去后援,面临灭顶之灾。    “这里已经无法守住,我们回家!”    海伦娜径直走向不远处的“奇洛达特科斯”祭坛,淡漠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回家?不,你不能这么做,我们已经为此准备了几千年,决不能前功尽弃,最高议会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和你的部族都会被判处永久流放,甚至是灭族。”    希伦激动起来,作为十二主宰部族之一,克罗部族议员的长子,当然清楚议会为了这次入侵行动筹备了多少时间和耗费了多少珍贵的资源。    中断计划所造成的巨大损失,绝不是一个主宰部族所能够承受的,那将会招来所有主宰部族以及其他中小部族的怒火,后果难以预料。    “既然你反对,那么由你去拦截那该死的龙骑士,只要朗基努斯主枪在手里,我们就还会有机会,如果让那个家伙得了手,我们的文明将不再有未来。”    海伦娜走到了戒备森严的“奇洛达特科斯”祭坛旁边,挥退了那些守卫,望着依然悬浮在半空中的朗基努斯主枪,深深吸了一口气,仇恨、理智和疯狂这三种情绪在目光中纠缠在一起,难分彼此。    作为先遣队的最高权力者,守护着这里的兵人和战族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在没有得到更高级别的命令前,根本不会去阻止她将要做什么。    接到命令的先遣队员正在向一架“利比斯”运输机集结,虽然不知道队长大人将要做什么,但是他们选择无条件地信任海伦娜,只有希伦一人提出了质疑。    “海伦娜,我求你了,你不能这么做!”    希伦的身影正在向祭坛奔来,他冲着海伦娜大喊。    “抱歉!希伦!我不会让达鲁和我们所有人的心血彻底断绝希望,哪怕只有一线,我也绝不会放过。”    疯狂的仇恨背后,是绝对的理智,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成为先遣队长的海伦娜总是有一些过人之处,她看了一眼狂奔过来的希伦,毅然双手按在了“奇洛达特科斯”祭坛上,开始推动那不属于第三纪元文明创造出来的机关。    咔嗒咔嗒咔嗒,极其有韵律的轻微敲击声就像时钟一样响起,却让人突然感受到一种浩然伟力开始苏醒的错觉。    打破时间与空间,联结不同的超弦维度膜世界,无论是朗基努斯之枪还是“奇洛达特科斯”祭坛,无一例外都是现今人类世界和第三纪元文明无法想像的前代文明智慧。    “秘法,燃血!”    “秘法,绝望战歌!”    “秘法”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