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虎林:超人与佛

原虎林 2018-12-03 20:44:19

点击上方三个蓝字?,轻松关注



佛家讲慈悲,讲普渡众生,讲救苦救难,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讲“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讲"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这些主张都是从道德的观念入手,去实行仁善的事业。这是一种高尚的道德,一种牺牲的精神,一种坚定的信仰,一种崇高的理想。作为个人的抱负和追求,这种理念不禁使人心生敬畏,满怀敬意,真是让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然而,就实际的社会效果而言,却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理想与现实之间总被一条大河隔断,两者只能是隔河空叹,望眼欲穿。连接两者之间的桥梁在哪里?3700年来,它仿佛一直就在虚无缥缈间,隐藏在云深不知处。

 

宋代时,佛儒两家就在这个问题上有过争论。佛家说,儒家的仁爱很好,但不及我们佛家的慈悲伟大。儒家则说,佛家的慈悲虽好,但没有我们儒家的仁爱实际。彼此互执一词,各不相让。儒家是讲次序的,亲亲之义就是"亲吾亲而及人之亲""老吾老而及人之老",“幼无幼以及人之幼”,范围是慢慢扩大的。说白了,儒家的仁爱是有差等的爱,是分等级的。佛家是大慈大悲,度一切苦厄,是讲普慈,无差等的爱所有人。这与墨子一样,陈义太高,理想太远,有点好高骛远,不切实际,不着边际(本段综述参考了南怀瑾先生的观点)。

 

儒家说的义正言辞,铿锵有力,但在我看来,儒佛两家的争论,就实际功效而言,实在是“五十步笑百步”,是半斤八两,一副德行。儒家的仁爱在实行上虽然有效,然亦有限,一旦超出血缘的边界,便会彻底归于无效。

 

一切道德说教,所有美好善念,是一种修养,是一种心态,是一种境界,是一种生活态度,作为个人修养无可厚非,甚至让人顶礼膜拜。但就整个社会系统而论,从整体的社会效果而言,它们是失败的,甚至走向反面。

 

在一种封闭"Z"的政治生态中,在一片万马齐喑的社会环境里,这种情形正中统治者的下怀,恰好迎合底层群氓的心理,这正是导致我们走向封闭、消极、保守、落后的文化根源。一盐堂的心理不除,改革的成果只会被少数人占有,改革的代价只能由大多数人来承担,道德終将扫地信仰終将死亡。所以,尼采疯了,他竟敢满世界宣扬上帝死了。他说上帝死, 群氓笑他疯。

 

佛家的信仰和理想,是不是就是纸上的字,墨中的画呢!绕开道德,我们是不是有其它的途径,能够实现佛的宏愿呢!我想,尼采的超人学说或许能为我们打开另外一条通往灵山的通道。


 

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以下简称《查》)一书中说:“在这条叫做'你应该'的巨龙身上,……龙鳞片上闪耀着千年的价值,龙中最强大者说:万物中的一切价值——闪耀在我身上。”尼采要表达什么?在我看来,尼采所指的就是那种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睥睨一切的权势者。这是尼采所反对的。我们知道,柏拉图所要寻找的“哲人王”(尼采内心也有这种情结)是不存在的,凡称有的,都是假的。《金刚经》上讲“凡有所相,皆是虚妄”,就是这个意思。谁要代表上帝,我们就要把谁轰下来;谁要指导我们的人生,我们就要嗤之以鼻。正如禅宗所言:遇佛杀佛,遇魔斩魔。越是崇高的东西,越要归于平实;越是绚烂的东西,越要归于平淡。这才是活泼泼的平等众生。

 

因此,尼采主张让我们的精神回归小孩——有一颗赤子之心。在《查》书开头,尼采说:“超人即大地之意。……我恳求你们忠实于大地,不要相信那些向你们谈论超世俗希望的人。”在小节“赠予的道德”中,尼采继续说:“所有的神都死了:现在我们希望超人活着。” 我的解读是,做人要脚踏实地,做事要当下即是,人的命运只会掌握在自己手中,一切依靠外在的力量,难免不会失掉我们的本心。《易经》说:自助则天助;佛家言:求佛就是求自己。这是东西同理,中外无别。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主人,每一个人都有天赋人权——生存权、自由权、财产权。

 

从表面看,超人与佛的方法是不同的,但实质上,两者不但目标一致,且精神如一。大乘佛学最根本的一个主张就是,人人生产,各个做事,人人靠自己,各个做好各自的工作,改造我们的环境,我们就会离西方"极乐世界"越来越近。

 

《法华经》说:“一切世间法,皆是佛法。”就是说,一切种田打工,上班工作,做生意,办企业等等,都是佛道。这不但是自救,也是救人,正所谓“自立而立人,自利而利人”。自己不努力,一心靠人救,那是没有希望与前途的;即便是慈善,也会被累垮。

 

去年年底,网络流行“佛系青年”。"佛系"的心理是:奋斗无意义,反正买不起;佛系的原则是:都行,可以,没关系。这是哪门子佛学,八竿子打不着,这简直是在歪曲佛理,侮辱佛学。这是哪跟哪,佛学是个框,什么都能装?不要说大乘了,你连小乘的脚还没摸到,影还没看到呢?还"佛系青年",就特么一个伪佛系。滚蛋,狗屁的"佛系"

 

如果我们把追求个人合理的私利理解为一种“性恶”,那么正如尼采在《查》中所说“人必须做到至恶,才能做到至善”,“恶是人的最大力量。……人应变得更恶和更善,至恶对于超人的至善是必不可少的。”

 

是不是有些似曾相识。中国道家的杨朱说:“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 这是走“不道德”的路径,实现道德的理想。这是另辟蹊径,这是他山之石,这是不期而至,这是无为而成,这是为杨朱翻案。

 

易中天先生在201842日的公号文章《禅,不是心灵鸡汤……》中说:“道就是真理和规律,最高的道就叫大道。德则是功能和作用,最高的德就叫大德。”在这里,易先生把道和德分得很开、很清楚。我的浅见是,若从实际的意义上讲,德在道中。大道之能行,关键在于以德入道,以大德入大道。什么是大道?大道就是共同的价值和公义的规则。

 

近来有静态扫码限额和降了一个什么百分点,我觉得还是有德无则的心理在作怪。希望不要做Q人,人人都做一个尼采笔下的超人就好了。谁也不要强制谁,谁也不要干扰谁,个个都是凡人,人人都要约束。我们已是成年人,我们不需要保姆,“请长老们收了神通吧”!这是自以为是的傲慢和多此一举的放肆。

 

正义的规则就是最大的神通,公正的法治就是通往理想的最佳途径。有了这两样,超人的学说就可以实行,佛学的宏愿就能够实现。

 

                    END

 

欢迎转发 感谢点赞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