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龙卫 2108-2110章

神级龙卫最新版小说免费 2018-10-17 08:47:10

第2108章 陪我出去走走

 化神期修士虽然有寿元的限制,但是修士肉身已经停止了衰老,即便再过一千年,他们的容貌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而且也不会对今后冲击炼虚期有什么影响。

    只是,一千年的时间太过漫长。想想要在这暗无天日的世界度过一千年,四人情绪都无比沉重。

    心情最糟的莫过于玉瑶了,她原本就迫不及待的想离开神女墓,重新恢复容貌。

    现在居然要被困在这里一千年,玉瑶心中痛苦万分。

    “只能如此了。”邪影闭上了双眼。

    “阿弥陀佛。”神秀双手合十,似乎也已经认命。

    沈浪心中有种罪恶感,高声道:“必须要给各位说声抱歉,要不是沈某侵扰了冥河神女长眠,各位也沦落不到这种地步。”

    神秀正色道:“沈公子不必如此,造化弄人,此事不能怪你,反倒是你救了我们一命,贫僧感激还来不及。”

    玉瑶虽然心中极度失落,但还是摇头道:“世事难料,说这些已无意义,错不在你。”

    “邪某从不是怨天尤人之辈。”邪影冰冷道。

    见三人都没怪自己,沈浪颇为感动,重重的抱了抱拳:“感谢三位道友!”四人情绪都不是很好,闲聊一阵后,各自开始打坐休息。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

    沈浪每日为玉瑶治疗伤势隐疾,配合圣阳战气滋养她的身体。

    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玉瑶原本虚弱的身体才慢慢恢复了过来。

    可能是心中抱着愧疚感,沈浪时常传音安慰玉瑶,偶尔也会陪她聊天,安抚她过于悲伤的情绪。

    换成以前,玉瑶肯定会忌讳和一个并不怎么熟知的男修士聊天,但此刻她心中的苦楚无处诉说,反倒乐意和沈浪倾诉。

    两人的关系好了许多,以朋友相称。

    通过日常的交流,沈浪也差不多能明白玉瑶是个怎样的女子了。

    和沈浪印象中的完全不同,玉瑶是心思极为单纯的女子。父母从小对她格外严厉,她从未和其他修士接触过,甚至不知道南渊之外的世界是怎样的。

    与沈浪这样聊天,反倒是她生平头一回的经历。

    转眼间,三个月后。

    邪影和神秀每日闭目打坐,这两人倒是能耐得住寂寞。

    玉瑶身体也在沈浪多日的治疗下完全恢复。

    这一日,沈浪结束了最后一次治疗,传音道:“玉瑶姑娘,你体内那股血色灵力已经完全消除,对身体应该再无隐患了。”

    “多谢沈公子这段时间一直替小女子治疗伤势,还为小女子开导排忧,感激不尽。”玉瑶传音回应道,起身朝着沈浪行了一个揖礼。

    “只是履行之前的承诺而已,玉瑶姑娘不必谢我。”沈浪摇头道。

    玉瑶犹豫了一阵,还是忍不住传音说了出来:“小女子……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什么请求?”沈浪好奇问道。“能不能……陪我出去走走?”玉瑶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但语气中还是带着一丝羞怯。

    沈浪愣了一下,点头道:“好。”

    两人走出了宫殿大门外。

    血莲山的邪云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散去,山上已经没有邪灵的踪影了,基本上没什么威胁。

    两人就随意在血莲山漫步闲聊了起来,偶尔还能采摘一些天材地宝。

    “玉瑶姑娘让沈某出来,应该是有话要对我说吧?”沈浪正色道。

    “沈公子不必这么一本正经,小女子只是……心情沉闷了太久,想出来散散心,聊聊天。当然,沈公子若嫌弃小女子这面具之下姿容太过丑陋,小女子也不会强求,公子现在就可以回去。”玉瑶轻声说道。

    对方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沈浪哪有拒绝的道理,道:“玉瑶姑娘言重了,沈浪不会在意你的容貌的。就算玉瑶姑娘的容貌真的无法恢复了,我也……”

    沈浪话还没说完,玉瑶就似笑非笑道:“沈公子,话可不要乱说,本姑娘才不愿意当丑八怪呢!”

    语气中还透露着一丝幽怨。玉瑶觉得沈浪就是个木头。

    “抱歉,是我说错话了。”沈浪挠了挠头。

    玉瑶微微摇头,走了一阵后,才幽幽道:“其实,小女子从未离开过南渊,对南渊之外的世界很好奇。之所以让沈公子出来,是想听听沈公子你的经历。当然,沈公子若不愿提及,就当小女子没说过这句话好了。”

    沈浪索性说道:“这些沈某当然可以说上一说。只是,沈某并非上古灵界修士,而是下界的飞升修士,出生贫瘠之地,玉瑶姑娘可有兴趣一听?”

    “飞升修士?好啊好啊!”玉瑶十分惊讶,想不到沈浪竟是飞升修士。

    要知道沈浪的骨龄不过三百多岁,放眼上古灵界人族,天资可能排不上最顶尖的那一类。

    但如果是飞升修士,这种骨龄就太过逆天了!

    沈浪将步入修炼世界以来的重要经历,洋洋洒洒的和玉瑶说了一遍。

    玉瑶听的十分认真,每当听到沈浪遭遇的那些困境,她也会紧张。当沈浪讲到解开困境,或者一些开心事时,玉瑶也会显得很轻松。

    “只是听着沈公子的经历,就让小女子有种别样的新奇和刺激,原来外面的世界如此精彩有趣。”玉瑶长出一口气,心情畅快了不少。

    “精彩是精彩,但危机四伏。”沈浪摇头道。

    玉瑶微微点头,沉默一阵后,又问道:“沈公子,你是已经有了结发妻子,所以才和其他女子刻意保持距离吧?”

    沈浪不知道玉瑶为什么问这个,点头道:“或许如此吧。”

    毁容之前,玉瑶对自己的容貌极为自信,觉得任何男修士看到了自己的真容后,都会为之倾倒。当然,除了出家和尚和性格怪异之人。

    沈浪并非这两类,也没有被自己容貌倾倒,表现如谦谦君子。

    至于亵渎冥河神女什么的,玉瑶已经确定那并非是沈浪本意了。

    其实这样的沈浪,对玉瑶而言,有着莫名的吸引力。听到沈浪有心爱之人时,她心中竟有一丝嫉妒感。

    玉瑶并不在乎这些,她父亲玉面童子,都有过三十多个老婆了,最后还不是只跟了母亲一个人长相厮守。

    “沈公子,谢谢你能陪我出来散步。今后相处时间漫长,请多指教。”玉瑶再次道谢。

    “请多指教。”沈浪也客气的回应了一句。

    两人返回了黑色宫殿中。想到要在这里度过一千年,沈浪心情依旧沉重。

    总之,先突破化神巅峰再说。

第2109章 可敢与我一战?

沈浪刚突破化神后期没多久,想靠打坐修炼冲击化神巅峰,需要百年左右的时间。

    至少这百年内,沈浪不至于没事干。

    神女墓虽然受法则之力笼罩,但内部的五行灵气相当充盈,沈浪储物戒指内也有为数不少得的大天晶石,完全满足他突破化神巅峰的条件。

    就这样,沈浪开始了漫长的打坐修炼。

    玉瑶等三人知道沈浪在冲击化神巅峰,并没有打扰他。

    一年,两年,三年,四年……

    被困在神女墓中的日子枯燥乏味,除沈浪之外的三人偶尔也会走出宫殿,或是散步,或是寻找血莲山中的天材地宝。

    神秀和玉瑶两人偶尔还会切磋术法神通,以作消遣。

    邪影对此并无兴趣,虽然神秀和玉瑶两人已经算的上很强了,但是还不足以作为自己的对手。

    邪影只期盼着,待沈浪突破化神巅峰之后,能与他一决胜负。

    对沈浪而言,这次冲击化神巅峰,是他的修炼历史中最长的一次闭关了。

    闭关打坐,是修仙界中最脑残的修炼方式。也只有沈浪这种元灵根潜质点高达99点的怪物才能以此冲破境界。普通的化神后期修士,若不服用大量的丹药和天材地宝加持,即便打坐上千年,也未必能突破化神巅峰。

    修炼的过程乏味枯燥,时间年复一年的过去了。

    终于,熬过了百年后。

    “轰!”

    一股庞大的灵压从宫殿内席卷而出。

    沈浪轻吐一口浊气,体内狂暴的丹田慢慢恢复平静,浑身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凛然之气。

    花费了百年时间的打坐,他成功捅穿了化神后期的桎梏,进阶到了化神巅峰!

    宫殿内的三人也第一时间留意到沈浪突破境界。

    “恭喜沈浪道友成功突破!”

    “恭喜沈公子修为大增!”

    玉瑶和神秀两人上前恭贺道。

    沈浪起身抱拳道:“让两位见笑了。”

    邪影双目如炬,走上前来,道:“沈道友,如今你也突破了化神巅峰,与我境界相同。待你境界稳定之后,可敢与我一战?”

    “为何不敢?脱困之日还长着呢,别说是一战,就是十战,百战都没有问题!”沈浪哈哈笑道,眼神中充斥着自信。

    “好,期待与你一战!”邪影抱了抱拳。

    沈浪也抱拳回礼。

    如今突破化神巅峰之后,沈浪的实力上涨了许多,不但血灵九变的所有神通全部加强了一番,天罡纯阳剑典的能力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

    和神秀和玉瑶两人闲聊了几句之后,沈浪很快又继续进入了打坐修炼中,开始稳固现在的修为。

    又过了五年,沈浪才将化神巅峰的修为稳固下来。

    第一件事,就是找邪影切磋。

    邪影当即接受挑战,两人的切磋地点就选在大殿外,一处地势较为平坦的坡地上。

    神秀和玉瑶两人自然不会错过这场注定精彩的对决,当起了看客。

    沈浪邪影两人一左一右的站立在坡地上,双目透射出精光。

    “事先一提,邪某与人切磋从不会试探对方,出手就是全力!还望沈道友小心了。”邪影先道。

    “好。”

    沈浪应了一声,暗道邪影的行事作风还真是狠辣果断。

    “喝!”

    邪影一声暴喝,全身上下涌出滔天的黑色魔光,那黑色魔光不断朝着四周蔓延,将数千米内的一切都渲染成了纯黑色。

    紧接着,邪影背后竟升起了一尊体长千米,面带黑色头盔,身披黑色铠甲,手持巨剑的巨大魔神虚影,浑身燃烧着熊熊魔焰,凶戾的气息令人毛骨悚然!

    数千米范围内的一切,都被大片的黑色魔光笼罩。

    “天魔真身!”

    神秀和玉瑶两人不禁倒吸一口寒气。

    沈浪心神大凛,立即撑开紫晶壁,防止被笼罩过来的魔光侵蚀。

    他是第一次见邪影出手,不过也瞬间明白邪影为何被称为南渊之地年轻一代的第一人了。

    这天魔真身也类似于神秀的伏虎罗汉法相那种肉身意志,但要远强过后者。邪影肉身意志所带来的庞大力量,甚至能改变小范围内的环境!

    邪影这家伙,居然已经摸到了一点点玄域神通的皮毛!

    不,皮毛还算不上!顶多和自己一样,只是摸到了一点点毛而已。

    “残光剑阵,开!”

    沈浪不甘示弱,疯狂的催动起残光剑阵。

    “咻咻咻!”

    大量的白色剑光冲天而起,如巨型海浪一般在沈浪周身缭绕。

    沈浪明白邪影下一击会发挥何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威能,他尽可能的往剑阵中灌注更多的灵力,让剑光的数量保持在最多的水平。

    “天魔一击!”

    邪影一声暴喝,肉身融入了虚影之中。

    只见那尊巨大的魔神虚影,挥舞着手中的漆黑色巨剑,以开山裂地之势,重重的朝着沈浪一劈!

    随着漆黑色的巨剑斩下,剑身中涌出无尽黑芒,形成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柱,冲天而起,迎头朝着沈浪袭来。

    神秀和玉瑶两人脸色大变,邪影简直是疯子!如此恐怖的攻击,这哪里是切磋,简直是想要沈浪的命好吗?

    为了以防万一,神秀双手合十,全身涌出大量的佛光,背后亮起了巨大的伏虎罗汉虚影。

    万一沈浪撑不住,他可以及时祭出伏虎印,帮忙替沈浪抵挡攻击。

    “极光斩!”

    沈浪一声暴喝,残光剑阵中无数白色剑光从流星射月一般,划过无数道惊心动魄的白光弧线,正面射向黑色光柱,最后于一点爆发。

    “轰!!!”

    炸响声震天动地,漫天的黑光和白光相互交织,仿佛天塌了一般,地面崩碎,山体剧烈震动。

    邪影击出的天魔一击,和沈浪击出的极光斩撞在了一起,狂暴的炸响声经久不息。

    “紫晶壁!”

    沈浪身前的残光剑阵已经被破开,他竭力撑起紫晶壁,这才勉强抵挡住了爆炸的冲击。

    撑过一波之后,紫晶壁表面都裂开了无数条裂缝。

    沈浪体内灵力一阵紊乱,气血上涌,勉强没有受伤。

    天魔一击和极光斩击在了一块,最后还是极光斩略微胜出,刺目的白光破开了黑光,如拨云见日一般,撞在了天魔真身上。

    “轰!”

    那魔神虚影防御力惊人,勉强将极光斩的余波正面抵挡了下来。

    但邪影还是被击伤了,极光斩的威力出乎他的意料,加上没有法宝加持,让他略逊沈浪一筹。

    “是我输了。”

    魔神虚影变回了人身,邪影嘴角溢血,坦然认输。

第2110章 一千年以后

  虽然邪影只是受了轻伤,但他最强的一击都能被沈浪破开,再这么打下去也只会重挫他的自尊,没什么意义。

    “承让了。”

    沈浪抱了抱拳,面色凝重道:“邪影道友实力惊人!若非神女墓中不能动用法宝,凭你的魔剑圣邪加持,败的人应该是沈某才对。”

    他并没有说假话。

    若沈浪猜的不错的话,邪影的那件极品洪荒灵宝魔剑圣邪,就是为天魔真身准备的。如果刚才那魔神虚影挥舞的是魔剑圣邪,自己必败无疑!

    甚至还有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败就是败了。沈道友也没有祭出法宝,这些假设没有意义。”

    邪影摇头道。

    他的魔剑圣邪可是极品洪荒灵宝,即便在外面能赢沈浪,那也是借着法宝之威才赢的。这种胜利也不是他想要的。

    目睹全过程的神秀和玉瑶两人心神震撼,情绪十分激动。

    精彩的一战!

    在神女墓中困了这么多年,难得有今天这样热血沸腾的感觉。无论是沈浪还是邪影,实力都让他们为之折服,是两人心中追逐的目标。

    沈浪也明白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邪影确实强大。切磋结束,四人回到了黑色宫殿中。

    邪影闭目打坐,恢复伤势。

    沈浪心情不错,和玉瑶神秀两人聊起了天。

    他闭关的这些年,神女墓没有丝毫的变化。唯一一点不同的是,以前笼罩在血莲山的邪云彻底消失不见,再也没有飘来过。

    玉瑶和神秀两人的修为已经到达了顶峰,无法再精进一丝,除非突破炼虚期。

    但是他们不会轻易冲击炼虚期,因为在神女墓中突破了炼虚期没有意义,等于白白浪费化神期时候的寿元。

    化神期修士的寿命大概在三千岁,以他们的骨龄而言,是足够挥霍的。

    虽说是足够挥霍,但被关在神女墓中,不亚于是浪费生命。

    沈浪还好,他刚刚突破化神巅峰,还能继续打坐修炼提高修为,直至将修为提高到极限为止。

    之后的几十年里,沈浪依旧在打坐修炼。

    偶尔他也会陪着玉瑶散散步,和神秀切磋一下神通,三人的关系越来越好,几乎对彼此都十分了解了。

    唯独邪影依旧不合群,特立独行。

    值得一提的是,血莲山中的所有天材地宝,几乎已经被四人采集的一干二净。沈浪也得到了不少好东西。

    众人几乎对血莲山周边的地形了如指掌。

    转眼间又过了一百年。

    沈浪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化神巅峰的瓶颈,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尝试冲击炼虚。

    如今的状态,已经没必要修炼了,玉瑶,神秀,邪影三人的状态也都是如此。饶是他们再怎么耐得住寂寞,被关了两百多年,人都要被逼疯了。

    实在是没有办法,沈浪想着法子消遣。

    起初是下棋。

    沈浪制成了一个棋盘,和玉瑶神秀两人下下旗,以作消遣。

    后来,为了不让自己感觉太无聊,沈浪还特地用稀有晶石制作了一副扑克牌,顺便把玩法和规则告诉了玉瑶神秀两人。

    沈浪没事和就神秀玉瑶两人斗斗地主,打打牌。

    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个消遣的好办法。神秀和玉瑶乐在其中,对沈浪“开发”出来的游戏赞不绝口。

    当然,总不可能打几百年的牌……沈浪又用晶石制作出了一副麻将。

    起初,麻将三缺一,沈浪喊邪影过来一起玩,邪影觉得那只是小孩子的游戏,还不屑参与。

    但时间久了,他也闲的无聊,索性加入了搓麻打牌的队伍中,越玩越起劲。

    就这样,四人靠着打牌和打麻将度过了几百年的无聊时间。

    途中,沈浪还不断的开发着新玩法,比如轮盘、牌九、骰子、象棋……简直都把整个宫殿改成了赌场。

    因为有着俗世的经验,沈浪将他在俗世了解到的有趣玩意儿,全部复制到这里。

    见沈浪创造出如此多有趣的玩法,玉瑶和神秀对沈浪钦佩不已,连邪影都对沈浪肃然起敬。

    要不是沈浪开发出这么多花样的娱乐游戏,他们精神可能真的会在长时间的封闭状态下发生一些负面的改变。

    转眼间,又过了数百年。

    这一年,恰好是他们进入神女墓的第九百九十九个年头了。四人不再打牌搓麻将了,开始为离开神女墓做好准备。

    几乎无所事事了上千年,总要恢复状态。

    四人每日彼此切磋,交流修炼方面的心得。

    在神女墓经历了这么多年,邪影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高冷,乐意将自己在修炼方面的心得体会分享他们。

    最后一年在切磋比试中过去,四人都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终于,整整一千年时间过去了。

    沈浪,玉瑶,神秀和邪影四人十日前就在神女墓外围等着,忐忑不安地等待神女墓再次开启。

    结果十日过后,神女墓外围依旧没有显现出空间气旋和明显的空间薄弱点。

    “完了!没想不到我们等了一千年时间,神女墓出口还是没有开启。可能……神女墓的法则之力缺陷早在当初就已经被冥河神女修补了。”

    沈浪面色惨白,眼中涌出无尽的绝望。

    “不……怎么会这样!我们……难道白等了一千年?”玉瑶颤声说着,情绪崩溃,泪水止不住的从面具下滴落。

    神秀双手合十,面露悲伤之色。

    邪影起初也十分绝望,但走动了一阵后,很快就发现了一些异常,双目陡然爆射出精光,道:“你们别失望的太早,神女墓的出口并不是没有开启,而是发生了一点变化!”

    “什么意思?”

    这话一出,三人大惊失色,急忙问道。

    “我周身的天魔煞气对空间波动极为敏感,刚才已经发现了这数千米的空间内,确实有了几道薄弱点,只是比起一千年前神女墓开启时候空间薄弱点厚了不少。”

    说完,邪影全力放出体内的天魔煞气。只见缭绕在邪影周身的大量黑气朝着四面八方发散开来。在黑气充斥的空间内,果然有几处旋涡状的气流!

    但撤走天魔煞气之后,那气流就不可见了。

    “是隐形的空间薄弱点!”沈浪双目一亮。

    神秀和玉瑶两人瞬间转忧为喜。

    “不错。我们合力破开这隐形的空间薄弱点,或许能撕裂开一个空间通道!”邪影双目一凝。

由于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继续阅读: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