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组诗展039:周洪成‖她像一条燃烧着生命烈火的巨龙

zgshzjxh 2019-01-11 04:01:20

黄河口之恋(长诗节选)
。周洪成
 


 
她的名字叫黄河
诞生地处于冰雪覆盖的西部山脉
当世俗的人举目仰视
将巅峰视为终极高度顶礼膜拜
她已奔驰在广袤原野
于豁然中纵情天地
向着东方滔滔大海洋
向着太阳出来的地方奔去
别人朝圣巅峰
她欣然接受巅峰的朝圣
润泽万物才是唯一的使命
她礼遇天下
通达四海
涓涓细流飘来灵动的音符
融合成一曲澎湃的黄河交响
她是巨龙
头迎红日,尾扫流云
朝霞辉映
河流金光万丈
她像一条燃烧着生命烈火的巨龙
民族魂的图腾举世敬仰
跃然云端之上

“风在吼
马在叫
黄河在咆哮”
 

 
你的名字叫黄河
你是遨游九天的精灵
你是叱咤神州的巨龙
你是一部难以读懂的无字天书
你是字里行间注满苍凉的无韵离骚
你的怒吼是一个古老民族的啼血呐喊
你的咆哮是多灾多难的民众仰天悲号
你是命脉是摇篮
也是祖祖辈辈的心腹之患
思绪穿越历史云烟
处处可见你决堤改道带来的河难
平地水涌浮尸  遍野洪荒一片
你是历史无数苦难的载体
你是百姓血泪浇铸的一部春秋
“东红庙、西红庙
三年不淹学狗叫
棘子刘、王家院
黄河决了口
百姓要了饭……”
你在历史长河里信马由缰汪洋恣肆
浑浊河流洗不净累累白骨
万千苍生幽灵在湍湍漩涡中飞旋
古代治水者的长袍大裾
永远飘扬着他们的坚韧
时光飓风迅疾掠过
为了你  大禹治水
曾三过家门而不入
用神斧劈出三门峡的奇峻
悲怆问天身先死
为了你唐代筑塔宋朝修庙
你照样随心所欲不依不饶
一年一决口
三年一改道
“黄河涨上天怎么办”
一代伟人的历史发问
打开了为你治淤治溢的玄机
在子子孙孙殷殷期盼的泪光里
你能否放下手中那支闪着寒光的利剑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
有一只温馨的摇篮
那是一条雕龙的木船
伴我度过窘迫的童年
给我插上蔚蓝色的双翅
将我带进清幽的梦幻
那时候,我没完没了地苦思冥想
这条大河为何如此沉雄奔放
紧接着就会充满遐想
她往哪里去
河流雄浑而喧哗
却从不作答
我探究的目光试图穿透河水
询问她有没有故乡
换言之她的源头在何方
那源头又是因何而生
为什么奔走的步履总是如此匆忙
转念又想
还有一条看不见的河流
那是了不起的时间之河啊
不知不觉间在孕育巨变的沧桑
神秘摇摆这条大河的河床
任性改变她挺进大海的流向
目睹她的尾闾摆来摆去
我的双眼平添几分迷惘
眼前这条河流
与时间的河流相比
究竟哪一条拥有更加神奇的魔棒
不能在同一时间踏入同一条河流
蕴含着怎样的哲学思想
长大了才明白
黄河源头在哪里并不重要
弥足珍贵的是她与生俱来的伟大理想
河流绝不是无根无基的飘泊
苍茫的大河有她无比执著的信仰
浩浩荡荡出发
千曲百迴于奔徙中成就一生永远的辉煌
一曲悠然飘来的古老民谣
令黄河每一根血脉贲张
“你晓得
天下黄河几十几道弯
几十几道弯上
几十几只船儿
几十几只船上
几十几根竿儿
几十几道弯上
几十几个艄公
来把船儿扳”
 

 
石蕴玉而山秀
晨雾绕灵草
水怀珠而川媚
河畔栖异禽
原野莽莽
蒹葭苍苍
掬起一泓带着泥沙的河水
轻轻地送到嘴边
恍然悟到家乡就在眼前
不到黄河心不死
到了黄河心不甘
一个人在一条大河上走
忘情地走、痴痴地走
仰承天宇俯接龙脉神驰八极
披天地之灵气
沐日月之精华
一个人在一条大河上走
留下了五颜六色的花朵
芬芳四溢
一个人在一条大河上走
从雪山冰川的巴颜喀拉山
到黄河入海的龙门
边走边与先哲絮絮交谈
一个人在一条大河上走
长风吹拂狮鬃一样的须发
脚下的龙脉如奔腾的波浪
伫立在大河大海交汇的地方
这里才是我灵魂的故乡
 


 
冬季迷濛的大雾锁紧了河面
厚厚的坚冰封冻住长长河道
河水在冰层下面静静流淌
当春天的暖流涌动之时
“嘎咔咔……”一阵巨响自河底冲向天际
冰面上顿时有了立体的皱褶
沉睡一个冬天的大河开始苏醒
黄河开凌了
凌汛来势凶猛
宽宽的河面上浪花飞迸
大页页的冰凌如同三峡放舟
呼啸着疾来驰去
冰块叠起
令人惊悚的层层冰峰
随着水浪和飓风滚滚而来
黄河入海处
高耸的冰坝瞬间垒起
泛着幽幽的寒光
一阵又一阵来势更加猛烈的冰块
轰然撞击冰坝
前仆后继的冰块在勃然爆起
将巨大的冰盖一层层推向半空
又一个冰峰崛起
大冰大浪砸击坚实的冰坝
威武雄壮的凌汛推向高潮
冰坝朝着大海移动着
沉稳有力而所向无敌
雄浑的轰鸣声冲向大海
那是来自黄河的怒吼
黄河终于发出石破天惊般的怒吼
茫茫天穹传来阵阵回响
不是尾声 黄河相约大海的絮语
伟大的黄河
走过五千年的天空
饱含乳香的河水
润绿了黄河三角洲
一片浓郁的青翠
挂满生命的露珠
 
大海骤然间
被翻滚的云团挤得不辽阔了
波浪停止了喧嚣
静听大海对天空的控诉
雷电轰然炸响
一条火龙在海面上奔跑
那是黄河的尾闾
 
千道激流
万个旋涡
黄河浪涛像奔驰的骏马
朝着大海进发
黄河相约大海
一声长啸久久回响
黄河三角洲从阵痛中醒来
野草丛荡着绿波
黄河流过故乡大地的胸膛
沁入温柔的心房
积蓄历久弥坚的力量
田野飘荡生命的光亮
禾苗青青满是大地的触须
弧形的河流和旷野一起飞翔
 
黄河相约大海
黄河三角洲相邀全世界
这是“造陆运动”诞生的土地
经受大洋气流的洗礼更加年轻
这一大河连接起神州大地西部与东部
西部发源地是巍峨的昆仑
高山仰止
到达东部流入波涛汹涌的渤海
海阔天空
这一条大河使相距万里之遥的高山和大海
有了最为亲密的血缘
是的,穿过血亲找不到一点杂质
简直不敢去想象
神州大地如果没有了黄河会是怎样
黄河有一天真的突然消失
黄河流域会陷入干涸的痛苦深渊
黄河三角洲这颗明珠会滑落海洋
无数生灵灭绝尘土飞扬
何等灿烂的文明会倒退至蛮荒
朋友,请你执着地坚信
黄河永远不会消亡
辉映在波光里的日月
是炎黄子孙的脸蛋
堆积在河床上的那些故事
缓慢、舒展、悠扬
用一曲激情四射的歌谣
拍打滚烫的情怀
蝴蝶和蜜蜂开始在野花间追逐
吟咏对一条大河的怀念
面对星光,风儿轻轻吹
渔人把夜色吹白
一条河
在跳龙门的黄河鲤鱼的尾巴上流动
一条河
在每一名炎黄子孙的眼睛里流着
这才是一脉真正的活水
自己,被自己梦一样的幻影惊动
弧形的河流和旷野一起相依偎
九曲黄河挟千壑万岭的丰腴之壤
承无数支流的慷慨之馈
沉积出富饶的绿洲加油洲
共和国的黄土地继续向东延伸
延伸
长河落日的静美
显现在宽阔的河流之上
仰望满天彩霞
让许多梦迷失在童话里
 

由纤细到宽阔的九曲黄河
由清澈到浑黄的万里黄河
日夜兼程
扑向大海的汪洋
那才是真正的拥抱啊
再也无法分离
河面上飘荡着人间红尘浊浪
辽阔的大海依然纯净
 
……
 
不是每条河
都能以其流淌的生命
辉映漫长的历史
唯有黄河用自身跌宕起伏的激流
注入华夏民族博大苍凉的灵魂
宇宙永恒
物质不灭
黄河像生命一样久远和古老
黄河只要奔腾不息
生命就会永存天地间
不要到河流中采摘耀眼的浪花
应该去获取熔岩一般运游的地火
让我们到黄河三角洲聚集
在这里架起一座钻塔
一起钻探地火,钻探激情
钻探奔突的岩浆
这是一条黄色的泥河
很神秘、很奇特
孕育了一个黄肤色的民族
连自己最早的祖先也叫黄帝
祖先在地下
日月在天上
黄河在中间
流着
在清晨幽静的湿地上
众多的鸟儿在头顶飞
它们成群结队地俯冲
慢慢收起美丽的羽翼
在薄雾里优雅地漫步
野花的香气
弥漫了一个湿漉漉的黄河三角洲
 
如果我有翅膀,我将
我将飞临黄河口
俯瞰那片青春的沃土
用我心灵的照相机
航拍斑斓多姿的原野
那是一片虎跃龙腾的祥瑞之地
那是一片膏腴人间的葳蕤芳甸
极目远眺
有我梦幻的城市和石油
涌动的海洋
匍匐爬行的九曲黄河
蛇一样的曲线
每一次洪峰袭来
它体内蓄满了波涛的声响
黄河爬到了黄河三角洲身旁
湿地敞开在辽阔天空下
茂盛的植物蓬蓬勃勃
鲤鱼跳龙门,在黄河
白日依山尽,在黄河
奔流到海不复回是黄河
有人被浪峰埋没
有人驾浪头腾越
我自天上来
我回海中去
黄河三角洲万鸟争鸣
石油之城令人魂牵梦萦
生态之城振翅欲飞
“派出昆仑五色流
一支黄浊贯中州”
一条圣河
成为一个伟大民族的图腾
待闺阁中人称处女地的黄河三角洲
丰厚广袤物华天宝
承载着世人的惊羡
蓄势待发在今朝
整个地球都在注视着她
喷射出万丈光芒
 
……

 
 
周洪成,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64年5月出生于山东滨州。先后当过石油工人、教师、机关干部,还曾担任报社记者、编辑部主任等职,现任胜利石油管理局工会第一副主席。胜利油田作家协会主席、中国石化作家协会副主席、胜利油田青年联合会副主席。18岁开始笔耕,至今有500多篇(部)计310多万字的作品问世。先后获国家和省(部)级大奖,连续荣膺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中华铁人文学奖”及“五个一精品工程奖”,结集出版报告文学集《从黄河到大漠》,散文集《烧荒》《火鸟家园》,长诗《黄河口之恋》等。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