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秘书办公室遇上老板娘,你说尴尬不尴尬

小媳妇搞笑视频 2018-03-06 09:22:50

点上面每天看搞笑视频!

“我可以确定一件事,”通过空间之门将自己转移到了南极之后,堂吉诃德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南极比北极冷这件事情呢,是真的!” 站在一座冰川之上的堂吉诃德向着远方眺望,隐约可见那个巨大,深邃的坑洞,伴随着凛冽的风压,不时的发出着凄厉的哀嚎,就好像是一只随时可以吞噬着一切的怪兽,“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里还真是一丁点都没有改变,看来有时候,远离尘世也是一个不错的选着呢。”空气中只留下了堂吉诃德淡淡的感慨声,但是他的人早已经不见了。 因为上一次过来的时候已经轻车熟路,堂吉诃德这一次就没有再走地面之下的那令人窒息的地宫,而是直接穿过整个南极,到达了极地中央的那座穿过深厚冰层以及地面的法师塔前,并未掩盖什么气息,甚至可以说是大张旗鼓的过来,所以在堂吉诃德到达了这座满满的都是骸骨构成的法师塔下的时候,伴随着一阵骸骨摩擦的声音,一道通往法师塔内部的缝隙就这么被打开了,当然,对此堂吉诃德也没有客气,直接就飞了进去。 “咯吱咯吱”那只曾经在堂吉诃德身边呆了许久的名字叫格里高利的骷髅小狗就在缝隙的另一侧,看到了堂吉诃德似乎还有些特外的亲切,当然,这只骷髅狗最大的作用还是给堂吉诃德引路,“竟然是往下走吗” 在骷髅狗格里高利的带领下,堂吉诃德乘坐着悬浮石台缓缓的向着磷火之塔的下方前进着。“不过也对,炼尸之术,无论她怎么修改,想来也都是需要一个大阴大破之地,指的是充满负面能量的地方,但是,她所选的地方没有月光,却不知该如何炼尸呢”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石台一直下降,穿过了厚实的冰层跟冻土,穿过了死灵之城,在堂吉诃德看来自己下降的距离起码也有近千米深了,想来,弗朗.希丝应该是在磷火之塔的最底层了,不过,想到这里,堂吉诃德不由的轻笑了几声。竟然愿意让自己来到她的法师塔最底层,看来,这个女人十有是实力大增啊。不然的话。活了这么久的她可不会做出这种乌龙的事情,至于另外的一种考虑,信任自己,堂吉诃德想都没有想过,要知道,自己跟这只死灵法师一共也就见过两三次。就算每一次堂吉诃德都开启着亲和光环,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咯吱咯吱,”站在一扇巨大的同样由骸骨构成的大门之前,格里高利叫了几声,大门上交织在一起的骸骨就好像是人的手指一样。缓缓的张开,露出了一个大概三人多高的空间。而且,门才打开,里面就冒出了一股令堂吉诃德感觉有些窒息的凶煞之气,显然,弗朗.希丝应该是已经将自己的那门天赋秘术修改成功了,并且找到了代替血液的东西,不然的话,如此浓重的凶煞之气,所屠杀的人数恐怕早就被神殿或者是真神发现了,要知道这么浓重的凶煞之气,最起码也要屠杀个十几二十万人才能够做得到的,想到这里,堂吉诃德掏出了一个口罩戴在了自己的嘴上,通过上面的魔法阵将空气中的那股呛人的味道过滤在了外面,这才迈步向着里面走过去。 偌大的地厅被大量的凶煞之气包裹,如雾如幻,确切的说是阴森可怖,因为在这里,就连灯光都无法穿透,实在是朦胧异常,不过堂吉诃德所走过的地方,还是被他的领域将凶煞之气逼迫到了一旁,露出了犹如鹅卵石一样,但是实际上是由无数生物的头骨组成的地面,而且上面还有这密密麻麻的细纹,看上去还有些眼熟,似是而非的感觉,想来这是根据堂吉诃德的天赋法术修改出来的专属于弗朗.希丝的魔法阵。 “弗朗.希丝阁下,”在这间地宫里漫步了一阵子之后,堂吉诃德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又不想主动使用灵能窥探人家的秘密,免得引起麻烦的堂吉诃德只能用有些污浊不清的声音吼了一嗓子,“您在哪呢” “呵呵,”伴随着一阵女性的笑声之后,地宫里的凶煞之气就犹如长鲸吸水一样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奔涌而去,片刻之后,整个地宫在头顶的磷火之灯的照耀下,变得明亮了起来,虽然依旧有需暗,但是却也可以看清整个地宫的样子了,跟堂吉诃德想象的差不都,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魔法阵,棚顶也有一个可以转移月光的装置,唯独令堂吉诃德每没有想到的就是,在地宫的中央,停留着一副巨大的巨龙骸骨,振翅高飞,栩栩如生,而且最重要的似乎,绝大多数的魔法阵都跟这条巨龙的骸骨连接在了一切,“许久不见,伊格.古德曼阁下。” “许久不见,”堂吉诃德的目光扫过了巨龙骸骨,以及停留在巨龙头骨口中的一口由骸骨编制而成的棺材,显然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而且从声音上,堂吉诃德已然可以确认,弗朗.希丝对于自己的改造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甚至可以说,她的身躯应该已经跟人类差不多了,虽然利用的是生之力的对立,死之力,“弗朗.希丝女士,不过我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近了您竟然愿意让我看到磷火之塔的最重要的秘密,想来,您能够成为一名伪.法神,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这具骸骨吧,倘若这件事请被巨龙一族知道,恐怕.” “咯吱”骸骨构成的棺材盖子伴随着一阵摩擦的声音被缓缓的打开了,一阵浓重的几乎到达了液态的凶煞之气从棺材里冒了出来,不过很快的。这些凶煞之气就被巨龙的骸骨吞噬的一干二净,似乎是像基础元素一样储存在了骨骼之中,以至于整幅骸骨都有些变得猩红,而后,一只手缓缓的从棺材里伸了出来,虽然距离的很远,但是堂吉诃德还是尅呀看得分明,洁白。充满了弹性的手指,以及大概两三厘米长的光洁指甲,再然后,整个人,确切的说整具尸体都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被束在了一起的长发,死灵法师特有的宽大的法袍,还有一张长相上还算不错的面容,谈不上倾国倾城,却也算是一个漂亮女人了。“过去的话,”嗖的一声,弗朗.希丝整个人从棺材里一跃而起。落在了堂吉诃德的不远处。隐隐的堂吉诃德似乎感觉到了一阵燥热,当然不是那种燥热,弗朗.希丝哪怕再漂亮,她也是一具尸体,是跟人类完全相反的物种,所以堂吉诃德不可能对她产生哪怕一丝一毫的性趣。这里的燥热,是真的很燥热,就好像弗朗.希丝是一个火炉一样,“我也许会怕,不过现在。在拥有了跟您交换的秘术之后,事实上。我已经不是那么的依赖这座法师塔了,让您看见也无所谓,至于巨龙一族,想来您也不是一个喜欢随便乱说话的人,尤其我们之间还有着一个互惠互利的协议的前提下。” “您真漂亮,”详细端详了一番弗朗.希丝之后,堂吉诃德小小的拍了一记马屁,“而且跟帕丽斯却是很像,看来秘术这一块您的进展不错啊。” “还可以,”哪怕是弗朗.希丝,她终究也是女人,女人对于别人的夸赞没有不想要接受的,所以眉宇间也依稀可以看到一丝自得意,“至少身体不再像过去一样僵硬无比了,而且境界进展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快,也许是我本身的实力就很高的原因吧,不过,想要将您的这份法术推演到极致,我却也不知道还要多久呢,不知道您这一次过来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打算建立天空列车了吗我可是等了您好多年了。” “我们可以换一个地方吗”虽然说堂吉诃德对于弗朗.希丝是如何修改他的魔法阵有些兴趣,不过地宫里的凶煞之气实在是太浓厚了,那个面罩已经超过了它的过滤上限,而且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弗朗.希丝都不大可能将这个秘密说出来,堂吉诃德就更没有兴趣停留在这里了,“这里的味道实在是.” “去顶层吧,那里的空气也许会好一些,”说着,弗朗.希丝随手划开了一道空间门,显然,她虽然是僵尸之躯,却也依旧保留了可以使用法术的特性,终究炼尸之术强化的只是而已。 也许是许久不曾来到顶层,这一间靠在外墙可以看到外面风景的房间有些冷,尤其是当弗朗.希丝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她身上所发散的那股燥热让窗户上猛然多出了一些哈气,“很抱歉,我这里除了血液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饮品了。” “谢谢,我不渴,所以,其实你还是要饮血” “单纯的瘾证,给自己倒了一杯血液之后,”佛朗.希丝幽幽的说道,“这具身躯天生所带来的,我虽然不需要血液提供什么营养,但是却好像你们人类想要喝水一样,是必须的,来找我有什么事” “两件事儿,第一个,天空列车的事情,因为我这些年实在是太多的事情在身上,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最近我已经将那些事情都处理好了,所以这个计划随时都可以开始,第二件事情,我想要在你这里建造一座类似于前日耳曼帝国天空之城结构的炼金塔。” “原因我不在意,您也不用说,”弗朗.希丝用自己长长的指甲擦了擦嘴角的血液,下一刻,血液就好似烧开了水一样沸腾了起来,化作一片烟雾,“想来您也不会对这片不毛之地,以及那些罪犯们有什么兴趣,不过,你需要帮我做一件事情,作为交换。” “您说,”靠在长椅上的堂吉诃德没想到弗朗.希丝会答应的这么痛快,不过,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只女僵尸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也不会简单到哪里去,“倘若我能够做到,一定尽力而为。” “您一定是能够做到的,”弗朗.希丝微微的晃了晃自己的手中的血杯,“炼尸之术源于您,您也清楚这其中的奥妙,我为了避免大量的使用血液,引起神殿的追杀,无奈只能改动秘术,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我改动秘术的原因,似乎让我的躯体内部失去了平衡,结果就是,随着我的实力的提升,我周身的那个火系的魔法阵不但会出现无法控制的情况,甚至就连我自己都会被灼烧,又变成过去的老样子,甚至更差!”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