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淮诗典(556期)||徐甲子诗选

长淮诗典 2018-10-24 17:28:06


徐甲子(甲子),6O后,当代诗人。写诗作文。曾有百万文字发表,获有大小奖30余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主编《新大陆》《裂谷流》等民间诗报, 后封笔。做过知青/工人/编辑/记者等,2016携笔回归。现为鼎文化传媒艺术总监,[甲鼎文化]总编。《中国艺术家》杂志特邀编辑(记者)。

对命运之结的反复逼近、试探、梦呓、解扣和疑惑,是徐甲子诗作的主体核质。由此在荡开、深入过程中导致破茧出来的是生命、灵魂的叩问和索解,乃至哲学的进一步生成与巩固。想一想我们从何处来、到何处去,生有多长、死有多久,这些问题,总是让人时想又不敢深想。 徐甲子对生命认识的敏感如若专注于生命以各种质态一滴一滴檐水般流失,一点也不粗枝大叶。
    除了对时间的沉湎与纠缠,徐甲子还有堪称高手的设局和破局。 从他的大量发表的诗中我便读到了三种设局:“就在雪中  豹/张开大口/目视前方”《雪中豹》,“一尾鲜亮的鱼/游在我的梦中”《梦之鱼》,“微弱的灯光下/一只蜘蛛,轻轻爬动”《一只蜘蛛,轻轻爬动》。甲子设出的局,往往是深如黑井的危局。当他看见读者顺着他的局走下去而不能自拔时,他却超然诗外淡淡地笑了,并反手打开了一道漏光的窄门,让读者及其思想、语言、技艺入局,并与之博弈,正是他纸上的快乐时光。哪怕设局死亡,他也心静如水:“我设想一千种死亡的姿势/每一种设想/都是我最后的企图”(《永远的草原》)。在甲子的观念里,他并不在乎“诗人告诉了我们什么?他是如何将自己的经验传达给我们的”([美]苏珊.朗格),他试图告诉读者的是“诗人创造了什么?他是怎样创造的?”
    此外,徐甲子在诗写路数上也是极有想法的。他的创作主体多为抒情式的“知识分子”型,如这样的句子可代表其倾向:“在更远的山上/圣人啊/你双目低垂 ,冷漠如冰/杰出的容貌令我寒心”(《倾诉》)。此同时,他也写很“民间”的口语型诗歌,如《中国:拳击运动》等。甚至,他有时也创作民谣型的作品,如《春花》。至于他的诗写题材的广泛性,哲思的,爱情的,工业的,纪游的,政治的,等等,我这里就不赘言了。因为诗歌艺术的高低与题材无关,只与对题材的处理技术有关。


一一凸凹


徐甲子的诗歌常常是以字词镂雕出尖锐又极具硬度的品读感受,仿佛他写诗不是在写,而是在把一块又一块穿越他胸腔的石头,安置在文字的腹内,再一块一块垒放在他要表达的诗意中——给人以立体的,带着呼呼大风的诗歌感受。让你读前读后都需要深深呼吸,提起一股与之相和的力量,否则将无法与他的诗境居于同一个空间。我想现实生活中的他也一定是一个性格爽直,不多矫饰的人。另一方面,他也有静好及温和或温情的作品,完全符合了铁汉柔情之说,这刚柔并济的特色非常完美的构画出徐甲子作为诗人的整个形象。

                                                  

一一霜扣儿



在徐甲子的诗中,灵魂蒙难而无助孤悬,沉沦或超拔,就不再是无病呻吟,或耸人听闻的抽象清淡与空洞想像,而是灵魂、精神与苦难一场无可回避的角逐,以及在此角逐中的感悟、选择和认定。

“对于人子/你们曾踏过的光辉/今日仍照彻我的门窗/不去的梦/暗传樟气/弥满着我的灵魂”(《倾诉》)“更多的时候/我们面对上帝/思绪飘飞”(《生命的马蹄》)徐甲子选择了超拔,选择了对神圣的追求。于是,才有了诗人对神圣的倾诉和倾听。“我不能不将你们的头颅/置于书案/我的的圣人/耳边花饰环绕/面对扑鼻而来的真理/倾听你们不朽的呼吸”(《倾诉》)

这使我想起德语大诗人里尔克。里尔克当年从亚得里亚海呼啸的波涛和狂风中,蓦然间仿佛听到了一个穿越波涛和狂风而来的、向他发出呼唤的声音。“是谁在天使的行列中倾听我的怒吼?”里尔克立刻写下了这个神灵的启示,并由此写下了伟大的峰巅作品《杜依诺哀歌》。里尔克在亚德里亚海岸所听到的声音,正是神性的声音,神圣的召唤—一神性的声音苍穹,但它只对真正能倾听者而存在。

                                                  

一一杨远宏


徐甲子的诗疏泄生之困惑,情之郁闷,语言是他挣脱现实境遇的短暂自救。他在城市和乡村间穿梭,在鸟笼之家和巍峨大厦间漂移,有时旁观芸芸众生,人间百相,有时冷静地审视自己,有时独坐灯下,在键盘上敲下一些随风飘散的呓语。他若即若离地置身都市,解读一个个夜晚,偶尔驻足,又侧身穿过。回望钢铁、爱情和那个遥远得有些模糊的灵魂出生地。他在现实生活、心灵场域和语言世界中左冲右突,他看得见彼岸的光明,摸得着彻悟之境的安宁,最终,他在诗歌中找到了一扇敞开的窄门。为此,他的诗歌更注重表达与主体心灵息息相关的那部分,沉迷于一个本真诗人切实的生命体验的言说之中,在生活中入世,在诗歌中出世,一次次“入定”、“出神”,一次次经历对艺术澄明之境的找寻和停留。他抛弃了语言的奢华,修辞的粉饰,用最单纯的色调和笔触,为我们画出了一条耐人寻味的个性化诗歌图景。他对原生态生活的温情瞩目,对心灵场域的多角度揭秘,尤其是他谦逊的写作姿态,使他的作品平添了打动人心的力量,并为他的读者创造了充满变数的思想空间,提供了不可或缺的精神向度。

                                                    

一一羽童

在徐甲子的内心世界里,通过文字呈现出的画面与意象,引领着我们步入一个真实的内心。甲子的诗更多的是关注人生命运,而在揭示这一主题时,诗人的思想无不透着深厚的哲学功底,诗人在《诗歌笔记》中言道:“一个优秀的诗人,他的眼神里透射出另一种光芒――这就是哲学的光芒。哲学家的名言是:哲学从对天空的注视开始。而诗人们的名言则是:诗歌到语言为止。海德格尔则更严格的称‘哲学里的一个因子叫诗歌’。从诗歌的语言本质到思想内涵,便开始表明诗和哲学有密切的关系,这在以后的诗歌发展中得到了公认与验证,我认为哲学与诗的关系并不是诗在接受哲学,如果你创造一种对社会对人生的感悟和理解,实际上也就是一种哲学,哲学不单单是书本上先哲的咳嗽,它存在于我们的思想之中,在对社会、人生以及物体所滋生出的思辩发展到语言的时候,一些人成了哲人,另一些人则成了诗歌的创作者。哲学是诗的骨头,而诗是哲学的花朵。当哲学忘却自己的使命时,诗人便站出来表现强烈的哲学冲动,诗人的反思与实践展示了心灵的伟大力量和对人生意义的永恒追求,这种心灵的颤动已经真切地指向人的生命过程,把一种特殊的体验突进到对其意义的反思高度。”正是有如此的认识,诗人才会在最为艰难的时期里创作出这样的诗篇。

                                             

一一大山



徐甲子诗选




故国青铜

昔日之光引领着我进入故国
记忆中的河流与荒丘
随渐起的风声缓缓呈现
那些舞动的草,那些沉默的石
那些被阳光照耀的故国的青铜

风雨浸蚀的故国,曾在记忆中奔涌
盆地低沉的天空啊,请你告诉我
此地是否我寻找的江河的源头

伫立于盆地中央,仰望满天厚重的云朵
浩大的穹空下,河水低诉
仿佛一种声音潜行于大地的心脏
以青铜之姿阅尘世苍茫。 

一一这是我的故国
沉重的大幕已然启开
我看到成群的生灵在舞蹈
成群的生灵,像跳动的火焰
惊散黑暗,惊散黑暗中的鸟群
是什么把光明摭弇

生灵正在栏中安眠
而心则被挂在青铜之上

继而开出雄性之花!

我仿佛听到生命的交响
最初的烟火充满血腥,生与生博杀
血与水交溶,烈烈锻造的火焰
此时,正将故国照亮
我仿佛看见,故国茫茫夜色里
一尊尊靑铜正暗放出冷焰的光芒
它们在岁月中舞动

最终进入泥土
升上天堂。


长城, 八达岭

要么,伏下身躯,阳光爬上你的体,

一如货币爬上八达岭。

今日的阳光多么通俗,

四周,那些养尊处优的脸被金钱扭曲。
货币如阶梯,长城的上空

悬挂一颗老人头。

鸟儿南飞,塞外的马蹄踏碎草原,

弓箭已断。秦时的兵刃锵锵作响,

山脊上一条巨龙睡意正浓。
皇帝的杯盏,英雄的挽歌隐入铁青的砖石,

以此感动上苍和他的人民。

在梦与非梦之间,两个古老的汉字被踩在脚下,

白云悠悠,漫不经心。
如同踏上喧嚣的街道,如同踏上荒芜的山径
这里种植着古今壮烈欢畅的歌。

一幅留图画潜伏着佝偻的思想,

远古的声音传进耳中。

突然想起一句话一一
幸福感谢秦始皇!

黄河倒流
 
东流这么多年,疲惫的黄河
不妨歇息片刻,甚至可以倒流。

世界已天翻地覆,你又何必那么执着
以你的性情,完全可以调转西去,
做一条逆流的大河!

当豪情变得肆无忌惮
当狂放被宠为骄纵
以你为荣的家国,在此瞬息多变的年代
话可以重叙,,史也可以伪书
至于亘古东流的黄河
为何不可逆东西行?

2017.6.6




置身于森林一般的城市,我是一只小小的昆虫。
过多的声音从耳边刮过,先是尖厉然后浑浊
过多的嘴脸从眼前展开,先是认真而后麻木。
这森林一般的楼群,让我时时听到兽的嚎叫
伴着饥饿的目光,蛇们隐藏于花丛
阴谋蓄意在心窝。
我已不堪重负,满怀焦躁
开始幻想某一天某一刻
沉重的阳光下,我将舍弃什么?
我将携走什么?

一一这就是我所表述的静地
唯一的白铺满大地
颜色经过沉淀、漂洗,抵达至纯
就象乳汁暂时还未被世界玷污。




       
我要说的解药
不是你想象的解药
你想象的解药
是武侠小说或影视剧中
将人置于死地,而后的救急。
 
我要说的解药是渴了需要水
饿了需要面包
性急需要男女
孤独需要美好的爱情
就像大地需要雨露
天空需要阳光
就像蝼蚁需要洞穴
百姓需要安居。
 
解药尽可消除你的病痛
但解药永远解除不了
你内心的武装。
 
哑 笛


小屋,常见一位老人独进独出

老人陪伴一支斑驳的哑笛

哑笛陪伴一位斑驳的老人。


(老人胡子未白的时候

用那支笛子吹来一个女人

后来女人没了

笛子也就不响了)


老人每天望着哑笛

默想一些心事

哑笛每天守着老人

沉思一些曲子。


而今,老人和哑笛

再也没有以往的默想和沉思

老人想再次吹吹哑笛

哑笛也想再次唱唱老人。


老人想,哑笛一旦吹响

世界是否会老泪橫流。



墙上的羊头骨


整整一个下午,与你对视

现在是傍晚时分,窗外草地上

一只小羊正在归家。


我把你挂在墙上

在我写作的时候

你总是与我对视

你在墙上

我在地上

你是我仰目所及的

唯一的物。


此刻, 你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当我的目光投上窗外的草地

仿佛看见小羊眼里盈满泪光。



手的光芒


一只手掌,放射五道光芒

这是光明的一半

两手相加,才能成为

一轮圆满的太阳。


为何寒冷时常来临

因为黑暗让手掌将光芒收藏。





日子在墙角密织成网

老楼步入黄昏。


楼中人,已远走高飞

一只马蜂却悄然而入

在斑驳的墙上,建起新居。


大雨,想起北岛或悼念一个人


这是流火的日子,这是七月十三
北京时间十八时四十三分
天空突然划破一道闪电,接着是暴雨倾盆
在京城,在华北,在祖国的西南
甚至整个世界,以雨为泪!

一个声音仿佛从空中传来
“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
既是化为灰烬,也要与你相拥……"

这声音让我想起一个人
想起他那还没开始,即已结束的诗句一一

在你倒下的地方 
将会有另一个人站起 
你的肩上是风 
风上是闪烁的星群!

2017.7.13夜12时


大海里深藏着多少泪水


大海痛悲时,无尽的巨浪向着海岸奔涌。
它的咆哮与狂舞,呜咽与哀歌,
它的疼痛与忿懑,苦难与伤悲,
都以怒吼的浪涛作为发泄。

今天,它为何这般平静,
平静得俨如母亲张开博大的胸襟,
接纳从黑暗中解脱的儿子。

没有仇恨,亦没有敌人
他的理想还末展开,即被毁灭。
就像身上的癌,就像阴谋的嘴脸
将他牢牢地钉上十字架
万马齐喑的盛夏,你走向大海!

2017.7.16


空椅子


这把椅子现在空着,

它的主人走了。
暴风骤雨的夜,天穹被闪电划破。
是的,椅子的主人走了
这把中国的木椅
空了!

2017.7.16





淮樱




《长淮诗典·2016年选》已经出版。《长淮诗典》走高端路线,选稿不分流派,以质取胜。2017年选继续征稿,凡是长淮诗典公众号推出过的诗人作品(2016.3-2018.2时间段里长淮诗典公众号推介的),均视为《长淮诗典*中国当代诗人档案》备选作品,同时欢迎自荐或他荐优秀作品。入选作品无稿费,不送样书, 若有不同意见请告知。本年选将收录500位诗人作品及简介、照片、精评。预计700页码,公众号尚未推介的请抓紧投稿。要求:诗歌20首左右(特殊情况10首左右)、他人的评论或者推荐语(诗人自己的诗观、创作谈、断想、随笔、絮语等亦可)若干、简介、照片, 一并发到指定邮箱chSD998@126.com。


(长淮诗典三个选本,正在组稿。)


《长淮诗典·2017年选》初选诗人名单


3月份入选诗人(初稿)


慧子、黄维盈、方文竹、庞建国、林静、何均、文君、管一、空格键、刘云、蓝格子、汪剑钊、周瑟瑟、汪建国、第广龙、苏枍北、濮溯、李天靖、花语、袁军


4月份入选诗人(初稿)


余怒、导夫、罗亮、李不嫁、荣光启、李彬勇、沙马、麦阁、燕刀三、张公善、杨梓、吴少东、王小波、程大宝、卢圣虎、吕煊、张乎、马占祥、梦也、聂沛、严力、周小波、瓦楞草、向以鲜、子川、雪舟、左岸、黄曙辉、谈雅丽、刘起伦


5月份入选诗人(初稿)


胡弦、汤养宗、王妃、沈苇、雪克、聂权、晴朗李寒、刘剑、莫笑愚、宫白云、于耀江、田禾、车延高、宁夏阿尔、吕游、芦苇岸、杨森君、青蓝格格、长篙、苏楷、西野、王武军、羽萱、李壮萍、孙启放、沙翁1962、文林、王跃强、左拾遗、天露、纳兰、李东海、刚杰索木东、熊国太


6月份入选名单(初稿):

 

车前子、路东、谷禾、张烨、耿翔、北魏、玉上烟、张洁、刘剑、白鸦、夏汉、林荣、路亚、李潇、蒋立波、 丑石、蒲素平、王小拧、涂国文、马维驹、刘清泉、外星人、沪上敦腾、泥文、西厍、征帆、余燕双、流泉、小荒、大喜、丁南强、亚楠、堆雪等新疆诗群(待选)


7月份入选诗人(初稿)


陈先发、杨健、黄玲君、吴少东、北魏、孤城、宇轩、汪抒等安徽诗群,郭建强、曹谁、陈劲松、马非等青海诗群,郑小琼、安琪、西棣、衣米妮子、杨角、马永波、郭辉、王西平、涂拥、刘季、木叶、雁西、袁魁、雨人、田晓隐、余小蛮,叶臻、江耶、老井、寿州高峰、丁一等淮南诗人方阵,沙漠子、宝光、胡正勇、邹晓慧、老飞鱼等常州诗人方阵。



8月份入选诗人(初稿)

 

蓝蓝、余怒等安徽诗群(三)、阿翔、凸凹、张岩松、江不离、钟磊、杨黎、李庭武、紫穗穗、古筝、王学芯、芷妍、老井、田暖、马启代、思不群、若荷影子、杨碧薇、克文、梅依然、王晓波等中山诗人方阵、白琳与成路等延安诗人方阵



9月份入选诗人(初稿)



梁小斌、夭夭、武稚、罗利民等安徽诗群(四),阎安、远村、刘西英等延安诗人方阵(二),殷红、胡新开、宇迅、渭波等上饶诗人方阵,田禾、黄沙子、江雪、向天笑等黄石诗人方阵,杨章池、懒懒、高柳、陵少等荆州诗人方阵;


霍俊明、唐诗、陈广德、张首滨、莫卧儿、曹树莹、孙非、谌宁生、连占斗、薄小凉、朱建业、鲁蕙、田斌、梁兄、刘德荣、吴其盛


10月份入选诗人(初稿)

 

海男,方文竹、韩庆成等宣城诗人方阵,张执浩、余秀华、韩少君、刘武忠等荆门诗人方阵,沈彩初、纪开芹、龚璇、还叫悟空、自由鸟、皮旦、蒋兴刚、渭波、邱闳、吴玉垒、曹谁、陶春、江耶、班琳丽、凝望、李玲、湖北青蛙、彭一田、周八一



(名单在添加中。2017.3——2018.2本公众号推介的作品均为年选稿源。)









下方查看部分历史文章

长淮诗典(466期)||蓝蓝专辑

长淮诗典(449期)||安徽诗群大展(一)

长淮诗典(442期)||车前子专辑

长淮诗典(436期)||张烨专辑

长淮诗典(433期)||谷禾专辑

长淮特刊||评鉴《长淮诗典•2016年选》杨章池、杨角、长篙

长淮诗典特刊||碰撞现场:2017浮山  首届中国当代汉诗研讨会

长淮诗典(390期)||汤养宗专辑

长淮诗典(386期)||胡弦专辑

长淮诗典(373期)||严力专辑

长淮诗典(365期)||安徽诗群:余怒新作专辑

长淮诗典(356期)||吴少东:清明·怀念之诗

长淮诗典(343期)||90后新锐诗群大展(一)

长淮诗典特刊||《长淮诗典•2016年选》序与目录

长淮诗典特刊||“新诗百年•长淮诗歌论坛”暨“中国•淮南第二届长淮元宵诗会”成功举办

长淮诗典(306期)||新诗百年与现代诗人人格建构——刘斌在“新诗百年•长淮诗歌论坛”上的发言

长淮诗典(299期)||雪鹰诗集《穿膛的风声》即将出版

长淮诗典(220期)||皮旦专辑

长淮诗典(199期)||徐俊国组诗:致万物

长淮诗典(185期)||胡桑诗论:语言的孤独,及边界

长淮诗典(177期)||陈先发近作五首

长淮诗典(158期)||庞培专辑

长淮诗典(149期)雪鹰长诗:夏祭

长淮诗典(142期)||安徽省高校文学社现代诗大展(一)

长淮诗典(134期)||李寂荡的诗

长淮诗典(120期)||鹰之长诗:大风

长淮诗典(100期)||陈东东30年诗歌精选

长淮诗典(94期)||雷平阳长诗《去白衣寨》赏读

长淮诗典(72期)黄玲君诗选(39首)

长淮诗典(65期)||杨黎最新作品选读

长淮诗典(53期)||荣荣诗选(50首)

长淮诗典(36期)简明诗歌赏析

长淮诗典(49期)||杨启运诗歌欣赏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