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电人追忆】陈梅华:难忘的岁月•巨龙吟啸时--记第5列车发电站及我的父辈

列电人 2018-10-15 10:03:55

谨以此文纪念

无私奉献的第5列车电站的前辈们!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当巨大的蘑菇云冲天直上翻卷红光的时刻,举国上下一片欢腾,人们心潮起伏,热泪盈眶,美帝国主义核垄断威胁的美梦彻底破灭了!


父亲陈瑞龙,与他的同事,我的父辈们,有比他人更多的自豪。因为第5列车电站的全体职工,为七一一矿采掘原子弹燃料“铀”立下了汗马功劳!


陈瑞龙


当年,为打破超级大国的核垄断威胁,核工业部(当时叫二机部)强令七一一矿要尽快开采“铀”矿,以确保核实验的顺利进行。

然而,湖南郴州市当时的工业用电几乎为零,一台用皮带轮带动的发电机,怎么能让风钻在坚硬的岩层里“得寸进尺”?


为了满足七一一矿的电力需求,1958年9月第5列车发电站似一条巨龙,蜿蜒游进许家洞七一一矿,驶进了建在火车站旁的简陋厂房内。

从此,这台由上海南市电厂拆装下来的2000千瓦快装发动机组在湖南郴州的深山沟里日夜轰鸣。


最有喜剧色彩的是:

发电机组的原产地是美国,帝国主义万万没有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台发电机组为我国的核工业发展立下了赫赫战功,成为杀向超级大国核垄断威胁核威胁的一把利剑。



弹指一挥,50多年过去了,而老5站宋世昌师傅回忆他值班时的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仍然历历在目。


陈瑞龙(左)与同事


1960年5月1日晚上20时许,机组正在正常运行。突然,给锅炉上水的主管道的法兰处垫圈破裂。瞬间,从法兰垫圈破裂处喷出了大量的高温水汽。刹时,半个厂房笼罩在高温水汽里。


当时,电网还没有高压线路到达电站附近,5站发电是单机运行,情况万分紧急!

当时,汽机当班司机李瑞恒师傅及副司机李玉贵师傅,当即顶着军用雨衣,戴着石棉手套,不顾高温、高压可能对人体造成的伤害,毅然决然冲向故障点去关闭管道阀门。


冲了几次,终因喷出的水汽温度太高、压力太大而告失败。最后,因锅炉缺水而被迫紧急停机。顿时,七一一矿及周边地区陷入黑暗里。


此时,七一一矿矿部正在和苏联专家举行庆祝五一劳动节茶话会,骤间周遭一片黑暗。矿领导大吃一惊,这可关乎国际影响,矿部领导马上率领有关部门负责人直奔电站。


而此时,在电站的厂房里,站领导及在家休息的部分职工也来到事故现场,立刻投入到排除事故的抢修中。

因为大家心知肚明,停电最大危险,会给井下作业的工人带来极大的危险,早一点送电,就少了一份损失。


大家抢修故障的时候,一批矿领导急匆匆赶到了电站,气氛就更紧张了。

大家隐约看到,其保卫科长腰间的手枪忽隐忽现。当年,阶级斗争的弦绷得特别紧,矿部领导怕的是阶级敌人搞的破坏。

当他们了解到是设备突发故障,又看到工人们冒着高温抢修,便嘱咐尽快修好送电便离开了。


大家的齐心合力,以最快的速度消除故障,机组仅用了3个小时左右重新启动,23时恢复送电。当万家灯火重新点亮,大家擦着头上的汗水才舒出一口气。

事后,七一一矿领导高度赞扬了第5列车电站人的拼命精神



1958年,我年仅3岁,我不知道父亲和5站的工人们是如何生产劳动的。但有一个事实,足以说明父辈是如何处理家、国、天下的关系,那真是做到了舍小家为国家。


我和姐姐被留在老家,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留守儿童”。我3岁至7岁,没有父亲回老家探望过家人的印象。父亲的音容笑貌,在我脑中是一片空白。7周岁的我,在许家洞第一眼望见的父亲,胡髭拉碴,穿着一件印着大大“奖”字的圆领衫……,满脸的疲惫写着他工作的辛苦。


作者陈梅华与父亲陈瑞龙


听姐姐告诉我一些父亲的生平故事:

父亲本在丹阳纱厂工作,在三年解放战争中,父亲参加革命工作,为保卫纱厂不被敌人破坏,每日里巡逻护卫。在抗战末期,父亲参加挖公路破坏日寇的扫荡计划。

当新中国着力进行工业建设,改变“一穷二白”的面貌之始,成立了电力工业部,我的父亲被党选派到南京电校学习。

父亲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分配到保定列车电业局,为了保证新机组能顺利发电,父亲作为技术骨干随新组装而成的列电5站南下。


没有铿锵的宣誓,没有高高在上的说教,肩负重责,大丈夫自然以工作为重!“带头做”是职责,工作认真是本份。


1965年的夏天,一个星期天,母亲让我送鲜奶去车间给父亲。

在车厢的办公室内,没有见到父亲。有个叔叔告诉我,父亲去车间抢修去了。中午,父亲没回家来吃午饭,母亲又让我去车间把装牛奶的杯子拿回来。当我打开杯盖,见牛奶已腐败馊臭。原来父亲根本没回办公室。


怀着好奇,我走进了车间,哇!噪音!机器的轰鸣声真的是震耳欲聋,地板都在颤动,说话真的要“交头接耳”。

锅炉车间,除了轰鸣声,还有那熊熊炉火。火㖭出炉门,烘烤得工人背后的工作服上汗渍斑斑。原来列电工人这么辛苦啊!

当年我年幼,真的被如此恶劣的劳动环境吓到了!


而我们的工人们每天8小时都在这样环境中工作,岂是感人至深一句话能表达出对他们的敬意?

大家想想:他们为的是“钱”?区区月工资30元,值得如此付出?

他们为的是“名”?深山沟里发电,唯有竹子绿树相伴,石头、土块为友,保密单位的秘密性又怎么能让他们令名远播呢?


我们的父辈就是有种无私奉献的精神,这就是他们工作的原动力。




父亲的无私,有一件事是很有代表性的。厂里的发电机转子磨损了,银焊条一时缺货,父亲硬把母亲的银链子拿去当焊条,那可是我家祖上留下唯一的贵重纪念品。

那个时代的人,就是有这样一种不可取代的精神风貌。


今天年轻的一代,很多人不能体会到当年“工作高标准,生活低标准”是要有怎样的精神境界?只有在列电工作过的人和他们的子女,才能感受到艰辛的滋味——


因为是流动单位,住房的简陋堪比今天的工棚。干打垒的土墙,杉树皮的屋顶,间或的小洞,阳光钻进房内游走扮鬼脸。

大雨之际,三四处漏滴敲在接漏的盆内叮叮咚咚……


二十几个平方,一家五六七口,挤在其中。没有像样的家具,被子夏天打包挂在屋梁上(亏大人们想得出这好办法)。这房子“夏不生凉,冬不保暖”,却会生“鼻涕虫”“蜈蚣”,有时“长虫”也来与人为友。

可生活上的艰辛贫乏,却没能消磨积极乐观的五站人的意志,他们安之若素,积极工作,保证工业用电生活照明。


当年,列电5站可是鼎鼎有名的,新闻媒体曾对这条巨龙功劳大加褒扬呢!鲁迅曾自嘲“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列电人不仅仅是挤“奶”,还能挤出赫赫的“国威”“国力”!



因为当年年少,没有亲见父辈如何把黑金变成电能,但工作之余的生活片断,却深铭心中——


列电5站的人,篮球打遍他人无敌手,冠压群雄。

列电5站人,吹、拉、弹、唱样样精,舞之蹈之动人心!

列电五站人,团结和谐有爱心,……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1966年,5站调到了广东韶关河边厂,为梅田矿务局发电。住房没有完全竣工,很多家无房居住。

宋世昌大哥新婚不久,住在一个建厂放物的小仓库里,本就不宽敞,还热情地邀请我们与他们同住。


用一块大布把房子一隔两半,那天晚上,我和母亲、妹妹挤在一张小床上。当时,我已有11岁,个头已经有1.54米高。因为床小不能舒展身体,迟迟不能入眠,只想身体变成一张图片能挂在墙上就好。

听着外面的风声,内心又非常感激宋大哥的慷慨大方,让我们有家安身。


于5站而言,党指挥在哪,就在哪生根开花,工作的环境变了,吃苦耐劳的精神则是永恒的。于父来讲,列电5站是他施展才华的地方。

他从技术员成长为工程师,电气工段长。1968年8月,列电5站转到湖南耒阳白沙矿务局发电。

1974年,根据上级要求,两千千瓦以下机组下放。列电5站因此落地地方,一大批技术骨干调去各地方。

父亲的技术地位顺理成了“陈老总”,但他依然固我,一如既往地事必躬亲,认真工作,只是更多地瞪着“牛眼”,盯着那些业务“吃糊”的人。



第5列车电站,这条巨龙最终停驻在了耒水河畔,在新型的发电机组青春舞动时,它显出疲惫和苍老,但它在上个世纪所创建的业绩,诚如睛空里最灿烂的星辰,永不堕落!


它将永远作为标记,定格在建国前十年社会主义建设的里程碑上。纵然发电史不断书写新的篇章,作为列电人,5站人的精神风貌永远是不可逾越的一道人文风景线!




作者陈梅华,是陈瑞龙二女儿,列电子弟,郴州六中教师,曾获“省优秀教师”称号。

本文定稿于2017年5月1日,由张蓬林推荐。素材提供并修改,包括宋世昌(原列电五站电气值班长)、张蓬林(曾任五站文秘)、陈梅芳(陈瑞龙长女)等。


通联:孟庆荣

推荐阅读

20160504【列电人30年】美式快装机老五站,加拿大燃气轮机新五站

20160921【唐山抗震列电人】刘建明:新5站紧急奔赴唐山抗震救灾纪实


长按二维码后点击 识别图中二维码

 

小编邮箱:liedian2016@163.com

列电人周日刊:ldrzrk@163.com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