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法大64周年】厚德载物——献给江平先生

法大小石桥 2018-09-09 07:29:19

在法大,有这样一个人,每次当他出现在各种场合,总会让全场不自觉想起立鼓掌,他的名字,叫江平。


厚德载物

——描摹法大的灵魂

以此纪念风雨中的法大和法治

————

“学之大者,国之重器”,不同领域的大师是国之瑰宝、民之大幸,是民族的脊梁。 于他们活动的时代,他们是担当有为的学者;于历史,他们秉承绝学、传道授业;于未来,他们为科学文化奠基,并成为后人的楷模。一个伟大的民族不可或缺的是民族的脊梁。凡发达昌盛之国度,无不是大师如云集,大家如星繁。国之发展、民之智启,无不闪耀着他们的名字。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这句话形容江平先生颇为恰当。作为法学三老之一,他为私权呐喊,为人权与民主自由奔走呼号;作为法学教育家,他辛勤耕耘,桃李满天下;作为社会活动家,他的足迹遍及全国,面对教师、学生、法官、检察官、律师、官员以及工商界人士,他的演讲被赞誉灵魂的洗礼;作为法律工作者,他为中国的法治建设披肝沥胆;作为中国政法大学永远的校长,他是法大的灵魂与精神高地。只向真理低头是他的学术品格和良知,自由高于一切是他终生追求的。



1930年出生的他,经历风雨,解放战争,反右运动,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这些惊涛骇浪的历史事件在他的人生打上了深深的烙印,也直接塑造了他的人生轨迹。建国后,新中国对旧法毫无保留,武断废除六法全书,造成了法律真空。这种状态是危险的,国家因秩序混乱紧急调整,派留学生学习苏联社会主义法律制度。江老那时在燕京大学读新闻专业,因国家紧急安排,被派往苏联喀什大学攻读法律,这是列宁曾经学习的地方。毫无准备,语言不通,对法学一无所知,就匆忙来到异国他乡,生活、学习之艰难可想而知。不久转到莫斯科大学。勤奋刻苦,艰苦朴素,五年学成归国,在北京政法学院任教。壮心满怀地准备用取来的“法经”报效年轻的共和国。1956年他以全优的成绩毕业并怀着一颗报效祖国的赤诚之心回到祖国,执教于中国政法大学的前身——北京政法学院。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江平教授在反右运动中被打成第一批右派分子,历经了22年的磨难,但是,民主、法治的理想和信念在江平教授的心中从未动摇,并支撑他度过了漫长而艰难的岁月。四箱书籍,完全变成烫手山芋。新婚不久的妻子因政治原因(要党还是要江平?提这个问题的人,真是时代的悲剧。一个悲剧衍生出无数个悲剧)被迫离开江老。这又是一个打击。人生最大的悲剧莫过于信念一片漆黑和至亲分离,何况在异国他乡陪伴不离的她呢!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然而,命运仍不放过他,在一次劳作,因事故卷入火车下,一条腿被轧断,勉强捡了一条命。该失去的都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也失去了。老人家一生坎坷,却仍不停奔走呼号,唉,真可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文革时,生活更加艰难,暗无天日,漫长的被搁置,消磨人的心智与信念。期间,先生写下寓言长诗:

《天地一沙鸥》 

天地何悠悠,沧海一沙鸥。

身虽为凡鸟,心殊不同流。

被尔双羽翼,不为稻粱谋。

昂首望苍冥,愿向太空游。

太空烟食少,不似人间稠。

折翼更折血,忍饥复忍羞。

    壮哉青鸟志,直胜巨龙虬……


《七律  国忧》

坐失十年不自羞,徘徊又生长铗愁。

人材弃遗方当虑,士气哀靡更堪忧。

金瓯早应除隐患,病驱还需割赘瘤。

何时龙舟一帆正,长风直送西海头。 


22年后,终于等到了春天。十一届三中全会解放思想,拨乱反正,百废待兴,他也得到了启用。此时他已年近半百,历尽沧桑。但这是另他兴奋的事。这是复活,这是重生。对祖国的热爱和对法治的信念让他忘我的投入复兴法学与重建法制的事业中。为停滞数十年的法学教育呕心沥血,为中国的法制建设披肝沥胆。曾当选第七届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法律委员会副主任;曾担任 中国政法大学校长、中国法学会副会长等职。现仍然担任最高人民法院特邀咨询员、国际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北京仲裁委员会主任、中国法学会比较法研究会会长等职务。他参加了《民法通则》、《公司法》、《合伙企业法》的制订、并直接担任《信托法》、《合同法》起草小组组长、以及《物权法》和《民法典》草案专家小组的负责人之一。在承担繁重的学校管理工作和本科生、研究生的教学任务之余,他撰写了《罗马法》、《西方国家民商法概要》、《公司法教程》《法人制度论》等教材和著作;发表了《罗马法精神在中国的复兴》、《完善市场经济法律制度的思考》、《制定一部开放性的民法典》等产生广泛影响的学术论文;而90年代主编的“中国大百科全书法律卷“所推出的系列西方法学名著受到推崇。

法的目标是和平,而实现和平的手段是斗争。法的生命是斗争,法律人除以生存发展为前提,也必为权利而斗争,为法治的信念而奋斗。一些人在享受且在和平之中寿终正寝,而另一些人则必须为他们劳动、斗争。无劳苦的享受,是天堂的神话。历史教诲我们,和平与享乐只能是前赴后继、刻苦努力的产物。如果说中国没有法治的土壤,那么法律人应该更加勤奋耕耘、培育。先生说,我们不能因现实而放弃信念,保持在学校的信念是可贵且重要的,我们需要的是理想,而不是屈服现实。社会的染缸确实强大,但人的信念能够更强大。

记者曾数次登门拜访江平,一条温顺大犬总陪伴身边,各异仙人掌装点着桌台,温和而又刚直一代法学泰斗性格寓意其中。满头白发稀疏,年到八旬的他精神矍铄,字正腔圆地向记者滔滔不绝。对法律强烈关注让这位老人眉宇时皱,他的声音依旧振聋发聩。法治在中国的发展,是退一步进两步,还是在不断地前进,当然还要看到,现在有些地方是在倒退。当被问到按你的计划,还将继续奔走多久?先生说:走到哪头算哪头吧,没有倒下的话。哈哈,只要自己的身体还有这样的力量,思维还可以,还可以继续一些。静谧,安详,沉思。这位历尽历史坎坷的老人笑的纯真而安详,也表明坚定的信念。先生说:从个人讲,活动就是生命。因为是终身教授,现在还没有退休。在家过退休生活,看恐怕是生命的减少,而不是增加。不断的演讲和活动,不仅体现了生命的价值,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延长了生命价值。从大了讲,这是社会的使命,现在所能够为社会做的还是呐喊,我现在的社会使命是呐喊。在我力所能及的时间内,范围内,影响力的度上,我尽量为中国现代应有的法律观念和法律做一些呐喊。呐喊总是能起到一些作用,这是我的个人想法吧!

江平,一个为报效祖国而赴苏留学的学生,一个为劳动而牺牲一条腿的青年,一个陋室中为孩子编织毛线衣的父亲,一个循循善诱诲人不倦的导师,一个法律精神的诠释者布道者,一个为法治中国建设奔走呼号的社会活动者,一个私权的呐喊者……85岁高龄,仍为推动社会进步不停呐喊,奔走呼号,实国之大幸,民之大幸。

先生是中国法学的良心,是私权的呐喊者,是法大永远的校长。法治天下、只为真理低头,是他给法大留下的宝贵遗产。

————

2016年5月16日,是中国政法大学64周年校庆,翻阅去年写的文章,略作修改,为敬爱的母校庆生。

法治兴则国家昌,法治明则国家强,法治衰则国家乱。法大的荣枯与浮沉与中国法治有直接关系,它的发展历程无不深深打着中国法治发展的烙印。法学、法治、法大三者的关系乃是命运共同体,愿三者齐头并进,为国民的幸福、尊严而贡献力量,为国民的权利而斗争,为公平与正义而奋斗。法治理想是每个法大人不懈的追求,这在入学誓词中得到充分体现:


当我步入神圣政法学府之时,谨庄严宣誓:

我自愿献身政法事业

热爱祖国 忠于人民

严于律己 尊师守纪

勤奋学习 求实创新

团结互助 全面发展

挥法律之利剑 持正义之天平

除人间之邪恶 守政法之圣洁

积人文之底蕴 昌法治之文明

为社会主义建设和人类的进步事业奋斗终身!


选择法大和法学,是19年来最无悔的选择,一生一世法大人。向敬爱的母校致敬。

若为

2016-5-16



本文经原作者授权发布

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懒宝宝

法大小石桥为【所有法大人】提供【发声】平台啦~

如果你想让你的作品被更多人看到,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fadaxiaoshiqiao@163.com。

具体要求可以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哦~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