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年女兵》之二

大院孩子 2018-11-21 14:01:19

      

 

        我的甜,那就是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一封信,那熟悉的字体让我急忙打开一看,第一句话就是:“姐姐,没想到吧!我也当兵了!就在你走的那天晚上,我像爸爸哭着闹着也要去当兵,还是妈妈心软,督促爸爸想办法给黄山那里的部队老战友打电话问问,第二天,我什么都干不下去,就等着消息了,没想到爸爸真的在第二天下班回家说:'可以走了,马上走。于是,妈妈给我收拾东西,晚上爸爸送我到北京站坐上南下的列车,第二天就到了黄山,开始了新兵训练生活。姐,哈哈,就这样我也当兵了!……”

到了1979年赶上在家过春节,刚过完节,我接到通知,让我和其她9名女兵去安徽学习,这时妹妹也打来电话说,她们那里有个卫训队,她也参加学习,还听说北京也要派人去她们那里参加学习,我妈妈赶紧告诉她说:“你姐姐她们要去10个人呢!”妹妹听了非常高兴,让我给她带雨鞋,因为南方总是下雨,还要好吃的,妈妈精心准备了自己炸的“排叉”等好多吃的,那时可是宝贝啊!

过完了春节,我们9名(其中有一名女兵没去学习),由一名干事带队,我们坐上了南下的列车,第二天下午到了南京,在南京的周转站住了一宿,又坐上部队派来的解放牌大卡车第二天一早出发,我们坐上车开始了漫长的行程,我们还挺高兴,有说有笑的,卡车越开路况越来越不好走了,都是沙石路,有时还不停地颠簸,渐渐地我们进入了大山里,真正钻进了丛山峻岭里。一路上看着一座座大山随着我们坐的卡车而甩到了后面,可是迎面而来仍旧是大山,这让我想起来儿时在这大山里生活的情景,让我回味,让我心醉。大山,一座挨着一座,有的高耸入云,有的逶迤伸展,有的像腾飞的巨龙,有的像卧倒时的老牛……,千姿百态,根本不是那干瘪的文字所能解释得了的

……

        没想到,当兵之后又一次来到大山深处,偎依在大山身旁。那浓浓的气息早已刻在了我的骨子中,渗入了我的血液里。小时,常听当地的老乡为我们讲山上会有吃人的狼,有妖魔,有鬼怪,就连人死后的魂魄也会出来迷惑人,等等诸如此类的邪乎故事。之所以他们这么说就是常教育下一代要努力读书,早日走出这邪乎的大深山。直到现在才理解老一辈们的良苦用心 ,因山里交通不便,经济落后,甚是清贫。其实,不论我走多远,大山始终是不变的记忆 ,不渝的牵挂。大山她有宽阔的臂膀,像母亲的怀抱,让人依恋,让人依靠,让人踏实!

        正想着车停了,到安徽铜陵了,我们打算在铜陵住下,带路的张干事(后来我才知道张干事是我的战友张琳瑛的父亲),由于不熟悉路况,让司机把车停在路边,他和司机一起去打探酒店,由于卡车停在路边时间过长,把当地的“警察叔叔”给招来了,他把我们的车开到了停车场,然而,我们9名女兵谁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是到站了,可以下车了呢,当我们掀开卡车布帘,准备下车时,“警察叔叔”才发现卡车敞篷里面还有这么多女兵?他惊呆了,而我们也傻眼儿了,谁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是“警察叔叔”反应得快,赶快把车又开回到原地等待,这时张干事他们正在为卡车“丢失”而着急呢,突然发现卡车又开回来了,一看警察从车上下来,就冲警察说:“你打算把我们女兵拉到哪里儿去啊?我们正在执行任务,出了问题你负责吗?”警察叔叔吓坏了,但又马上装着很淡定的样子加解释说:“一是你们违章停车了,再就是不知道车上还有这么多女兵,以为是空车呢!对不起了”,那个年代,军队比警察“厉害”,我们开始觉得好笑,后一看张干事真的和“警察叔叔”急了,我们一个个都不敢出声了……

       第二天我们顺利地到了医院的卫训队,我也见到了我妹妹,由于我们是过完春节后去学习的,父母知道能见到我妹妹,所以又托我给她带了好多吃的,她高兴极了,又蹦又跳,当时她才有15岁,如果是现在还是个上学的中学生,我们休整了半天,第二天就开始了学习,我和妹妹同在一个教室上课;同听一个老师讲课;同比学习成绩;又一同出操。

        从卫训队到医院的山路上,山路蜿蜒,不宽的沙石路径,一边是青草和山壁,一边是稻田,野花,树木,高高低低,错落有致。那青葱的草儿,或齐膝,或只跟脚面高度一样。草丛里,四脚蛇特别多,当然还有蟋蟀和蛐蛐的奏乐,他们变换着节奏,时长时短。不知在哪棵树上的蝉儿,不甘寂寞,嘹亮的蝉鸣破空而来,似乎相遇蟋蟀和蛐蛐儿们一争高低。

        我从医院回来的路上,随手摘几根狗尾巴草,把它们编成兔儿、狗儿,随手递给路边玩耍的小孩子们,则把他们逗得乐呵呵的,“解放军叔叔阿姨”的叫声就不绝于耳,他们认为“解放军叔叔”是一个名词。因为在这人烟稀少大山里,自从二炮部队来了以后,他们只见过男兵,再加上罕见的“女兵”,这大概也是这大山里新添的词句吧!

       我最喜欢的一段光景,就是太阳已落山,天光又没全暗下来的时候。空气变成了清亮的水,身旁的植物变成了各式的水草,飞过的小鸟、昆虫成了各色的鱼儿,飘过眼前的一丛蒲公英成了一群精巧的桃花水母。自己也慢慢舒展开来,像一个被浸开的胖大海,像一片饱满的木耳,像一朵从千年古莲子中绽放出来的荷花。

        在大山里,水是清澈的,风是质朴的,蜿蜒的山路,因为有了虫儿、花儿草儿等,也变得更加鲜活起来。

我们住在大山里,时常被大山里的百灵鸟给叫醒,也会让山里的风去掉浊气,让山里的水涤荡疲惫的心,走在山路上,让快乐缭绕到你的周围,那心灵就似山一样坚韧,似水一般纯净了。

 我们的住处被四周连绵起伏的山包围着。我站在远处看山,很像一副风景画。再加上蒙蒙的雾,群山若隐若现,更是给山增添了一层神秘感。

        在大山里我迎来了春天,亲眼看见竹笋发芽,又长出了嫩绿的枝杆;又目睹了满山遍野的野花飘香,有黄的、有粉的、有红的……形成了五颜六色的地毯。特别是山上的杜鹃花开,当微风吹过,花蕊的芬芳像花蝴蝶一样跳起了优美的舞姿。

       我在大山里的医院学习,经历了夏天,伴着树上蝉虫的叫声,摘满了许多酸甜可口的野果,我们吃得津津有味;当秋天来临时,山上的树叶变成了黄色,凉爽的秋风吹过后,树叶都落到了山上和弯弯曲曲的小路上,变成了“金山”。

       ……那时候能给家里打电话是最开心的事了,我妹妹的战友有的分在通信连,打电话自然方便了,于是我们利用休息时,要通了家里的电话,听到父母的声音,我们特别开心,又怕父母惦记,我们一般都是报喜,不报忧的,这时我们懂得了“儿行千里母担忧!”的真正含义……

       很快学习就结束了,我们9名青岛来的女兵还要继续在这里实习一段时间,我们分别被分到各科室实习,我被分配到内科实习,内科的医生,护士都知道我是岳虹的姐姐,特别是护士长从不直接叫我名字,总是叫我:“岳虹她姐姐”,然后在说工作上的事。更有趣的事,在这里我认识了我妹妹的战友“麻燕妮”,她高高的个子,很豪爽是个东北姑娘,你们不知道吧?她就是“雄赳赳,气昂昂”的词作者“麻扶摇”之女,我们很谈得来,也说起那首增长志愿军斗志的“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歌曲……但她说,那时她爸爸还没结婚,又怎么会有她呢……不过,即使这样,我们仿佛还是看见了我的父辈们“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情景”……

        那段时间,我们的学习是紧张,生活是充实的,虽然,大山就像孩子的脸有时晴空万里,有时电闪雷鸣,时常变化无常,但能在大山里的医院学习,能和妹妹共度一段军旅生涯,现在想起来,还是甜甜的……。

       这种甜激起了我对大山的热爱。

            

                    岳岩

              2017年2月20日

                   未完待续

1、请扫描或长按二维码,再点击关注。

2、或点击文章上方蓝色字体“大院孩子”再点击关注。

3、欢迎赐稿和照片,一起分享您的故事。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