滩歌:威远古堡的往事

滩歌乡语 2018-05-29 08:46:57



古镇大门
老街
现代花园

从渭河南畔的武山贺家店出发,沿南河河谷的柏油路驱车而上,在逼仄的峡谷尽头,是豁然开朗的小盆地滩歌镇。

  天水人每每谈起滩歌,自然而然会联想到她茂密的森林,青翠的毛竹,绿茵茵的草地,俯首可饮的山泉。滩歌如同自己的名字一样,充满诗情画意,弥漫着热烈欢快的勃勃生机。

  滩歌古镇坐落在武山县西南,素有武山小江南的美称。说起滩歌的建制史,至少要追溯到北宋真宗时期。当年赵宋王朝的兵马盘桓在渭河两岸时,宋人以胜利者的姿态和文化帝国的气势,对当地吐蕃人民玩了一把文字游戏,给这个美丽的村寨赐了一个威远的美名,以此来彰显大宋王朝的愿望和恩威。宋神宗时期,改名滩歌镇。滩歌的得名,无文献记载。

  地名源自藏语

20045月,我们有幸结识了合作民族师专副校长、藏学专家道刚教授,他说:滩歌是藏语的音译,藏语中指山下的平旷地区。这个解释非常符合滩歌的地域特征,而且从汉语字面意义是指人们在草滩唱歌舞蹈。所以滩歌的名称来源于人们在山下平旷的草滩唱歌舞蹈的祭祀或娱乐活动。

在古镇的南部绵延着40余里的太皇山脉,掩藏在山脉中部的险隘古关圈子阖,峰峦环互骤聚,绝壁千仞,是古代扼控秦陇通往岷迭白马、熙河蕃羌的锁钥。发源于岷县狼渡滩的南河和发源于西山的白马峪河是滩歌人民的母亲河,二水涣涣流过全境,在滩歌镇前的峡口相汇北去。放眼南望,雄居天水第一山的太皇山,崔巍险峻,松涛万顷。新铺成的贺岷公路宛如一条舞动的巨龙,逶迤在幽深的南河河谷之间。原李晓东书记主持栽培的公路两旁的洋槐和松柏,在镇干部精心呵护下,已蔚然郁郁,护卫在公路两侧。山青青兮水澹澹,云邈邈兮日生烟。美丽的青山绿水阴阳相薄,孕育了这片土地无穷的灵秀与雄奇。白崖沟的牛舌将军庙,董家坪的姜维屯军故地,万华寺的古树,威远寨的围墙,漆家庄的家佛殿,明清商业一条街,明代的安家城(今新城)等人文景观,以及卧牛山森林公园,新建的街心花园、滨河路,都展现着滩歌古镇的文化风韵。隐藏在太皇山密林深处的灵湫妖精潭和神仙洞,更激发了人们对滩歌神奇的自然景观的向往。

  走进滩歌

  初到滩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虎踞在镇西双龙山东麓的千年古堡威远寨。作为历史风云的见证者,威远寨横跨时代长空,以古朴的雄姿迎迓着来来往往的八方宾客。与威远寨隔水相望的坪头山隋唐名刹万花寺遗迹尤其引人入胜。

据老一辈人回忆,解放前的万花寺分上中下三寺,建筑十分宏大,殿宇深沉肃穆,树木参天,流水潺潺,寺内幽径蜿蜒曲折,充分体现了建筑师企图通过

时间的流动,对参拜者进行潜移默化的心理感化的建筑意趣。宏伟的建筑在解放后毁坏殆尽,后来经过乡贤杜学文等先生的筹建,开始渐次恢复。今天的山寺依然花木掩映,树木葱茏,夜半钟声,梵呗嘹亮。一寨一寺涵养着深厚的文化风韵构成了滩歌独具魅力的人文景观。

万花寺的山下,是滩歌的文化殿堂———滩歌中学,婆娑的树影,袅袅娜娜的垂柳,清香的菱贝花,琅琅的书声,穿过校园的清澈流水,谱成了一曲绝妙的人间天籁。风景如画的校园,不仅仅是滩歌文化的摇篮,更是滩歌人民渡向文明彼岸的诺亚方舟,凝固着无数学子童年的梦幻和少年时代的向往,浓缩着几代人的青春年华。每当我们走进校园,王清、王鸿义、庞自祯、马志中等老师,他们的音容笑貌依稀浮现在我们的眼前,心中油然盈满敬意。他们把自己一生最美好的时光洒在了这片土地。可喜的是,他们的师艺师德,在现任校长王靖宏先生的呕心擘画和新一代中学人的努力下,已结出了丰硕的成果,一个崭新的现代中学正在崛起。岁月渐渐远去,一串串熟悉的名字也许会渐渐被人忘记,但他们的功德滩歌人永远都不应该忘记。

  名刻藏在深闺

  在滩歌圈子阖北山的石碑湾南麓,隐藏着北宋摩崖石刻,千年来养在深闺人未知1965年秋天,漆荣攀在崖前的松树上,抄录了全文。2001年中秋,笔者系结了两杆木梯,以漆荣抄文为底本,根据碑刻逐字进行了核对。石刻共16行,276字。文字精美,书艺精湛,具有极高的艺术欣赏价值和文物鉴赏价值。

石刻记述了宋徽宗政和八年(1118年),下诏重修皇宫宣德楼、集英殿,由熙河路(治所在今临洮县)转运司、提刑司、常平司出资,转运使张孝纯等具体负责在滩歌青竹平(今清水坪)采伐木材的事迹。据宋史专家西北师大陈守忠、王宗元教授考订,宋初从今宝鸡到临洮抹邦山一带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我们翻阅有关资料,发现宋代修建皇宫府第时,多次取材秦陇,春秋二时联巨筏,自渭达河,历砥柱以集于京。集岁之间,良材山积(《宋史》)。朝廷大肆采伐,又加朝官和戌边军官互相勾结走私木材,沿渭水一带的大树,经过百余年砍伐基本告罄,此次木料不得不到远离渭河的滩歌镇青竹平采伐。

史料推断,宣德楼、集英殿大概属后期建筑的形象工程。宣德楼(宣德门)系皇城正门,是京都标志性建筑。集英殿始建于赵匡胤初年,原名广政殿,1032年更名为集英殿,是每年举行春秋大宴的场所。

据石刻记述,修建的诏书于政和八年八月下达熙河兰会路之巩州(今陇西),各级官员多次汇集青竹平(今滩歌清水平)筹划勘察,丝毫不敢懈怠。农历九月初二开工,十二月二十一日完工,共109天,采伐五丈至十丈巨木2370余根。开工的这一天,正是宋徽宗在皇宫明堂举行大飨礼的所谓良辰吉日。过去滩歌地区冬天非常寒冷,农历十月已是悬崖百丈冰,南河封冻,木料可以沿冰道顺利运达渭河边,待次年春天解冻时再筏运京城。

碑文系巩州通判魏润博所作,书刻圆润洒脱自如,体势苍劲挺拔,可以说代表了宋代书法和石刻的最高成就,是宋文化精细成熟的艺术折射。碑文中有一个属官叫刘焘,我们通过翻阅清代金石学家邢澍《长兴县志》,弄清了他的身份。刘焘,浙江长兴人,苏轼弟子,善书法,笔势遒劲,深受黄庭坚的赏识。由此推断,碑文系熙河路属官刘焘所书,刊刻时间最早应在1119年农历三四月间冰雪融化的时节。清代朴学大师钱大听曾在《金石文跋尾》中对邢澍感叹说:甘肃很少有宋代石刻。足见圈子阖石刻的弥足珍贵。熙河兰会路转运使张孝纯,徐州人氏,1123年任河东安抚使、太原知府,1125年金兵攻打太原,最高长官童贯临阵逃离,张孝纯带领军民矢志坚守,金将多次招降未果,次年城破被俘,卒于故里。碑文中另一位属官范直方,是北宋名将范仲淹的曾孙,曾任刑部员外郎。

到明代中叶,滩歌镇适应崛起的城市商业经济,修建了今天所谓的明清一条街。同时,作为军事要地的威远寨亦更名为镇兴堡,到近代又改称大堡子。现在我们看到的威远寨古堡东西狭窄,南北宽阔,呈四方形,周长约800米,堡墙宽约3米,外高约6米,四角碉楼痕迹犹存,堡墙南北两侧突出的马面和堡寨中通向堡墙的马道、牙道依稀可见,寨门面东而开,与见龙王山的泰山庙遥遥相望。寨门前高约两米的照壁,因影响居民出入,于去年拆除。文革期间威远寨堡墙成了全滩歌反修防修的晴雨表,寨墙正面的中国共产党万岁七个鲜红醒目的大字和照壁正面的毛泽东头像以及安定团结不是不要阶级斗争的毛主席语录,今天已成为人们阅读那个时代最鲜活最直观的教科书,无意中强化了古寨的历史深沉感和厚重感。

历史翻过了新的篇章,二十一世纪的威远寨在祥和欢乐的时代气氛中,沐浴着新时代的阳光雨露显得格外平静雄威,已成为人们观光游览的风景胜地。今天登临古寨墙头,树影摇曳,美丽的滩歌山川尽收眼底,我们从吹过耳际的和煦山风中依然能感悟到威远地区曾经鼓角争鸣铁骑奔逐的战争场景,感悟到往昔热情奔放的地域舞蹈和秀丽迷人的山光水色。

关注我们滩歌乡语(tange-TGXY)关注家乡变化,感悟身边幸福,开阔新视野,乐享好生活。滩歌本地专业的信息发布交流平台。欢迎投稿分享精彩内容,邮箱:gmcagp@126.com.

喜欢就奖励小编一个大拇指哦!谢谢转发!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