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连载·琉璃世琉璃塔】第81-82章——奋起方隅抗&昭宣国势张

秦淮发布 2019-08-12 13:09:14

《琉璃世琉璃塔》

好书推荐古都南京秦淮河畔长干里的大报恩寺,被誉为“中世纪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在千余年间历经沧桑、多有兴废。公元2015年12月17日,在大报恩寺原址上新建的大报恩寺遗址公园正式开放,不知不觉中已成为南京城南的标志性建筑。或遥望,或登临,宝塔的美轮美奂都令人惊叹不已。

赞叹之余,又油然而生怀古之情:六百多年前,是什么成就了奇迹?明成祖朱棣和琉璃塔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让我们翻开书页,一探究竟吧。

第81-82章

奋起方隅抗&昭宣国势张


梗概】燕王斩杀张昺谢贵,高擎琉璃塔,愤而起兵,开始了靖难之役。朱允炆派耿炳文为征虏大将军北伐平乱。李芳远谎称王妃病重欲接莲花回朝鲜。

第八十一章  奋起方隅抗



清晨,一声鸡鸣撕开了北平的薄雾,街道上稀稀落落地只有几个行人,路旁的店铺尚未开门,店小二打着哈欠正卸下门板准备开始做买卖。

薄雾中,数队衣甲鲜明的军士快速跑过,竟有四五千人。谢贵一身盔甲,骑着高头大马在前,张昺虽是文官也骑马并肩同行,张信压在队伍最后。一行人飞快地穿过北平城,来到了燕王府。

谢贵挥挥手,军士迅速分为两队,小跑着左右包抄,包围了燕王府。清晨中的王府安安静静,显然都还没醒。

王府正门口的护卫亲兵听到动静,正伸头张望,谢贵已经策马来到了门前,高声喝道:“奉旨捉拿钦犯徐秀,抗旨者杀无赦!” 

张昺也叫道:“燕王接旨!”见亲兵迟疑,张昺扬了扬手中金黄的圣旨:“没见过这是圣旨吗?”

亲兵吓坏了,慌慌张张地道:“小的这就去通报,二位大人稍等”,说着便奔了进去。

不一会儿,燕王亲自出来了,帽子歪斜露出蓬松的头发,一只手还在扣腰带,朝靴也有一只没穿好,显然自床上被叫起来的。出了府门见了二人有些茫然:“二位大人这是?”

张昺高举圣旨,喝道:“燕王接旨!”朱棣急忙跪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钦犯徐秀草菅人命残害百姓,着即刻捉拿进京交三司会审。燕王府任何人不得阻拦包庇,否则一并带京问罪。燕王私交蒙古阿鲁台部落,擅组蒙古三千卫队,着即刻进京面圣以释朕疑。钦此!”

朱棣惊呆了,半晌道:“臣尊旨!”

张昺见燕王惊慌失措,心有不忍,温言道:“王爷只是进京面圣,有什么事情见了陛下说清楚就好了。”

谢贵却道:“徐秀罪大恶极,龙颜大怒,王爷这就把她交出来吧。”

朱棣言语踌躇:“我这就进去安排。唉,这可怎么得了,怎么和王妃说呢。”

张昺劝道:“王妃深明大义,会明白王爷的苦心的”。

朱棣道:“二位大人稍等,我这就去,片刻即回”。

谢贵张昺对视一眼,张昺道:“我二人左右无事,陪王爷一起去吧!”

朱棣感激不尽:“那最好,务请相帮一起劝劝王妃。前次小王病中,多亏了二位大人开解王妃,她对二位大人推崇得很呢”。

谢贵张昺相视一笑,昂然跟着燕王进了王府。谢贵冲远处的张信做了个手势,张信点头示意明白。谢贵想了想,又挥了挥手,近前的一只百来人的队伍跟在了身后。燕王魂不守舍,也并不在意。

王府里静悄悄的,只听得到树上早起的鸟鸣,但是后院却隐约传来哭泣声。燕王叹了口气:“下人嘴快,怕是已经传到王妃那里了。也好,让她们姐妹告别一场”。

三个人进了於穆堂,一百个士兵也一起拥进,侍立在谢贵张昺之后。

朱棣只做不见,拍了下手掌,出来两个内侍。一个瘦小黝黑,另一个老成持重,谢贵见不是马三宝,暗暗松了口气。

朱棣问道:“王妃起来了?”

侯显有些惊慌:“王爷!是要拿代王妃走吗?王妃和代王妃哭成一团呢!”

朱棣皱了皱眉:“哭也没用!早干什么了?”侧头吩咐道:“把我的东西准备下,本王也要一起进京”。

王景弘道:“王爷还是去看看王妃吧,王妃,王妃怕是不大好”。

朱棣有些气:“没看到我这陪二位大人吗?让她哭去!”

谢贵张昺又对望一眼,张昺道:“王爷去看看无妨,好了就随我二人一起走。徐秀尚请王爷带出来”。

朱棣有些歉意地道:“那小王进去下,就带她出来。”又吩咐道:“去把葛长史唤来,替本王在这里陪陪二位大人”。

不一会儿,葛诚匆匆赶到。朱棣道:“葛长史,你在这里陪二位大人”。葛诚答应着,朱棣拱拱手,大步出了殿门。

朱棣刚出了殿门,忽然一声巨响,於穆堂的后门倒塌,一拥而进大批王府亲兵,刀光闪闪杀声震天。

谢贵大叫:“不好!中计了!”自椅中跳起,就要拔腰刀,左右风声呼呼,两道寒光扑面闪到。

侯显王景弘二人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把匕首,二人猱身而上前后夹击,瞬间将谢贵刺死在堂中。谢贵本是大将,擅长马上征战,这种近身搏击一身盔甲极为不便,在两大高手围攻下竟然没走两个回合便已毙命。侯显回身又一掌劈倒了张昺。

葛诚吓得抖成一团,站不起身。一百名军士都被制住,亮晃晃的刀架在了脖子上。

朱棣缓缓走进殿内,身后跟着道衍。二人冷冷地看着葛诚,道衍笑道:“葛长史向朝廷通报之时,没有料到今天吧?”

葛诚反倒镇静下来:“乱臣贼子!不晓君臣大义!恨只恨中了你的奸计!”朱棣不欲多费口舌,抬手示意,葛诚身后侯显一刀劈下,葛诚瞬时身首异处,鲜血溅了一地。

朱棣扫视了下百名军士:“你们是愿意跟着本王,还是愿意死?”

广威将军孤身赴任,滁州的守军并没有带至北平。这些军士,本来就是北平都指挥司的部队。燕王在北平近二十年,这些军士对燕王既感佩又敬畏,其中还有不少跟随朱棣出征过。一百人互相望望,齐声叫道:“愿追随王爷!”

这时朱高煦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父王!张将军带着王府外的军士已经集合完毕!”

朱棣一挥手,一行人大步出於穆堂,来到王府门前。刚才左右包抄的四千多军士,整整齐齐地列着队伍。

张信昂然挺立在队列之前,见了朱棣,立刻振臂高呼“燕王!“燕王!”左手招了招,刚才的一百士兵迅速归入队伍,随着大队举枪高呼“燕王!“燕王!”呼声震天,上下举落的枪上红缨在晨曦中份外鲜亮。一张张年青的面孔,崇拜地望着燕王。

朱棣虎目蕴泪,抬手止住了呼声,高声说道:“各位不负燕王,朱棣也定不负各位!”又是一阵阵欢呼声沸腾。

这时,马三宝奔了过来:“报王爷!九个城门张玉朱能已经下了八个了! 都是没打就拿下了!现在只剩永定门了”。

北平的守军,大多是燕王旧部,这八个城门的将士,上到百夫长千夫长下到普通士卒,几乎都是张玉朱能带出来的。二人昨夜详细了解了各城门今日的人员分布,一早就分头行动,各自召降,果然一举成功。

除了九个城门中最大的永定门。守将彭二,是今年才从中军都督府来的一位百户,不买二人的帐,也不信燕王,口口声声效忠朝廷,登时和张玉朱能翻脸。

朱棣一跃上马:“走!去永定门!”

一行人匆匆赶至永定门,老远就听见嘶吼连连杀声震天,双方正在混战。张玉朱能围攻彭二占绝对优势,彭二满身是血眼见快不行了,但甚是硬气并不投降,反而连连催促军士:“上!上!”。

朱棣凝目细看,张玉朱能这一边固然都是自己王府里的亲兵,可城门那边的守军也都是熟悉的面孔,不少都随自己北征过。此时两边却打在一起,血肉横飞。

朱棣虎目含泪,大喝一声:“住手!”

双方军士听到这一声惊天暴喝,看到是燕王,不由得都停止了打斗,呆呆望着。彭二已经说不出话,瘫倒在地,张玉朱能见他眼见不行了也不管他,一起望向燕王。

朱棣巍然挺立马上,高声道:“本王乃太祖之子,多年镇守北疆,循法守份有功无过!如今却被朝廷奸臣谋害! 本王本欲就死,然而心念幼主,不能任由幼主为奸邪欺压逼迫!”

朱棣顿了顿,扫视了一下,见所有军士都仰视着自己仔细聆听,接着高声说道:“太祖祖训有云‘朝无正臣,内有奸恶,必训兵诛之,以清君侧之恶’。本王誓与这些奸邪不共戴天!要率各位将士一起讨伐!护我幼主,以安社稷!这一番耿耿为我大明之心,天神共鉴!”

忽然,天地变色,狂风大作。城头的旗帜,军士头盔上的红缨,都在风中飘飘摇摇。城墙上的砖瓦泥石不断地被大风刮落下来,纷纷扬扬洒了众人一身。众将士急忙眯起眼睛,天地间已一片昏暗,目不能视。

狂风中,朱棣仰首望天,风云滚滚,隐隐竟有雷声。朱棣突然觉得怀里一片滚烫,探手入怀,却是琉璃塔闪闪发光。

朱棣心中一动,托塔在手,飞沙走石中的昏暗中唯有琉璃塔光芒闪耀。朱棣下了马,缓缓径直走过人群大步上了城楼。紫棠色大氅迎风飘扬,魁梧的身影在狂风中巍然矗立,犹如天神。

朱棣擎臂高举宝塔,一声怒吼:“奉天靖难!”

天空中风雷阵阵,乌云翻滚旋转正如一条巨龙,张牙舞爪,直欲扑面而下。朱棣一动不动,巨龙的血盆大口下琉璃塔七彩灼目,随着龙口的开阖反而更加耀眼。龙身盘旋,游走不定,不知何时乌云渐渐散开,风雷消失,一片寂静。

狂风渐渐止住,天空重又湛蓝。一朵祥云浮在燕王头顶,宝塔停止闪耀在阳光下宝色流转。燕王神态平静,巍然不动。

两边的军士目瞪口呆。不少人手上的兵器掉在地上,苍啷啷响声一片。

“天道不可违,佛陀佑燕兴!”道衍高呼着,带头跪拜在地。

呆立的军士们哗啦啦跟着拜伏在地,齐声高呼“佛陀佑燕兴!”

****************

建文元年七月六日,燕王朱棣在北平誓师起兵,以清君侧诛奸臣为名,自称奉天靖难。靖是平息,扫除的意思;靖难就是平定祸难。

一场大明皇室叔侄之间的内战就此开始,史称“靖难之役”。

七月初六当日,通州守将陈才本是燕王旧部,主动归附燕军。

七月初八日,燕军东取蓟州,遵化和密云随之归附。

七月十一日,燕军袭取居庸关。

七月十五日,燕军在怀来大获全胜,自开平移师的宋忠被活捉,部将陈质退守大同,原燕王府被征调的王府精锐回归燕王军中。

 七月十八日,永平府(今河北卢龙县)降燕军。

至此,短短十来天内,燕军从当日王府中的不足千人亲兵,迅速发展到三万军士,并扫平了北平一周,站稳了脚跟。



第八十二章 昭宣国势张



奉天殿上,朱允炆听着齐泰的报告,神情有些恍惚。

燕王,真的起兵了?

真的起兵了!

而且竟然上了奏章,奏明他是奉天靖难,要铲除齐泰黄子澄这两个“奸邪”,与这两个“奸臣”不共戴天。朱允炆看着案上的奏章,字迹苍劲力透纸背。燕王写这奏章时,竟然不是愧疚而是愤怒?

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齐泰接着道:“陛下!燕王来势汹汹,北方驻军大多是燕王旧部,受燕王妖言蛊惑极易归降。乞陛下速发直隶大军,严惩叛贼!”

黄子澄站出一步:“陛下!燕王说什么‘奉天靖难’,只是他的借口。燕王志大,早就觊觎天下啊!”

是吗?朱允炆想起几个月前在省躬殿里,燕王悲苦的面容,恭谨的举止。对蒙古侃侃而谈,对北疆了如指掌;还有在谨身殿里,叔侄二人了然的一笑。。。

梅殷上前奏道:“陛下!燕王自幼重情,几个月前在京城,就对陛下处置几位藩王不满,尤其心伤湘献王之死。现在又有了齐王岷王之事,燕王定然为此心中怨悭朝廷。”顿了顿道:“怕也有些兔死狐悲的警惕,生怕步齐王的后尘。故此不敢来京师,宁可背水一战”。

徐辉祖赞同道:“梅驸马说的不错!燕王重情,一向护短。舍妹徐秀虽然罪大,燕王却一定不肯将其交给三司,家姊燕王妃定也在其中推波助澜”。魏国公知道朝中众臣碍于自己不曾多说,索性自己说清楚。

朱允炆点了点头,这两个人分析的合情合理。一年内五个弟弟被处置,燕王定是难过加紧张。可这五位藩王都是因为犯罪,朕并没有冤枉他们啊!

这时,奉天殿外一片吵嚷声,朱允炆皱眉看去,王直已经进来禀告:“陛下!是谷王自封地逃回来了。说是担心燕王战事殃及宣府”。

朱允炆皱了皱眉:“宣谷王进殿”。

谷王朱橞,是太祖的第十九子,今年二十一岁。洪武二十八年就藩宣府镇,距北平约四百里,乃是南屏北平后控沙漠的要害之地。谷王到任后将宣化城的城垣扩展,沿城设攻守兼备的一关七门,并在常峪口至大境门之间修筑了一百三十里长城,戍边御敌。以为是个能打的,没想北平刚开战,就吓得跑回京城了。

谷王上了殿,匍匐在地,拜道:“吾皇万岁万万岁!乞陛下恕臣擅离之罪!”一身锦服皱皱巴巴,帽子有些破烂,身上又是露水又是草屑。显然是惊逃回来的。

朱允炆望着这个叔叔,心中不忍。虽然临阵脱逃是个重罪,可他这个还没打到的怎么算?犹豫了一下,温言道:“皇叔起来吧”。

朱橞千恩万谢地爬起来,齐泰上前问道:“谷王见到燕军了?”

朱橞拍了拍身上的杂草,神色仍有些惊惶:“叛军还没到宣府,不过小王南下时在路上碰到了。还好我躲得快。”齐泰心中有些鄙夷。身为谷王,又是当今皇叔,不说奋然迎敌保家卫国,却丢下封地奔逃回京,实在令人不齿。陛下居然还不责备。。

朱橞见了齐泰和众位大臣的神色,心里明白,自己这次逃回来是有些不够英雄。一半辩解一半吓唬,说道:“燕王那些军队,是和蒙古人打惯了的,可厉害!我一个小小宣府镇的几千守军,如何能是对手?”见众人目光益加鄙夷,又小声说道:“我听到燕军唱‘天道不可违,佛陀佑燕兴’,他们还有菩萨保佑。。”

方孝儒忍无可忍,大步上前高声说道:“陛下!燕王猖狂,不可姑息!”

耿炳文郭英徐辉祖李景隆等一班武将纷纷出列:“臣请讨伐叛军!”

朱允炆望着众臣,个个义愤填膺慷慨激昂。是啊,事已至此,只有一战。皇叔,是你负我在前。你要打,就打吧!

七月二十四日,建文帝颁发伐燕诏令:“燕王朱棣称兵构乱,图危宗社,获罪天地祖宗,义不容赦!”布告天下,加长兴侯耿炳文为“征虏大将军”即北伐主帅,率十三万大军向真定进发。并在真定设置平燕布政使司,作为前敌总指挥部。

叔侄大战,正式拉开帷幕。

耿炳文出征前,来与皇帝辞行。没想到临别时,朱允炆特意叮嘱了一句:“不可弑皇叔,擒之带回京师”。耿炳文愣了愣,也只好尊旨。

皇帝这么吩咐,一来是天性仁厚不想太祖伤心,二来不愿背负弑叔罪名,三来最主要的,还是觉得胜券在握。朱允炆很想和朱棣好好谈谈,这五个藩王治罪的原因,还有捉拿徐秀的道理。并质问皇叔,为什么要起兵?

****************

朱允炆走到圣感塔前,见玄信正在木门口,与莲花说话。二人手握经书,一边指着经文一边讨论。

朱允炆不由微笑,这两个人都有些痴。莲花觉得高丽藏是权威版本,玄信却奉洪武藏为信条,两个人见了经书中不同之处,总要讨论一番。当然到底玄信渊博广识,往往找出宋版,五代版,甚至唐版来,莲花才信了。偶尔有高丽藏的经文对了,莲花便兴奋不已,笑着在洪武藏上修改。

玄信见朱允炆来了,连忙行礼。朱允炆含笑托住:“方丈不必多礼。”

莲花笑:“陛下来得正好,给做个仲裁。这个楞伽经的译文,方丈天禧寺的藏本,和我记得的不一样。是我记错了?”

朱允炆爱怜地敲她一下:“这个要争什么?朕相信玄信方丈。天禧寺乃是我大明的佛经流转中心,全国多少寺院的经书都要从这里取,天禧寺的版本是历代高僧一再堪误核实过的。这里的藏本若是错了,岂非我大明的信众都要错了?”

莲花伸了伸舌头:“好吧!算你们人多势众”。自己仔细地又翻对起来。

朱允炆回头对玄信笑道:“方丈看到前日的诏书了吧?”

玄信叹道:“看到了。陛下这个决定不容易下啊!”原来就是皇太孙时开始设想的那个每僧限免税赋五亩一事,方孝儒带头上奏折提议,不少大臣附和,朱允炆终于下了决心颁布执行。朝中大多支持,反而太后受了弘远方丈的影响,一直不赞成。只是祖训严禁后妃参政,太后只能敲敲边鼓并不敢明着反对。

朱允炆点点头:“不错,寺院道观免税赋已久,朕这样开始征税,定然有不少人不满意。但是为国计民生,必须要施行”。又问玄信道:“对寺里有影响吗?”

玄信小心地答道:“弊寺一向俭朴,田地所出不少,即使按现行令法缴税,所余也尽够众僧生活。先师在日曾再三教训贫僧,陛下的这一提议乃是为国大计,弊寺作为第一大寺备受瞩目,定当支持陛下以作各寺表率。”

朱允炆挺高兴:“那就好。天禧寺第一个赞同,其它寺院就好办了”。心里却想起了灵谷寺,弘远方丈是否也找他谈一谈好?定了定神又道:“国师真是高僧大德智慧非常,那么早就想到这个事”。

玄信说起师父不由得有些伤感:“是。师父是大智大慧。不过”望着皇帝迟疑道:“不过圣感塔本来准备修一修的,这样只好搁一搁了。娘娘她。。这个冬天怕是难过。”

 朱允炆一怔,回头望去,莲花正手指划过一列列经文仔细地一字字读着,微微蹙着眉,却又带着微笑,显然看得专注,没管自己这里与玄信的谈话。还只是八月下旬的初秋,她已经穿着夹棉衣,丧服下鼓鼓的。朱允炆想起去年冬天,莲花穿着几层棉衣像个沙包的怪模样,不由心酸。

回头碰上玄信的目光,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是担忧。

是,这个冬天她过的去吗?

朱允炆一侧头,避开了玄信的视线,闷闷地道:“朕再想想别的法子”。

玄信轻叹一声:“贫僧告退”。

皇帝是个好皇帝,待公主也一片真心,可是未免有些软弱。宁可心爱的人受苦,也不愿违背所谓的原则。也许皇帝就得这样?

朱允炆心里也不好受,缓步走到莲花身旁,静静看着。

莲花察觉到,放下经书,抬头笑道:“你们说完了?”见朱允炆有些闷,调皮地笑问:“没说我坏话吧?”

朱允炆听了,却更是一阵心酸,伸臂拥住莲花,竟有些想落泪。

莲花吃了一惊,反手拥住丈夫,轻声安慰道:“没事,说就说了,我又没怪你。最多你也让我说几句好不?”

朱允炆忍不住笑了,下巴搁在莲花头顶,良久轻轻道:“对不起。”又停了一会儿道:“皇祖父说让你来诵经,肯定是想救你,不是想为难你,心里大概正好也想着佛舍利的事情”。

莲花轻声道:“我明白”。

朱允炆又道:“如今还在丧中,实在,实在不大好”。

莲花伸手轻轻掩住朱允炆的口,望着他又说道:“我明白。”

朱允炆抱紧了她:“可是冬天这么冷。皇祖父肯定也没有想到”说着禁不止又有些难过。

莲花下决心似的:“好吧!我只好破戒了!”

朱允炆一惊:“什么破戒?”

莲花笑:“帮我找件暖一些的大毛衣裳吧?我以前不穿觉得不大好,现在为了保命,菩萨大概不会见怪?”

朱允炆敲了敲她的鼻子:“故意吓我!”忽然想起来,自怀中取出一份奏章,递给莲花:“你王兄奏的”。

莲花不解地接过。“权知朝鲜国事臣李曔言:伏惟小邦自蒙允可臣权知国事,诸事协顺,臣感圣恩每日焚香祈祝天朝国祚昌盛。唯臣母思女成疾,常念宜宁落泪,病疴日益沉重。臣思皇帝陛下以孝治国,伏乞陛下许可臣妹返汉城,以救臣母思念之切,全臣与臣妹之孝义。臣举国上感天恩不尽。”

朱允炆含笑道:“说你母亲病了,想接你回汉城,你要回去吗?”朱允炆说时带着笑容,眼睛里却全是紧张,望着莲花一眨不眨。

礼部尚书陈迪送这个奏折来的时候,口中不说什么,心里觉得朝鲜这个请求有些荒唐,面上满是不以为然。

朱允炆虽不擅权谋,也知道这母病多半是藉口。猜想是上次赵胖看了莲花在寺里的惨状,回去报告国王,朝鲜国王心疼王妹,就上了这个奏章。只是心疼王妹的不是国王乃是靖安大君,朱允炆却怎么也没想到了。

莲花看着奏章,一动不动,眼里泪水慢慢涌上来。

朱允炆望得心焦,却并不催促,静静等着,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象要跳出来。身为皇帝,最简单的当然是让礼部直接把这奏章挡回去,自己不用出面,更不必和莲花说。只是,如果她想回去呢?如果她的心不在这里,又何必强留?

王妃病了?还是母亲病了?不会,赵胖上次来的时候都说是很好。李芳果和自己一向客气但疏远,不会想到接自己回汉城。当然是李芳远的主意,不知道他如何让李芳果上了这奏章,是恳求是交换还是胁迫?

遥想汉城,那一个挺拔孤傲的身影,莲花不由得泪盈于睫。

这一时的静默,份外漫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莲花抬起头,望着朱允炆,轻声唤道:“允郎!”

朱允炆有些紧张,望着她明澈的双眼,一眨不眨。

莲花故作轻松地笑:“我不回去。太远啦!来回路上折腾,得好几年吧?”见朱允炆长长松了口气,心中也自感动,笑道:“我写封信问候母亲,你帮我交给王兄,好不好?”

朱允炆伸臂拥住莲花,满心欢喜。喃喃道:“好!当然好!”。刚才这一段等待,竟象用尽了全身心的气力。莲花不再说话,埋首丈夫胸前,听着他的心跳。

寂静中,两个人突然都觉得,经历了这些坎坷,这份真情弥足珍贵。

这时一阵忙乱的脚步声响,老远听到黄子澄气急败坏的喊声:“陛下!陛下!”

朱允炆皱了皱眉,松了手,回身望去。黄子澄衣帽散乱,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陛下!不好了!”边跑边喊:“陛下!八百里加急战报!”齐泰的身影也出现在塔旁,一样也是惊慌失措。

朱允炆摆手示意二人勿动,转身含笑对莲花道:“我回去了,明儿再来看你。信你慢慢写,写好了给我就成”。说着拍了拍莲花的小手,带着两名大臣匆匆而去。

莲花望着几个人的背影,怔怔出神。是朝廷打了败仗吗?

他,他这么厉害吗?



上期回顾:第79-80章——激愤群情昂&重责独力当

作者:姞文

合作平台:爱奇艺文学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