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原传奇》

萌原传奇 2019-09-08 13:31:33


引子

乌拉特后旗,北与蒙古国接壤,南距巴彦淖尔市所在地临河区50公理。地域辽阔,地形多样。

阴山山脉如同巨龙,横贯东西,大气磅礴。南部八万亩狭长肥沃的良田,北方三千多万亩茵然牧场,形成了典型的南粮北牧中矿山的自然格局。

乌拉特后旗草原,一望无际,茫茫无边。绿油油的草儿,随风一吹,便如同海浪随风飘动,一波一波,让人看后心旷神怡。

巴彦淖尔市和阿拉善盟相毗邻的巴音戈壁滩上,便是闻名遐迩的玛瑙湖。这里盛产玛瑙石和戈壁石、风砺石、碧玉、硅化木、黄蜡石以及各种宝石级的矿物晶体,可谓是奇石的故乡。

在这片美丽的地方,民风淳朴,热情好客。随着时间的发展,每年也吸引着不少游人前往,欣赏这大自然的恩泽宝地。

关于玛瑙湖,也有着不少传说。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这片戈壁滩是一个清澈透底的湖泊。湖泊清澈波光粼粼,美不胜收。天上的仙女在仙境,被凡间反射而来的霞光吸引,私自下凡飘落人间,来到这玛瑙湖。她们在水中嬉戏,一时高兴下,竟忘了回返天庭。忽闻天鼓震响,仙女们心中一惊急忙返回,许多珠宝来不及收回便抛入湖中,变成了现在的玛瑙碧玉。

也有人说,当年共工一怒撞到不周山,天漏个大窟窿,天河之水从天而落,滚滚波涛顿时淹没世间。人类乃女娲大神所造,看到人族如此,心中甚是怜悯,取万色之源黑色土练就出红、黄、蓝、白、黑五种颜色的土,用太阳神火和月光宝气练就了九九八十一个 日夜,炼成五光十色背负着太阳神的神力和月亮光的宝气的366块五色神石,最终用身体融合石头,终于将天缺补好,而剩下的一块石头,也化作一道流光冲向人间,恰好落在了玛瑙湖上,成就了这里遍地玛瑙流光溢彩的局面。

虽然这些都是美丽的传说,但当地的人们却一直相信着这样的事实。如此美丽的地方,说是人间仙境也不为过。

这里的石头五颜六色,千奇百怪,煞是可爱。当地的牧民,在闲暇时间,也会赶往玛瑙湖,去寻找一些质地不错的石头,或自己收藏,或拿出去卖掉补贴家用。

玛瑙湖乃奇石宝地,这么多年,也有着不少神奇的石头从中产生。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一位名叫张靖的老人,历经艰辛、长途跋涉,走进乌拉特草原深处的戈壁滩,发现了玛瑙湖,也发现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打造出的那些色彩斑斓、形态各异、石质细腻、天下独绝的奇石。而在其执着的寻找下,玛瑙湖也无私的赠与他一枚九十二克重、名为“小鸡”的小玛瑙石。其形、质、色极为奇特,举世无双,令人叹为观止。后来,经有关专家鉴定,给了一点三亿元的天价,也创了中国赏石价格之最。

不管外界如何,玛瑙湖依旧宁静的躺在蓝天下,静静吐露自己的芬芳。如同幽兰,与世无争,淡雅美丽。

乌后旗的草原,辽阔悠远。躺在草地上仰望蓝天,只感觉苍穹之大,无边无际,难以探寻。

夜晚晴朗的草原上,若仰望黑色苍穹,便可看到星光点点,煞是明亮,颇有野阔星低之意。宁静的夜晚,明净的草原,若与恋人一起依偎看着苍穹,指星为盟,又是一番浪漫。

蔺小元,蒙古族人。少年时期在乌拉特后旗的草原中无忧无虑的度过。而当他与妻子步入婚姻殿堂时,才彻底的改变了他的生活。

他的妻子出生在闻名于世界奇石界玛瑙湖所在地戈壁苏木,这里生活的草原牧民家家都有着形态各异的玛瑙湖奇石,玛瑙湖中各式各样的奇石,深深吸引着每个草原儿女的心,让他每次走进戈壁滩对奇石有种爱不释手的眷恋,从此在他的生活中多了一种无法用语来形容对奇石的牵挂与迷恋。

所谓近朱者赤,蔺小元身边的朋友,大部分对于奇石,都有着无比的热爱。这些千奇百怪的石头,或富贵,或雍容,或炫丽,或安然,或大气,或象形……各式各样,让人看后便觉爱不释手,深深沉浸其中。

蔺小元对于这些石头,也是深深的眷恋。他认为,每块石头,都是一个生命,都有着不同的轨迹,有着不一样的风采。

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管蔺小元处于什么境地,都没有阻止他对于奇石的热衷。

2008427日下午,蔺小元的胃微疼,下床吃药后,就躺在床上休息。

就当蔺小元准备睡一会时,他的朋友黄明与闫啸便从临河区来到了蔺小元家乌拉特后旗潮格镇,邀请蔺小元一起前往亲自体验玛瑙湖捡石头。

蔺小元虽然喜好石头,但却胃病缠身,并没前往的意思。

两人嘿嘿一笑,好言好语软磨硬泡,最终蔺小元看两人铁了心要亲自去玛瑙湖体验一番,加上自己心中也有对奇石的喜爱之意,三人说定了第二天一早出发去玛瑙湖,就这样蔺小元的妻子王艳萍从市场回来炖了一大锅风干羊肉.吃过晚饭后.准备好明天去玛瑙湖的物品后就早早休息了。

2008428日一大早蔺小元.黄明.闫啸三人吃过早点带上备用品向玛瑙湖出发了,开车走了一段顺畅路后,不平的道路也有些颠簸。不过一切,并未阻碍三人去玛瑙湖边的热情。三人一路谈笑,终于赶了几个小时的车,终于看到了玛瑙湖的倩影。

蓝天之下,那明镜般靓丽的湖泊,让人心情愉悦。停好了车,三人便向着玛瑙湖奔去。

遍地的石头,形态各异。三人在这些石头中,开始不断寻找自己中意的石头。

玛瑙湖虽然距离几人住处不算太远,但也有着二百多公里的距离。这一来一回间,便要花费大半天的功夫。几人来这里,也不能每日都来。这样的条件下,三人寻找石头的心也越发的迫切。

炫目的石头,也缭乱了三人的眼睛。飞快的瞟过地上的石头,手也飞快捡起看上眼的石头。这些石头或大或小,形态万千,质地不同,不过此刻并非仔细划分的时候,等到拿回家再好好区分开来。

心中有对奇石喜爱的信念支撑,三人也忘记了时间,忘记了饥饿,不断的扫过颗颗石头,真希望将这里的好宝贝都捡入自己囊中。

石头很多,想要全部取回不大可能。且时间在三人不断的寻找石头中飞快滑过,太阳逐渐偏西,几人心中也有些怅然。即便辛苦了几个小时,三人还是不知疲倦,希望再多寻一会。但路途还有些远,此刻也到了该回去的时候。

三人各自抱着自己的收获,喜洋洋的向着停车的地方赶去,回去的路途中,三人也不断看着地上,希望还能再有一些收获,而在他们的努力下,一些石头也被他们顺势捡起。

“噗。”同样往回走的蔺小元,眼睛一扫便看到了一块黑色的石头露出一角,便用脚尖踢了一下,希望将其踢出。

蔺小元这一脚的力气并不小,本以为踢一下可以将其踢出来,没想到石头却纹丝不动。

对于石头的喜爱,让蔺小元的性格中也多出了石头一般的执念。看到自己没踢出来,立刻用脚尖去抠。还是抠不动下,蔺小元干脆将手中箱子放在地上,用手在这比较松软的沙土中挖,很快,这块黑色的石头也露出了它的真容。

“轰——”蔺小元翻看着手中的石头,当看到其中一面时,脑海顿时如同炸弹爆裂般一片空白,拿着石头的手,也微微有些颤抖。

这块石头,通身漆黑如墨,摸起来细腻润滑,在黄昏夕阳的照射下,散发出神秘的光泽。

而在其一面处,这块石头,竟然有鼻有眼,就是一张人脸形状!

这光滑是石头上,眉眼深刻,布满了沧桑。也不知道这石头,究竟埋藏在这片大地多少年,方得造化成这般神态。

蔺小元激动的抱起箱子,拿着手头,飞快的向着车边的同伴跑去。

“小元,跑这么快做什么?”黄明笑着问道。

“你们快过来看这块石头!”蔺小元大声叫道,举起手中的黑色石头朝两人招呼。

看到蔺小元激动的神色,两人也有些好奇,急忙来到蔺小元身边,看着他手中的黑色石头。

“像什么?”蔺小元急忙问道。

“像人形啊!”黄明和闫啸齐声说道。

“不错,就是人形!”蔺小元也激动的说道。

“来来来,我们仔细看看。”三人此刻也顾不得天色渐晚,一起仔细看着蔺小元捡到的黑色石头。

这块石头,浑然天成,并无半点人工雕琢的迹象。石身上有一些纹理,似乎在昭示它历经年代的久远。深邃的眉目下,便是挺立的鼻子,一张嘴唇和谐自然,并无做作之意。一切祥和无比,巧夺天工。浑然天成,鬼斧神工。

三人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神奇,竟然能孕育出如此奇妙的宝物。也不知道这石头究竟看过多少沧海桑田,但想必被大自然孕育了无数时间。

回到家后,蔺小元依旧被这块石头深深的吸引。蔺小元毫不否认,这块石头,是他这十多年中寻到过最为神奇的石头。

这如同神物般的石头,也被蔺小元带在身边,如影相随,从未分离。

而蔺小元寻到这块宝石的消息,也不翼而飞,很快便吸引了不少人前来观赏。

看着这块极为象形的石头,众人也是赞不绝口。而对于这块石头,众人的议论也是不一。

有人说这石头像人类的祖先,昭示着人类文明的起源;人说这石头像埃及的法老,神秘无边;有人说像睿智的老者,深思智慧;还有人说,这石头像极了黑金刚,孔武有力……

这久经风霜的石头,受尽时光的洗礼,浑然天成,究竟真的像什么,也没人能给个准确的定论。不过这人脸形状,倒是毋庸置疑。

对于这块石头,蔺小元有着非同一般的热爱。这种感觉,如同血脉相连,又如同好久不见的老友忽然遇到,亲切无比。

看着蔺小元每日抱着石头,蔺小元的妻子王艳萍也不禁埋怨:“究竟谁是你媳妇,有了这石头,连你老婆都不要了?”

“嘿嘿,都要,都要……”每当蔺小元妻子王艳萍如此说自己,蔺小元总是嘿嘿笑着,不多辩解一过就是几年。

这日,就当蔺小元与好友那日苏、布德一起喝茶,三人也都喜好石头,聊着聊着,话题便靠上了奇石上。

说起石头,三人都挺有劲头直接约定拿出各自奇石相互观赏一番。

三人家距离并不远,各自取了石头后,便聚在一起,拿出手中的石头。

布德手中的石头春蚕,确实如同他所说,通身亮白,外面密密麻麻布满了精灵远远看去,如同万条灵物在扭动,可爱非凡,让人爱不释手。

那日苏的石头,形状并不规则,但白色的玉石内,道道黑色的纹理,使其平添一份神秘。如同染墨的山水画,文雅盎然。

“真是神奇!伟大的大自然,竟然能孕育出如此宝物!”连连赞叹。。

不过三块石头都属于奇石,三块石头都放在一起各有各的神韵和魅力,对于奇石的喜爱,也让三人对石头的讨论越发热切。

蔺小元心中总也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看着布德与那日苏的石头,也是越看越心爱。不过蔺小元只当自己是对奇石的喜爱,也并未多想。

这一晚,蔺小元和以往一样躺在床上休息,很快便熟睡过去。

朦朦胧胧间,蔺小元只觉脑海闪过了自己的人猿奇石,闪过了布德的白色石头以及那日苏的白身黑纹的石头,随即,自己眼前的景象也随之一变,自己好像来回到了一个,久远的年代……

 


 

第一回 风雪天骄诞生日,天降异象天石出

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黄土造人。人间逐渐呈现繁荣之象,其乐融融,歌舞升平。

而后共工败在颛顼后,不甘落败怒撞不周山。自此,九州裂,天倾西北,地陷东南,洪水泛滥。人们颠沛流离,死伤无数,哀鸿遍野。

女娲观人间惨淡凄凉,心中不忍,决心炼石补天。女娲在天台山顶堆巨石为炉,取五色土为料,又借来太阳神火,历时九天九夜,炼就了五色巨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然后又历时九天九夜,用三万六千五百零一五彩石将天补好

最终以身镇天,而手中剩余的一块五彩神石,则抛落人间,拯救苍生。

当五彩神石抛落人间后,异象突生,一块神石一分为三,其阳化为玄阳石抛向南端,其阴化为玄阴石,飞入北部,而其神石魂魄,则化为天石,在人间上空后,就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不知去向。

玄阴石、玄阳石以及最为神秘的天石,其中蕴含天地精华,谁能拥有则可获得天地传承,成就功名霸业。三块神石,皆为江湖武林人士追逐的上等宝物。

而三块神石中的玄阴石、玄阳石,也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出现,每一次的出现,定将掀起一股腥风血雨!而获得其中一块的人,亦是鱼跃龙门。

不过让人好奇的是,那传说中的天石,只是传说,却从未出现过,以至于现今,天石已经成了人们单纯的幻想,它是否存在,也成了一个谜。

乌拉特草原,一望无际,风儿吹过,绿色的草叶涌动,如同一片汪洋绿海,让人心随着这草儿的拂动变得无比悠然。

草原深处,巴音戈壁苏木,茫茫荒漠,一望无际。漫天的黄沙飞舞,遮天蔽日。

再行数千里,则是神光缭绕,光芒四射。远远望去,如同人间仙境,氤氲之气弥漫。仔细观之,正是玛瑙湖!

荒漠深处,罕有人至。

如此美景,无人赏析。天工之作,尽在荒漠之内,独望苍穹,有一丝孤寂。久远空旷的蓝天下,只有这无数散发着五彩霞光的颗颗石头,与苍穹无声的沟通。

就在这神秘安详的玛瑙湖畔,午后时分,一队人马出现在了这里。

最前面有两只高大的骆驼拉着的马车,马车古色古香,四四方方,看起来华贵而不显张扬。

而这木车后面,则还有十多个人牵着一些骆驼跟随。

“好美!”看到这里奇幻的景象,身后的一些人也惊呼起来。

听到了人们的惊呼,车内的也轻轻拨开窗帘。一张娇颜如玉的面庞便从车窗处露出。此人气质雍容,华贵高雅,貌美如花,赫然一美妇也。

美妇轻轻撩起窗帘望向窗外,立刻被眼前的景色吸引。

五彩的霞光冲天而起,一股神圣的光辉淡淡向着四周涌去,薄雾缭绕,四周如有神音,叮咚悦耳。

一时间,美妇也沉迷在如此景色,无法自拔。

而身后的人甚至是骆驼,俱都沉迷在这种美轮美奂的场景中。

天空中白云飘过,霞光沾染,白云立刻与地下霞光交辉相印,水天一色。

仔细看去,却发现水底以及岸边,晶晶点点的石子如同星辰,祥和安宁,富贵脱俗。

眼前的美景很快将美妇吸引,美妇不经意间撩起鬓角一缕发丝,随即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玛瑙湖,那神奇的光辉映衬在她脸上,一时间也充斥着神圣的光芒。

就当美妇沉浸在这种景色中,异象陡生,四周五彩缤纷的霞光突然从天而起,随后全部向着天空的一处地方汇聚,随即一个巨大的光球便在玛瑙湖上空悬浮。

而五彩的霞光也逐渐转变为乳白色的光晕,吐露神光之气息,安详宁静。

沐浴在这种温润的白光下,美妇也忍不住舒服的闭起眼睛,享受这圣光的洗礼。

而那个巨大的光球在空中汇聚成形后,便缓缓的向着美妇身边靠近。

神圣的光辉仿若拥有抚慰人心的功效,虽然那道乳白色的巨大光球向着美妇飞去,美妇脸上依旧没有任何惊慌的神色。

“神光,是神光!”看到这些乳白色光辉向着美妇涌去,后面的人一个个也都惊呼起来,随即全部下跪,双手举起,对着美妇顶礼膜拜。如此征兆,美妇的前世,肯定是天上仙女。

“砰!”

一声清脆的声响,众人循声看去,却发现原本成球状的白色光团,竟然应声破碎。破碎后的光团,在半空中不断分散,成了无数颗星星点点的光芒,从天而落,如雪花洋洋洒洒。

美妇在这片雪光中,美得不可方物,怡然慵懒,如若天仙。出尘飘逸,仪态万千。

而在这时,湖底深处,一块黑色石头突然从水底冒出,这黑色石头,光滑无比,更让人震撼的是,其中一面,赫然是人脸形状,有鼻有眼,连嘴巴和人嘴都一般无二,惟妙惟肖,仿若圣物。

这块人面石头,无声无息的出现,远处的美妇丝毫没有察觉。

石头如有灵性,飘忽不定,在水中忽隐忽现,最终在美妇抬头仰望天空美丽的霞光时,倏然冲向美妇腹部,速度奇快,却又神奇的了无声息。

所有人都被天空的异象吸引,天降异象过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结束,众人看着美妇的眼神也变得越发敬畏,上天都眷顾的女子,若不是天仙转世,又何德何能承受起如此荣耀?

美妇在这里停留良久,终于恋恋不舍,离开此处。

车队吱吱远去,一切又恢复于平静。只有无数霞光依旧从玛瑙湖中亮起,即便天色渐晚,也掩盖不了玛瑙湖的光芒。

#############

十月之后,风雪呼啸。

一处蒙古包内,在一道“哇哇”的婴儿啼哭后,四周的风雪一时间竟然静止了。

原本阴冷咆哮的风,逐渐变得温和,雪花洋洋洒洒飘零而下,安静淡然,这一切,似乎不再是冬季的草原风雪夜,倒像是仙境安静的一隅。

虽然外面情况突变,但一切丝毫没有让蒙古包内的人发觉。

此刻蒙古包内,婴儿在啼哭两声后,一位稳婆便惊呼起来:“这孩子手里,竟然有一个血块!”

“嘴里是什么?一块宝石!”忽然又看到了婴儿嘴里含着的黑色玉石,老妇也不禁惊讶连连。她不知为多少产妇接生过,而天生带有宝玉降生的婴儿,还是首次见过!

就当稳婆想要从婴儿口中取出宝石时,婴儿骤然间便停止了啼哭,双目突然睁开,两道金光色的光芒骤然一闪。

无形中产妇感觉一股天威降临,身子骤然一僵,眼中充满了恐惧,这个婴儿,竟然给了她一种极度想要膜拜的感觉。

如此惊惶间,稳婆并未仔细看清楚那黑色石头的模样,只是感觉有一面地方,像极了一张高贵的人脸。

稳婆有些心颤的将婴儿包裹好,抱到了美妇的身边,一时间美妇看着旁边的孩子,脸上也显露出欣慰的笑容。

“恭喜也速该大人喜得贵子。”忽然外面一阵响动,随即一名壮汉便带着几个伴当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哈哈,男孩,我来抱抱!”进来的壮士大笑一声,接过了稳婆抱过来的孩子。

“郎君,这孩子,该用什么名字?”此刻躺在床上的美妇,面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此刻眸子闪现着慈爱的光辉。

“今日大人正好俘获敌人,成为我们草原的一名把阿秃儿!恰好今天又喜得虎子,根据我草原的信仰,俘获敌人后,如果巧逢产子,其身上的勇气会转移到婴儿身上,那不如就叫孩子为铁木真吧!”跟在壮汉身后的一名伴当言道。

“如此甚好,那就叫这小子为铁木真,哈哈,这小子生下来骨架不小,日后也是我草原勇士的料!”也速该哈哈大笑道。

东南方向,善岱庙,一名身披黑袍的中年男子站在宝塔第六层,凭栏远望。北风呼啸,衣袂随风飘,而漫天飘洒的雪花在到了他身边后,竟又莫名其妙的消失。

黑袍男子眼中也露出了深深的疑惑表情,这原本应该是寒风凛冽的北原大漠,怎么今日的风,是暖风!

“金轮法王,镇庙之宝玄阳石,今日竟然散发出五彩光芒,我想,一定是有玄阴石出现了。”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从黑袍男子身后响起。

黑袍男子并未回头,低头沉思了片刻,淡淡说道:“根据我推算,应该不是玄阴石,玄阴石与玄阳石只有距离百米之内才有反应,而我刚才探测一下,方圆十里,丝毫没有异状,那就只有一种状况。”

“天……天石?”身后的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语气也瞬间结巴起来。

“哎,天石,自从女娲大神补天之后,就从未在人间出现过,到了现在,只是一个传说,谁知道这次引起天地异象以及玄阳石有所异常,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的。”黑袍男子默叹一口气,随即言道:“现在,去查。”

“是!”老者沉声应道,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风雪依旧,似乎一直都只是黑衣男子一人,独自凭栏远望。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