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高气爽,我们去哪儿拍?

中国摄影报活动 2018-06-06 07:04:08

寻光觅影

游摄“5A”


层林尽染 | 秋色迷人

告别酷热难耐的夏日,迎来清爽宜人的秋光,气候的舒适和景致的变幻再一次为摄影人提供了拍摄佳机和多种题材。对于喜爱风景摄影的影友而言,趁着秋高气爽约上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或者独自驾车外出采风拍摄,皆是乐趣。但每当此时,大同小异的照片会大量产生,这样的照片岂能让人印象深刻?


因此,在正式开启秋季摄影之前,不妨提前做好规划。比如,以往年年拍的内容今年是否还要拍、怎么拍,是否要采用新的拍摄手法和模式,是否要避开人群另寻一处人少之地深入拍摄,等等。总之,寻找差异化,拍出自己的独特风格,才是摄影人当下应思考的。——本文选自中国摄影报2017年第68期11版


东营:黄河湿地醉金秋

金秋黄河口 刘秋军 摄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唐朝诗人李白的这首《将进酒》中的诗句,把黄河水的磅礴气势写得淋漓尽致。发源于青藏高原的黄河,像一条巨龙,裹带泥沙蜿蜒东流,历经漫漫征途,最后汇入了位于山东省东营市的渤海湾入海口。奔流到海的黄河水在这里形成一道神奇的景观,河海交汇、黄蓝交融,像是天外神笔下的水墨晕染,蔚为壮观。随着河水自上游携带的泥沙在入海口沉淀,形成了黄河口特有的地貌——黄河三角洲湿地。这里水源充足,植被丰富,浮游生物繁盛,鸟类聚集,是全世界增长最快、中国最大的新生湿地生态系统,1992年经国务院批准建立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11年被评为“中国最美湿地”。


黄河三角洲属于温带季风气候,四季分明,风景各有不同,金秋十月更是摄影者的天堂。“红地毯”是秋季湿地的独特景观之一。形成如此美景的植被俗称黄须菜,初春萌芽,盛夏枝叶扶疏覆盖旷野,到了秋天,籽和枝叶一派血红,远远望去,犹如无边红云,又似片片红色的地毯覆盖在这一望无际的湿地上,瑰丽壮观。


黄河携带来的含有丰富有机物的泥沙,成就了这里繁盛茂密、蓬勃生长的万亩芦苇荡,秋风送爽的时候,也是芦苇最丰满诱人的成熟季节,饱满的苇穗由淡紫转为粉白,芦花盛放,蓬蓬松松,白花花的一片。秋风乍起时,苇絮随风飘荡,弥天盖地,形成壮美的“芦花飞雪”。


湿地飞鹤 刘秋军 摄


良好的湿地生态系统,尤其是浅海滩涂,成为了东亚内陆和环太平洋鸟类迁徙的主要停歇地和越冬栖息、繁殖地,成千上万只丹顶鹤、白天鹅、黑鹳、斑头雁等百余种珍稀鸟类在滩涂沼泽上下翻飞、点水嬉戏。群鸟争鸣,构成独具特色的动态景观,被形象地比喻为“鸟类的国际机场”。


黄河三角洲湿地如今仍在不断生长,完整的生态系统使黄河入海口按照自然演替规律进行能量流动和物质循环,不断展现出“奇、特、旷、野、新”的美丽景观,也吸引着大批摄影爱好者驻足。


东营机场开通了北京、上海、成都、西安等航线,飞到东营可在当地租车。距离不远的影友建议开车来,自然保护区离市区还有约90公里的路程,总面积1530平方公里,进入保护区也需要开车代步。 刘秋军


黄岩:秋风又吹江南韵

黄岩水稻丰收 陈晓红 摄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位于浙江黄金海岸线中部,为典型的江南气候。深秋,是黄岩一年中最美的时候。我喜欢秋天,那是收获的季节,也是让人赏心悦目的时节。于是,我就拿起相机起早摸黑、跋山涉水记录这迷人的美景。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金黄色的稻田,“温黄熟,台州足”这句老话是对这一方丰肥水土的生动写照。环长潭湖地区的稻田尤其美丽,在湖光山色的映衬下令人叹为观止,这也是对黄岩“逐水而居,逐水而耕”的农耕文明的真实再现。


北洋镇潮济村枫叶 陈晓红 摄


北洋镇潮济老街旁的成片红枫林在深秋中昂首怒放,展现着似火的红。红得深浓,红得艳丽。美丽的色彩让人陶醉,让人心动。这一在深秋时埋下的红,让人在冬天来到时仍记着它的温度,回味它的热情。


此时,黄岩九峰公园的红枫树也不甘落后,经历过秋霜的考验后,仿佛在一夜之间,就换上红色的外衣。“霜叶红于二月花”,它没有花朵,却比花朵更迷人、更耐人寻味,吸引游人纷纷驻足留影。


你若骑行在65公里长的长潭水库环库公路上,也不时会有成片的红色进入眼帘。得益于水库湿地保护区的建设,从北洋镇的联丰村到屿头乡的联一村,从上垟乡的前岸村到平田乡的桐外岙村,种起了大量水杉,深秋入冬时树叶渐渐变成了红色。这就是黄岩有名的红树林。阳光照耀下,那一团团如火如荼的绚丽,惊艳了我们的双眼,也点亮了我们的照片。瞧,这里早已成了骑游爱好者的乐园,追随法捕捉就能有不错的画面。


长潭水库晨曲 陈晓红 摄


清晨,长潭水库库区绚烂美丽。山倒映在水中,树倒映在水里,一派别致的江南喀纳斯风光。偶然碰到火烧云,如孩子不慎打翻了调色盘,天空被渲染得如此美丽,如此有立体感!此时,一叶扁舟缓缓游出,闯入我们的镜头,真是意外的惊喜!于是,整个画面变得更灵动、更有生机了。


如此的美景,朋友,难道你不想来黄岩拍一拍吗?  陈晓红


扎鲁特:霜染罕山秋意浓

罕山草原现彩虹 张胜军 摄


罕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内蒙古自治区扎鲁特旗,属于大兴安岭的支脉,由众多高大的山峰组成。其中,高格斯台罕山海拔1531米,与东南方的巴岱山和西南方的乌兰山,构成了绿树如屏、繁花如云的“美三角”。


罕山属内蒙古高原与松辽平原水系分水岭,是流经科尔沁草原唯一的河流——霍林河发源地。这里的森林是大兴安岭主脉南段比较有代表性的温带夏绿阔叶林,山地落叶阔叶灌丛、常绿阔叶灌丛、沙地落叶阔叶灌丛、河岸湿地灌丛应有尽有,典型的草甸草原、杂类草草原相互依存,形成了体系完整的生态系统。罕山动植物物种极丰富,为众多珍稀动物的生息提供了天然的庇护。珍贵的大鸨、金雕、棕熊等濒危物种在此繁衍,另外还有灰鹤、蓑羽鹤、草原雕、苍鹰、松雀鹰、猎荤、长尾林鹗等受保护鸟种在此生息。


秋染罕山  张胜军 摄


罕山一年四季风景各异,最适宜观赏的季节为每年的“十一”前后,山间不同的树种和遍布的灌木会在秋霜的渲染下呈现出深红、浅红、深绿、浅绿、深黄和浅黄等不同的色彩。今天还是满山苍翠、绿草如茵的沟壑山峦,一夜清霜之后就会变得姹紫嫣红、漫山溢彩。304国道鲁北至霍林郭勒(霍林河)段像一条黑色的丝带横贯于保护区所处的群山之间。车行于此,你可以放慢车速,听上一曲悠扬的蒙古长调,把如画的秋意融入旅途当中。你还可以随意把车驶入通往牧区的小路,进入群山环抱的罕山深处,一览群山的博大和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妙笔生花。   张胜军


康定:塔公草原觅光影

塔公秋韵  李健 摄


塔公草原风景区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境内,康定城西北部113公里处,海拔约3730米的高原地带,川藏公路穿境而过,是甘孜州最有名的草原。自康定沿川藏线西行,翻越折多山,过新都桥后北行到塔公寺。塔公寺为景区的中心。


景区亮点多,景观分布于川藏公路两侧,河流、草原、森林、高山、寺庙、藏式建筑和浓郁的藏乡风情构成景区特色。“塔公”藏语为“菩萨喜欢的地方”,塔公寺是藏传佛教萨迦派知名寺庙之一,有“小昭寺”之称,是康巴地区藏民朝拜的圣地之一。寺庙内的释迦牟尼塑像,据称为文成公主进藏时所塑,是珍贵文物。塔公的雅拉神山,从草原拔地而起,气势恢宏,巍峨壮观,终年银装披挂,云雾缭绕,与秋季的塔公草原和金碧辉煌的塔公寺交相衬托,展示出了一幅秀丽的高原美景。秋季的草原碧水悠悠,牛羊成群,呈现出绮丽斑斓的迷人景色。


雅拉雪山位于道孚县东南与康定县交界处,海拔达5820米,山顶终年白雪皑皑,云雾缭绕。据说能看见雅拉雪山的雪峰,是福气的象征。从它的正西方农戈山上看见的雅拉雪山,则似端坐的弥勒佛,形象十分逼真。每逢良辰吉日,雅拉雪山端坐于蓝天之下,升起一朵蘑菇状的白云,犹如祭祀的轻烟。由于雅拉雪山十分有灵气,又为藏族大英雄格萨尔王所看重,因而历代是惠远寺和周边藏民顶礼膜拜的神山。


塔公的蓝天、白云、草地,一遍遍让我惊叹。当汽车奔驰在秋意盎然的塔公草原时,心中唯一的感觉就是太美了!我再一次相信那些光线跳跃的鲜红的树叶和蓝得发亮的天空原来不是“PS”的,那些起伏无边的山脉和金黄色的青稞田勾勒出来的光影不是合成的。原来,那些让人窒息的美景,真真实实存在着,那就是塔公草原,一个不逊于新都桥的摄影天堂。


塔公草原无穷无尽的光影变幻,如何能够将其尽收囊中?唯一能做的,就是贪婪地用相机拍下看到的每个角落,让它成为你心中定格的画面。去年印在我脑中的,是恣意的彩色,迎风闪烁的秋景。今年在我脑中浮现的,是不断变幻的、引人痴痴追逐的光影。我只知道高原的流云是美妙的,却不知道光也可以让人叹惋。被快速流动的光影包围,举目望去,是它创造了一场场奇迹:快速拂过柔媚起伏的金色山峰,投下金色的阴影,让整个山峰变成了耀目的金色;顽皮地划过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秋叶,一串串的光斑让你迷眩;跳跃在河面,在光斑点点的树林中,那一大片闪闪发光的圣境引得你不由走入其中;温柔地给那些藏寨涂上一层奇妙的外衣,让它们的轮廓在深深浅浅的阴影中变得如此迷人;还有云彩后面,那恣意变幻色彩的光线。


静坐于野,仰望白云蓝天,俯瞰牛羊成群。行走于岸,观秋叶摇曳,望炊烟四起。 李健


云台山:天色清爽沁人心

 云台秋色  邱大军 摄


秋至,天高云淡,风清气爽,一切都那么干净、疏朗、开阔,不觉间,被一种从容、安静、大气的成熟之美包围。我喜欢秋天,尤其是家乡云台山的秋天。众所周知,河南省修武县境内的云台山多水、多云、多树。这些草木四季不同,各有其美,各有其韵。而最为别致的当数秋季,一把瑶琴,在秋的纤纤玉手下奏出一曲拨动心弦的云台之韵。


作为中国的北方名山,云台山的水和山一样让世人向往,向往它的纯净清澈和变幻丰富。无论是在“地下山水盆景”红石峡,还是在三步一泉、五步一潭、十步一瀑的泉瀑峡和潭瀑峡,与其说是观景,不如说是赏水。这些至柔至美之物,相比春天的清纯调皮、夏天的奔放豪爽,在秋天则显得冷静俊逸,真正体现了水的清纯与智慧兼具的美好品格。你看它时而轻泻漫流,舒缓有致,像位娴淑的处子;时而汇聚一潭,绿得湛蓝,像个思考的哲人。庄子说:“秋水时至,百河灌川”,那该是何等的洋洋大观。浪漫的诗人用“秋水盈盈”形容美女的眼睛,何等的温柔清丽。在她面前,人们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微笑。这是灵犀一点最会心的微笑,这是放松心情最愉悦的微笑,这是不含杂念最纯洁的微笑。


凤凰岭朝霞 邱大军 摄


秋天最是登高好时节。茱萸峰海拔近1300米,高峻、险峭,是云台山的主峰,也是最高峰,自古就是文人登临望远的好去处。相传唐代大诗人王维曾在此处写下《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如今,这脚下的石砌台阶,一级级把我们引入古诗的境界。过了灵关,爬上天梯,宏阔一新的玄帝宫占据了整个茱萸峰顶,形成了“山即是庙、庙即是山”的天工与人工完美结合的奇观。玄帝观的左侧,就势而建的平台成为一方绝好的观景台。来到台上,但见脚下云霭蒸腾,群山起伏,不仅可以体会到杜甫吟泰山时“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下”的豪情,更能感受到钱起咏此峰时“倘把浮邱袂,乘云归故乡”的仙情。在这里,你会真切地感受到云台山的神韵:山下是云,山腰是云,山顶是云,天空是云。因为是秋天,天格外蓝,云格外白;又因为在峰顶,那些淡淡的白云,仿佛就在头顶,似乎一伸手,就可摘下一朵藏在怀里。在博大无言的大自然面前,我们为世俗所累的心胸,敞开了,宽大了,也轻松了。俗人尚且如此,那些修道求仙之士,在此更能体会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境界。这也是为什么,唐高宗时皇帝选在此敕命修建崇祀老子的玄元庙。宋金以后,因为当地普遍信奉真武,把玄元庙改建成了供奉真武祖师的玄帝宫,至明代以后,形成了南顶武当、北顶云台“双顶”并峙现象,云台山也从而成为闻名天下的真武圣地、道教仙山。


 云台初秋 邱大军 摄


在萧瑟的秋天,云台漫山遍野的红叶仿佛是仙女臂弯的长袖,一动一静间叫人迷恋,流连忘返。作为国家森林公园,云台山的植被之密和树种之多可想而知,古树名木处处可见。


因为这里多黄栌、五角枫、栎树(即橡树)、黄楝树、杮树、槭树等红叶树种,每年秋季,层林尽染,万山红遍,各种红叶树竞相争妍,绚丽多姿,绵延百里。人游山中,近看红叶似山花,远观群山如油画,季节大美,云台大美,心情自然也随之豁然。真可谓:秋来游何处,密林云台间。岩边回首望,红叶满秋山。


云台山的秋,有山水的清韵,白云的高洁,草木的色彩演绎,如诗,如画,如歌。来则入眼入耳入心,去则思之描之传之。 邱大军


集安:“乾坤回转”太极湾

集安太极湾  花利夫  摄


太极湾位于吉林省集安市老虎哨库区,对岸为朝鲜慈江道渭源郡。中朝两国合建的老虎哨电站在此处形成了三山环一水、宛若太极八卦状的地形地貌,是鸭绿江流域绝无仅有的自然景观,太极湾也因此得名。


我和几位影友于2014年9月26日到达集安,费尽千辛万苦爬到太极湾附近一座山的山顶,看到太极湾“乾坤大回转”的那一刻,心潮澎湃。秋天是对“诗情画意”最美的诉说,更能将大自然绚丽多彩色调尽情展现。冬、春以白、绿为主,虽清新淡雅却略显单调,夏季虽是五彩缤纷,但失之杂乱。此时的太极湾,四周缀满了被秋风染红的枫叶,夹在绿色山林中,好像一幅美丽的油画。天幕蔚蓝,在阳光照射下,那镶金的彩云在空中飘荡,金色滩涂、蓝色江水、远处群山交相辉映,场面宏伟壮观、气势磅礴,如同仙境。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煞是好看。


由于山势险要,拍摄空间狭小,想站稳都不容易。当时我举起相机拍了几张,因为太极湾的场景大,拍摄地点又不能移动,即使我使用佳能16-35mm镜头都拍不了全景。面对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景却空手而回,谁会甘心?后来我就把相机竖起来拍了十几张样片,采用接片的方法完成了最终效果。  花利夫


诸暨:五泄银杏染金黄

五泄之秋 王琼  摄


在这个季节里,我的家乡浙江省诸暨市最美的景色无疑是属于五泄景区的那数不尽的银杏叶。行走的路上,看到那一排排、一树树的金黄,总会感叹秋之魅力四射,也许是因为即将进入冬季,大自然总会毫不吝啬地施舍所有的彩色于人间。


无论何时何地,五泄的美景始终深埋心底,我总会拿五泄与跑过的许多山水风景中比较。当然,最醉心的还是晚秋时期的那一片靓丽。因为牵挂,才会关注。对于今年银杏是否已经黄了,已不止是一次两次谈起的话题了。看秋意凉,便留神那还泛着绿色的叶儿是否渐渐黄起;看秋风起,便担心会悄然飘落;看秋雨淋,更是怜惜那一地金色的小扇儿……原来,这就是牵挂。


来到五泄,看到五泄的银杏,更是对前些日子拍摄的银杏不屑一顾了。前段时间因为到处有人说这里那里的银杏黄了,于是兴冲冲地奔赴,颇有些失望,不但叶子没有那种璀璨的黄色,就是整片杏林也让人感觉杂乱无章。这样的遗憾,在一个对的时间里,来到这个对的地方,得到了弥补。


漫步小径,渐入佳境。五彩秋色在眼前掠过,零星的银杏在进景区的路上肃立着,一株,两株,抑或躲在杉树后面的半株,满树的黄叶如同喷绘上去的一样,从树梢淋到树干。  王琼


温馨提示
“橘源道宗  山水黄岩”全国摄影大展、 “视界·康定”全国摄影大展、“西施故里·好美诸暨”全国摄影大展、“红滩湿地 海韵蓝镇”全国摄影大展、“塞外倾城 醉美扎鲁特旗”全国摄影作品展、2017“鸭绿江畔 养生集安”全国摄影作品展正在征稿,欢迎投稿。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投稿专区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