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故事丨龙妃凤舞(上) 文/张九翎

紫微青春馆 2018-12-07 17:55:13


龙族与凤族是世仇,斗了大约有数万年,从盘古开天一直斗到天下安定,歌舞升平。不过碍于神帝的面子,两族通常只是暗暗较劲。

我爹是龙王,虽已万岁高龄,却依然风姿俊爽,艳煞天上地底水里一众仙妖人怪。曾经的天下第一美男子称号果真不是盖的。

这不,今日不知又有哪位女妖给我爹送来一封情书,被我中途拦截。我打开情书,情不自禁瞪圆了双目。这是我第一次在情书里看见男子的画像。他侧身而立,红衣翩然仿若开至极盛的彼岸花,唇角含笑明艳得扎人双眸。

我的心重重跳一下,跟着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情书下方书一行小字:今夜戌时,竹山顶不见不散。落款:凤启。

字写得还算漂亮。我点点头,忽然脑袋灵光一现。什么?凤启!我使劲眨眨眼睛,真真切切看见“凤启”二字,身子募然僵住。

原来臭山鸡长得如此风骚!可是山鸡写的情书怎会跑到龙宫来?想必是信差送错了信。哼哼,好你个山鸡啊,这下可不被我龙六抓到把柄,看我不整死你。我“精心”打扮一番,驾云前往竹山赴约,心情甚是愉悦啊。

竹山距离东海约摸三十里。

我赶到竹山之时,月已升中天。

凤启站在山巅,沐浴月华之光,鲜红的衣袂随风翻飞,浴血一般夺目。

真是越看越像展翅待飞的山鸡。我微嗤一声,施施然向他走去。

他缓缓转身,仿佛画里走出,眉眼风流有几分不真实的美。

我从怀里掏出情书,走到他跟前,轻声细语地说:“公子,我来了。”说完猛然抬头看向他。惨白的脸孔,血红的厚唇,珍珠粒大的黑痣极销魂地爬在嘴角,咧嘴一笑露出两排层次不齐的烂牙。我火辣辣地盯着他笑,看他脸色显然一惊,心里愈发痛快:山鸡,吓不死你!

凤启好看的长眉微微一掀,旋即便笑了,澄澄眼波仿若海眼的泉水沁凉入心,“你来了。”

我愣住,委实想不到山鸡见到我这副鬼样子依然能笑得如此美艳,一股挫败感顿时在心间乱窜。我落荒而逃,决定回龙宫从长计议,却被他拉住了手。

“小虫子不敢与我赏月?”

我的面皮狠狠一抖,白粉“扑簌簌”掉落一地。

他凝视我,笑得浅浅淡淡的,看起来大约有三分真。

巨龙岂能被山鸡看扁?于是,我莫名其妙地陪山鸡赏了一夜的月。

翌日清晨回到龙宫,我又看见爹坐在花园里顾自神伤。他怨自己的龙根不给力,连生五个龙仔皆是女仔,平白给凤族那只山鸡嘲笑自己的机会。

我几个姐姐倒还算争气,不是嫁给神帝之子就是嫁给神族的统领,为爹挣回不少面子。

可我爹依旧自怨自艾,直到我出生。我长得最像他,虽然没有龙根,可眉眼之间竟带着三分英气。

我爹仿佛突然看见曙光,兴奋得不行,立即放弃生男仔。他决定好好培养我将来把龙王之位传给我,让我担负起龙族的伟大使命,把山鸡族彻底踩在脚底。说实话,我对龙王之位并无多少兴趣,但是只要一想到龙族的使命我就热血沸腾,斗志昂扬。

我爹见我如此愈发疼爱我,大呼:“我儿像我,果真最像我!”

我大约是继承了我爹的良好基因,从小有点小聪明,龙族的法术一点就会。在我五百岁行成人礼之后,我终于学会了龙族的绝技“龙神啸”。我爹激动得泪流满面,在龙宫大开筵席,敲锣打鼓整整折腾三天三夜方肯罢休。

回想从前,往事历历在目。我觉得昨晚之事委实丢龙族的脸,若是让爹知道必定伤心欲绝,气我不争气。

我决定去锦天书院一雪前耻。于是,我跟爹说我要去锦天书院贯彻龙族的使命,因山鸡那小子在锦天书院读书。

我爹甚感欣慰,热泪盈眶地拍拍我的肩膀说:“待儿凯旋归来,爹就禅位。”

于是,我雄赳赳气昂昂地骑着碧水灵兽往锦天书院去了。

锦天书院坐落在紫霞山巅,雾霭飘渺,银白色的天梯凌空而设,蜿蜒曲折直通大殿。

我把碧水灵兽栓在殿外,背着包裹踱进去。

时辰未到,课堂内只有三三两两几个小仙,都十分好奇地打量我。

我朝大家拱拱手,笑吟吟道:“在下龙六,初来乍到还请诸位仙哥多多关照。”

众小仙目光炯炯地盯着我,神情兴奋无比:“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龙六公子,幸会幸会。”

我委实想不到自己还挺出名,暗自乐道:看来今后“笼络人心”会比预想的容易。我在课堂内等山鸡,耳边“叽叽喳喳”吵的紧。这帮小神仙简直比乌鸦还吵。我掏掏耳朵,借故尿遁,决定去外头清静清静。

林间的风有些凉,吹散雾霭,露出一片片绿得葱翠的竹叶。透过竹枝的缝隙,我看见一抹红色飘过,一如画中那般明艳夺目。

山鸡终于来了!我决定先下手为强。

临出发前美人爹塞给我一本书《山鸡那点破事儿》。听美人爹讲,这本《山鸡那点破事儿》是我龙太爷爷所著,里头详尽记载了山鸡一族的历史,甚至连山鸡族祖师爷偷腥被抓险些变成太监那点破事儿都记录得清清楚楚。这本神书一代传一代,祖父传给我爹,最后便传到我手里。我每日睡前必读一小段,读到精彩之处便加一条批注,故而读完一遍之后此书已被我涂得面目全非。不过好在我记性好,索性将书重新默写一遍,期间还加入了一些自己的看法。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山鸡族越了解,他日交锋之时便越有优势。

书里记载:山鸡族的所有族人滴酒不能沾。于是,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到天宫从酒鬼月老那里偷来了仙界最最神奇的“桃花酒”。此酒无色无味,喝的时候跟白开水无异,可一入腹酒味立即就上来了。山鸡发酒疯必定十分精彩。思及此处,我不禁乐得心花怒放了。

我将“桃花酒”倒满精致的白玉杯,昂首挺胸走进课堂。

凤启看见我,好看的凤目微微一眯,唇边旋开一抹笑。

我脚步顿了顿,险些被他风骚至极的笑容迷晕,赶紧定了定神大大方方走到他身边坐下。“久仰凤兄大名,小弟想与你交个朋友。不知凤兄,赏脸否?”我尽量表现得情真意切,精湛的演技果然打动一众小仙。

“龙六真是好气度啊!”

“可不是,外界传闻龙凤两族不和呢。”

“看来,龙族是想跟凤族化干戈为玉帛了。”

“……”

我心内“嘿嘿”坏笑:这群傻小子,我龙六才不跟山鸡交好呢。一边如此想着,一边将杯子递给凤启:“喝了这杯茶,咱俩就是朋友了。”

凤启的反应全然出乎我的意料。他居然不假思索地端起杯子,“咕噜咕噜”喝了个底朝天。

我张了张嘴巴没有说话。

凤启望着我,亮晶晶的眸子仿佛两粒黑珍珠,光华流转。忽然,他笑了,像春风吹遍江南岸,满枝桃花开。

酒劲上来了!我有一丝兴奋,又有一点点小紧张。

“唔……”山鸡的脸突然放大好几倍。他他他,的鸡嘴居然贴住了我的龙唇!

“哗!”一声,课堂里刹那间沸腾了,小仙们脸红的脸红,捂眼睛的捂眼睛,尖叫的尖叫,“先生,凤启和龙六搞断袖啦!”

凤启和龙六搞断袖啦。这句话从锦天书院飘向凤凰山,飘到龙宫,最后传入神帝的耳朵。

托山鸡的鸿福,我跟美人爹被神帝传召到了披香殿。

神帝正襟危坐,庄严肃穆得像座雕塑。

美人爹知道我是女儿身,自然不信断袖之流言蜚语,暗暗朝我打眼色:龙儿放心,一切有爹在。

我却觉得此乃打击山鸡族的绝妙机会。于是,我使劲眨眼跟美人爹通暗号:爹爹放心,女儿自有主意,这次还不把山鸡整死。

美人爹似乎不放心,刚刚闭起一只眼睛准备打暗号便听见神帝威严的声音在披香殿内响起。

“龙王,天宫所传之事可否属实?”神帝缓缓睁眼,平静的语气听不出一丝情绪。

美人爹拱手作揖,方欲开口却被我截断。

我悲愤交加,怆然泪下:“回禀神帝,龙六本是女儿身,此事只有神帝,父王,去世的母后,以及我四人知晓。父王对外宣称龙六是男儿身那完全是被逼的啊。如今,我被山,哦不,我被凤启毁了清誉,九天之内所有神仙都怀疑我是‘断袖’叫我今后如何嫁人呐!若是对外公开我女儿身的身份,更会成为神仙酒足饭饱之后的笑柄。凤族此举完全无视天宫法规,望神帝严惩啊!”

说完,我掩袖佯装擦泪,朝美人爹露齿一笑:先告他个大状,即便没有严惩,凤启这只臭山鸡在神帝心目中的位置必定直落千丈。

美人爹面不改色,偷偷朝我竖起大拇指。

神帝听罢,面色凝重,似在深思熟虑。良久,才听他慢悠悠地说:“尔等先回东海。”

我与美人爹退出披香殿,相视一笑,骑着碧水灵兽,大摇大摆回东海去也。

美人爹深知神帝为人,适才披香殿内见他神情凝重,万年不蹙的眉头竟微微皱了起来,料定他定要做出一个重大决定。而这个重大决定八成是如何惩罚凤启那只臭山鸡的。凤启是凤王的命根子,他若受罚比整个凤族受罚都严重。思及此处,我越发得瑟,兴冲冲回到东海敬候佳音。

三日后,一道神旨降临东海。

美人爹领着我出海接旨。太白金星腆着万年不变的大肚子,一步一摇走到我们跟前。他翘着兰花指,朝我爹指了一下,呵呵笑道:“龙王大喜,大喜啊!”

美人爹与我面面相觑,问:“何来之喜啊?”

太白金星清清嗓子,摊开神旨,高声诵读:“神帝有旨:凤族王子凤启一表人才,温文尔雅,龙族公主龙六闭月羞花,温柔贤惠,实乃天造地设之一对,特此赐婚。”

“轰”一声雷鸣,我觉得我的头顶在“滋滋”冒烟。“温柔贤惠”这种词跟我八竿子打不到一边,神帝他老人家居然好意思用。

美人爹的脸都绿了。

太白金星笑呵呵地继续说:“神帝说了,三日之内必须完婚……”话未说完,他就被我跟我爹一人一脚踹到十万八千里远去了。

我与美人爹再度相视一眼,异口同声道:“上披香殿。”于是,我们以十万火急之势冲到披香殿。

神帝依旧正襟危坐,未等我们发话,直接开口说:“神旨已下,如若抗旨,可是灭族之罪。”

好你个神帝老儿,阴啊!我心念飞转:倘若我抵死不从,美人爹定会为我冲撞神帝,届时果真落个抗旨之罪,我岂不成千古罪人,更便宜了那些山鸡?思来想去,真是无路可走了。我昂首挺胸,大有慷慨就义之姿:“龙六万不敢抗旨不从,只是爹爹唯我一女陪在身边,倘若逼我嫁去凤凰山,我宁可万劫不复!”语罢,我的心狠狠抖了三抖,虚得紧啊。我才不想死呢!

美人爹却似被我唬住了,大约是从未见过我如此认真的模样。

神帝万年紧闭的眼睛居然破天荒又为我龙六撑开了一条缝。

“除非让凤启入赘东海,否则东海水干,凤凰山倒我也不嫁。”我脑袋一热,把憋在心里的话一股脑儿吐了出来。

“荒唐,堂堂凤子岂能入赘!”一道威严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我回头一看。山鸡父子来了。凤启驾云而来,好看的眉眼盛满笑意。丫的,臭山鸡,继续装啊,其实心里恨神帝恨得想掐死他吧。

凤王脸色极是难看,大步流星跨入披香殿,气势汹汹瞪我爹一眼,转而朝神帝作揖道:“回禀神帝,小神愿用凤族神物凤凰玉为聘,向龙王提亲。只是入赘这件事,恕小神万死不能从。”

什么?我没听错吧。提亲!山鸡父子打得什么如意算盘。

我被“提亲”二字彻底震住。

好在老姜足够辣。美人爹不紧不慢朝神帝又作一揖道:“回禀神帝,小神愿用龙族神物龙涎珠为聘,向凤王提亲。”

我悄悄瞥了眼凤启,岂料他小子居然也正往我这边看。四目相对,火花四溅。他的眼底涌动着某种我读不懂的情绪。臭小子,必定又在暗自思量如何整我。我鼻子“哼”一声,用火辣辣的眼神警告他:臭山鸡,你以为我不知你的小九九,想娶我回去然后天天折磨我。想得美,我龙六才没这么笨呢?

凤启却只勾起唇角笑了笑。他的脾气似乎挺好的。不管我如何整他,他都只是笑,偶尔做出一两件让我喷血的事,譬如:赏月、发酒疯……

我突然觉得我该重新审视整件事:莫非他是想以静制动?想着,我又偷瞄了他一眼。他嘴角噙着随和的笑意。柔和的光线勾勒出侧脸深刻的线条,若不是跟他有深仇大恨,或许真的会对他动心。


>如果亲们喜欢,请点屏幕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查看更多历史信息,请点击右上角查看公共账号查看历史消息

>更多精彩请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平台“ziweiqcg”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