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编年史》卷一:原初的艾泽拉斯(下)

NGA论坛 2018-12-22 23:09:06


魔兽编年史

第二章:原初的艾泽拉斯


目录


元素乱世

上古之神的到来

发现艾泽拉斯

泰坦造物之怒

黑暗帝国的陨落

永恒之井和世界熔炉

艾泽拉斯的秩序化

梦境世界

荒野众神

创世之柱

万神殿的离去

迦拉克隆

提尔和白银之手

龙王的职责

奥丁及英灵殿的升起

萨格拉斯及其背叛

燃烧的远征

德莱尼的历程

洛肯的背叛(by 麦德三世)

封绝英灵殿(by 麦德三世)

影之国的守护者(by 麦德三世)

众守护者的陨落(by 麦德三世)

莱的消失(by 麦德三世)

冬履之战

穴居人和奥达曼的起源

诺甘农圆盘

提尔的牺牲

巨人的子嗣:人类的崛起

掠龙人的长眠


萨格拉斯及其背叛:


守护者们日夜履行着他们的职责,却不知新的威胁已然在黑暗止境的边际渐趋成形。


在与万神殿彻底决裂之后,萨格拉斯便独自一人沉思起了宇宙的命运,恐惧着兴许尚有其他被虚空大君腐化的星魂存在。疑虑和绝望日益摧残着他的思绪,使他愈发确信一点——森罗万象的存在本身,即有着致命的缺陷。而他最终所得出的结论,便只有用烈火让整个宇宙解脱。于是,他宏大的燃烧远征,自此伊始。


为了这一燃烧远征,萨格拉斯所需要的乃是一支狂暴不息的大军。而就他所知,世上只有一处中的力量和潜能足以满足他的需要:放逐位面,马顿。


长久的岁月中,这座监牢已然让邪能和一心复仇的恶魔挤得水泄不通,马顿也因而被彻底扭曲,成了一座人间地狱。澎湃的邪能永无止境地轰击着监牢的壁垒,如若动荡魔力的啸海那般,将囚禁的恶魔尽皆裹卷其中。


萨格拉斯抛开自己的忧虑,将监牢撕成了碎片,无数怒不可遏的住民便继而涌入了无垠黑暗止境之中。而紧随其后的邪能爆炸威力之巨,甚至连这位堕落的泰坦都未曾料及。激荡的能量将萨格拉斯团团包围,涌入他的血脉、炙灼他的灵魂,那双眼睛随之化作翡翠色的爆燃火焰,曾经尊贵的形体上更是有连绵的邪能火山接连升起,而他为之崩裂开绽的皮肤之下,翻腾滚沸的尽皆是永世不息的盛烈憎恨。


然而即便他的躯体经受了如此骇人可怖的异变,萨格拉斯灭绝一切的本意也并未有所改换——为了让森罗万象不致落入虚空大君的魔爪,一切的生命必须就此彻底灭绝。


粉碎监牢之时,黑暗止境和扭曲虚空之间的边界也一并为萨格拉斯所撕裂,在星间化作了一道肆虐着翠火暴风的偌大裂口,贯透了现实世界的构造。而这道伤疤——这萨格拉斯业已疯狂的明证——将会永世遗留于森罗万象之上。


于是,各式各样的恶魔从裂隙中涌入实体宇宙,激昂地为终得解放而嚣叫不止。萨格拉斯继而向这群饥渴的乌合之众灌注自己的力量,将它们通通聚集到这邪能所汇成的火海之中。尽管众多的恶魔早已深谙扭曲虚空中的动荡能量,却从未感受过萨格拉斯释出的邪能那般纯粹的威力和怒火。部分的恶魔体型进而膨大,抑或连心智都变得愈发狡诈机敏。


而此时此刻,萨格拉斯也对恶魔的性质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彻底消灭恶魔灵魂的方法亦然。对于这些新获力量的恶魔,他给出的是个再简单不过的契约:为他而战,抑或灭亡。而选择也并不如何困难。


萨格拉斯进而将他这支大军的铁蹄——燃烧军团的铁蹄——驱向了黑暗止境不可胜数的众多世界,以期挫败那些虚空大君。邪恶的力量结成如此浩大的阵仗堪称史无前例,而萨格拉斯手握的浩瀚力量更是令这些恶魔莫敢不从。决不会有谁敢于挑战萨格拉斯,然而更为重要的是,这灭绝生命的代行者角色,正让他众多的爪牙乐在其中。


燃烧军团继而便席卷了它的第一个世界。尽管这个世界之中并无沉眠的泰坦居存,却早在长久的岁月前即已被万神殿赋予了秩序。凡人的文明被萨格拉斯的大军倾数焚尽,数不清的族群就此被灰飞烟灭,而当万神殿指派来监察这个世界的星穹体匆匆赶来之时,萨格拉斯便亲自将其化为了灰烬。


最先知晓这一噩耗的是阿格拉玛。燃烧军团的暴行在他耳中日盛,而他也一路追击着这支恶魔大军。待到他终于抵达之时,映入眼帘的却是燃烧军团扫荡又一个世界的景象,而这支军势形貌扭曲又遍覆烈火的领袖,正是他的导师、他的挚友——萨格拉斯。


阿格拉玛顿时愕然。他要萨格拉斯解释,可这位往日的勇士却对此避而不谈,只是一味断言燃烧远征才是净化整个宇宙的唯一手段。而后,他甚至又称,任何敢于违抗他的人,亦将被军团的火焰灼烧殆尽。


阿格拉玛自知无力用言语让萨格拉斯回心转意,只好向他昔日的导师发起了一对一的决斗。在成群恶魔的注视之下,宇宙中最为强大的两位战士就此兵戎相见。


而阿格拉玛立时便发现自己远远不是对手。就如其他泰坦那般,他唯独感到棘手的,只有邪能。他的防御在萨格拉斯穷凶极恶的攻势下接连粉碎,而连连在痛苦中踉跄不止。他绝望地发起最终的反击,竭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向萨格拉斯攻去。


双方剑刃相交,邪能和奥术能量的爆炸继而激荡,而待到这能量碰撞的洪流终于散去之时,萨格拉斯和阿格拉玛才双双发现彼此的武器也已折损。


被冲击重伤的阿格拉玛旋即撤出了战斗,找到了万神殿的其余成员,然而其他的泰坦却难以相信自己所听闻的事实——单是去思及他们至为信赖亦是至为高贵的勇士堕入黑暗,便足以彻底颠覆他们一切信仰的基石。万神殿没有办法解决这一威胁,但他们也达成了不能就此放任的共识。位乎一个名为尼希莱姆的世界周边,蓄势待发的万神殿继而直面了萨格拉斯,和他那罪恶滔天的所谓军团。


阿曼苏尔高声呼唤着萨格拉斯,恳求他中止这疯狂的燃烧远征。他向萨格拉斯述说起艾泽拉斯,讲述星魂所蕴含的潜能,那纵然万神殿亦是前所未见的潜力,那足以在时机成熟之时,将虚空大君尽皆击溃的力量。萨格拉斯细细地听闻,却并不为之所动。


纵然已与萨格拉斯有过一场恶战,阿格拉玛却坚信这位昔日勇士的内心深处,定然还苟存着一丝高贵。别无他法的阿格拉玛,便放下了自己的武器,走向这位堕落的泰坦。他向对方讲述两人辉煌地抗击恶魔的佳话,让萨格拉斯忆起他们保卫森罗万象的神圣誓言。然而,不论万神殿如何述说——更不论萨格拉斯中意的门徒如何述说——一意孤行的萨格拉斯都决不会有半分动摇。


一声怒悲参半的咆哮响起,萨格拉斯便即砍杀了阿格拉玛。他挥过手中折损的邪能刀锋,几乎将这位泰坦劈成了两半。


这难以置信的血案让整个万神殿都为之震怒,并进而不留任何余力地向萨格拉斯和他的燃烧军团发起了攻势。群星黯淡凋亡,战火在宇宙中激荡,连现实世界都被扯出无数浩瀚的裂痕。而尼希莱姆,这日后将被唤作末日世界的所在,更不免在这灭亡万物的灾劫中被彻底扭曲。然而,纵然万神殿的众位泰坦掌握着人智永难企及的力量,却仍是不敌萨格拉斯邪能加持的蛮力。


堕落泰坦的邪能火焰将万神殿的成员摧残得不成模样,直至再无一人有力战斗方才罢手。而为了确保泰坦们的灭亡,萨格拉斯便唤来一场浩大的邪能风暴,意在将他们的躯体和灵魂一同毁灭。于这杀伐的猛烈能量倾盆而降之际,诺甘农做出了最后的努力,以求规避泰坦们灭亡的命运。


诺甘农号令着宇宙中的原生能量,编织出数具护罩包裹众位泰坦的灵魂,并将泰坦们送往黑暗止境当中。他们无可凭依的灵魂径直遁入宇宙,残存的物理形态则被萨格拉斯的邪能风暴消灭殆尽。


不知众位泰坦灵魂仍在的萨格拉斯,便继而将燃烧军团的大胜昭之于众。万神殿不复存在,而他亦得知了某个唤作艾泽拉斯的强大星魂——尽管他知晓了这位初生泰坦的名字,关乎其位置却无从得知。但他心中知晓,而今既然已经没有了万神殿的阻碍,找到这个星魂的所在便也只是迟早的事。


而他更明白,自己的动作必须比虚空大君更快。


燃烧的远征:


燃烧军团大败了万神殿,而萨格拉斯也进而将更多的恶魔召集到他的大业之中。然而这貌似无往不胜的大军,却在与万神殿的一战中将其弱点暴露无遗——故而萨格拉斯才决心着手补救。


纵是强大聪慧如萨格拉斯,要同时指挥整支大军也仍是分身乏术,而恶魔们却又尽是些狂躁嗜血之辈,鲜有战略思维可言,故而军团才在万神殿手中多有不必要的伤亡。萨格拉斯需要的,是足够奸猾又富有战术头脑的司令,并继而找到了一个能让他如意的世界——阿古斯。


阿古斯乃是高度发达的艾瑞达人的家园,其聪慧纵是萨格拉斯所见过的任何种族都望尘莫及。艾瑞达人渴求知识甚于一切,他们坚信,只要孜孜不倦地求取知识,便能将宇宙打造得更加美好可人。


三位领导者共同统治着艾瑞达人。他们的治理并不依于武力抑或恐惧,而仅是日夜沉思关乎整个宇宙的疑问,并将得来的解答与人民分享。强大的阿克蒙德生来便善于发现他人的长处,他英武的举止更是时刻鼓舞着众多的追随者,为他们增添直面一切挑战的信心和气量;基尔加丹,这位三巨头中的最卓越者,即便在天赋异禀的艾瑞达人之中也仍是堪称奇才,他足智多谋、谈笑风生,苦苦思索着宇宙中那些繁杂之至的众多神秘,并醉心于为其寻得解答;而最后一位则是维纶,三巨头的精神领袖,他坚定不移地倡导和平,用智慧将一切的纷争都化解平息。


三巨头中的任意一位都无疑是杰出的领导者,然而他们却是三人齐头并进、各展所长,这才带领他们的人民到达而今这无可企及的高度。


而艾瑞达人这强大的凝聚力,无疑正是弥补军团弱点的完美方案。于是,为了让他们倾数投身自己的大业之中,萨格拉斯便意欲将整个族群都尽数腐化。他继而披上雍容华贵的伪装,和艾瑞达的三位巨头取得了联系。萨格拉斯迎合着他们的希求,向他们许诺以知识和超乎想象的力量,更为他们展现了数之不尽的蛮荒世界——而艾瑞达人的统治,无疑正能将这些亟待统治的土地尽皆化作和平与智慧的归宿。


萨格拉斯信誓旦旦地宣称,他意欲分享的除却宇宙中至为晦涩难解的秘密之外,更有着他所认定、关乎森罗万象那根本缺憾的终极答案。而他所需要的回报,则是让阿古斯的住民尽数投入他的大业之中……以期成为萨格拉斯补救这缺憾的助力。


萨格拉斯的提案震惊了阿克蒙德和基尔加丹,而两人也乐于为这伟大的事业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然而,这一切却未能使维纶信服;纵然眼前的存在看似绮美而全知,他却仍有一丝异样感挥之不去。


于是,维纶利用一件古老的神器开始了他的冥想——其为远在而今的时代之前,由神圣的纳鲁所赠予的阿塔玛水晶。而经由这件附魔造物,维纶所发觉到的竟是艾瑞达为萨格拉斯效力之后的恐怖景象,连他们的肉体都不免一并失去原有的形貌,沦为邪恶滔天的恶魔。


他依此警告了自己的两位兄弟,然而他们却全然不予理会,更清楚地表明了他们意欲接受萨格拉斯的提议。维纶忧心若是自己继续一味拒绝,难免在阿克蒙德和基尔加丹手中遭致杀身之祸,便假意接受了下来。纵然他和基尔加丹曾经情同手足,他却并不认为这份情谊能够抵得过萨格拉斯的诱惑。


看到自己的人民竟命运如斯,维纶不禁陷入了绝望。而就在这无路可走的时分,那让他得见艾瑞达覆灭的生物便向他伸出了援手。一位名唤克乌雷的纳鲁联系到了这位艾瑞达人的领袖,意图带领他及亲信前往安全之所。这才重获希望的维纶,便匆匆前去找寻那些仍能信任的艾瑞达人。


而当萨格拉斯前来腐化仍且深信不疑的艾瑞达人之时,维纶亦然率领着他的追随者大胆地逃离了此地。他们齐聚在一座雄壮的纳鲁次元要塞之中——即是吉尼达尔——并就此永远地离开了他们的家园。自此之后,维纶及其追随者,便会以德莱尼之名为人所知,意为“流亡者”。


而在阿古斯上,萨格拉斯则使得余下的艾瑞达人尽皆屈从了他的邪恶意图。邪能的疯狂嗫语在阿古斯众多住民的脑海中汹涌澎湃,将他们赖以思考的力量尽皆淹没。萨格拉斯更是为艾瑞达人灌注了邪能,将他们的形体也一并扭曲为如丑恶的恶魔一般的模样。


关乎这些新近腐化的仆从,萨格拉斯立即便将他们投入了使用。艾瑞达人成为了燃烧军团的指挥官,而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则是其中至为优异有力的两者。


基尔加丹与生俱来的智谋,被萨格拉斯打造成了更加符合军团愿景的模样。自此便以“欺诈者”的名号为人所知,基尔加丹的职责乃是用他的智谋诱骗实体宇宙中的凡人文明,并将其继而化作军团的代行者。


而阿克蒙德激励人民的天赋,在萨格拉斯眼中亦是燃烧远征不可或缺的工具。自此便被唤作是“污染者”,阿克蒙德以其强大的意志力驱使着不可胜数的恶魔,将其倾数化作暴力和残虐的极致具现。那些效忠侍奉阿克蒙德的恶魔,无一不被他们的主人将体内狂暴的力量激发淬炼,而尽皆化作了灭绝一切的战争工具。


有了艾瑞达人的领导,燃烧军团的队伍便继而溢满了新生的恶魔种族,其来源更是遍布扭曲虚空和黑暗止境的众多世界。硕大无朋的深渊领主被阿克蒙德所强化,充作活体的破城机具为军团效力,战场相见的敌手无不闻风丧胆。恶魔族群中,机智勤勉的莫尔葛则负责起了军团的军工。他们倾力打造灌注邪能的武器和构造体,用以攻打绵延整个宇宙的众多世界。基尔加丹尚将刁滑的魅魔带入了军团,以期渗透他们将往征服的世界,预先了解其中的文明。余下还有野蛮的末日守卫,这些恶魔战士的力量和残忍无人可及,充作军团的突击部队。最后便是火热的希瓦拉,其为军团首屈一指的秘术师暨谋士,狂热地效忠于萨格拉斯本人。


这些邪恶的生物和其他的成员一同,充当着燃烧军团的中流砥柱。欣然于这支日益壮大的军势,萨格拉斯将他的恶魔驱入了黑暗止境,再度开始了他意在毁灭森罗万象的燃烧远征。


而在往后的岁月之中,数之不尽的世界和文明,都不免在军团的铁蹄下被抹灭殆尽。


德莱尼的历程:


维纶拒绝萨格拉斯的远见及随之而来的出逃,令基尔加丹怒不可遏。纵然德莱尼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欺诈者仍且立誓要追到天涯海角,以报复维纶的背叛——他眼中的背叛。



洛肯的背叛:


萨格拉斯继续四处征伐,却并不知道万神殿最后的生命之火仍未熄灭。


尽管萨格拉斯摧毁了泰坦们的肉身,诺甘农的法术却奇迹般地保住了他们的灵魂。众位泰坦的灵魂遁入了黑暗止境,径直前往艾泽拉斯世界的守护者们的所在,以期寄宿在他们的肉身上。若是无法及时获得合适的容器,泰坦们虚弱的灵魂或将面临毁灭的命运。


待到泰坦们抵达艾泽拉斯之时,他们几近枯竭的灵魂立时便和自己亲手创造的守护者们彼此融合。他们的力量顷刻淹没守护者们的意识,无数的记忆残片继而涌现:在那些记忆中有遥远的星球,有未曾经历过的事件和未曾目睹过的奇观。但这份力量的洪流转瞬即逝,守护者们仍保留着自己的人格。


守护者们对这份奇迹困惑不已。他们知道融入了自己的身躯里的正是万神殿的部分力量,却不知道那已是他们至爱的造物主们最后的残片。这些困惑的神子试图联络万神殿以寻求答案,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死一样的沉寂困扰着守护者,令他们陷入了长期的迷惘和不安当中。


在奥杜尔下的监狱中,上古之神尤格萨隆感应到了这股情绪波动。自艾泽拉斯的秩序化已过去了无数个纪元,在这期间,这位上古之神感知力已变得愈渐敏锐。尤格萨隆制订了一个计划,以图削弱这些看守者并逃离祂的牢笼。祂打算用一种奇特的疫病来污染意志熔炉的创生矩阵,这样这台机器在此后创造的泰坦造物就全都会受到感染。部分病原携带者甚至能将这种疾病传染给前几代的泰坦造物。这种疾病后来被称为血肉诅咒,它能将许多受感染的个体慢慢地转化为血肉之躯的凡人——对这位狡诈的上古之神来说,弱化的泰坦造物自然更容易被屠戮。


为了执行这一计划,尤格萨隆盯上了守护者洛肯。万神殿的沉默困扰着整个奥杜尔,而洛肯是众人当中最为之忧心的一个。尤格萨隆潜入这位守护者的梦中散播惊骇的意象,挑动他心中冰冷的绝望。但即便在如此失魂落魄的状态下,洛肯依然坚定地克服了他脑海中的耳语。就结果而言,洛肯最终的陨落,乃是缘起于一件毫不起眼的偶然。


随着洛肯在绝望中不断沉沦,他开始从一名维库女性身上寻求慰藉:希芙——守护者索林姆的伴侣——洛肯的弟媳。洛肯常与希芙私会,向她诉说自己内心最黑暗的忧郁。久而久之,这两位泰坦造物间便生出了一段背德的恋情。


尤格萨隆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祂挑拨洛肯对希芙的爱,将之扭曲成了一种危险的痴迷。这段感情很快就因为洛肯日益偏执的行动而变得腐坏。他一次又一次地谈及公开两人的恋情,而希芙总是很激烈地表示反对——她知道这段关系一旦暴露,将无可避免地破坏守护者间的团结。


最终,她断绝了与洛肯的关系,并要求洛肯不再见她。眼见将要失去希芙,洛肯陷入了疯狂,妒火中烧的他对爱人下了重手,并导致了希芙的死亡。


尽管洛肯追悔莫及,但他却不敢向索林姆坦白他的罪行。洛肯绞尽脑汁想要掩盖希芙的死,正是在这时,希芙的灵魂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洛肯惊讶地发现,希芙的灵魂竟原谅了他,甚至还提醒他必须尽快行动:一旦索林姆发现了真相,泰坦造物间必定会陷入可怕的内战,届时洛肯对万神殿许下的一切誓言都将因此而破灭。


希芙给出的建议令洛肯感到惊异,他未曾见过希芙如此阴险的一面。他察觉到了她灵魂中的不协调感:一缕看不见黑暗,细微但却明确可辨。然而洛肯的恐惧掩盖了他的判断力,使他将自己的疑虑赶出了脑海。


在希芙的指引下,洛肯将她抛尸于风暴群山的冰原中。随后,他告知了索林姆希芙的死,并将一切都栽赃到了冰巨人之王安格里姆的身上。为悲伤所驱使的索林姆将无尽的怒火释放在了冰巨人一族身上,屠戮了包括安格里姆在内的无数冰巨人的生命。这一事件引发了索林姆的风暴巨人与冰巨人间的战火。随着战乱日趋激烈,希芙进一步在洛肯耳畔煽风点火。她献上的计策越来越极端,逼迫洛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在希芙的劝说下,洛肯利用意志熔炉建造了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在希芙口中,这是在巨人的战火中保护奥杜尔的必要措施。

洛肯甚至听信了希芙的建议,为轻启战端一事对他的兄弟作出了责罚。他痛斥索林姆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在泰坦造物之间制造了可怕的裂痕。他甚至责备他的兄弟说,以希芙的名义做出这等荒谬之事,只会令希芙在天之灵蒙羞。这一系列指责让索林姆陷入了深深的抑郁之中。最终,他为悔恨所压垮,离开了奥杜尔,一个人孤独地承受着煎熬。


在索林姆脱离之后,洛肯用新制造的军队镇压了巨人并终结了他们的战事。任何反抗他的意志的人都被关进了静滞间里。


但在镇压行动中,洛肯在将士们当中发觉了某种令人不安的现象。一种黑暗的疫病渗入他们的灵魂中。洛肯再次寻求希芙的建议,然而这次希芙却没有回应。守护者的内心为恐惧所笼罩,他很快醒悟到:“希芙的灵魂”从来就不曾存在过——那只是尤格萨隆所创造的一个幻象。


然而洛肯却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希芙”还趁着守护者制造他的军队的同时污染了意志熔炉。此时此刻,尤格萨隆的血肉诅咒已经盘踞在了创生矩阵的心脏部位。洛肯的自私让他在不知不觉间沦为了尤格萨隆的棋子。


这一发现粉碎了洛肯心中最后一丝的高贵。他开始不择手段地掩盖自己的罪行,甚至不惜为此染指尤格萨隆的力量。有上古之神的力量在手,洛肯相信自己可以击败其它的守护者,将自己的罪证消弭殆尽。


封绝英灵殿:


为了将别的守护者逐个击破,洛肯明白自己得先对付奥丁和他强大的英灵部队瓦拉雅尔。然而奥丁的英灵殿是一座空中堡垒,直接攻打它似乎是个不可能的任务。于是洛肯决定用更阴险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他联系了奥丁的瓦格里义女:海尔雅。


数千年来,海尔雅尽职地遵从着奥丁的指示,指引死去的维库英灵前往英灵殿。然而在她执行命令的同时,憎恨之火也无时无刻不在她的非人之心中郁积着。她永远也不会原谅奥丁强行将她转化为瓦格里这一事实。海尔雅梦想着有一天,她可以为自己,也为其它被转化成瓦格里的姐妹们复仇。


洛肯找来海尔雅,煽起她心中的怒火以及被自己的义父出卖的痛苦。他承诺会解除奥丁控制海尔雅意志的法术,而作为交换,海尔雅要将英灵殿与这个世界彻底地隔绝开来。如此一来,海尔雅就能取代奥丁的地位,掌管所有的维库之魂。在复仇欲望的驱使下,海尔雅接受了洛肯的诱惑。


洛肯信守承诺,帮助海尔雅取回了自由意志。她随之召唤了昔日在封印元素位面时所用的力量,导引环绕整个艾泽拉斯的奥术能量封印了英灵殿和其中的住民们。奥丁和强大的瓦拉雅尔尝试逃离空中城堡,但他们的努力全都徒劳无功,无从破坏海尔雅所制造的封印壁障。在此后的几个世纪里,瓦拉雅尔和他们的守护者主人就一直被困在了这金光宝殿之中。


脱离了奴役的海尔雅为自己和其他的瓦格里创造了一个新的家园。她刻意选址于英灵殿的下方,并将此处与艾泽拉斯广袤的大洋相联结。海洋的雾霭很快笼罩了海尔雅的领域,为她掩盖住凡人的耳目。后世将这个地方称作冥域,它将是许许多多的维库灵魂在死后的归宿。


然而,海尔雅内心长久以来的郁结的黑暗将冥域转化成了一片遍布梦魇和阴影的领域。抵达此处的维库亡者们无一例外地被转化成了满腔怒火的鬼灵。这些被诅咒的灵魂被后世称为科瓦迪尔。他们与大洋的迷雾融为一体,与海潮的涨落共同进退。由恶意和痛苦所组成永恒之火在他们的灵魂中燃烧,驱使他们对卡利姆多的海岸展开永世的掠夺。


影之国的守护者:


在奥丁被放逐后,并非所有的瓦格里都选择了继续追随海尔雅,有些人就此遁入了影之国,而这其中,又有几名尚心存善意的瓦格里选择在这里守望现实世界。她们偶尔会引导一些死者回归人间。


众守护者的陨落:


在奥丁的瓦拉雅尔遭到封印后,洛肯回到了奥杜尔。他本以为自己有了充足的时间来酝酿其他守护者的败亡,但他的计划很快就遇到了新的威胁。


米米隆开始调查起洛肯的新军中出现的奇怪病症。这名睿智的守护者怀疑这种不纯因子是意志熔炉出了故障所导致的。然而他未能继续追查下去就糟了洛肯的毒手。洛肯毁掉了这位守护者的工房,将整个事件伪装成一起事故。尽管如此,米米隆却未彻底死去。


米米隆忠心的机械侏儒们发现主人的灵魂仍弥留在人间。他们争分夺秒地制造了一具巨大的机械侏儒躯体以承载这位守护者逐渐消亡的灵魂。这一义举拯救了米米隆的性命,但他的意志却不复以往。死亡的体验破坏了他的心智。从此之后,米米隆就一直隐匿于奥杜尔广阔的工房内,不分昼夜地研究着他的机械发明。


洛肯知道米米隆的命运会引起其他守护者的怀疑,便先发制人地派兵压制他的同胞。洛肯先是前往芙蕾雅在风暴群山的领域——生命神殿,并对她发动了突袭。激战在两名守护者和他们的追随者之间展开,巍峨的神殿支离破碎,殿中珍贵的生命能量也因此流失殆尽。尽管芙蕾雅全力反击,却仍敌不过洛肯以及他从尤格萨隆那里获得的黑暗力量,最终力竭倒下。


尤格萨隆趁虚而入,掌控了芙蕾雅的意志。这位上古之神驱使芙蕾雅遁入奥杜尔的堡垒之中,她此后就呆在要塞深处,形单只影地照料着一座荒弃的花园。


在洛肯对付芙蕾雅时,又一支泰坦造物组成的部队袭击了冬日神殿——守护者霍迪尔的据点。这支部队由火巨人沃坎和伊格尼斯率领,他们用炼狱之火包围了神殿,籍此不断消耗守护者的冬日之力,并残杀霍迪尔冰冷的追随者们。洛肯随后赶至,轻而易举地制服了霍迪尔。


就像对付芙蕾雅一样,尤格萨隆对霍迪尔如法炮制。他驱使守护者遁入了奥杜尔中一处冰封的大厅里,在无数个千年里将自己与世隔绝。


剩下的两名守护者——提尔和阿扎达斯——却并未落入洛肯的圈套中。提尔早已怀疑这名堕落的守护者有所图谋。随后他目击到洛肯袭击了霍迪尔,这证实了他的怀疑。


然而提尔无法与洛肯正面对抗。堕落守护者忠诚的眷属们盘踞在风暴群山和奥杜尔的大殿内。提尔知道独自对抗这支大军胜算渺茫,于是他带着阿扎达斯,以及两人最为亲密的朋友,女巨人艾隆纳亚,共同躲进了风暴群山边缘的冰雪峭壁中。在那里,他们观察着洛肯的动向,并计划着他们下一步的行动。


洛肯派出部队追捕提尔和他的“叛党”。这些泰坦造物搜遍风暴群山的山峦和洞穴,却未能找到目标的下落。洛肯相信提尔和他的同伴们已经逃离了这一区域,便从此自立为奥杜尔唯一的统治者。他改造了要塞的机械,并用它们将自己提拔为新任的艾泽拉斯总长。他还关闭了业已遭到腐化的意志熔炉,将手底下许多战士们赶进了风暴群山之中。此后,他便封闭了奥杜尔的大门。


在奥杜尔空寂的大殿中,洛肯孤独地承受着悔恨的煎熬。尽管他的计划屡屡得逞,但他最大的恐惧却仍未消除:万神殿或是他们钦定的观察者阿加隆总有一天会回到艾泽拉斯。届时,洛肯将为他所犯下的可怕罪行而受到惩罚。


然而,真正的威胁却是那伏行于洛肯脚底之下的混沌。尤格萨隆再也没有了监视者,开始肆无忌惮地策划起自己的逃亡。


莱的消失:


在对付其他守护者时,洛肯一直提防着卡利姆多南端的守护者莱,认为后者必然会回到奥杜尔探查此处的骚乱。但令他吃惊的是,对于奥杜尔发生的诸般足以改变世界局势的事件,大守护者一概毫无回应。


洛肯耐不住好奇心,派出了一支军队代表团前往奥丹姆查探莱的动向。这支部队未能找到大守护者,却从当地的魔古、托维尔以及阿努比萨斯等泰坦造物处打探得知:莱早已经神秘地失踪了。


那时候还没有人知道,这一历史性的南行会谈将对艾泽拉斯产生旷日持久的影响。在南行的一路上,洛肯的军队在不知不觉间将血肉诅咒传染给了不少莱的眷属。


洛肯和其他的泰坦造物们并不知道,守护者莱经历了一次天启……那可怕的景象让他陷入了自我隔绝中。当万神殿的力量和记忆涌入守护者们的躯体时,莱和他的手足们一样陷入了困惑。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断定这一切绝非是寻常的异相:进入他们体内的,正是众神残存的魂魄。


万神殿陨落的事实让莱难以承受,他将阿曼苏尔残存的力量导出体外,并将它保存在山中的一处宝库里。大守护者希望能籍此保存他敬爱的造物主最后的残片。这座宝库的处所正靠近后世被称为锦绣谷的神秘山谷。


莱将自己封入了一座地宫中,日夜思考着他收到的启示。在大守护者消失后,他的泰坦造物眷属们渐渐发展出了自己全新的、与北方亲族们截然不同的文化。大多数的托维尔聚集在了奥丹姆周围,将这座堡垒当成了他们的家园。而西方的阿努比萨斯一族则继续履行着他们看守克苏恩的神圣职责。相应地,东方的魔古则守护着埋藏在地底的泰坦宝库和机械群。


冬履之战:


洛肯背叛后的岁月中,被奥杜亚所流放的泰坦造物日益遍布了卡利姆多的北岸。笨重的巨人们渐而迁入了群山和海洋,难以再度得见;土灵们则掘入了世界的深处,与一众粗野异形的生物争夺领地,即是穴居人;维库人仍然大多辗转于地面,并逐渐分化成了数个小部族,部分派系在这北地的严酷中过着游牧生活,余下的则在冻原的绿土中建造住宅定居了下来。


这些泰坦造物的族群间仍有一丝脆弱的和平维系,然而却终归不能长久。数支跋扈的势力应时开进了守护者们往日保护的土地,意欲将其尽数纳入自己的支配之下。其中的两支,便是洛肯嫡系的造物,野蛮的火巨人沃坎及伊格尼斯。


沃坎和伊格尼斯将簇拥奥杜亚的风暴群山看作是亟待征服的土地。然而,若要将其纳入囊中,他们所需的乃是军队。于此,他们便将目光投向了凶狠的维库人氏族——冬履氏族。


尽管维库人生来好战,但他们大多会尽力避免正面交锋。然而,冬履人却是个例外——出于有朝一日飞升英灵殿的念想,他们连文化都崇尚暴力和征战。氏族中的内战也好、同其他泰坦造物的战斗也罢,但凡是纷争,便能让他们愈发茁壮。


沃坎和伊格尼斯强行接管了冬履氏族,点燃了他们对战争的渴望。巨人们继而用附魔的铠甲进一步强化了这些金属皮肤的维库人,而沃坎和伊格尼斯,则为他们打造了专门粉碎泰坦造物的钢铁抑或岩石皮肤的强力武器。


然而当这支新组成的大军正摩拳擦掌意欲大展宏图之时,冬履人的身上却发生了异样——维库人的金属皮肤变得脆弱无力,而这正是血肉诅咒的初期症状。


尽管出师失利,沃坎和伊格尼斯却无意轻言放弃。他们也意识到自己不可能仅靠冬履氏族就赢得胜利,为此,沃坎和伊格尼斯便按照自己的设计,亲手打造出了大批的熔火魔像和钢铁构造体,以壮大他们的队伍。


这支冬履大军的铁蹄最初踏向的,乃是和善的土灵。他们将土灵们的地下居所蹂躏殆尽,而措手不及的土灵根本无力抵挡这支势如破竹又组织严密的大军。地穴中没有留下一个活口,仅有一小群幸存者逃离了这场袭击,前去寻求提尔、阿扎达斯和艾隆纳亚的帮助,也因而才得以从洛肯的怒火中脱身。


震怒的提尔率领同伴前往了土灵们地下的居所,以期援助这些受困的泰坦造物。提尔亲自率领最勇敢的土灵冲锋陷阵,而阿扎达斯和艾隆纳亚则建造防御工事,用以抵挡将来的进犯。最后,土灵及其盟友终于将冬履人彻底击退。


然而,即便他们对风暴群山的征服宣告失败,沃坎和伊格尼斯也仍不肯就此放弃。他们回到自己炙热的熔炉前,创造了一支全新的大军——甚至比原先的阵势还要更为壮大的大军。然而单是魔像和构造体已不能满足他们,他们便继而打造出附魔的套索,用以将元龙整群整群地加以奴役。这些生物未被充当成坐骑,而是进行战争的野兽;而巨人们更是为这些生着翅膀的野兽配备了炽热的武装,以期让土灵们闻风丧胆。


冬履人其后的袭击粉碎了土灵的防御,使他们最后的避难所也就此消失;他们四散逃入冰封的山路,却依然无法从敌人的魔爪中脱身。众多的维库人和魔像在地面上追杀,而元龙则从空中发起攻势,就连提尔、阿扎达斯和艾隆纳亚,面对冬履的怒火都不得不落荒而逃。


深知自己不可能独自战胜冬履人,提尔便呼唤五位守护巨龙寻求帮助。眼见尸横遍野的泰坦造物,高贵的龙王们便即怒不可遏,而待到他们知晓连元龙都被一并奴役时,这怒火便更是愈发地不可收拾。于是,龙王们全无踌躇地振翅飞向战场,将他们的力量尽数倾泻在冬履的钢铁士兵身上。


就如大战迦拉克隆那时一般,五位龙王齐心协力地将维库人的大军杀得片甲不留:阿莱克兹塔萨竖起连天的烈火魔墙,让冬履人全数无路可逃;玛利苟斯将驱动构造体和魔像的魔法精华尽皆抽取殆尽,让它们尽皆沦为无用的废物,亦将束缚元龙的附魔套索逐一粉碎,而后者也进而重获自由;群山在耐萨里奥的手下拔地而起,将维库人和他们的巨人主子围困其中,无可遁逃;而最后,伊瑟拉和诺兹多姆便将力量两相结合,用他们的法术为这场纷争划上终结。


伊瑟拉和诺兹多姆用浓厚的迷雾将冬履人尽数包覆,让他们就此陷入了沉睡,并进而将这些再也无力兴风作浪的泰坦造物闭锁在了卡利姆多北岸连绵的墓群中。翡翠梦境的沉静睡梦与他们无缘;他们所要经受的,乃是在永无止境的不省人事中所度过的无数岁月。


而在接下来的千万年中,血肉诅咒更会进一步地扭曲这些沉眠的冬履维库人。而待到他们苏醒之时,几乎所有人都会发现,自己的躯体竟已然退化成了凡夫俗子的血肉之躯。


穴居人和奥达曼的起源:


上古之神一役过去之后,守护者们便利用意志熔炉创造了新的泰坦造物,以期作为他们重塑世界的助力。然而他们最初的设计却实在太过复杂且操之过急,不但没能造出完美的仆役,反倒造出了一批岩石皮肤的野人,即是穴居人。守护者们连忙改进和修缮他们的设计,而意志熔炉由此而来的下一代造物便是土灵。


然而穴居人却成了守护者们的一块心病,而他们也不忍心将其就此毁灭。于是,艾隆纳亚建起了一座小小的地宫,即是奥达曼,用以贮存静滞的穴居人。但部分穴居人脱离了囚禁,并游荡在这个新近得到秩序的世界之中,而少部分则前往了土元素位面,即是地深之源。


诺甘农圆盘:


大败冬履人之后,守护者提尔便终于能将他的注意力再度投回洛肯身上。只要奥杜亚的大门一日闭锁、泰坦造物们一日分裂,那争端便是一日不休。而提尔也严酷地得出了最终的结论:若他不对洛肯诉诸手段,艾泽拉斯便会就此堕入战争和混乱的深渊之中。


但颠覆洛肯需要他们经年累月地准备。提尔和他的盟友,阿扎达斯及艾隆纳亚,共同认定他们最迫切需要的,是设法掌握洛肯和他的所作所为。为此,他们拟定了一份计划,以期从奥杜亚的核心处偷得诺甘农圆盘,这记录着艾泽拉斯上一切事象的造物,而洛肯的背叛自然也包含在内。即便他们仍有办法除去洛肯的阴谋所遗留的伤害,那也得先确切地了解他的行径。


谋划好取得圆盘的计策之后,提尔便亲自前往了奥杜亚的正门处。于此,他冠以整个艾泽拉斯的利好,要求洛肯交出奥杜亚的控制权,一并罗列了众多拒不听从将会招致的严重后果,以期威胁洛肯;后者旋即从堡垒中现身,告知提尔无需采取如此过激的方式。两人之间就此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论——而这也正中提尔的下怀。就在洛肯的心思尚在提尔身上时,阿扎达斯和艾隆纳亚便潜入了奥杜亚,成功地偷走了诺甘农圆盘。


而当他们得手之后,提尔便立即率众退回了风暴群山冰封的峭壁和山脊之中。他们深知洛肯不久便会放出追兵,立时便做起了南下的准备,以期在安全之地做进一步的计划。


临行之际,提尔及其盟友便已集结了大批居于奥杜亚周边的泰坦造物:大群爱好和平的维库人,身受血肉诅咒的荼毒;残存的大部分土灵;以及,许多乐于加入这趟旅程的机械侏儒。在提尔、阿扎达斯,以及艾隆纳亚的眼中,这些无辜的泰坦造物,无一不是洛肯背叛的受害者;他们向泰坦造物们许诺以安全的居所,以及奥杜亚有朝一日的解放。于是,这群流亡者接连跋涉了数周,以为自己已然逃离了洛肯的魔爪。


待到洛肯发觉诺甘农圆盘失窃之时,便立时被恐惧攫住了心神。若是提尔和他的盟友将圆盘呈给阿加隆乃至万神殿,他必将性命不保。要阻止强大的提尔、还要取回圆盘,走投无路的洛肯便终于转向了自己所知唯一能如他所愿的存在:上古的异形,克瑟拉基——扎卡兹,及基希克斯。


扎卡兹和基希克斯乃是黑暗帝国至为残忍狡诈的克瑟拉基大将。长久以前,守护者们将其连同众多的恩剌基一起封印在了上古之神的囚牢中。耗费了莫大的精力,洛肯才终于将这些克瑟拉基的墓穴开掘出来,唤醒了扎卡兹和基希克斯,并命令这两头可憎的巨怪杀死提尔及其追随者。感知到洛肯的心神中萦绕着尤格萨隆的影响,克瑟拉基便欣然遵从了他的命令。


而在遥远的南方,一处安详温暖的林地之中,扎卡兹和基希克斯终于追上了守护者们率众逃亡的步伐。提尔忧心众人的安危,继而命令阿扎达斯和艾隆纳亚带领余下的泰坦造物继续南下,由他独自一人抵挡克瑟拉基。


提尔的钢铁躯体中容留的,只有阿格拉玛往日力量的片许形影;然而,这位泰坦灵魂的高贵却未尝有一分一毫的折损,一如眼见无数无辜的性命临危之时,决不会有所退却的提尔那般。


提尔和克瑟拉基缠斗不休,往日平静的林地立时便被澎湃的奥术和暗影所席卷殆尽。孤身奋战的守护者,与克瑟拉基死斗了整整六个日夜。提尔自始至终未有退却,他的敌手亦然;而待到终于渐渐不支时,提尔便下定决心牺牲自己,以保得他众多朋友的安全。他将自己余下的所有力量尽数倾泻于克瑟拉基的身上,牺牲自己的性命引发了一场辉煌夺目的奥能爆炸,连世界的脊梁都为之震颤不休。


纵然原本无甚可能,公正的守护者却几乎将克瑟拉基双双杀死;而侥幸存活的基希克斯,也仅是千钧一发地逃过了提尔的报复一击。这只身受重伤的克瑟拉其继而不明就里地逃向了西方,千万年间都不会再度现身。


而为了纪念她于此一役殒命的同志,艾隆纳亚便将这环绕的林地命名为“提尔之陨”,在维库人的语言中即是“提瑞斯法”。她带领着众多的追随者,将提尔和他的死敌埋葬在了彼此倒下的地方,并将提尔魁伟的白银之手矗立于他的安眠之地,以此永世纪念他英勇的献身。


尽管所有的流亡者都会将提尔英勇的故事流传下去,维库人却尤其迫切地意欲为提尔做出更多报答。守护者的献身着实让他们感动不已,他们便最终决心定居在提尔战斗过的土地上,永世充作提尔坟茔的守灵人,直至他们生命的尽头。


阿扎达斯和艾隆纳亚尊重维库人在提瑞斯法驻留的愿望,便继而带着土灵和机械侏儒继续南下。最后,他们终于到达了卡利姆多极南的泰坦造物设施——奥达曼。阿扎达斯和艾隆纳亚扩建了奥达曼,打造出新的内室贮存诺甘农圆盘,并立誓保卫艾泽拉斯的真实历史,即便为此献上生命也在所不惜。


岁月流转,部分的土灵渐而开始展现出血肉诅咒的征兆,而这些泰坦造物更恐惧诅咒的进一步恶化。他们便进而希望能够进入沉眠,直到终有一日找到治愈的方法为止;而阿扎达斯同意了他们的要求,许诺必定会将他们在日后唤醒。于是,在奥达曼广大的地宫中,阿扎达斯亲手将自己的追随者全数封印。


但机械侏儒们,则并未如此。纵然他们知晓诅咒早晚会将他们完全侵蚀,却仍然英雄般地立誓继续照管奥达曼的运作,将其中的卓越机器维持到最后一刻。


而在遥远的奥杜亚中,洛肯一经得知他的克瑟拉基未能将敌人剿灭殆尽,便立时陷入了深沉的绝望。他断定在提尔已死的现下,单凭阿扎达斯和艾隆纳亚便不会直接进犯奥杜亚,然而诺甘农圆盘于他却仍是个莫大的威胁,而今要偷取抑或毁灭神器更是无从下手——阿扎达斯和艾隆纳亚要从入侵者手中封印整个奥达曼,简直就是举手之劳。


为此,洛肯便打算用他亲自设计的档案来取代诺甘农圆盘,并将其命名为岁月议堂。他按照自己的心意将这新造的数据库大肆更改,并将自己的罪行尽数抹去。即便洛肯自认做得天衣无缝,他的档案却着实有着重大的纰漏——其中容贮的历史尽被扭曲,乃至连洛肯本人都无法理解。


于是,洛肯只得采用了最后的极端手段,以期规避阿扎达斯和艾隆纳亚的报复。他认定对方最终一定会唤来阿加隆这名星穹体,并为此改写了奥杜亚中的泰坦沟通设备,确保世上没有任何生物能再与阿加隆取得联系,而只有洛肯本人的死才能将阿加隆唤至艾泽拉斯。他坚信若是自己难逃一死,那便注定是在阿扎达斯和艾隆纳亚的手中。而待到那时,阿加隆无疑会将艾泽拉斯上的一切活物清除殆尽——而这,便是他的复仇。


提尔的牺牲:


那些前往提瑞斯法居住的凡人,无一例外地会从大地中感受到两股大相径庭的能量:一方是守护者提尔残存的灵魂精华,另一方则源自他的死敌扎卡兹。有的人投身的是提尔的能量,然而其余的人,却会觉得克瑟拉其的黑暗气息更加合乎心意。


巨人的子嗣:人类的崛起


冬履人如今沉眠在地底,而众多的土灵也封印在了奥达曼中,主宰卡利姆多北方土地的,便只有余下的众多维库人氏族了。长久的岁月中,他们彼此相异的文化渐而大放异彩,在这严苛的北地演化出了大相径庭的特征和风俗。


其中最强大的氏族便是掠龙氏族。就如冬履人那般,掠龙人发现自己的钢铁皮肤逐渐化作了血肉。于时,这些氏族首领便走上了冬履人无数个世纪前行过的老道,开始奴役古老的元龙,以期弥补他们日趋羸弱的力量。


然而相异于冬履人的是,掠龙人并不把元龙仅仅当作是征战所用的野兽。他们将这些骇人的龙充作是狩猎的伙伴,甚至当作战骑来驾驭。日久天长,这些元龙便最终成为了氏族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更是维库人赖以打击凡人敌手的必要武器。这些敌人乃是名唤兆加的熊人,亦是后世熊怪的先祖。


经由伊米隆国王的指挥,掠龙氏族最终在战事中占据了上风;在一场精心协作的攻势中,维库人大举进攻,而兆加则被尽数赶进了卡利姆多中部丰茂的森林中。然而,紧随凯旋而至的,却是悲报——血肉诅咒,业已卷土重来。


掠龙氏族的女性开始产下瘦小而畸形的子嗣——而整个氏族也进而风声四起,到处流传着恐惧和胡乱的推测,甚至有人将一切都怪在了伊米隆的头上。然而关乎罪魁祸首,国王却另有他的一番考虑;就他而言,血肉诅咒的背后,只能是那些神话中所述及的众守护者。


众守护者,虽是无数的维库人视若神明的造物主,却在数个世代之中尽皆销声匿迹。伊米隆说服了他的人民将噤声淡漠的守护者就此忘却,因为正是他们任维库人在血肉诅咒中自生自灭。他许诺会将所有的维库人集结在他的大旗下,而他所下达的第一个命令,便是要他的臣民将畸形儿全部剿灭,以期净化整个氏族。


掠龙人大多服从了他野蛮的命令,然而却仍有少数人并不忍心杀害无辜的孩童。他们进而期求将这些矮小的后代带去那传说的土地上,那早已失传的氏族追随提尔、阿扎达斯和艾隆纳亚所去往的南方大地。


于是,一批掠龙人动身南下,带着自己矮小的幼子前去寻找那童话中的安身之地。他们大多就此杳无音讯,然而却有人当真找到了那片土地,并将自己挚爱的子女交付给了定居在提瑞斯法的维库人。


其后的岁月中,这些背负诅咒的子嗣和他们的后代仍会日渐退化,并最终成为唤作人类的凡夫俗子。众多的泰坦造物——机械侏儒、托维尔、魔古人,以及巨人——都难以避免同样的命运,这些守护者的仆从中,只有极少数能摆脱诅咒的感染。而就如尤格萨隆所图的那般,血肉诅咒让泰坦造物归于羸弱,然而这位上古之神所未曾料及的是,血肉诅咒也同样让凡人种族得以生出了那些必不可少的品质:勇气、决心,以及英雄的气概。


无从知晓这些伟大的特质终有一日会左右整个世界的命运,尤格萨隆和其他的上古之神关心的仅有从祂们的监牢中脱逃。然而,祂们的自由,却仍需千万年的岁月才能真正实现。


而今,卡利姆多繁茂的腹地中,则有着更加切肤的危机蠢蠢欲动。一股新生的力量——一个在世界尚且年轻时便已诞生的野蛮种族——正在崛起。他们自称巨魔,而距离他们发觉大地之下所潜藏的恶性存在,也已并无多少时日了。


掠龙人的长眠:


掠龙人竭尽了各种手段来试图净化他们的血肉诅咒,然而无论他们如何努力,诅咒仍在日益削弱着他们的力量。到最后,这些维库人便只能将自己置入沉睡,以期规避血肉诅咒的影响。

微信号:NGA-178

要玩,就认真玩

扫码关注我们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原文参与讨论!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