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杂谈】炉石野史:艾泽拉斯编年史(22-23)

营地游戏 2018-07-17 08:30:08


艾泽拉斯编年史


而此时恰巧,传闻铁炉堡公主,麦格尼·铜须的女儿,茉艾拉·铜须被黑铁矮人王达格兰·索瑞森大帝掳走了。

其实铜须部族的公主因为巧合认识了死敌黑铁部族的国王,并相互爱上对方,茉艾拉为了他的爱人拒绝回到铁炉堡,而是在黑石深渊和索瑞森大帝结了婚,并生下一子。
然而误以为女儿遭到绑架的麦格尼·铜须带领军队杀进黑石深渊并杀死了索瑞森大帝,茉艾拉公主在丈夫死后依然决定留在黑石深渊和黑铁部族一起。

在消灭掉黑铁部族之后,一个惊天大秘密浮出了水面,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炎魔之王原来真的复活了......

不久之后冒险者(40个战利品贮藏者)联手打败炎魔拉格纳罗斯,将他重新放逐回火元素位面火焰之地。


然而战利品贮藏者们对大螺丝的装备并不满意,邪恶的战利品贮藏者又把目标瞄向了可怜的黑龙军团,黑翼之巢开组~来T3毕业打工,装备不分 ,金币不分,牌子不分,啊这个本不掉牌子。


黑龙军团是凡人世界最大的威胁之一。在堕落化身死亡之翼的领导下,黑龙军团在无数世代中一直在破坏侵袭着人类和精灵的王国。

由于死亡之翼的退隐,他的长子登上领袖宝座并领导整个黑龙族。死亡之翼的长子就是残暴狡猾的奈法利安,他将黑石之塔作为堡垒,将黑翼之巢作为巢穴。


奈法利安将各种龙族的血液拿来做试验,最后创造出了无坚不摧的多彩龙人军团。在其妹奥妮克希亚的协助下通过创造多彩龙人,奈法利安接替父亲掌控了整个黑龙军团。

在其忠诚的龙族党羽的协助下,奈法利安与拉格纳罗斯展开鏖战并最终掌控了整个黑石山及周边整个地区。他的努力重现了当年其父死亡之翼的辉煌。奈法利安在捕获拉格纳罗斯的元素仆从后大为愉悦,并利用这些被捕获的仆从达成自己的阴险意图。




随后奈法利安又与黑石塔的兽人,黑手氏族结盟。

奈法利安与雷德·黑手结成联盟,实际上他只是利用黑手的黑暗部落达成自己的目的罢了。奈法利安疯狂的统治欲望甚至一度引起了黑龙军团的死对头红龙的忿恨。尽管奈法利安的意图明显,但他达成阴谋使用的手段却是个谜。


雷德·黑手是前任部落酋长,黑石氏族首领——毁灭者布莱克汉的儿子。他的父亲毁灭者布莱克汉在影子议会的帮助下当过一段时间的傀儡酋长,而布莱克汉的两个儿子雷德和麦姆却将一部分势力从中分化出去并建立了黑牙氏族,布莱克汉被奥格瑞姆·毁灭之锤杀死后,愤怒的雷德和麦姆,决定夺回黑石氏族的控制权,并发誓要除掉奥格瑞姆为父亲报仇。虽然他们赢得了不少兽人和氏族的支持,然而事实上直至战争结束他们也未能如愿以偿。后来他们负责守卫黑暗之门,却被联盟的军队击败。最后黑暗之门被毁,两人被一起送进联盟的俘虏收容所内。


奈法利安在黑石塔的顶端建立了黑翼之巢,在那里进行着他的秘密计划的最后步骤,并准备摧毁炎魔拉格纳罗斯的势力,最终统治整个艾泽拉斯。但他的父亲死亡之翼在德拉诺的大灾变中失踪后,黑龙军团的势力逐渐被削弱了,因此他需要新的力量来帮助他完成计划,而布莱克汉的两个儿子就是最合适的人选奈法利安变成人形化名“耐法理奥斯”把雷德和麦姆从德拉霍监狱放了出来,并答应帮助他们登上大酋长的宝座,被复仇蒙蔽的雷德痛快地接受了奈法利安的条件。很快,雷德·黑手重新控制了黑石氏族,并征服了燃棘巨魔和火印氏族,和奈法里安的黑龙军团一起驻守在黑石塔。黑石氏族拥有最强的兽人狼骑兵,但雷德却是个倒霉又无能的家伙,尽管有奈法里安的帮助,他还是常常被一些战斗小队打得落花流水。



在牢牢掌控住黑龙军团并有多彩龙族的支持之后,奈法利安开始计划反击其他龙族和凡人世界。但最终,奈法利安被联盟与部落的勇士们击败,死在了40个战利品贮藏者手中。

奈法利安死后,他的多彩龙研究也尽数毁灭。



玩家打败了大螺丝和奈法利安,这个时候,古神克苏恩也不消停了。

千年前流沙之战,巨龙和暗夜精灵付出了无数牺牲封印了安其拉之门,但是随着时间流逝,流沙权杖已被重组,魔法结界上的封印也逐渐消失,通往安其拉神庙深处的道路也再度敞开。那些被困在神庙地下蠢蠢欲动的其拉虫族军团再度开始准备入侵。



为了避免第二次流沙之战再度爆发、贪婪的虫群再次于卡利姆多大陆倾巢而出,无论如何一定要阻止它们。为此,联盟和部落暂时放下了彼此间的矛盾和争斗,团结一致,组成联军集结于希利苏斯。



而领导这次联军,指挥作战的领袖 就是大名鼎鼎的部落勇士——萨鲁法尔大王(口胡!分明就是我们工会会长!)

萨鲁法尔大王,全名瓦罗克·萨鲁法尔 是 传奇战士布洛克斯希加·萨鲁法尔(就是楼主开篇在上古之战中提到击伤萨格拉斯的兽人)的弟弟。部落的高阶督军,被萨尔任命守卫奥格瑞玛。

在黑暗之门事件之后,萨鲁法尔大王就和格罗姆·地狱咆哮一起饮下玛诺洛斯之血,并一直为旧部落服务。他领导了部落包围沙塔斯,暴风城等战争,一直到第二次战争结束之前从无败绩。

第一次战争中奥格瑞姆毁灭之锤领导部落时,当他看到萨鲁法尔在战场上的效率和残忍后,他任命了萨鲁法尔作为他的副指挥官。当恶魔之血的诅咒由于格罗姆的牺牲而被净化后,瓦罗克和很多老兵们认真反省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从而挽救了许多部落战士的生命。有传言说:萨鲁法尔曾经单手一挥...就把三个人切成了两半。

而在60年代的《WOW》游戏中奥格瑞玛的萨鲁法尔大王,凄凉之地的兽王雷克萨,和幽暗城的电梯是联盟玩家最害怕的 三个称号。

在与安其拉虫人的战斗前,萨鲁法尔大王放下以前联盟和部落的矛盾和争斗,带领部落和联盟的联军,与上古之神克苏恩的虫人血战,经过浴血奋战,终于攻陷了可怕的安其拉帝国,杀死了虫人的双子皇帝剑皇维克尼拉斯和魔皇维克洛尔。

最终在萨鲁法尔大王的带领之下,勇士们见到了一切的罪魁祸首 上古之神克苏恩。经过血战,虽然无法杀掉克苏恩,但却击败了克苏恩的一部分身体,也算是赢得了胜利。



可是邪恶的势力并没有给联盟和部落喘息的机会,不久之后克尔苏加德指挥天灾军团开始大肆扩张,但是被部落、联盟和银色黎明合作抵挡住了天灾的进攻。



而这个时候前任灰烬使者老莫格莱尼之子达里安·莫格莱尼得知了父亲的下落,于是商议准备和四位战友一同孤军闯入纳克萨玛斯。

随后达里安·莫格莱尼带领一小队银色黎明袭击纳克萨玛斯,最后达里安杀死了已经成为死亡骑士大领主的父亲,并将灰烬使者夺回。

在达里安拿到灰烬使者之后,由于灰烬使者本身是与老莫格莱尼互相融合的,老莫格莱尼的灵魂在剑中显现出来,并告诉达里安带着剑去血色大教堂见雷诺。



达里安带着堕落的灰烬使者进入了血色修道院,去见他的儿子雷诺·莫格莱尼。当灰烬使者出现在雷诺面前时,亚历山德罗斯的影像出现在雷诺面前,他亲手杀死了背叛自己的儿子,雷诺。


达里安这才意识到——父亲的灵魂被黑暗所侵蚀并没有完全被救赎。

圣光在梦中给了达里安启示,只有世上仅存的传奇圣骑士——当年被白银之手骑士团所放逐的提里奥·弗丁才能救赎父亲的灵魂,对此剑中的亚历山德罗斯的灵魂也同样深信,于是达里安立即前往东瘟疫之地拜访了弗丁,但是当弗丁的手触摸到堕落的灰烬使者的一刹那,他的回答很干脆:亚历山德罗斯的灵魂已经堕入复仇的诅咒陷得太深,对此他也无能为力。


临走之前弗丁告诉达里安:“如果真有什么能让你父亲的灵魂得到安宁,只有爱,爱能战胜一切,但是有时候爱也是对信仰最大的考验。”

告别了弗丁,达里安带着灰烬使者回到了圣光之愿礼拜堂,此时礼拜堂正遭受天灾军团的侵略,因为巫妖王对埋在礼拜堂地下的一千名与天灾军团作战最勇敢的英灵有极大兴趣,在源源不断的亡灵军团的攻击下,银色黎明逐渐溃败,此时把剑刃对准自己,出于对自己父亲的爱,达里安·莫格莱尼决定用自己来拯救父亲灰烬使者中堕落的灵魂,选择了圣骑士最禁忌的事——殉难,用鲜血和生命作为代价证明对父亲的爱,祈求圣光的怜悯。他轻呼着“我爱你,爸爸……”


当剑刃穿透达里安·莫格莱尼的躯体的一瞬间,终于,长眠于圣光之愿礼拜堂之下的千名为抵抗天灾军团而死的英雄的英灵愤怒了,强大的圣光力量从地下涌出对亡灵复仇、清算,强大的天灾军团瞬间化为粉粒……大领主亚历山大·莫格莱尼的灵魂之声也融入到英灵们的冥冥之声中:“我的灵魂将永远承载你做出的牺牲,我的儿子。正如 你从不放弃我一样,我永远都不会放弃你,因为你我受到了一次珍贵的教训:希望……永不磨灭。”



老莫格莱尼的灵魂得到救赎,但是达里安却代替他的父亲背负了灰烬使者的诅咒.....

自尽的达里安被再度被复活,成为了天灾军团的棋子,巫妖王让他驻守阿彻鲁斯要塞,统领黑锋骑士团,领导其他的死亡骑士,为巫妖王而战。

不久之后银色黎明与部分血色十字军合作,再对纳克萨玛斯发动攻击,并击倒了巫妖克尔苏加德,但是却因为叛徒盗走巫妖的骨灰匣而使克尔苏加德有复活的机会。

克尔苏加德的计划以失败告终之时,巫妖王阿尔萨斯此时正在诺森德也正面对着各方势力的挑战。他不得不招回了纳克萨玛斯要塞协防。而达里安和黑锋骑士团则被留守在此,随时等待着巫妖王的再次归来......


艾泽拉斯似乎又重新回归于和平与宁静,但是没过多久平静就被打破了。

一个名叫卡扎克的恶魔重新开启通往外域的传送门,恶魔大肆穿越传送门入侵。卡扎克重新打开黑暗之门的链接,大量的恶魔从黑暗之门中冲出,涌入诅咒之地,但是和快就被部落、联盟联手打退。

黑暗之门开启之后,部落和联盟经过商讨,决定出兵外域,探索这片他们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而这次行动,被后世成为——————燃烧的远征。



部落和联盟分别组成自己的远征队,争先恐后的穿越了黑暗之门,唯恐让对方抢占先机。

当他们穿越黑暗之门后,却发现外域的恶魔早已溃不成军,原来伊利丹已经成为了新的外域之王。


联军歼灭了 在地狱火半岛的残余恶魔,但是很快就发现,来自本地的最大威胁根本就不是这些溃败的燃烧军团,而是隶属于伊利丹的邪兽人部落。


兽人在德拉诺被毁灭之后,一度再次被恶魔所奴役,伊利丹的到来解放这些被玛瑟里顿奴役的兽人。

而这些兽人的领袖就是碎手氏族的卡加斯·刃拳。

卡加斯·刃拳作为旧部落的元老,参加了所有的兽人的战争,见证了兽人部族的兴旺与衰败。在黑暗之门被人类打败之后,卡加斯仍然希望,可以带领兽人部族一血战败的耻辱。

现在他将这份希望,寄托于伊利丹,为此他甘愿再次饮下恶魔之血,将自己的族人全部变成嗜血狂魔。

现在,他正在地狱火半岛的地域火堡垒里,统治着他的兽人大军。

在破败的地狱火堡垒中,卡加斯自封为那些堕落兽人的"酋长"。他领导着他那疯狂而嗜血的兽人大军,而在萨尔部落的要塞,萨尔玛被彻底摧毁之前他永远不会停手。


萨尔命令部落远征军突袭了地狱火堡垒,杀死了邪兽人酋长卡加斯刃拳,并将一切罪恶的源头 玛瑟里顿彻底消灭于此。

卡加斯的堕落让所有人都感到悲伤,尤其是萨尔酋长。萨尔酋长已经见过太多兽人英雄被命运之手所击倒...

无论在他生命最后日子中发生了什么,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卡加斯曾经是位怎样的兽人,我们同样不会忘记他堕落带来的教训。


另一方面,暗夜精灵的德鲁伊组织 塞纳里奥议会来到了 赞加沼泽,并在此建立了哨站。塞纳里奥议会的德鲁伊们在这个得天独厚的大自然环境中,学习和研究。


但是他们很快发现,沼泽的生态平衡已经遭到了破坏。原本温顺的真菌巨人变得疯狂,开始屠杀另一种原生种族,孢子人。许多的湖泊甚至已经干涸。

原来 和伊利丹一同回到外域的娜迦一族,在沼泽湖泊深处建立了盘牙水库,娜迦一族定居于此。

而瓦斯琪女士在赞加沼泽建立了很多抽水泵,所有抽水泵抽取的水都被输送到盘牙水库。娜迦族将整个沼泽的水源抽取到自己建立的蓄水池,以供族人使用,并借以控制外域珍贵的水源。

随后塞纳留斯议会募集了与他们志同道合之士,摧毁了娜迦族的水泵站,并攻破了娜迦族的巢穴毒蛇神殿。

瓦斯琪和大部分的娜迦守卫全部战死于保护毒蛇神殿之战。


瓦斯琪战败之后,伊利丹的另一个副手凯尔萨斯·逐日者的法力炸弹终于研究完成,凯尔萨斯使用这种可怕的武器在虚空风暴杀死了大量的部落和联盟战士。

而这种无差别攻击,也导致了许多隶属于洛瑟玛部的血精灵大量伤亡。部落的血精灵终于发现王子凯尔萨斯·逐日者对人民的背叛。


在纳鲁的领导阿达尔的策动下,血精灵和德莱尼,联盟与部落,放下了彼此的仇恨,结为盟军。

凯尔萨斯的行为引来了终于引起了人神共愤。联军集结于虚空风暴,开始攻打风暴要塞。


兽人,人类,德莱尼这些卑贱的种族组成的军队 一次又一次的向着虚空风暴发起进攻。在大星术师索兰莉安的指挥下,无数的部落联盟勇士都被法力炸弹化为了虚空尘埃.....

看着一波又一波的讨伐军被消灭殆尽,站在虚空风暴的舰桥上的凯尔萨斯露出轻蔑的冷笑。在凯尔萨斯眼里这些下贱的杂碎根本就不配作为自己的对手,他的复仇对象只有一个,阿尔萨斯.米奈希尔.....

可是当血精灵的突袭小队已经突破防御,冲到凯尔萨斯所在的战舰指挥室时,他笑不出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我做错了吗?为我和我的人民谋求一线生机也是错误的吗?凯尔萨斯的愤怒使他的表情与恶魔无异。你们这些叛徒,我要让你们全部下地狱。

“不是我们背叛了你王子,而是你,背叛了你的人民。”为首的血精灵对他怒目而视。

凯尔萨斯倒下了,多出致命的剑伤已经几乎让他不能顺畅的呼吸。

他的数名侍卫和参谋也全部死于刚才的战斗。当星术师卡波妮娅用生命帮他争取逃跑时间时,王子拒绝了。他的父亲曾经和他的人民一同战死,而今天他也绝不会苟且偷生。


凯尔挣扎着将自己的身体转向了北方,太阳之井的方向....
"为了...奎尔...萨拉斯..."



  长按二维码,可以关注我们哟


皇室战争、炉石传说、万智牌、电子游戏、乐高...关于它们的一切都在旅法师营地App!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