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界头,梦幻之地

东安城市在变化 2018-10-15 09:45:51


落子冲 

 卿仁东


落子冲是一个有500多年历史的自然村落。明朝初期,蒋姓祖先从外地移居此地开基创业,繁衍成一个拥有300余人的村落。


落子冲是一处风景胜地。吊脚楼、螺丝山、古树是它的名片。本来吊脚楼是我国苗族、壮族、瑶族等少数民族的传统民居,而在这里吊脚楼却是汉人建造、居住的地方,独具特色,全国罕见。这里村民的房子全部建在一处缓坡上,依山而建,层层叠叠,鳞次栉比。它们背靠青山,面向田垌,因地制宜,不平整的地段全部采用吊脚楼的方式,上层住人,下层放置杂物,与少数民族的吊脚楼有异曲同工之妙。


落子冲群山耸立,连绵起伏,两条山脉交汇于此,宛如双龙抢珠。山上茂密的竹林,宛如一片蓝色的海洋。山峰岚气缭绕,如梦似幻,疑似人间仙境。左前方有一座螺蛳山,山后古树参天,有银杏、香枫,还有20多棵比碗口还粗的红檵木。这里的古树都进行了挂牌保护,树龄多超过300年。螺蛳山中央有一处古墓,墓墙石刻非常精美,右前方有一座稍矮的小山恋,就像一枚圆印章,所以这古墓就叫将军摸印地。据说,蒋姓就是因为这祖坟才人丁兴旺,人才辈出,清朝时曾出8位秀才。


落子冲村口山头上立着好几棵迎客松,都有100年以上的树龄。站在最前面的一棵,伸出一侧枝桠,就像一个人伸出臂膀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雍容大度,姿态优美,随时在恭候着您大驾光临。            

我们去落子冲那天正是国庆长假。假日的郊外,空气清新,秋高气爽,山青水秀,黄澄澄的稻子丰收在望。大家的心像脱缰的野马,随着车子一路飞行,很快就进入川岩境内。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和吊脚古楼,扑面而来,醉得我们时不时地停下车来,驻足欣赏,拍照留念。


虽然有人说时间不早了,早点到上界头,可是到了落子村时谁也不愿走了。不是大家疲倦了,而是被这里的美景迷住了。你瞧,那梯田层层叠叠依山而上,中稻已经收割完毕,稻草把像列队的卫兵,站在梯田里晒太阳,年复一年地守着秋天的田野。右手边的一个小山包上,密密麻麻长满了墨绿色的树,株株苍松郁郁葱葱,擎天而立。有的长成了少林寺里的宝塔,有的长成了浓绿的蘑菇云。同行的本地移动公司蒋技师说,去冬今春冰冻,倒了三棵大松树,都是几百年以上的树。文人骚客们甚为惋惜。



现在你回过头来看落子村。村子不大,在一座山的半山腰,处于中间位子。村上和村左是竹海和青山,村右是古柏、古樟、古枫和古松等古树。村里的房子聚齐成堆呈黑灰色,一级一级的往上长,清一色的建筑式样,清一色的吊脚木楼,让人想起了网上见过的婺源古村落和同里周庄等江南水乡。不同的是,那些地方弥漫着悠悠的水韵,这地方弥漫着湿漉漉的山野清新;那些地方很少见到大雾弥漫,这地方常有雪白的云雾从山顶上抹下来;那些地方平平展展、一览无余,这地方依山而上、错落有致。虽然谁也不知道这无边的竹海、苍翠的青山、千年的苍松古柏、结构精致的吊角楼,在这里存在了多少年,但大家都希望这个村子、这座古民居永远地存在下去。乡长是一个文化人,他介绍说,乡里已经作出规定,方圆两平方公里禁止再建新的房屋。说话间,一位文人本欲将山顶后面那五座像女人美乳似的山峰摄下来留作纪念,可那白纱似的浮雾谢幕似地慢慢地拉过来,把害羞的美少女那丰满而圆润的“玉乳”,遮了个严严实实。


蒋技师说,到村头去看那口井吧!那井是一口很好的井,这里的老百姓全靠这井养育。表哥和几个骚客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刚从树上打下来的板栗,说山里的板栗比山外的板栗更有味,你们去看井吧。其实那井我们也没有去近看,只是远远地看着村头那几株有了年纪已经红了的大枫树和黄了的大白果树,听流水哗哗地在大树下作响,像在听一曲清脆而激昂的山歌。

蒋技师说他自己就是这个村子的。过去有很多人在枫叶红了的时候来这里拍照,这里的景色非常上镜,听说有一幅叫《夕阳留金》的画获了大奖。

 

梦幻田园 

 

转过一个高坡,又下一个陡坡,就到了上界头盆地。见到的是世外桃源,感觉到的是梦幻田园。它四面环山,有四条路与外面的世界相连。南面的一条路通向白牙市,西面的一条可抵达新宁,西北的一条连接黄泥洞林场,西南面的一条可以到井头圩。

进入盆地,就可以看到将军棋伸下来的两脉山岭,山势绵延,向下深入到杨家自然村,形成“双龙戏珠”之状,十分形象,也十分壮观。村民们告诉我们,在“双龙”交接之处,有两颗“珠子”。这两颗“珠子”就是十分神奇的两口水井。其中的一口井长年累月水清如镜,从未断流。

井内有两株奇特的草,不管春夏秋冬都长得很茂盛,像江永的香米,只适合于井内生长,移至井外不久就会枯死。人们淘井,将井中的污泥除去,第二年这奇特的草又长出来,而且更加茂盛。


这井,其实就是四四方方一口井、清清幽幽一股泉而已。东边有一块青石为井沿,上面放着两个竹箪。两株草像两棵文竹蓬松地长在水中,像一对夫妻在水中嬉戏,相依为命。一株“高大挺拔”,是伟丈夫;一株柔曼蓬勃,是美妇人。水至清至纯,草碧绿碧嫩。水蓝草绿,有一种诗意盎然的意境。一个潜水泵躺在水里,一股清泉从井沿边的小沟流向井外。


我随口问:这井是不是叫鸳鸯井?这草是不是叫鸳鸯草?村民说,这井没有名,这水“性格”好,不欺生,可以放心大胆地喝。山里人是喝这水长大的,好多人是喝这水走南闯北成为百万、千万富翁的,还有好多人是喝这水长寿成为人瑞。去年走了一个百岁老人,现在94岁的老人还健在呢。我被说得动了心,拿起竹箪舀了大半箪水一饮而尽。确实很好喝,凉中带甜,还有余味。我又掐下一茎井中奇草,仔细把玩。只见草茎细嫩,叶对生,叶旁分别长有白嫩根,看来这草是靠吃水中的矿物质而成长的。


从井口淌出去的水,形成一条常年都不干涸的小溪。它静静地穿过田垄,消失在山的那一头。就是这条小溪,年复一年地滋润着着高山盆地,养育一代又一代的上界头人。这小溪源出将军棋,流经下界头、白牙水、松江、宥江桥、小江口,到大江口汇入湘江。我们沿小溪下行,见到的是已经收割的稻田,禾茬森森,牛羊和鸡鸭在田野里或吃草或戏水,享受着秋日的阳光,与世无争,悠然自得。这是一个非常恬静的田园。如果在田园刚刚翻耕完毕的春夏之交,站在将军棋上往下看,农田像一面面镜子,如梦似幻。将军棋是这里最高的山,海拔1000多米。传说山顶上有一块很平坦的大石头,曾有将军在这里下过棋,因此得名。站在将军棋山顶往东看,可以看见冷水滩的“灯海”;往西看,可以看见新宁县一路下降的山岭。张泽槐《永州地名诗》吟咏它:地尽川岩上界头,将军夜宿战旗留。仙凡非类终须别,真假传闻总不休。

在上界头的东北有一个出口,小溪就从这里流出去。溪上建有凤凰桥,桥旁有青龙寺。



青龙寺始建于明末清初,传说观音菩萨的佛门弟子智德和尚,几经转世修行,于明朝末期投胎凡人。但被清兵极力追拿,一路逃难,来到上界头水口山。见“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天然石碑立于眼前,大喜,遂联合上界头山寨杨氏、蒋氏和肖氏三大家族筹资修建寺庙。因石碑呈拱门状,酷似黄龙撑江,地形像两条青色巨龙戏珠,取名青龙寺。青龙寺3建2毁。最初智德和尚主持修建的寺院为一正两横,纯木结构,正屋坐东朝西,占地200多平方米,正位供观音,横厅供贺公与土地神。香火渐旺后,又在寺东侧溪上架凤凰桥。后被雷击。当时一声巨响,炸雷滚滚,巨石轰裂,大雨与大火并驾齐驱。青龙寺与凤凰桥在大雨中焚烧三天三夜,化成青灰。第二次重修在民国31年(1942年),但很快在1945年被侵华日寇实行的“三光”政策,点燃的大火吞噬。第三次重建在2004年,由上界头人民自发集资。本次重建将青龙寺寺址迁到黄龙撑江石拱左前方,只一正室,面积50余平方米,寺内正位供观音。右边修建横室,侧供贺公与土地神。凤凰桥原貌恢复。


凤凰桥有点像乐满地的风雨桥。桥上6根柱子3副对联:黄龙撑腰重显神威出栋梁,将军排阵造就风水成宝;翠色千重包将军棋石待将军再来上界头,清涧一线入湘江碧流问湘江梦回水口亭;来此佳境便是福,畅游宝地能成仙。写得气势磅礴。青龙寺配凤凰桥,寓意“龙凤和鸣”。

如今,桥头的青龙寺很热闹,善男信女在寺里做法事。农历每月初一,附近群众都要到这里来“打会”或“还愿”。我们正好碰上“打会”的日子,一位庄主独自承担费用,提供免费的午餐,邀请山民在这里聚会。寺里的锣鼓声、唱诗声幽幽地传出,洒入溪里与潺潺的流水声搅和,衬托这山野更加幽静。



寺下是一个峡口,两边是陡峭的石山,古树从石缝里钻出,绿了山,也绿了天空。当地人说,这个峡口过去头顶上有块大石头伸出来,拦住了去路,文官下轿,武官下马,而且风水也很好,上有将军下棋,下有黄龙巡江。可是过了若干年后,杨家村一户杨姓人家生了三个儿子,第一个儿子生下来是个花脸,父亲不高兴将他卡死了,第二个儿子生下来是个黑脸,父亲又不高兴也将他卡死了,第三个儿子生下来肥头大眼、两耳垂肩,一看便是大富大贵之相,父亲乐不可支。可是,三儿子下地几天不见俩哥哥,知道自己独木难支,无法成势,一刀就结果了自己。从此,白牙水的两根两丈左右照着将军下棋的石柱蜡烛,被雷劈去了一根,只剩下一根至今屹立在白牙水河段东面的山上。峡口的大石头也被劈了下来,滚到了小溪边,现在还静静地躺在那儿。


村支书蒋少其是位能人。务工归来带领村民修路架桥,建设美好家园。中午,在他家吃中饭。这是一座纯木结构民居,一个正房两个长房。正房较大,摆了两张八仙桌,两把太师椅,七张条凳。后壁是神龛,乃祖宗之灵位。客人来后,家中的老人都来陪客聊天和喝酒。满桌都是山里出产的菜肴,鸡鸭鱼肉还有竹鼠。支书说,自己在小溪下游建有一个电站,偶尔有竹鼠掉入引水渠。今天大家口福好,昨天刚从引水渠里逮回来一只新鲜的竹鼠。那竹鼠肉裹着米粉,特香,比小县城店里的炒竹鼠味道好多了。酒是蓼草饼药酿制、用野杨梅浸泡出来的陈年老酒,淡红的颜色,晶莹透亮,甜甜的,滑滑的,口感特好。光日兄说,这里有一个杨梅冲,满山遍野都是野杨梅树。如果你有时间五月里到这里来采野杨梅,那你肯定会醉得不亦乐乎。红的杨梅酸得你唾津潜溢,黑的杨梅甜得你心花怒放,大的杨梅让你欣喜若狂,小的杨梅让你惜之若饴。还有那红男绿女在青翠的山野里点缀,还有那纯天然的山歌在山野里回荡,那诗情,那画意,肯定会让你久久不能忘怀。


返回途中,光日兄说,因为是高山顶上的盆地,上界头一年四季云雾天气特多,只要下一场雨,第二天,保准会云蒸霞蔚,远远望去,整座山村都被云雾笼罩着,若隐若现。

 

将军棋上映山红

 

如果说阳明山的杜鹃花海名声在外的话,上界头的杜鹃花海则非常内敛,从不向外人叙说自己的辉煌。

每次去上界头,我心里都有一种非常特别的感觉,不是被那片神奇的山水所感染,就是被那里百姓所感动。崇山峻岭之上长出一个山间盆地,青山绿水之间养育一群质朴山民。这是多好的地方!




“五•一”假期,诗人田人说要看最美的小山村——上界头看映山红,我推掉一切应酬,欣然作陪。天气预报说,中雨转暴雨,起初心里自然少不了担心,虽然准备了雨鞋和雨伞,但毕竟爬山涉水,谁能保证山体不滑坡、道路不泥泞?还好,我们到村支书家时,天空并没有下雨,只有乌云在翻滚。

我们停下车子,放下东西,换好鞋子,便踏上登将军棋看映山红之路。

将军棋上看杜鹃,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山脚下的花花草草。那一蓬蓬的白色野蔷薇,洁白无瑕;那密密麻麻的紫云英,满地红紫;那花白遍地的泡桐花,“雪落大地”;那左一堆右一堆的紫杜鹃,罕见而又雅致;那五彩斑斓的马奶子花,清新淡雅;那……

“三月陌上花自开”,我们不可能“小园香径独徘徊”,因为天气不好,必须赶在大雨到来之前,看看那久慕的将军棋和映山红。

将军棋上看杜鹃,我们看到的是山腰的流水和从山上下来的山民。半山腰有一处废弃了的林场场部。没有林农也没有房屋,只有紫云英满地开花,只有潺潺的一沟流水,白亮亮地从绿茵里粼粼的跳出。村支书带头手掬那水饮用,说这水可以喝,对人有好处,山里人长年累月喝这种水,大多寿命很长。山上杜鹃花,山下杜鹃水,应该是好水。大家都手捧流水,痴痴地饮着,像一个一个孩子吸着母亲甘甜的乳汁。

你看前面,驮着货物的马队下来了。它们是山里的交通工具,驮下来的是山里的希望。爬上山顶的山民下来了,他们是附近高亭子村人。别人到外面游名山大川,他们在附近爬山赏杜鹃,看自家门前的美景。自家的山水自家爱,自家的美艳自家赏。我们问还有多远的路,上面的景色如何,山民告诉我们:不远,就四里路,景色很好!不过,上面起雾了,只能看到眼前的映山红。有同行者开始打“退堂鼓”,但是,我们的目标是山顶,是将军下棋的地方。

将军棋上看杜鹃,我们看到的是山顶上变幻莫测的云雾和鲜艳无比的杜鹃花海。来到山顶,雾海茫茫。人在山脊上走,雾在山脊上飘。十步之内,树绿花艳,千年杜鹃红似火,万千灌木绿如蓝;十步之外,雾岚弥漫,隐山覆水,天地混沌,不见太阳。这时,一切都让人失望,路也特别的漫长。



我们来到将军下棋的地方时,并没有见到棋盘,只有一块扁石像利斧一样砍向天空,侧看有点像一面旗帜。难道将军棋以此石命名?

忽然,云如草原上的白羊向东追逐而去,山露出来了,山脚下的上界头田垄现出来了,山上的杜鹃花非常美艳地呈现在蓝天之下,那般美丽没法言说!

将军棋上映山红,红得轰轰烈烈。古老的杜鹃树,叶少花多,一朵花就是一个红色的喇叭,它们挤挤挨挨在树枝上,宣示着夏天的来临,花蕊从喇叭中吐出,像姑娘的小手握在口前,传递着一个季节的热烈。一丛花就是一群穿着红艳艳的姑娘,在赶一个热闹的集市,一丛接一丛,一堆连一堆,花团锦簇,把连绵起伏的山岭,连成一片红色的海洋。西边那崇山峻岭的半山腰,被映山红点缀,像巨人的红腰带,唱着红歌,跳着红舞,上下翻飞,热情似火。我不知道造物主在创造世界的时候,为什么总是在海拔800—1500米的高度人迹罕至的地方布下一片红云,自生一片杜鹃花海,舜皇山如此,阳明山如此,将军棋也是如此!

将军棋上映山红,红得特别鲜艳。这里的映山红,不同于山下的紫杜鹃,紫而不红,不同于城里的红杜鹃,红而不艳。这里的映山红,在云开雾散之时,便露出笑脸,好像从水中刚刚浸出,娇艳欲滴,姹紫嫣红,美艳绝伦。有同行者像贪婪的采花大盗,想把这一片映山红据为己有,带回家中,折了一束又一束,一只手不够用,用一双手,一双手不够用,用带子扎起来。说实话,我也想折几束分给家人或者小孩,让他们也赏赏将军旗上的红杜鹃,可是我的手刚接触到那花枝时颤抖了。这么美艳的花朵,这么千年难长成的天地间的精华,我怎么忍心折下,让它们“揉碎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呢!我终于没有采一束回家,但那花却深深的映在了我的心中。

后来,我为那片杜鹃花海写了四句话:“将军棋上杜鹃红,红遍崇山傲太空。白雾随风遮望眼,自家美艳自家疯”。                 

  (选自《云里人家》,有改动)

 

 

走进上界头,美丽乡村画中游

谭利梅

 

上界头是东安县川岩乡的一个村落,被誉为“桃源胜境”。走进四月的上界头,就犹如走进一幅幅葱茏、古朴、绚烂的诗意画卷。

 沿途景色令人醉。几万亩竹海,莽莽苍苍,浩浩荡荡,青青翠竹,随山峦起伏,如浩瀚烟波。这些山林的卫士,或修长挺拔,直入云霄;或枝叶扶疏,相互依偎。山连着山,竹挨着竹,竹与竹中间,还夹杂着新生的竹笋,一根根笔直向上。一眼望去,这竹海茫茫不见边际,真不愧是东安有名的“楠竹之乡”。

绿的竹,绿的灌木丛,绿的草地,连空气中都透着一股绿意。路旁的灌木丛夹杂着盛开着的野花,白的,红的,紫的,黄的,在四月的微风中颔首,低眉,浅笑嫣然。风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我都舍不得一下子将这股清香吸入肺腑。

行至乐子冲,应着几棵迎客松热情的招呼,你一定要下车,用脚步去丈量这块神奇的沃土,去感受在这块土地上生长了几十年甚至数百年的生命——树!

我爱树,我爱每一棵树,我总认为每一棵树都有一颗不屈的灵魂。你看,那棵酸枣树已经三百年了,树干粗壮,斑驳的树身缠满了藤络,透着无尽的沧桑,看世间物换星移,看人间悲欢离合,几十年,几百年,风吹,日晒,雨淋,霜欺,雪压,它都屹立不倒,挺直了脊梁,无不彰显着生命的持久和顽强。



还有这几棵古枫树,树皮粗糙坚硬,树根深深地扎进泥土,枝干虬劲,或旁逸斜出,或相互缠绕,摆着不同的造型。庞大的树冠,如一把巨型的绿伞,树叶绿了黄,黄了红,红了落,年年吐翠,年年凋零。它们几百年如一日守护在村口,像忠诚的卫士,更像无畏的斗士,洋溢着对生命的渴望。叶间鸟鸣声声,声声悦耳。

向左前行,去欣赏吊脚楼淳朴的风情吧。

乐子冲的吊脚楼都依山而建,汇聚了青山绿水之灵气,据说已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了。吊脚楼群的身后,倚靠着竹林的屏障,在蓝天丽日下,显得古朴悠然,有着与世隔绝的宁静与祥和。

踏着青石板拾级而上,路旁石壁上布满了茸茸的青苔。听着轻轻的足音,仿佛听见时光的回响。吊脚楼都为木质建造,分上下两层,下层多作贮藏粮食的谷仓或摆放家具农具。楼上则为主人居屋或客房。时光流转,人世几度变幻,昔日的木屋,早已人去楼空。吊脚楼外,是看不尽的春暖花开;吊脚楼内,是说不尽的摇曳人生。

驱车继续前行,沿着山路拐了几个弯后,豁然开朗,这便是上界头大族院了。“村庄四周都被葱茏苍翠的大山所环抱,犹如睡在摇篮里的一个婴孩。”土地平旷,屋舍古朴,阡陌交错,鸡犬相闻,青藤爬满院墙,屋前几株月季。农人在地里耕种,老水牛慢慢地前行。这不正是许多人都向往的田园牧歌式生活吗?

将车停靠在青龙寺附近的路边。往青龙寺方向,一路向上,去寻觅杜鹃花的芳踪。

山路上游客并不少,多是单位组织来爬山的,也有一家三口来的。相互遇到了,询问着看到花没或是花开了多少,都在期待与花相遇的惊喜,这一刻,我们都是寻花人。

最初只是一些零星的花朵,开得随意而内敛,个把小时后,当我们渐渐行进在山的脊背上,路旁的杜鹃花渐渐多起来,游客的欢呼声也渐渐多起来。有的向着山下大声叫喊:“啊……啊……”,全身的毛孔无不畅快;有的甚至还哼起了那首:“山丹丹那个开花哟,红艳艳……”,愉悦的氛围氤氲在这山坡上。

上界头的杜鹃是野性十足的,多为红色,灿若云霞的红。有的已经全然怒放,一丛丛,一簇族,花瓣儿密密匝匝,蕊靠着蕊,瓣贴着瓣,相互依偎竞相辉映,仿佛是一群淳朴的山里姑娘,好奇地簇拥着,在推推搡搡之间,窃窃私语。有的还在含着花苞,不急不慢地举起小小的红烛,等待属于自己盛开的时刻。

这片山上有杜鹃花,那片山上也有杜鹃花。红红的花朵散落在山坡上,抢走了绿意。登上最高处将军棋,抬望远方,山脚村落的全貌尽收眼底。看山势起伏,竹海连绵,看杜鹃在白云的映衬下更加娇艳,看白云贴着山峰游荡,真想伸出双手,向天空扯一片云过来,乘着云朵的翅膀飞翔在这山间,给每一朵杜鹃花带去最美好的祝福。

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堪入画,而我们也是画中的一景了!————醉美上界头,仿佛画中游!

(选自《以文字取暖》)

 

   未完待续……

敬请关注“东安城市在变化”阅读<德在东安>系列文章


编辑: 邓伟 (微信:donganren)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

---------- 关注@东安城市在变化 ----------

亲,如果您感觉这条信息还不错,欢迎转发分享,并在下面的拇指处点一赞,欢迎给我们写留言感谢您的支持!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