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是否真的存在?神物还是生物?

真龙大视野 2018-08-13 09:40:21


 



这是起源于前阵子网上流传的龙骨视频的延伸阅读小结,虽然内容不多但耗费力气不小,拼接原图近11米的长卷《九龙图》已搞到差不多瞎掉......


一份关于龙的简报


-

视野君本能的提问——



从甲骨文“龙”字到南宋《九龙图》,一简一繁却极其神似,它们真的只是中国人在不同时代的集体臆想么?


在这几千年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龙从没存在过,还是曾经存在已经消失?


到底有没有人见过龙?



前些日子看到一个众人围观龙骨架的视频。讨论者中有分析作假可能的,有研究合理性的,更多是当做热闹,看看就散了。


互联网时代造谣和辟谣的速度一样快,再加上我们脑子里都存着上学考试时反复调用过的那些话——“龙”是一种图腾,并且是只存在于图腾、而不存在于生物界中的一种虚拟生物,因为它是由许多不同的图腾糅合成的一种综合体(闻一多)”——这些都足够让人对类似传闻付之一笑。不知道如今还会有多少5岁孩子再问:“世界上真的有龙吗?”


当然也总有人不甘心人云亦云,他们大胆提问,仔细论证。虽然这样的声音很少很小,也很难在根本上动摇绝大部分人的固定信念,但如果没有了他们,世界将是多么无趣无望啊。


比如《龙,一种未明的生物》作者马小星着迷于龙这种既被人熟知又很神秘的事物,作为专业文字工作者的他一面梳理许多古籍中有关记录,一面实地考察现代发生的坠龙事件,推演出一个结论:龙是一种实际存在的罕见生物


南宋 陈容  《九龙图》(局部)


约3000-5000年前的甲骨文中(甲骨文的发现也不过百年,我们知道的实在太少啦),用来形容动物的文字并不多,远古中国人应该是基于非常实用的目的来创造和使用这些字,基本每一样都指代现实中存在(曾经存在)的动物,这其中,竟是包括龙的(还有凤)。


虽然只有简单线条,龙的形象已经基本固定:体长、蜿蜒、有角以及长须或足爪。




再看十二生肖,本来自于天干地支的概念,起源于很早以前。根据现有的记录,汉代时就已定格成型。在生肖中也并看不出龙有什么特别性,只是作为动物之一排序其中。





约3500年前 (与甲骨文时期相当) C形玉龙


从越来越多考古实物中也可以看到,相似特征的龙形象也同样出现在更远古中国人的描绘之中。


被视为“中国第一龙”的河南濮阳贝壳拼推龙形最为精细,尾部、足爪俱全,已经和后世精雕细琢的龙形非常接近;而辽宁查海遗址那条红色花岗岩堆出的龙,则非常接近后世文字描述中龙的体积和长度。


虽然前者曾由国家博物馆展出并写进人教版课本,但濮阳贝壳龙和查海石堆龙的保存现状不是很好,图片也非常少,有人曾提出证伪的观点。


约6500年前 龙形贝壳堆塑(河南濮阳西水坡)


约8000年前 辽宁阜新查海遗址红石堆龙


至于人类与龙曾经熟悉到什么程度,根据历史记载,在远古的某个时期,龙是可以豢养的动物。


《左传》记载,春秋时精通天文地理的史官蔡墨曾说:古者蓄龙,故国有豢龍氏,有御龙氏。只是后来懂得龙的习性并能喂养它们的家族和技艺逐渐消失,因此龙变得越来越罕见。(全文详见《左传• 昭公二十九年》)



豢龙与戏龙 (砖拓画 约汉待考)


更重要的是,无论正史野史对见龙事件的记录实在是太多了。据马小星统计,从汉到隋的806年间(前202-604年),见龙记载多达108次,隋唐以后更是数不胜数。


即使非常谨慎地去掉其中可能的“含水量”(比如明显夸张、出于牵强附会讨好国君、混淆龙卷风等自然现象等等),仍有大量的记录表明:在中国各地都不断有人与龙面对面遭遇或围观,算起来频率至少十几年就有一次。


这里仅稍举一例先后被三本史书记载、并留有痕迹至今的见龙事件:


• 东晋《华阳国志 • 蜀志》载,公元219年,在武阳赤水出现黄龙,滞留九天方离开,为此特建庙立碑。


• 西晋《三国志 • 蜀志 • 先主传》载,公元220年(事件发生次年),太傅许靖等上书劝刘备称帝,专门提及上述见龙事件。


• 宋代《隶续》卷十六,收录两块《黄龙甘露碑》残本,内中“武阳、赤水”地点和时间“建安廿六年”字样均指上述大事。(《黄龙甘露碑》是蜀汉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件文物,有兴趣可做延伸搜索)


• 武阳赤水是今日四川双流黄龙溪,如今溪水尚在,最古老的寺庙名为“古龙寺”。




随着历史进程,龙从比较平常的地位被一步步推上神话和政治的云端,到明代正式把龙作为皇帝象征。龙变得越来越神凡莫辨。


但是关于它们的存在,一直有断断续续的记录和报道。其中日本富山县的国宝级寺庙“瑞龙寺”中所藏小型龙标本(体长约一米),据说是幕府时代由日本商人从中国买回制成,经大收藏家萬代藤兵衛家族制作“升龙箱”并捐赠。





另有一些更为近代的报道,也在等待着有心人的进一步考证和探索。


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1934年辽宁营口的坠龙围观新闻和1944年松花江南岸(陈家围子)的黑龙事件。


1934年营口坠龙事件被当时关东地区发行量极大的日资报纸《盛京时报》完整地记录了下了事情的全过程。事件连续见报,共发了5篇追踪报道。


7月28日:《龙降酿灾》

8月11日:《天龙降? 长三丈有角四尺——农民刈苇中无端发见》

8月12日:《“巨龙”全体二十八节,臭气参天,观者塞途》

8月14日:《营川坠龙研究之一:水产学校教授发表“蛟类涸毙”》

8月17日:《龙骨由县发给师校作为标本》


以上时间线信息来源于“十五言” 越姜《天上掉下条大黑龙(下)》。


报道之一配有龙骨遗骸和围观人群照片

1944年的黑龙事件则是马小星追寻的重点。他和朋友实地采访了当年的目击者任殿元,采访编辑成《我所看到的黑龙》,节选部分摘录如下:


「1944年阴历八月......这天早晨,我们的船只行进到了牡丹江南沿......突然发现陈家围子村后头围了许多人,估计要比陈家围子全村人还多四倍。我们的船拢岸,向岸边的一个人打听,那个人小、声地告诉我们:“黑龙江里的黑龙落到沙滩上了!”


一听这消息,我们既兴奋又紧张,我父亲说:“鱼上不上网不差这一会几,走,看看去。”他是网户搭,说了就当令。五只船的十几个人全上了岸,我们几乎是跑着赶到的。一看那场景,把我父亲那样一辈子老渔鹰子的人都吓呆了。


但见一个黑色的巨型动物卧在沙滩上,它太大了! 陈家围子人在它身上搭了个棚子,整整十五领炕蓆,算起来得有二十多米长。


它的头颈比身子细,头上没有叉角,只是在前额上长了一个一尺多长的扁铲型的角。脸型和画上画的龙差不多,长着七八根长须子,又粗又硬,还直抖动。


它闭着双眼,眼角围了一团苍蝇,眼皮一动,苍蝇就嗡地一声飞开了。它长着四个爪子,看不准每个爪子几个趾,因为四爪深深地插进沙滩里,每个小腿都比小伙子的胳膊粗。它的身子前半部分粗;由于是卧在地上,能看出接近大人腰那么高,估算直径也得一米多。后腿以后的部分是尾巴,比前身细,但很长,足有八九米。整个形象就像个巨型四脚蛇(东北土话叫马蛇子)。


它通身是鳞, 脊背上的鳞是铁青色的, 足有冰盘那么大(补注:约直径20厘米),形状和鲤鱼鳞差不多。它肚皮和爪子上的鳞是粉自色的,瞅着比脊背上的鳞鲜嫩,并且略小于脊背上的鳞。脊背上的鳞干巴巴的, 像晒千的鱼坯子。


大群的苍蝇在它的身上飞来飞去; 它不时地抖动身上的鳞,发出干涩的“咔卡咔“声, 每抖一次,苍崦就嗡地飞起来, 声音一停, 苍蝇又落了下去。它腥味太大, 相距几百米远就能闻到。它身下卧着的地方已卧出了一条长沟, 身边四周的嫩杂草都被它踩倒了,可惜的是看不出脚印是什么图案。


陈家围子只有二十多户人家, 总共六十多口人, 而在场的人却有三百多。原来附近的任家亮子、瓦房子、尚卧子等好几个村子的人全来了;他们中有挑桶的、端盆的,都拿着盛水工具;统统由陈家围子村伪村长陈庆组织。


陈庆不许大家议论这个巨型动物,不许大家叫“龙”,只能称“水虫”。听陈庆讲,昨天下午他还来过这里,什么也没有,今天早晨就有人看到了这只“水虫”,说明它是昨夜卧在这里,今早被人发现的。


陈庆组织陈家围子人搭起了苇蓆棚子,然后让男女老少挑水往“水虫”身上浇。水一浇上去,“水虫”身上的鳞随之一抖动,人们就这样一桶捅地往“水虫”身上浇水」......


南宋 陈容  《九龙图》(局部)


过去的中国人似乎都知道龙不能离开水的说法,在以上的两次坠龙事件中,都出现了群众提水浇水救龙的情节。而根据任殿元的回忆,第二天再去现场,黑龙也是在头天深夜的暴雨中消失了,而它曾经趴过的地方留下一条深沟,沙子里留有浓烈的腥味......


马小星后期的追踪采访还有很多细节,简而言之就是这样的坠龙事件在当地广为人知,细节上虽有差异但是在关于龙的形体、颜色,以及众人的围观救助情节上都是一样的,只是时隔近60年(采访集中在90年代末),线索中的直接目击者相继迁移或离开人世,不知有多少沉钩被擦肩错过。


我们也希望这样的一篇“简报”能激发更多大胆求索的后继者独立思考,寻找出更详尽真相。


其实抛开所有观念上的成见和限制,也不妨想象《冰与火之歌》那样的奇妙设定:由于人类不再懂得那灵性的生物,囚禁与奴役使龙日渐羸弱灭绝,魔法也随之消失,维斯特洛的冬天开始越来越冷......直到烈火焚烧牺牲奉上,龙与御龙者回归;东方的蓝嘴唇巫师们开始重新施展魔法,学城的玻璃蜡烛也再次燃烧......


最后以存世最著名的南宋《九龙图》以及作者陈容题记中几个奇妙的故事暂时做结,再来重温一下“龙”这个绝不简单的历史母题。



《九龙图》


请把手机翻转90度观赏全图

点击单图看细节







《九龙图》简介


是南宋画家陈容存世二十幅作品中最为著名的一幅,是其晚期所作。现由美国波士顿美术馆收藏。

规格:46.3×1096.4厘米

年代:南宋

材质:宣纸


陈容题跋及注释:


楚中寫鑿真龍窺, 金陵點眼雙龍飛

諸梁羽化張亦去, 雌雄笈殺劉洞微

八軸呉龍不堪掛, 醉余吐出胸中畫 

龍門三峡浪如山, 從臾漲天聲價大 

飛龍出峡駕春江, 九河之勢不敢降

一龍天池戴赤木, 菌蠢猛省雲霧邦 

鈞天竒女又遭謫, 雷公擘山天地黒 

玉龍皎皎摩蒼崖, 蟠蜿似避陽陵客 

鼾鼻睡起金蛇奔, 嶄然頭角當海門 

摩牙厲爪攫明月, 天吳起舞摇天根 

雲頭教子掣金鏁, 第五圖中龍最老 

兩龍徧活黎與蒸, 馬鬃夜半天瓢倒 

桃花浪煖透三層, 禹門岌嶪誰敢登 

蒼髯綘鬛火燒尾, 十月霹靂隨飛騰 

蜀侯髙卧南陽武, 貌出全形竒且古 

神功収斂待時來, 天下蒼生望霖兩 

所翁寫出九龍圖, 筆端妙處世所無 

逺觀雲水似飛動, 即之疑是神所摹 

宣城龍公生九子, 盡入老翁圖畫裏 

阿誰為我屠雙牛, 一牛莫著金籠頭 

九鹿之圖䟦於涪翁, 九馬之圖賛於坡老

所翁之龍雖非鹿馬並然, 欲傚蘇黄二先生賛跡, 則余豈敢姑述以志嵗月。


叶公好龙和张僧繇画龙点睛典故。

唐代画龙名家劉洞微被化为人形的雌雄双龙指点画技的故事。前句諸梁仍指叶公。

 此图为陈容醉后所作。

 金鏁:闪电。

 黎與蒸:黎民百姓遭受旱灾。

 南阳蜀侯:应指诸葛亮。

 所翁:陈容。

 涪翁: 黄庭坚。

 坡老:苏轼。




- END -

文章来源于美树嘉文艺志,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后台告知删除。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