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帅哥

男熊叔叔 2018-04-15 17:36:43

林强,赵迪是我的两个朋友,都是在网络上认识,一个是公司的小白领,另外一个是市田径队的教练,由于他们俩都喜欢像我这样的高大魁梧型的男人也都喜欢玩脚,所以时常相约一块来找我玩3P。这种关系促使下我成了他们的头,只要有空就找他们俩来聚聚。
有一天我请他们喝咖啡,看他们俩鬼鬼祟祟地谈论着什么,我就问他们,“说什么呢。”
“嘿,朱哥,我们发现刚走过市篮球队新进来那个外地的大学生,人长得超级帅,和你有得一拼哦!”林强快嘴说道。

“是吗,你们俩小子起花花肠子了啊!是不是嫌皮痒了?”我故作强横。
“哪里哪里,我们只是想找他给您过过目,看要不要一块玩玩,你是大哥嘛”赵迪说道。

# O3 n  z" P0 n; i/ F1 o" ~“还是迪子你懂事,哥回去打赏你个波”我揉了揉赵迪的寸头。
“来了来了!哥你看!”林强说道。
8 Y& L( }' R  l6 l0 m, T( h说曹操曹操到,只见一个一米九多的一个健壮男孩走了进来,身上穿着一套灰色长袖运动服,挺拔的身姿和俊美的外表立马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而且不像许多篮球队员那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傻愣愣的,他的动作十分干净利落,让人油然生出一些好感。

“朱哥,朱哥,看傻了?”人都走了好久,见我还在发呆,赵迪在我面前晃了晃手。
" p4 a4 j. L5 O9 b  N“操,这货色太他妈好了!”我直拍桌子,惹得周围的人都往我这边看。
“哥,哥。。。你要蛋定。”林强说
0 J  b/ v- ^) o' y3 X' |+ Z“甭蛋定了,我有法子搞定他”赵迪故作神秘。
! V, ]! G& q/ w+ N  E  v“哦?什么法子?”我好奇道
“今晚9点,我们在体育馆见面,我再告诉你们!”赵迪深深秘秘地说道。
, h# o5 K1 _% r$ ]于是一个下午都在兴奋中度过,好不容易到了晚上9点,我只身来到体育场。
$ x% x) e* l2 p, Q/ Q2 W远远看见刚刚穿着西装的下班的林强,便朝他走了过去。
8 _' q6 E3 x3 A“喂,林强,你说赵迪这家伙会怎么弄,不会用强的吧?”我有些发怵,毕竟自己从来没有做过案。
“不知道,赵迪这家伙平时鬼点子就属他最多。不知道今天他玩什么花样,反正就看他了。”
, t5 h7 l: A0 g0 H) v“嘀嘀”,一辆雪白的车灯照过来,一个小面包车出现在我眼前,一个头探出来,我们眯着眼一看:“操,赵迪,你哪里弄的车?”-
“队里借的!”赵迪乐呵呵地说,眼中充满了兴奋。
“你借车干嘛?”林强问。
“一会你就知道了,上车吧!”
5 i# Y, p' Y- L% H& \不一会儿,我们便把车开到了一个窄窄的小巷子,这里一盏灯都没有。
' x0 Z& d3 O+ X7 `* n“操,月黑风高的!你不是要杀人越货吧?我可不奸尸啊!”我喊道, _! ^
“别着急嘛!一会你就知道了”赵迪神神秘秘地跳下车。朝巷子口走去,我和林强面面相觑。
估计过了10分钟,我正要下车抽根烟,看到赵迪兴奋地跑过来:“哥,跟我来!强子也过来”
于是我们往巷子口那边走,只看见巷子口的角落里有一个人躺在那里。
“妈呀!你真杀人啦!”我惊讶地叫出声来。
4 N1 c2 o; M  B, B, A8 m赵迪嘿嘿一笑,说“没有,我用了这个”赵迪拿出了手上的一个警用电棒。
我走上前去仔细一看,可不是,那个帅哥正躺在那里,胸脯还一动一动的,证明没死。
“哥,咱这么干行么?”林强不禁担心道。
1 F% f. u6 @3 Y2 D“这一时半会会醒么”我没搭理林强,转开问赵迪。
, z6 \; B, P! r' z/ W% Z“没事,半个小时不会醒,我拿自己做过试验!半小时以后我自有办法”赵迪嘿嘿地笑了。
* B, b; [' p% d“靠,你丫也当电击男了啊!”我开玩笑道。
赵迪笑着说:“为小兄弟献身啊!”然后过去抬起他一只脚,对我和林强说:“别愣着了,赶紧搬人!这家伙至少有190斤,我可搬不动”
/ g8 v9 e) B9 D0 t( E3 {我看着那个帅哥的胸脯和胯下硕大的一包,其实下身早就有反应了,于是我便推了推林强,我托着他的上身,他俩各抱一只脚,就把他塞进了车里。
赵迪钻进驾驶室立马就开车往公路疾驶。我和林强则坐在后排,帅哥太高了,我们只有让他稍微弓着身子才能勉强将他横放在座位上,我将帅哥的上半身抱在怀里,林强则固定住他的下肢。我看着帅哥心中心猛跳,情不自禁便去吻他薄薄的嘴唇。林强刚开始虽然貌似很担心,但是跟着我们上了贼船之后,又看我立马行动起来后,也就感觉豁出去了,两只手开始在帅哥的大腿内侧和屁股上摸来摸去。
赵迪,回头一看,说:“靠,你们两个先下手为强啊,也不看看是谁的功劳,别弄了!一会把他弄醒来了就不好了。”  
于是我们就没好意思再弄了。不过我还是偷偷拉住帅哥的大手轻轻摩挲着。
; C+ n, ^. }3 Q# |车开了十多分钟,我们来到一个貌似仓库一样的地方,里面有许多训练用的垫子。
“这是哪里?”我问。
“以前体校的仓库,现在荒废了,也没什么人来,我看了周围也没有摄像头,刚好适合我们玩!”赵迪说道。
) h: s3 _! f& [, N1 W“来,我们把他搬到那个垫子上去。”林强似乎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有点迫不及待的样子,我看了一眼,他的名牌毛料西裤下面已经顶起一顶大帐篷了。
“别急,先干好准备工作!”赵迪说着,拿出一个包。
里面有几根麻绳和透明胶带。还有一些针剂一样的东西。
* E% O8 ?5 L( }+ w) V“这是什么?”我指着针剂问道。
6 s, C. P/ N7 @  x5 a“迷幻药”赵迪将帅哥的手绑在了垫子的两个角之后,又用一块黑布蒙上他的眼睛后,对我
9 t: i/ r9 w% a, C$ |) ]: U' C“嘿嘿”一笑说道。
“操!你他妈还真专业!”我说,我知道这迷幻剂就是会让人出现幻觉的一种毒品,不会让人上瘾,但是会让人持续出现幻觉,就跟喝了酒一样,第二天啥事也记不起来。
林强也好奇地问道“你哪搞的,靠谱吗”
赵迪神秘的说道:“搞体育的总是要有两把兴奋剂刷子的!”说着把药液抽出来,用胶带扎住帅哥的手臂,对准一个青筋就扎下去推完。!
“你小子看起来是老手啊!不会有危险吧”林强问道。
“嗨!你猜对了,我都干过几回了!”然后对我邪邪地眨了眨眼。
我忽然想起我几个月前曾经有一天晚上失去记忆了,那是认识赵迪之前,我加班回家,我只记得到了一个路口,后面就啥都不记得了,第二天就睡在大街上,头昏昏沉沉的,身子像散了架似的,嘴巴里也一股怪味,还我还以为自己患了什么病,去医院查了几次,之后就莫名其妙在加了一个陌生人,名字叫赵迪。
“他奶奶的,那天晚上原来是你干的!”我一时间又惊又气!挥拳就打了过去。& ]

" f. C8 S! [4 i2 t林强一愣,不知道发生什么了,看我们就要打起来了,一把抱住我,说“朱哥,怎么啦!别生气!”
. x# j& K' d; R- m' q/ e
8 w* d; l* `# O; o+ R5 S. _4 d我暴怒地蹬着脚说:“你别拦着我,我要收拾这小子!”
7 Y; ?3 |" Y4 N6 X
: j* J" x* ]# i0 d1 I赵迪一看我急了,他也急了:“朱哥,我错了,我真错了,我当时喜欢你好久了,一直也不知道你也是,不敢跟你表白。。知道那天晚上我用了这个办法才知道你也是gay。我真错了,下次不敢了!”

) m' \# `4 b  p( o+ B! N& h0 b8 I我还是有些心有不甘,朝空中挥舞着拳头,林强死死地抱住我,劝我不要生气。赵迪也几乎要哭出来了。
这时候忽然那边一声响动,把我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只见帅哥两条修长的腿不停地乱蹬着,手也将垫子拉得两个角都翘起来了,不过却一直无法挣脱,他弄了一阵,发现没有什么作用,于是开口喊着“救命!”

8 X4 G5 z# T  [; c* f我一下被吓到了,怎么这家伙打了针还有这么大反应,莫非麻药没有效果。

“救命!”帅哥雄浑的声音似乎特别有穿透力。

我慌忙问赵迪:“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 ^3 A/ N3 |  S9 Y
9 J+ c$ {7 G# P/ p% f4 w4 [9 D赵迪看我不生他的气了,就咧开嘴笑了说:“呵呵,没事,一会就好,哥你现在就可以上了。”说着走到前面往帅哥的肚子上踩了一脚,笑道:“吵什么吵,待会有你交换的!”

说着就开始扒拉他的衣服,把他的运动外套拉链拉下来,便开始亲吻他的颈脖。
: k( d4 P1 r5 Q4 I: N& m7 t
3 R0 l' m0 e- ]“你是什么人,你要干吗?快放了我”帅哥不停挣扎着,双腿不停乱蹬。

9 J1 ?* y) q9 c$ \# _正当我还在为帅哥的叫喊而不知所措发愣,只见林强也冲上去了,一把捉住帅哥的一条长腿,那条长腿像一条鱼一样在林强的怀里活蹦乱跳,林强也不示弱,用右臂将其狠狠地拴住,捉住帅哥47码的大脚,然后一把他的蓝白色篮球鞋脱下,然后将其罩在了帅哥嘴上,并用胶带在将其固定好,这样一来帅哥的声音就只是闷闷地声音,在外面根本听不见。/ _
“这下安静了”林强拍拍手道,然后看了我一眼,说“哥,别愣着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啊!”2
而另一边赵迪也正忘情的钻进帅哥宽大的的白色汗衫里面,舔着他精壮的身躯。

/ B8 [, K6 |) ^* [/ w% }! G这种画面足以让人血脉贲张的了,我于是也自持不住,趴到了垫子上压住了帅哥的另外一条腿,用我的胯部夹住帅哥坚实而多毛的小腿,同时一支手摸着帅哥的臀部和大腿,另一只手穿过帅哥的篮球短裤的一个裤腿钻到了他的内裤那软软的一大包那里,拼命的搓揉着,不一会儿那条暗藏在山峰下面的火热巨蟒便开始昂首挺立起来,变成了20厘米左右的,一条生机勃勃的坚实巨龙。

$ W( s7 Z) n. A: L5 o. F而此时帅哥的腿还在不停的蹬着,这也给我的阳具造成了一阵又一阵的压迫感,让我的小兄弟也挺立起来。! I* 
林强此时也不闲着,他早就看上了帅哥修长的大脚了,帅哥脚趾修长,脚板厚实,足弓弧度恰到好处,而且由于刚训练完,上面的Nike浅灰色厚棉运动袜气味浓郁,趾尖已经被汗液浸湿了大半,呈深灰色。林强用双腿夹住帅哥的大腿,忘我地吻着,舔着这个47码的大脚上的袜子,直到全部浸湿之后,就用嘴叼了下来,一个一个含住帅哥修长的脚趾,并且把其中的沟壑中的精华完全舔食干净。
赵迪此时把帅哥的汗衫完全撩开,疯狂地轻吻,吮吸,甚至咬着着帅哥已经坚挺的乳头,与此同时,一把解开自己牛仔裤的皮带,把牛仔裤褪到屁股下面,露出早已搭起小帐篷的白色内裤。他的小钢炮早已经把山峰顶端浸湿了一大片,隐约透过白色的布料可以看见里面的紫色龟头马眼处还在一张一熙的冒着晶莹的前列腺液。他不停的用他的小山峰摩擦着我在我手中的帅哥的小兄弟,让这俊美的小兄弟越来越精神了。而我的手也在这两个小兄弟的夹击下变得火烧火燎。
: I8 D4 ]* V6 L) D
$ @- c/ ^- }7 x于是我无法自已,用手一把把拉下篮球帅哥的蓝色运动长裤,让一白一蓝两顶山峰亲密接触,然后我将我的舌头探入了两顶帐篷之间,让他们的摩擦和前列腺液一次又一次刺激我最敏感的舌尖。同时,我的下体也不停摩擦着帅哥精壮的小腿,因为此时帅哥似乎已经停止了挣扎,开始浑身冒汗。

此时,赵迪吐出帅哥的乳珠。爬向他的脸,一把揭下扣帅哥脸上的鞋和黑布。这把我吓了一条:“你干嘛!”' J

- H3 x6 r" g: X不过接下来一刻,赵迪就开始和帅哥舌吻起来,我分明看到帅哥的舌头也有力地迎合着赵迪,帅哥脸色潮红,眼睛里露出淫荡之色,我知道,迷幻剂开始起作用了。

" P1 o' x4 e9 f" G. N就在我也想去把舌头伸到帅哥的口中尝一尝他的玉液时,我忽然感觉我的拉链被拉开了,一只手掏出了我已经早已兴奋不已的小钢炮,一看原来是林强这小子已经转战到帅哥的另外一只脚了,而这一次他不再单纯对付帅哥的脚,而是将帅哥的袜子套在了我早已挺立的小钢炮上面,含一会我的JB,含一会帅哥的脚趾,不亦乐乎。而就在此时,帅哥的另外一条腿没有了林强的束缚,下半身竟然翻过来,勾住了我的腰,两条大腿将我的脸夹住,我的双颊被他夹得生疼,而口鼻也被他挤进他的内裤阴囊部位,此时他的内裤已经完全被汗液浸透,散发着一股凌厉的男人体香。

& J: E6 {& T  O* _! b  k而我受到了这样的刺激,也神魂颠倒,疯狂的隔着蓝色内裤吻帅哥的阴囊,而顶在我额头上的阴茎也随着我的亲吻在我的脑门上弹跳着。 我一伸手,从他的三角裤侧面伸了进去,穿越茂密的黑色丛林,一把抓住了帅哥挺立的傲物,帅哥的家伙不是很粗,但是却很长,我将这宝物放在手里把玩着,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揉捏着这温润如玉的龟头,转眼间便感觉马眼处流出了津津的前列腺液,流到了我的手上,暖暖的。于是我便借着他的汁液的润滑,在内裤里掳动着帅哥的阳具,搞得帅哥将我的腰夹得更紧了。于是我随即将这最后一层束缚也褪去。一根黑黑壮壮的巨炮便啪的弹到了我脸上。只见这根JB程紫黑色,坚硬无比,上面血管好看的凸现着,龟头硕大圆润而富有光泽,可算是鸡中精品级别了,我不敢怠慢,急忙将其送入了我的口腔,并用舌头千回百转地舔着他的马眼和JB槽,企图将所有的精华都舔干净。帅哥此时也随着我嘬的节奏将腰一拱一拱,以图将他的大JB插进我的喉管。差点让我几乎有点呕吐感.而我也疯狂地揉捏着帅哥的帅臀,将手指在他两股间的深沟里划来划去,那里现在已经温暖而潮湿,短短的毛骚得我心中一浪一浪,于是自己也用自己的小钢炮不断地顶着正在嘬我的小兄弟的林强。
; c' E  P: h" Q8 I# H" [, W
1 {5 r, R, p& w) p6 }赵迪不停地吸着帅哥的舌头,爽得帅哥只哼哼,于是赵迪索性站起来,把帅哥手上绑的绳子给松了,刚松一只手,我就感觉一直巨掌直接拍上我的后脑勺,拍得我眼冒金星,嘴里的巨物便长驱直入,插进了我的嗓子眼,鼻子也碰到了帅哥浓密的阴毛,这让我干呕不已,可惜又吐不出来,因为喉管已经完全被那颗硕大的龟头给堵住了。而帅哥还在用他那经过长期训练的大手像控球似的,将我的头往下一按一按,让我几乎有窒息的感觉。
* i4 Q+ d  u! p' }& D7 j
7 r( ~1 e# k: Y$ R* W% J林强此时也把套在我阴茎上的帅哥的袜子给脱了下来,自己解开皮带,迫不及待的脱下西裤和蓝白条纹内裤,把沾有我的前列腺液和帅哥的体味的袜子套在了自己的小钢炮上,不停掳动着,同时将帅哥的一根大脚趾和我的JB同时含在嘴里,咂咂地吸着,帅哥的脚也不老实,疯狂搅动着,与我的龟头边蹭来蹭去,让我的情欲愈发高涨,不停地顶着林强的喉咙。
2 e' j! `- S. u* P; ?7 a# T
) Z: Y  A+ Z/ V而赵迪又爬过去解开了帅哥的另外一只手,而帅哥手刚一挣脱,就一把抓住赵迪的一只脚腕子,一把把赵迪拖了过来,疯狂地亲吻和抚摸着赵迪那经过长时间锻炼的坚实而有力的大腿。
+ c* i; q9 g& {) D( v4 k8 f“操,真他妈浪”赵迪兴奋地喊道。然后一把把他的运动鞋给脱了,露出了洁白的毛巾棉袜,一脚踩到了帅哥脸上,帅哥低沉地吼了一声,随即疯狂的啃咬起赵迪的脚掌。“爽死了!”赵迪浪叫道,随即把另一个脚上的鞋子也脱了,用脚掌搓揉着帅哥的两个乳头。一边隔着白色内裤抚摸着早已高耸的胯下之物。过了一会儿,似乎又觉得不过瘾,便又把抓着他的脚的帅哥的手一把抓了过来,放在了他的小帐篷上,这只大手刚一碰到这散发着灼热阳气的一包,便疯狂的像搓女人的奶子一般搓揉其赵迪的阴囊和阴茎起来,可能是由于力度太大了,刺激得赵迪啊地一声嚎出来,而帅哥的手还是没有听,就只听见赵迪一声一声吃疼地浪叫。不过赵迪也不是省油的灯,拼命地将脚往帅哥嘴里戳,帅哥舌头不停地舔着这入侵的异物,也开始淫叫。忽然翻过身来,将我的头压在他的身下,用力地操着我的嘴,同时一只手撑着地面,另一只手用力抓揉着赵迪的下体。一时间男人们低沉的淫叫声充斥了整间屋子。

7 H6 |3 @8 h$ }' V; `* t而与此同时我听着他们俩淫叫的刺激,忽然感觉下身被林强嘬着感觉到一阵酥麻奇痒,加之林强舌头技巧奇好,不停地刮擦卷着我的龟头以及冠状沟,竟然一时精关不守,一泻千里了,而林强全部包在嘴里一点也不漏,不过也没有像往常那样咽下去。而是将我的JB和帅哥的脚吐了,爬上去趴在帅哥健硕的两瓣屁股中间,将我的精华吐在了帅哥的长了一圈浓密细毛的菊花上,然后开始狠狠地着帅哥吐露芳香的菊花,企图将舌头伸进去,无奈帅哥的臀部过于紧实,短短的舌头怎么申也申不进去,只能用两只手指慢慢探进那从未被开启的密道之中。谁知林强的手刚探进去,帅哥的后庭感觉到异物入侵,便猛烈地收缩起来。伴随着这收缩,他的下体向前猛力一顶,一股股烫人的粘稠精华便直射入我的喉咙,流入我的和气管,我很想咳嗽,可是帅哥马上又用龟头塞住我的喉管,又一道男人精华射入了我的口中,就这样往复了十几次,终于消停了,而我那强烈想咳嗽的欲望竟然也被这巨棒喷出的液体压制住了,只觉得嗓子眼里火烧火燎的,竟然一滴不剩全部接纳了这至少有100毫升的JING'YE。。
而这时,赵迪的下体也被帅哥的大手揉捏地无比肿胀,好不容易将那只巨爪拿开,竟然马上又一把抓住,之后所兴跪坐在我身上,脚里咬着赵迪的脚,两只手一起搓揉起赵迪的JB和阴囊。这样一来,原本在对付帅哥菊花的林强便又失去了目标。不过他也已经欲火焚身了,于是站了起来,将下体晃动着的小钢炮放到了正咬着赵毅的脚的帅哥嘴边,杵了杵。帅哥双眼迷离地看着眼前这根红红的香肠,犹豫了一下,然后一口咬住,大口地嚼了起来,可怜的林强疼得刹那间发出惊天地泣贵神的嚎叫。
9 V0 _# V. l5 P  ^
) k8 U  [1 ]( c3 n  Y9 u+ l1 E“靠!你丫有病!”赵迪一看林强被咬了,赶忙站了起来,打算去救林强,可是自己的小兄弟却被别人组攥在手里,而且越抓越紧,让他动弹不得。“靠,朱哥,快来救强子!
我听声便立即吐出了帅哥已经软绵绵的JB,然后起身去帮林强,此时林强已经疼得龇牙咧嘴,汗都出来了,两只手疯狂地捶着帅哥的脑门,可是又不敢太用力,怕把自己的JB给折了。
' r. W( x, B* e% k5 D+ n$ F5 a
“真笨!”我见此一拍大腿,立刻走上前去,一只手一把用力钳住帅哥的腮帮子,然后迫使他松了口,林强趁这个机会赶紧把JB给抽回来,倒吸着冷气。只见他的阳具已经被吓软了,耸拉着,包皮上还有牙印。林强一屁股坐在地上,喊着“疼死我了!”,一边不停甩动自己的JB,以求缓解疼痛。

) U3 a- `- g  P, |4 \! A/ ~  {, ]我看着林强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不想自己的宝贝也被帅哥的另外一只大手一把抓住,用力地揉捏起来,我现在JB还是软软的,所以就像一团泥一样,在帅哥粗糙的手掌里毫无抵抗力,一股刺痛感伴随着快感袭来,我心道不好,急忙松开钳住帅哥的手,去掰帅哥的抓阳爪。可是无论我使多大劲都无法把他的手掰开,反倒是挣扎间,我的宝贝又有了复活的迹象。
: z  m: D+ Y0 \  J# c) ^
4 D2 @5 a8 R7 @9 W# b9 X帅哥此时眼睛瞪着林强不停晃动的JB,似乎又出现了什么幻觉,一下子又松开了我和赵迪的宝贝,朝林强扑过去,我眼疾手快一把抱住帅哥的腰,把帅哥扑倒了,而林强仿佛心有余悸似的,朝帅哥面门以脚踢去,却不想被帅哥捉住了脚踝,一口就咬向了林强穿着黑色绅士袜的脚。林强吃疼,于是又令外一只脚也踢了过去,却不想又被帅哥捉住,于是两只脚都被帅哥掌控狠狠嚼了起来,于是林强又一次发出嚎叫,连忙伸出手去掐帅哥的腮帮子,我和赵迪也扑上去帮忙,终于把帅哥制服了,嘴巴也牢牢钳在赵迪手里,嗯嗯直哼。身子被我压在身子底下,不停扭动着,不过始终挣脱不了束缚。
$ M1 v6 @& X: m0 g$ o
1 i9 S7 X7 Q7 L; X“艹!这小蹄子跟个老虎似的,又是抓又是咬的!”赵迪气喘吁吁地说着。

! a* E6 e% K3 b. ]5 R5 x2 `0 G1 Q“是啊!赵哥。。不然咱还是把他给捆起来算了。。”林强一边抚摸着自己受伤的小公鸡,一边心有余悸地说道。
6 j# [) `+ [5 Q) \, \7 N1 Z
( D- @6 r1 k: C: {% S7 L+ z. \“呵呵!”赵迪看着林强,不禁笑了出来:“瞧你那熊样!,好吧好吧,我就把他手捆起来好了”于是帅哥的手便又一次被束缚了起来。
: B1 L- h. q+ G6 ~" m  L- _
0 b- o4 i7 y1 D. T2 G8 T( k“TNN的,真他妈费劲,看你爸今天干翻你”赵迪绑好帅哥的手,朝帅哥精壮的身体吐了口唾沫星子。然后蹲下一把用力钳住帅哥的腮帮子,逼迫他把嘴张开,开始操帅哥的嘴。,
我的手也不住在帅哥身上游走,只感觉自己的下身又一次傲然挺立了,便在帅哥的美臀中间不停地蹭着,一点一点使自己的下身膨胀到极致。随后便由着林强先前吐在帅哥菊花处的我的JING'YE的润滑,噗叽一下把我的龟头塞了进去。帅哥的嘴被赵迪抽插着,刹那间迸发出一声含混不清的吼叫。我的小兄弟也没有停下,而是长驱直入,奋力撑开帅哥的小穴,最终全根没入。这火热的洞穴炙烤着我的小兄弟欲血沸腾,于是它开始前后蠕动起来,弄得帅哥惨叫连连。

林强这时似乎已经忘记痛楚了,喊了一句:“操,我也来修理修理你。”于是一口咬住了帅哥软嗒嗒的JB,也开始疯狂的嚼起来,帅哥前后吃疼,疯狂的扭动着身躯,只可惜却让我更加爽快,于是更加疯狂地插着他。

林强嚼了一会,说,“朱哥,给我也上这小子一会”于是便也爬上帅哥的身体,可惜我的小兄弟正被极度的快感包裹着,哪里肯出来,林强见我没有反应,佯装怒道:“考,就知道你一个人爽!”于是巨棒一挺,对准我的菊花插了下去。

) l0 x0 _* }, J1 W) z* [% F/ t“干!”我的后庭忽然被人撑开,有些吃疼,于是我开始挣扎起来,前后扭动,可惜却让林强更加深入我的身体,并且碰触到了我的G点,加之前面小兄弟酥酥麻麻的感觉不断传来,我竟然感觉后面很爽起来。
林强见我没有反抗,更加用力地干起我来,我之前从来没有让这俩小子干过后面,所以林强也异常亢奋,拼命抽插着,加上之前JI'BA被咬,很敏感,居然一股股滚烫地热流射进了我的PI'YAN里。我的G点受到这么以刺激,竟然也射进了帅哥的小穴里。.
林强射了以后,也不出来,我们三个紧紧贴着,我夹在中间,于是我也出不来。我用肘顶了顶林强,说:“你小子,干也让你干了,还舍不得出来啊”* r% \& 
林强脸贴在我的背上,抱住我的腰,说:“朱哥。。我好爱你。。我早就盼望这么一天了。。
我一怔,没想到这小子这么跟我表白了。笑道:“你小子别开玩笑了!快出来”
林强抱住我不放手,说:“以后多让我做几次好不好。。
我又好气又好笑,林强的样子颇像哄媳妇的丈夫一般,可是我却不想当他的媳妇:“靠,你小子还上瘾了!快出来!”

: v1 w# z4 E: b9 f林强还是不放,并且用舌头不停舔着我的脖子和耳垂,弄得我很痒,而我天生就怕痒“啊。。啊,你小子。玩阴的! 啊哈哈哈。。快别弄了。。哈。。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 V1 @" S& ]+ N7 ?3 u这下林强才收手:“朱哥,这可是你说的哦,一言为定!”

2 }0 F) [, F3 B我后庭酥麻麻的感觉依然存在,心中欲火未平,于是装作无奈的点了点头。

“啊,啊!”伴随着赵迪的呻吟,赵迪也在帅哥口里操也射了,浓稠的JING'YE喷了帅哥嘴巴里,甚至脸上都是。
% P! \  }9 s7 Z: h. ?( ]: w+ V
" l' e* M- e: W& P8 n5 J而赵迪此时,仍不收手,由趴上去把帅哥高耸的JI'BA嘬了起来,我见此于是也上前去林强也毫不落后,于是三个男人便一齐用舌头伺候着这根青筋密布的骄傲的图腾柱,又一边接吻,直到浓稠的JING'YE从其顶端溢出才善罢甘休。
此时的帅哥仿佛虚脱了一般,躺在地方大口喘着气,英俊的双眼半张着,简直活色生香。于是临走赵迪又说要拍几张照片留作纪念,而就在准备拍摄他的大JI'BA特写时时,帅哥竟然尿了,一根尿柱喷得老高,差点没溅赵迪一身,相机上也是,几乎完全报废,我们只好放弃了拍照的打算,并用帅哥的袜子把他浑身擦拭干净他身上的污秽,帮他穿好衣服,又抬上了车。
* t7 o/ A$ R; G# q/ J9 F0 w9 R
% n9 y6 b: L# ^我们把他放到了原来的地方,临走时,赵迪淫荡地开玩笑说:“真不舍得阿,要是这家伙也是gay就好了!我反正在田径队,离篮球队不远,就可以天天宠幸他了”
# i. y$ i8 }5 M, \" T! {. z5 `然后又揉了揉帅哥的档部,和我们一块走了。
% @, L# o% P; O6 q0 |: H而我们谁也没发觉,就在我们转身离开时,似乎沉睡着的帅哥嘴角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