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龙卫 2060-2062章

神级龙卫最新版小说免费 2018-05-15 17:08:41

第2060章 老者与童子

   “咻咻咻!”

    九柄残破的雷泽分光剑化为了八十一道剑光,缭绕在沈浪周身飞速旋转。

    “果然是主人的剑诀!”

    冥河鬼母惊叹一声,表情十分激动,朝着沈浪躬身一拜:“老奴拜见少主!”

    沈浪吓了一跳,先是一愣,随后立即上前把冥河鬼母扶了起来,满脸震惊道:“前辈,您这是……”

    “云痕子即是老奴主人。主人百年前确实告知于我,说可能有一位人族修士会来南渊之地,让我多加留心,那人应该就是少主你了!”冥河鬼母笑道。

    “可晚辈……没有真正的拜云痕子前辈为师,也不知道云痕子前辈会不会收我为徒。”沈浪谨慎道,不想闹出什么乌龙。

    “主人生平从未收徒,既然认定你为徒儿,老奴喊你一声少主也是应该的!少主不必多虑了。”冥河鬼母沉声道。

    沈浪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也只能默认了。

    冥河鬼母看出了沈浪心中的疑惑,道:“请少主先去大殿内沐浴更衣,老奴稍后会带你去见主人。”

    “多……多谢前辈!”

    沈浪只得应了一声,对方如此强大,没必要耍自己玩。“对了少主,请将此物收好,放入储物戒指之中,切勿被他人觉察。”

    冥河鬼母将手中的神女之血重新递给了沈浪,郑重其事的说道。

    沈浪微微点头,他将之前吞进肚子里的储物戒指吐出来,戴在了手上,随即将神女之血收进了储物戒指内。

    “吼!”

    岸边的玄冥黑蛇还在发出咆哮声。

    “该死的畜生,差点害死少主,给我滚回冥河里!下次给我认清楚人!”冥河鬼母拂袖挥出一道黑光,将体型硕大的玄冥黑蛇击飞到了冥河中。

    沈浪吓了一跳。

    “少主,请跟老奴来!”

    随后,冥河鬼母领着心惊胆战的沈浪进入了鬼母殿。

    宫殿内地面墙壁也都是黑色的晶石凝聚而成,这似乎还不是普通的晶石,散发出一丝丝黑气,对普通修士的肉身有害。

    冥河鬼母见沈浪身体不断的溢出圣阳战气抵挡四周的气息,她直接挥手凝聚出一道灰光,如旋风一般笼罩在沈浪周身,让他免遭黑气的侵蚀。

    沈浪松了一口气,他体内的圣阳战气撑了这么久,也快耗尽了。

    宫殿内一片昏暗,只零星的亮着几个蜡烛,场景颇为诡异。

    冥河鬼母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浴桶,随即又取出一件玉瓶,朝着浴桶中倒入一滴金色的液体。

    瞬息间,那金色的液体化为大量的金色的水流,溢满了整个浴桶。

    “少主,请!”

    冥河鬼母对着沈浪恭恭敬敬的说了一句,随即走出了大殿。

    沈浪看着浴桶内的金色液体,脸上露出一丝古怪。总之,对方尊称云痕子为主人,应该是不会害自己。沈浪衣服早就被冥河河水腐蚀干净,现在就是一丝不挂的状态,直接进入了浴桶中。

    “嘶!”

    泡在金色液体中,沈浪忍不住嘶叫出声,感觉自己的皮肤如同被熔浆浇灌了一样,异常刺激难受。

    不过一阵刺激后,沈浪发现那些金色的汁液渗入了自己的皮肤之中,宛如一股暖流,滋润着全身每一处肌肤,血液,骨络,经脉,说不出的畅快受用。

    随着那些金色汁液不断滋润身体,沈浪感觉自己肉身乃至神魂都受到了滋养。

    在浴桶泡了一阵之后,沈浪之前耗损的元气完全恢复,身体隐疾也完全消失。

    甚至连修为竟然都有了明显的提升!沈浪丹田内的灵力都壮大了一圈。

    这金色的汁液想必是上古灵界某种顶级的天材地宝,竟然有着如此恐怖的效果。冥河鬼母算是送了沈浪一个大礼。

    将浴桶内金色汁液药力尽数吸收后,沈浪精神大振,容光焕发,换了一件干净的白色衣袍,随后走出了大殿。

    冥河鬼母就在大殿外等候,见沈浪出来,她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张银灿灿的传送符,直接捏碎。

    只见半空中突现出现了一道空间气旋,冥河鬼母朝着空间气旋内打出一道黑光。

    黑光撕裂开了一条空间裂缝,冥河鬼母朝着沈浪道:“少主请跟上老奴。”

    沈浪上前一步,跟着冥河鬼母,两人穿过了空间裂缝,传送离开。

    下一刻。

    “嗖”的一声,两人传送到了一处花海中。这一瞬间,如同拨云见日一般,沈浪都有种闯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的错觉感。

    简直和刚才的冥河是截然相反的场景!

    天朗气清,烈阳高照。

    沈浪此刻身处大山脚下的一片花海之中,五颜六色的灵花绽放,绿草如茵,精美绝伦。

    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五行灵气,深吸一口气,让人神清气爽。

    “这里是……”沈浪忍不住惊呼出声。

    冥河鬼母轻声道:“这里已经是南渊之地的地界,主人的居所就在前方。”

    沈浪微微点头,跟着冥河鬼母朝前飞去。

    脱离了冥河的那种空间压迫之后,感觉全身轻松。

    花海连绵百里,似乎是人为栽种的。

    不多时,两人就到了花海的正中央。

    花海的正中央耸立着一座竹屋,竹屋外立着一块巨石,巨石上一名银发老者正在与一位金袍童子下棋对弈。

    冥河鬼母在竹屋前停了下来,朝着那名银发老者拜道:“老奴拜见主人!”

    沈浪心神巨震,他曾经在人界见过云痕子的虚影,和眼前这位银发老者一般无二,对方就是云痕子了。

    “见过云痕子前辈!”沈浪朝着云痕子恭恭敬敬拜了拜。

    不管怎么样,自己学了云痕子的天罡纯阳剑典,受其恩惠,理应给予极大的尊重!

    “辛苦你了鬼母,你可以退下了。”银发老者淡然说着,双目凝视着棋盘,落下一子。

    “是,主人。”冥河鬼母躬身退下,随即化为一道流光,远遁而去。

    沈浪心情有些紧张,微微抬头看了银发老者一眼。

    银牙老者朝着对面的童子淡笑道:“玉面道友,你看我这位徒儿如何?”

    对面那名身披金袍,面相白净的幼童目光并没有转向沈浪,反倒是抬头看了银发老者一眼,正色道:“血灵仙体,天罡战气,两件天灵宝加身……此子天资气运皆属顶级,云痕道友好眼光。”

    沈浪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眼前这个幼童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就知道自己是血灵仙体,拥有天罡战气和两件天灵宝……这幼童究竟是何等修为?

第2061章 拜师

   “老朽还是第一次听玉面道友夸一个小辈,依你看,我这徒儿比你那宝贝女儿如何?”银发老者淡笑道。

    童子面色淡然道:“你这位徒弟天资虽高,但想继承你的衣钵,怕是不太可能了。既然不能继承你的衣钵,那还怎么与我女儿相比?”

    银发老者抚须笑道:“玉面道友还真是爱女之深啊,孰胜孰劣看各自造化吧。”

    玉面童子满脸稚气的笑了笑:“玉某倒要恭喜云痕道友喜得爱徒,今日你爱徒来此,玉某身为长辈,理应送点见面礼才是。这瓶‘玉漱真水’,就送给你的爱徒作为见面礼了。”

    说完,童子白嫩的掌心显现出一件白色的玉瓶,袖袍轻轻一挥,玉瓶就浮在了沈浪身前。

    “玉漱真水?”

    沈浪心神巨震,虽不知道玉漱真水有什么作用,但他知道这是传说中的三大神水之一,有着不可思议的神奇效果。

    传闻上古灵界有三大神水,各是天一真水,玉漱真水,万妙真水。

    银发老者抱拳笑道:“玉面道友出手如此大方,老朽代小徒谢过了。”

    玉面童子摇头道:“不必谢我,当初小女出生之时,云痕道友赐予过剑符一枚,如今回礼也是应该的。”

    银发老者目光转向沈浪,提醒道:“玉面师伯赠你如此大礼,还不快速速拜谢行礼。”

    沈浪虽然搞不清楚什么状况,但还是朝着玉面童子恭敬一拜:“多谢师伯赠礼!”

    玉面童子微微点头,道:“你们师徒二人重聚,玉某一个外人也不好杵在这里,此番棋局保留,下次你我继续。”

    话音一落,童子袖袍一掀,直接从原地消失。

    沈浪看的目瞪口呆,他甚至都无法觉察到童子的遁光,简直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对方明明是稚童,神通居然高到了如此地步,实在是令人无法想象。

    待童子走后,银发老者从巨石上飘落了下来,打开竹屋的大门,道:“沈浪徒儿,进来再叙吧。”

    “好。”

    沈浪立即起身,跟着银发老者走进了竹屋。

    竹屋陈设异常的简单,除了一张蒲团,只有一副竹制桌椅了。

    两人席地而坐,沈浪心情颇为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云痕子慈眉善目,身上散发出的如沐春风的气息,让他轻松不少。

    “沈浪徒儿,擅自那么称呼你,请不要介怀。”银发老者先是淡淡一笑。

    沈浪立马摆了摆手:“怎么会!晚辈还怕让前辈感觉唐突了。”

    银发老者正色道:“既如此,那老朽现在就郑重问你,你可愿拜入我门下,成为我云痕子唯一一名弟子?”

    “我……愿意!”

    沈浪没有犹豫,斩钉截铁的说道。

    其实他考虑了很多,虽然在这之前自己从未见过云痕子,但对方的天罡纯阳剑典让人叹为观止。沈浪也无数次凭借剑典中的剑阵逢凶化吉,内心里早就把云痕子当成了他半个老师。若是拜别人为师,沈浪或许心里还不服,但云痕子不同,沈浪真是心甘情愿尊其为师。

    “好好好!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我云痕子的徒儿了。”云痕子郑重其事的说道。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沈浪朝着云痕子,行了最高级别的礼数。

    “哈哈哈,好徒儿,快快请起!”

    云痕子上前把沈浪扶起身,拍了拍他的双肩,大笑出声:“我云痕子困在南渊这么多年,如今总算是有了顺眼的徒儿了。好徒儿,现在你心里肯定满肚子疑惑吧?有什么问题一并问出来,师父给你一一解答。”

    “好,既然师父这么说,那徒儿就不见外了。”

    沈浪挠了挠头,直白的问道:“师父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刚才那个玉面师伯又是什么修为?”

    云痕子哈哈一笑,他颇为欣赏沈浪的直爽,道:“师父我修为在合体巅峰,那位玉面师伯可是大乘中期的顶级强者!”

    “什么!”

    沈浪吓了一跳,他知道那个童子修为肯定十分恐怖,但也万万想不到他居然是大乘中期的修士!

    天啊,自己刚才居然和一个大乘中期的大能对话,对方还送了自己东西!

    沈浪不想在云痕子面前表现的没见识,立即压抑住心中的震惊,继续问道:“师父,徒儿曾经在人界的蓬莱山看到你几十万年前遗留的手札,那时候您是化神初期的修士,后来飞升了。照理来说,现在几十万年过去了,为何您的寿元……”

    合体期修士每过万年都会遭遇一次天劫,随着次数的增加,天劫威力将会越来越强!

    云痕子活了将近四十万年,岂不是遭遇了四十次天劫?这简直不能用常理来解释。

    炼虚期修士顶多只能渡过两次“四九小天劫”,第三次小天劫威力则会大的超乎想象。如果第三次小天劫来临之前没有突破合体期,那将必死无疑。

    而合体期修士比炼虚期修士强大太多,强大的合体期修士能渡过三四次“六九大天劫”。但即便是再强大的合体修士,也渡不过第五次大天劫。

    至于渡过四十次大天劫……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云痕子笑着解释道:“徒儿,其实我这一生,从未渡过天劫。你可听说过百大体质中,排名第四的‘应劫之体’?”

    沈浪先是一愣,随即回答道:“一些古籍上记录过应劫之体,但这种体质的修士似乎在历史上从未出现过,所以阐述百大体质的古籍中也没有说明过应劫之体的宿主具有什么能力!”

    云痕子正色道:“让师父来告诉你吧,我就是应劫之体。应劫之体的能力,即是永生!”

    “什么,永生?”

    沈浪瞪大了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哈哈,别这么惊讶,我指的永生,其实也是有投机取巧的成分在里面的。”

    云痕子笑了笑,继续道:“应劫之体的宿主在修炼之初,不会遭受任何天罚。也就是说,只要应劫之体的宿主能突破炼虚期,基本上等同于永生。但到步入大乘期的那一刻,情况就完全变了。”

    “应劫之体的宿主在大乘期以前不会遭受任何雷劫,没有所谓的四九小天劫和六九大天劫。若一旦突破大乘时,会遭受威力堪比九九重劫百倍威力的天罚!”

第2062章 命格不可预测之人

 沈浪眉头紧皱,所谓九九重劫就是合体巅峰修士突破大乘期时的一种大天劫,大乘期修士每过十万年也要遭受一次这种天劫。

    “总之,应劫之体的危害到了大乘期后就会暴露无遗。假以时日宿主能进阶大乘巅峰,想飞升真仙界,那宿主要承受的仙劫威力也要比正常的仙劫高出十倍!所以为师修为一直卡在合体巅峰,就是这个原因。”云痕子详细解释道。

    “九九重阶百倍威力的天罚……这岂不是必死无疑?”沈浪惊诧道。

    云痕子笑道:“这在一般的修士来看确实是必死无疑,大乘后期的修士也未必能承受住如此程度的天罚。为师耗费数十万年钻研天罡纯阳剑典,就是为了能渡此劫!其实为师已经有一定的把握能渡劫成功了,只是尚不保险。”

    “上古灵界顶尖的大乘期修士为渡飞升仙劫,会耗费极大的代价,修炼一种名为‘玄域’的逆天神通。此神通的能力即是在一定范围之内,天地间的部分法则之力可以由修士本身掌握。为师从剑典中领悟了‘剑域’,但此神通为师只修成了一半。”

    沈浪听的一头雾水,他从未听说过玄域神通,不过此神通竟然能让修士本身掌控天地法则!这未免也太逆天了。

    “徒儿不懂无妨,这些你以后会慢慢知晓的。为师只修成了半个玄域,但可完全凭此神通力战大乘中期修士不落下风!”云痕子侃侃而谈。

    “力战大乘中期?”

    沈浪心神巨震,肃然起敬。云痕子只是合体巅峰的修为,竟然能力战大乘中期修士不落下风……如果是别人说的,沈浪肯定不信,但云痕子没必要装这种逼。

    而且就刚才那个场面,大乘中期的玉面童子对云痕子客气异常,彷如同辈好友,说明两人的实力应该是非常接近。

    很简单的比方,沈浪对待实力比自己弱的修士也是会心高气傲的,大乘期修士更是如此。修仙界是很现实的,若不是实力相近,大乘期修士又岂会和合体期修士做朋友?

    联想到自己的师尊如此强大,沈浪心情颇为激动。

    沈浪心中还有许多疑惑,继续问道:“师父为什么会选择收我为徒?当初我在人界,修为明明那么弱小,不过结丹期而已。”

    他不信自己一个结丹期的渣渣,也会被云痕子看中。

    云痕子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面色凝重道:“有两点原因,第一,徒儿你确实天资极高,又修有我的天罡纯阳剑典,让我生起了收你为徒的想法。第二,为师那时候看出来了,你的肉身被人动过手脚!”

    “什么!”

    沈浪脸色大变,他脑中急速回忆起当初在蓬莱山的记忆,摇头道:“师父,这不可能啊,我那时候一个结丹期修士,肉身怎么可能被人动过手脚?”

    “你看不出来也是正常的,毕竟那人……不可用常理来推测。”

    云痕子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随后反问道:“徒儿,你的圣阳战气本源从何处获得?”

    沈浪不知道云痕子为什么问这个,随即和云痕子解释了一遍当初在蛮神宫的遭遇,就说自己的圣阳战气本源是从蛮神宫那里得来的。

    “蛮神奚风吗?哼,果然如此!”云痕子星辰般的双目闪过一道寒光。

    听云痕子这么说,沈浪心中极为吃惊,忍不住问道:“师父,您认识蛮神?”

    “岂止是认识!奚风数千年前曾经来过南渊之地,我将其分身灭杀,发现这人早已沦陷,此奚风非人界的那个奚风了。”云痕子摇头道。

    “师父,我有些听不大懂您的意思。”沈浪皱眉道。

    云痕子没有正面回答沈浪的问题,道:“沈浪徒儿,张道陵和你接触吧?”

    “是啊师父,您怎么知道?张道陵是徒儿的大恩人,曾经在人界他救过徒儿的性命。”沈浪急忙,心中疑惑更甚,事情怎么和张道陵扯上关系了。

    “你当初在蛮神宫得到的圣阳战气本源,其实是被张道陵那个老家伙动过手脚的。徒儿,可以说,你踏入修仙界的那一刻,就被这个老怪物算计上了!”云痕子沉声说道。

    “什么,这……”

    沈浪呆立当场,似乎听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不单是你,为师我,还有蛮神奚风皆被算计了。张道陵此人诡秘异常,直至现今,为师尚不知道他到底抱着什么目的。此人不知道活了多少万年,修有天机卦术,这种卦术能窥探天机,能预知万物未来,乃至生死。”

    “被张道陵盯上的修士只有一个特点,即是他的天机卦术无法算到该修士的未来,这被称为‘命格不可预测’之人。按照张道陵盯上的目标来看,我们人界一共出过三位命格不可预测之人,正是你,我,奚风。”

    “传闻人族方寸山,张道陵收过很多亲传弟子,总是有一部分亲传弟子会离奇消失,不知所踪。特别是那些突破大乘期的亲传弟子,个个犹如人间蒸发,死因不明。为师猜想,张道陵之所以活了无数万年还未飞升,可能是他缺乏某种飞升的条件,所以才盯上那些命格不可预测之辈,企图吞噬这类修士神魂,达到不可告人的秘密!”

    云痕子长叹一口气,面色凝重。

    沈浪听的瞠目结舌,心中实在是觉得不可思议,人界那个如沐春风,屡次搭救自己的张道陵,居然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良善之辈?沈浪一时间难以接受,追问道:“师父,你是如何发现这一点的?”

    云痕子道:“因为为师曾经也是张道陵的亲传弟子,偶然得到一本亲传弟子的手札,从中得知了张道陵的某些秘密,后来为师就逃到了大荒境的南渊之地。奚风是张道陵的亲传弟子之一,他的一具大乘初期的分身曾经来过南渊之地,企图抓我回去,后被我灭杀。”

    “沈浪,为师之所以收你为徒,就是因为你也是命格不可预测之人,且张道陵在你的圣阳战气本源中留下过印记。他能利用天机卦术,来测算到你现在的情况。这也是当初为师在人界的分魂让你来南渊之地的理由。南渊之地受神女墓的法则之力笼罩,张道陵是无法通过天机卦术测算到此地。等于说你到了南渊,张道陵就无法掌控窥视你了。”

由于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继续阅读: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