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诚、虔诚者.

吃喝玩乐搞对象的博士们 2018-08-02 15:59:52

序:现实人物:圣·奥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生于公元3541113日,死于430828日,古罗马帝国时期基督教思想家,欧洲中世纪基督教神学、教父哲学的重要代表人物,是西方教会四圣师之一。奥古斯丁会的发起人。基督教圣人和圣师(Saint),他的理论是宗教改革的救赎和恩典思想的源头。他固定了一直到宗教改革为止的教会神学,以及以后路德与加尔文的大部分教义。一个强大的人,禁锢了哲学的发展进度好久好久。

 


一、紫曜花

在那堪称东大陆第一的巨大圣三角架边上,肆无忌惮地摆放有一束娇艳欲滴的紫曜花,以及一块形如小型墓碑的雕塑。 
      在雕塑的正中央刻有一排极其公正的神圣帝国文字:我如约而来,请俯身见证地狱

 

二、一个孩子

“有一个孩子,诞生在一个有巨龙有魔法有公主有骑士的世界,很幸运的拥有一个优雅渊博的父亲,有一个美丽智慧的母亲,还有一个喜欢把他放在脖子上的老管家。他的童年很有趣,一个活了也许比他爷爷的爷爷还要漫长的巫婆教他如何迈过魔法的门槛,所以他的那些岁月平庸却不平庸,吃了不少小苦头,却得以睁大眼睛张望这个陌生的城市和国度,然后他长大了,迎来了大海如高山的教父,他在那座离上帝最近的修道院度过少年时代,等他刚觉得自己能够掌握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漂亮的巫婆老师已经离他远去,沉寂在深奥的魔法世界,教父放弃了牧首权杖,他的父母也选择与家族一起走上断头台,那一刻,孩子才知道在这个世界,除了自己,他还有需要他去竭尽全力保护的东西。原先,他最大的梦想是写一篇长达千夜的世界游记,走遍各个大陆,像个游吟诗人一样行走于三脉、集市、教堂、皇宫和墓地,流连于贵妇、骑士、精灵、异端和平民,后来,他有一个理想,就是成为最强的骑士或者魔法师,掌握最大的权力,终于,当理想蜕变成野心,他也成为一个平静的疯子。”

大萨满终于能理解人类女性为何总表现出其它种族感到费解的普遍软弱、却偶尔爆发出惊人的能量。也许在壮阔浩大的版图上,只有不可理喻的人类男性才可以最大程度表现出与力量不符的尊严。

 

三、罗桐柴尔德家书

1.一个男人的成功必然伴随着仰视另一个强者的背影,但一个男人的伟大则必须要先征服一个伟大的女性。

2.将女人骗上床脱掉最后一件衣物的时刻,别放松,那才是离成功最遥远的一刻,我的后辈,你仍然需要谨慎,再谨慎一点。

3.我的子孙,骄傲,贪婪,好色,愤怒,贪食,妒嫉,懒惰,这七宗罪,若你犯了其中三四项,那就不要来天国见我,下地狱去吧。如果你全犯了,好吧,我承认你是我的子孙,我在天国庇佑你。

4.我的孩子,美德有如香料,经燃烧或压榨而其香愈烈,所以幸运最能显露恶德,而厄运最能显露美德。

 

四、思想的巨龙

“离真理只有一步距离,和离真理100步,并没有区别。我的老师说过,只有卑微的魔法师,没有伟大的魔法师。”

 

五、驯服和调教

淑女是不会对一名绅士动用牙齿的,除非到了大床上。

男人是一头需要美貌去驯服和用智慧去调教的野兽。

女人的报复总是让人措手不及的,往往在你溜下她床的时候就开始了。 

 

六、教父

奥古斯丁,人有两只耳朵,一只听从上帝的声音,一只不得不听从魔鬼的声音,我们作为身穿教袍的信徒,就必须时刻对主敞开心门,忽略魔鬼的召唤,否则,我们就会被魔鬼推入深渊,孩子,这些魔鬼未必个个面目狰狞,也许是手中握有强大力量的某个人,也许是美貌动人却心如毒蝎的女人,所以你要有一双清澈的眼睛,不被蒙蔽,有一颗纯洁的心,不被玷污。 
       ——教父伊耶塔

 

七、上帝和魔鬼

哪怕是最傲慢残暴的贵族,背后也一定有他们不为人知的故事,只要你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发掘。

战略是上帝,细节是魔鬼。前者是紫曜花教给我的,后者是我自己摸索出来的,不过罗桐柴尔德从我这一代开始,这就是一个传统了。赫拉小姐,千万不要轻视任何一个帝国大贵族家族,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荣耀,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强大。我们可以不惧怕谁,并不意味我们可以无知幼稚地不去不敬畏谁。


八、圣尔忒弥斯(巫婆半神):
      1:把孩子交给我。一个虚无的神和一个堕落的教廷是赐予不了他荣耀的,我可以
      2:恨,往往比爱更能让人类这种生物孜孜不倦地进化。

      3:作为一个眼中只能存在符号和阵法的魔法师,活得久一点,往往意味着离永恒更近一步
      4:被规则倾轧,遵守规则随波逐流,破坏规则,制定规则,这四种人,你自己选择,不管你选择哪一种,我都只会冷眼旁观
      5:一粒种子播下,再贫瘠的土地,兴许也会发芽
      6:崇高的人赢得光辉
墓志铭,卑鄙的人赚取勋章和财富,奥古斯丁,自负是一座深不见底的坟墓,足以埋葬任何一位伟人和智者。

 

弱肉强食的自然界中,越是兽中之王,越喜欢那种远离兽群,俯视苍生的感觉,人类也如此,因为上位者不会跟卑微者走在一起,而这个人,是王者中的王者,我们只能依稀知道,她在119年前在玛雅雪山神庙现身,78年前出现在黄金岛,最近的线索是49年前,她在极北之地帝国中央教堂出现过。
   她是唯一能够自由出入玛雅神庙的存在,她是人类历史上少数能够驾驭巨龙的存在,她是被缪斯大陆列入半神序列的存在,她是众王之王。

 

她突然转身,蹲下来,摸着奥古斯丁的脑袋轻声道:奥古斯丁,你说你未来是将你的信仰交给神祗,还是恶魔?
      奥古斯丁愣了一下,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真诚无邪道:夫人,神祗太虚无飘渺,恶魔太面目可憎,我选择把信仰交给您。
      她那张刻板的脸庞收敛了稀罕的笑意,竟有了种圣洁的意味,她掏出一张类似扑克牌的卡片,上面绘有哥特风格的古朴图案,是一个头顶皇冠的女人头像,如同尘世的女神。她把这张扑克牌交到奥古斯丁的小手中,道:孩子,这是我对你信仰的交换。
   奥古斯丁拿着这张古怪的扑克牌,感觉像是握住了整个世界。

 

九、沉沦者议会

诗呢歌城堡最底层,时隔三年之后再次开放。 

一张古旧肃穆的方桌,两侧的十二张长椅和桌首的暗黑王座,便是沉沦者议会统辖大陆黑暗界的最高方桌会议的全部设施。 
      左起六人,以短生种的太阳阿波雷罗家族的女主人炽热星辰加百列·阿波雷罗为首,依次是魔法的教义梅林·乔梅纳、傀儡界新帝王浮士德、刺客信条的主人毒龙德拉贡都、泰坦皇族后裔如今的长生种女皇芭芭拉·米迦勒农、掌握奥古迦地下世界的疯狂的傲慢图灵; 
      右手六人,则是当今黑皇帝的六位嫡系巨擘,白皇后迦卡妙、黑皇后赫拉、圣欧女战神雪莱、长生种第一真祖迪米特·瑟斯特、救赎阿瑞斯和半神祗伊甸盖娅·波旁;
   在那张王座的顶端,很不像话地坐着一位不那么淑女的小女士,当然全世界估计也只有缪斯大陆的新王者伊丽莎白陛下才敢如此放肆地坐在黑皇帝的头顶读她那几本似乎不该符合黑暗大人物胃口的畅销书。 
     “那么,奥古斯丁轻轻敲了敲方桌的桌面,诸位最希望谁下地狱?

 

十、半人马外公

    老人有点生气道:一点不像半人马子孙,更像罗桐柴尔德这个小家族教育出来的孩子!

    奥古斯丁改正道:不是像,本来就是。

    老人站起身拍了拍屁股,感慨道:活不了多久啦,我得去一趟雷神殿,那里是我荣誉的起始,也应该是我的终点。奥古斯丁,有没有想对外公说的话?

    奥古斯丁跟随站起身,红着眼睛轻轻道:对不起,让您失去了女儿,我没有能保护她。

    老人愣了一下,笑道:你母亲最后一封寄给我的信,说你是她最大的骄傲,你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说实话,罗桐柴尔德对我来说只是个很无所谓的家族,但是你父亲,是个不错的男人,而你,虽然不像是半人马的子孙,但这有什么关系?重要的,你像我,这就够了。 

 

十一、人类自己

乌利塞缓缓道:人类最无法战胜的三样东西,排在第三变化很多,其中有曾经霸占天空的巨龙,有瘟疫和洪水,第二,是神祗丢下的信仰,但第一,自人类诞生起,就不曾改变过。
      
小梅根惊叹道:是啥?这么可怕?!
      
乌利塞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阴沉笑道:就是人类自己。

 

十二、奥古斯丁

圣徒说了一句令他记忆深刻的言语:我的教子,那位奥格斯歌城的孩子,会走得比我更远。 

“走过荆棘高山大海沼泽,才能到达安息的荣誉之地。可是教父,假如您所说得窄门,一开始就不曾对我打开过,我是否还应该继续低头弯腰?” 

“权势如酒,谁都希望纵饮致死” 

最勇敢的男人,不是对皇帝的王冠、教皇的权杖或者头顶的深邃星空以及内心的道德都无所畏惧,而是心存一点敬畏。” 

圣徒长眠于此,请暂时收起你的傲慢,暴怒,妒忌,懒惰,贪婪,贪食以及色欲。
      “三样东西会使帝国在一百年内成为至高的伟大王国:《国富论》,《教诲》和紫曜花。——虔诚者奥古斯丁。

“他独自从神圣中来,走向永恒的不朽”


十三、三个传说的魔法阵

第一个叫莫比乌斯之环,遗失的空间魔法,魔法领域八大难题之一。作用除了禁锢和制衡核砝,还有一种类似“【坍缩】附加【宠幸】”的能力,一旦在合适的临界点解放,以前被压制的核砝就会成倍递增。

 第二个是尼伯龙根之心,魔法世界三个最繁琐的阵法之一。禁锢类魔法阵,是最近两百年里的巅峰,核心词是‘绽放’,这与魔法书上的坍缩是两个极端,就是稀释的最大化,这种特殊的稀释,并不会降低减少原始密度。



     第三个,十三黑色羽翼(又称为13圣徒),查无可证。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