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囯学精粹 2018-11-12 17:03:57



点上方绿标收听主播冰瑶诵读美文

   

       尖高手都双目赤红,眼中除了高炽的战意,还多了几分疯狂之意,彻底放弃了防御和守势,完全用以命换命的杀招杀向龙骑士。   这个前所未见的敌人在地面上甚至比在天空中更加令人恐惧。   哪怕每一个参加围攻的战族人都心知肚明,就算拼了xing命也依然徒劳地无法阻止龙骑士前进的脚步。   但是以战族的荣耀和骄傲,决不允许他们投降或溃逃,即使是慷慨赴死,也是甘之若饴。   战死沙场是每一个战族人的至高荣誉。   不会有悲伤,不会有恐惧,他们会用自己的血,自己的命和自己手中的武器向敌人致以崇高的敬意,并赐予神圣的死亡。   尽管战族顶尖高手们所拥有的传承秘法后遗症各有不同,轻者虚弱一年半载,重者当场身陨,但是无论后果如何,这一战后,他们生还的可能xing微乎其微。   而现在他们唯一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多拖延对方脚步一秒也是好的。   这些家伙集体发疯了吗?   在这一刻,林默所受到的压力陡然猛增!   “有敌无我!”   数名燃烧秘法的传承武技长老力量和速度暴增近一倍,他们身先士卒地以自己为箭尖,带出多个攻击箭头直指龙骑士,就算使用人海战术也要将其镇压。   “杀!”“杀!”“杀!”   没有秘法的普通战族人视死如归般暴吼着跟在长老们后面,向那个可怕的敌人再一次发起冲锋,哪怕锋锐无匹的巨剑毫不留情地斩过自己的身体,他们也依然坚持着将自己手中的武器用最后的力气挥向对方。   在近战环境下,由一群武技高手组成的军队比使用枪械的军队更加可怕。   无论是拥有seg核心单元的“龙将”外挂式增强型铠甲还是巨龙武装,都能够赋予林默基本的飞行能力。但是这种缺少足够机动力和防御力的飞翔却会让他成为众矢之的,一个迟钝的大活靶,不仅要受到近距离的攻击,更要受到远距离的攻击。   相比起地面上那一群疯狂的战族人作为对手,林默所受到的攻击压力和密度相当有限。   巨龙武装更像是一具外骨骼机动装甲,灵活自如的力量增幅,让龙骑士拥有几乎无穷无尽的持续战斗力。   一力降十会,一切秘法都会被一人一龙蛮横无比的暴力强行镇压。   “挡我者杀!~风雨绞杀剑!”   龙骑士再一次暴吼,体内的光战技激荡到了极致。一丝丝光焰透过“龙将”战术铠甲,从巨龙武装表面升腾起来。   斯兰帝国龙骑军团的战场杀斗剑技之一“风雨绞杀剑”的招式在龙骑士手中挥撒出一条条如丝般细密的剑气,交织如网,狂风暴雨般生生击溃了一个个战族人组成的箭锋阵。   龙骑士身剑合一,光战气附着于剑锋猛然吐出尺许长的耀眼剑芒。势不可挡地贯穿敌阵十余步,一步杀一人,挡者立仆,所向披靡。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通过恒定空间门第一批降临到索科特拉岛的四百名战族人只剩下了不到一半,而且这个数字正在飞快减少。   光元素系战气量变达到质变,整个人就像被包裹在奇异的火焰之中。巨剑的威力益发变得更加凶猛可怕。   即使是无惧于生死的战族人也无可抑制地露出惊恐之sè,这个可怕的对手也拥有着自己独有的战场秘法,似乎比他们的更加神秘而强大。   d3维度膜世界竟然有着如此强大而可怕的武技传承,为什么历代先遣队没有收集到任何相关的情报。   索科特拉岛上有装备可以幸运地看到这一幕的现今世界人类无一不是目瞪口呆。就算飞行员是世界上身体素质最好的兵种之一,就算中国是拥有悠久武术历史的国度,可是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的战士存在?   若是有这么可怕的武术传承,哪里有什么八国联军攻běijing。欧美各国没被这群黄种人给屠得血流成河就已经是谢天谢地。   “莫林!龙神在上,你居然还没死!”   随着天空中一声充满幸灾乐祸意味的吼叫。巨大的yin影猛然掠过龙骑士的身影。   轰!~天摇地动,一头巨大的怪兽从天而降,砸落入战族人的战阵中。   巨大的身躯在地上不经意地翻滚了几下,掀起一片腥风血雨,无数断臂残肢飞舞了起来,金币这家伙终于赶到了林默身旁,完全无视那些战族人,冲着龙骑士杀气盎然地冷笑着。   尽管没有任何恶意,不过这头杀戮之龙在原形毕露的时候还是比较吓人。   至于那群弱小的蝼蚁在金系巨龙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随随便便作个懒龙打滚,在浑身锋利的刃刺绞杀下,无论什么秘法、武技、神兵利器,全数统统灰飞烟灭,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较量。   原本就已经在龙骑士屠杀下伤亡惨重的战族人哪里承受得起如此飞来横祸,更何况这个“横祸”竟然还落井下石,方才正围攻龙骑士的战族杀阵在眨眼之间完全崩溃。   “给我开道,我要拿回朗基努斯之枪!”   林默一点儿也不客气地一剑砍在了巨龙的爪子上,火星直蹦,提醒这个惫懒的吃货赶紧干活儿。   金币反而一点也没有生气,那支巨剑是自己的主体所化,砍在分体演化的巨龙身上纯属自己砍自己,没什么不对劲儿的。   先遣队的那十几架战斗机根本不够金系巨龙塞牙缝,短短一会儿功夫全数变成了天空中的朵朵烟花,吓得几架美军战斗机忙不迭地躲出老远。   不是非战之罪,而那大家伙实在是不好惹,两个联队上去多半也是被放烟花的命。   “你没看到我可是一直都在忙吗?”   浑然不在意地甩了下尾巴,将几名躲闪不及的战族人扫地血肉横飞。金系巨龙转头望向林默所指的方向,瞪大了眼睛,忽然转回头来说道:“至于你说的朗基努斯?不过那里貌似什么都没有!”   金币口中所谓的忙,其中一小半确实是在战斗,但是那一大半倒是忙着偷吃。   一提起朗基努斯主枪,金币就有些犯怵,自己可是没少吃过喜欢他那么久    

   

人生总要面对诸多困难,总会遇到很多敌人。但是,人生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星云大师在归纳人的心路成长历程时说:“在很多时候,人人都需要在心中添把火,以重新燃起某些希望。而在另一些时候,人人都需要在心中洒点水,以灭掉某些欲望。”


在人生的道路上,人人都有许多美好的梦想,人人都希望寻到自己的最佳位置,实现自己的最大价值,但世事无常,美好的梦想有时会在瞬间被无情的现实击打的粉碎。


人在一生中会遇到成千上万个对手,如每一次赛跑、每一次竞争、每一次争斗、每一个利益……数也数不清。人生最大的敌人、最难对付的敌人是谁呢?其答案就在眼前,人生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一个人如果不被恶习所染,把自己的希望降到最低点,把自己的理性升华到最高点,也就成了一个圣人。如果一个人总是不讲诚信东欺西骗,最后受骗最大的一定是自己。常言说,一个人征服世界并不伟大,能征服自己的人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人生最大的失败是懒惰,人生最大的愚蠢是欺骗,人生最大的错误是自卑,人生最大的财富是健康,人生最危险的境地是贪婪,人生最可怕的作为是只说不动。如果有一天你成了懒惰的手下败将,今日复明日,明日复明日,一年复一年,结果到了最后一天,只能落得个一事无成的下场。


提到司马迁,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是他所编著的皇皇巨著《史记》,但并非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在遭受宫刑之后才发愤图强,一心著书的。而更鲜为人知的是,他曾一度自暴自弃,想要自尽。


受到宫刑以后,司马迁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没有意义,曾几度想寻短见。一次跳河,一次上吊,都被人救了下来。后来,他去一座寺庙上香,见到寺里的僧人严守戒律,清心寡欲。他反观自己,顿时觉得如果就这样死去,自己所受的刑罚就会变得毫无意义。


于是,他回去之后开始发愤图强,几十年如一日,最后终于给后人留下了《史记》这部浩瀚巨著,自己也彪炳史册。



我们总说,人人都有闪光点,人人都有优点,世上缺乏的不是美,而是发现美的眼睛。看一棵树,无论是看花、看叶,还是看枝干,只要你带着欣赏的眼光、带着审美的心情,总能在一棵树上发现美。


同样的,在生活中与人相处,看人、看事物也是一样的。一个人只要和疾病发生了关联,就没有什么好日子可过了;一个人和自卑沾上边,结果肯定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如果一个人放不下架子,死要面子活受罪,一直不能在最现实的面孔里活着,那才是人生最痛苦的。


人活一生非常不易,总应该给社会做点什么、奉献点什么。任何一次对自己的原谅,都会导致下一次更大的错误,任何道路都是靠自己走出来的,而不是靠自己在梦中等来的。


只要准确地迈出第一步,相信自己,脚踏实地去做工作,真抓实干创事业,完成一些朴实和奉献的事情,就一定能够采摘到丰硕的果实。


我们应当敢于挑战自己,摒弃旧的成规,克服自己的缺点,走出自我,真正地行动起来,用美德感悟这个世界的神奇,用爱心体会这个时代的绚丽,用品格体验现实的真谛,用精神渲染人际的和睦。最后,你会发现战胜自己并不是一件难事。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