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专访丨张先龙: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医师分会人工关节感染专业委员会成立

陕西省骨与关节学会 2019-01-15 14:23:56


文章版权归陕西省骨与关节学会和慧骨勤行医疗集团共同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者按: 

2018年秦岭关节外科大师论坛上,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张先龙教授接受了慧骨学院的采访。


问题1

今天是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医师分会人工关节感染专业委员会成立的日子,您当选主任委员,能否简单介绍一下这个协会成立的意义和后期规划?


张先龙教授:

中国的人工关节发展非常快,根据不完全统计,在2016年已经达到了50万例人工关节使用量,这么大一个市场,发展非常迅速,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很多,其中比较突出的就是对感染的防治不够重视,这样一个并发症带来的结果是非常严重的。我们经常讲灾难性的并发症,主要是指人工关节感染。

 

对于中国的人工关节感染问题,国内业界的同道一直在关注,特别是像王岩教授、王坤正教授这样的关节学科领头人。他们在很多年前就跟我说要重视感染,希望我们有一个自己的组织,能和国外的同行进行交流,汲取经验和教训来提高我国人工关节感染防治的水平。也正是在他们的鞭策和压力下,从15年开始筹备中国人工关节感染专业委员会这个组织,我们叫PJI。16年我们在基层也进行了关于感染防治的宣传工作和培训工作,在福建古田论证了PJI共识的一些问题,所以到了今天可以说这个组织的成立是在两位王教授的支持下水到渠成的。

 

我们成立这个组织的目的是要引起大家对PJI的重视,组织大家制定PJI共识以及把PJI培训各方面工作抓起来;也是为了更好地和国外同行进行交流,我们中国人的经验。如果问人工关节感染的发生率,我无法说出准确的数字,这个问题也难回答。国外有很多文章说感染发生率在0.5%-1%,而具体到髋和膝,可能发生率还不一样,膝关节的发生比例高一点,有人说在1.5%-2%。但如果要说中国的人工关节感染发生比例多少,目前还不明确,因为我们没有人工关节登记,也没有做大样本多中心的研究,缺乏这方面的数据。所以这个问题的困境,也恰恰是我们成立中国人工关节感染学会的意义所在——我们今年可以回答不上来,不能明年、后年还回答不上来,那我们就没法对历史、对关节外科事业有个交代。所以,我们觉得PJI专业委员会的成立恰逢其时,它的成立是有历史里程碑式的意义的,未来我们在写中国医学关节外科历史的时候,不可回避2018年在西安我们正式成立了中国的PJI专业委员会,用一句英文讲“It’s time for PJI”。如果把这个事情放到20年以后再思考,它的意义就会突显出来,所以我非常感谢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医学分会,特别是王岩教授和王坤正教授,在他们的鼎力支持下我们才能成立这个PJI(专业委员会),为我们中国的患者、中国的医生做一件好事,因为(人工关节感染)这个并发症对医生、对患者都是灾难性的。

 

我们今年首要的任务是参加7月25号在美国费城召开的第二届国际PJI共识会议,作为协办方,我们在费城共识会议的国际网站上标有中国CAOS和中国PJI SOCIETY的logo和官方声明,这是我们走出去的第一步。在过去的半年当中,我们有包括香港和台湾一共21名医生接到了不同的任务,并将在7月25号一同参加费城的全球大会。之所以我们被重视,不仅仅是因为去了20多个人,而是中国人工关节的市场与中国国际地位和经济一样,已经走在世界的前列,有大量这方面的病例和数据值得我们去探究,所以我们第一步是要把费城共识会议参加好,然后由我牵头把费城共识的英文版翻译成中文版,让中国的大多数从业者能够看到中文版的关于感染防治的所有的循证医学共识意见,接着我跟坤正教授也准备合编一本人工关节感染的书,邀请了一些PJI研究学者共同参与编写。

 

所以,我们希望把国内国际上做人工关节感染的这些大腕们“一网打尽”,接通大家的智慧,首先在教材(书)和共识上给大家一个蓝本、一个行动的指南——我们应该怎么做。接下去,首先尽快统一大家的思想认识,把我们后续工作捋一捋,最重要的是关节外科领头人王岩和王坤正教授非常期待要做出一个中国人工关节感染的指南,作为我们行事的指南。第二步就是计划多中心研究,今天坤正教授讲了关节设计的多中心研究,事实上觉得人工关节感染这一块有很多问题我们都没有能够回答,比如说抗生素什么时候用,用多长时间,用和不用有什么区别等。但我们没有多中心的数据和研究,如果我们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很草率,所以这是我们要做的,包括提高人工关节早期感染的诊断手段——有什么办法让我们在手术当中就能告诉你是不是感染,是什么细菌,这些都有待我们去解决。第三,近期我觉得很重要的是走基层,做教育培训,唤醒更多人对PJI的重视。人工关节很多手术是在基层完成的,在那些手术室条件恶劣和年手术量只有几例或几十例的医院和医生手里进行。如果我们不对感染重视,发生一个,就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问题。感染这个事情本身对病人和家庭来讲就是极其痛苦的,除了花更多的钱治疗,还要在疾病的状态下度过半年甚至更长时间。如果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考虑并发症问题的话,我们就会有种肃然起敬的崇高使命感,我们要避免它、克服它,所以我们决定要走到基层医院和落后的地区去培训,去宣讲人工关节感染的预防和治疗。谢谢!


问题2:

您刚才说到关节置换手术感染率没有明确的数据,那么在北上广深和基层医院治疗两者之间感染发生率的区别、现状和可能的原因是什么?


张先龙教授:

人工关节感染是多因素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手术室的环境,因为人工关节感染有一部分是直接污染,我们对人工关节的手术要求是按照器官移植的标准,也就是说他必须在百级层流的手术室中完成手术,这是卫生部国家卫计委规定的。很显然在北上广几乎每一家大中型医院都具备这个条件,甚至更好,可是在广大的落后地区的基层医院并不是每一个开展关节置换的地方都有这个条件,所以手术室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当然我们在做普及和提高的时候为什么要强调培训,就是因为医生的预防意识,比如有一些病人是感染的高危人群,糖尿病、类风湿、红斑狼疮,这些病人跟骨头坏死不一样,它发生感染的机会就比较高,所以我们的医生如果对这些病人不重视,开刀手术的时机把握不好,就可能发生感染;再比如我们现在有很多关节注射的药物,可是对这些中后期的骨关节炎应该做手术了,还在拼命打这些药的时候,就会增加感染的风险。所以有太多预防方面的知识需要对我们的从业人员宣讲。

 

我经常讲人工关节置换,骨关节炎病人手术时都曾经有过关节周围及关节内有创治疗史。就是那些有人工关节置换指征的中晚期骨关节炎病人,却接受了一些暂时能够止痛的方法,这些方法看上去很吸引人,但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骨关节炎的问题,却大大增加了我们人工关节感染的风险。病人病急乱投医,大家都不想开刀,但恰恰是使用这些治疗方法治疗后,患者发生感染的几率增加。所以你看我们的任务多么艰巨,我们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


问题3:

最后一个问题,对于假体周围感染,目前有哪些治疗方面的新进展或热点问题?


张先龙教授:

最好的治疗是预防,这是大家的共识。如果我们能把感染的发生率降低0.5个百分点,这对历史、对中国医疗事业是一个巨大的贡献,因此我们还是在上游做工作。而治疗是另外一回事,当然已经发生了必然要面对治疗问题,这不是今天采访问题的重点,我觉得预防更重要。所以目前针对人工关节感染世界上有很多研究都聚焦在预防上面,比如说我们针对高危人群的筛查建立了一个评分标准——什么样的人算是高危人群,其中包括女性、肥胖、老年、吸烟等,这些都算作高危人群,在过去我们都不重视。如果这个12分评分表你达到了一个高危参数,就证明你是高危人群,那么对你的治疗时机和用药就会跟别人不一样。这个就是一个热点之一。

 

第二个预防就是药物植入假体的表面,我们能不能选择一种药、能不能对植入假体的表面进行改性,让它有自主预防感染的作用。所以现在对抗菌药物、抗菌表面材料研究也是非常大的热点,希望将来能探索和发明一种表面改性技术,比如说银离子,它的某些药物涂在假体的表面,细菌就不容易定植,那么感染的发生率就降低了。比如我们的MRSA就是耐甲氧西林的葡萄球菌,在人体中很多,甚至我们的鼻黏膜、尿道里都有,但是没有医生去关注。这个恰恰是现在研究的热点在我们正常人当中,有5%的人身上的相关部位就有这种细菌的定植。用棉签试纸把鼻粘膜和粘膜口腔分泌物都拿来做培养,你都会发现细菌,所以有了这种MRSA定植的病人我们发现了它,预防措施就是抗生素软膏局部给药,两周后再来手术。不要看这是一个很细小的进步,它的突破会降低感染的发生,对感染的预防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所以关于PJI方面的热点非常多,有的人围绕诊断方面,有的人围绕治疗方面,我就重点讲在预防上,其实还是有很多热点值得我们去关注。


更多精彩会议视频

欢迎关注陕西省骨与关节学会微信公众号


觉得不错,请点赞!↓↓↓↓↓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