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哦,香雪》中“外来者”

湖南师大研究生在线 2019-07-11 16:42:55

点击蓝字关注这个神奇的公众号~


品读《哦,香雪》中“外来者”

“外来者”故事模式是现当代乡土小说中常见的叙述现象,这些“外来者”在作品中通常呈现给我们的是两种方式:其一指从其他地方来到该地区的人;其二是本地区的人离开本地,走向城市去学习先进的技术、经验、知识,再回到本地区。

《哦,香雪》这篇小说以现代文明为代表的火车“外来者”意象,介入闭塞、幽静的乡村为节点,展开“常”(传统)与“变”(文明)的文化斡旋、“智”(知识)与“情”的人性架构。
     《哦,香雪》这篇小说是铁凝的成名作。同时,也因这篇小说,曾经安静的小山村如今也成了旅游景点,给“台儿沟”这个早先人们所不知的村庄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初读《哦,香雪》时,心里真的没多大的感触,仅仅觉得这是向我们描述了一个很简单的故事。

一个叫香雪的女孩子,生活在闭塞的大山里,因为一列火车开过她的家乡,而使她接触了外面的世界。她因为喜欢一名旅客的塑料铅笔盒而上了火车,被火车带往别的地方去,然后又凭借自己的双脚走回家。

“你表现了一种人类心灵能够共同感受到的东西 。”这一句话让我主动的再读了一遍。

远处,一条钢铁巨龙“呜呜——呜——”呼啸着逼近,巨大的轰鸣声挟着一股劲风也随之由远及近迅疾地向我们袭来!它的轰鸣声回荡在青山中,点缀了青山的寂静却唤醒了沉睡的台儿沟,暗黑的铁轨留下了香雪这群孩子的足迹。

火车是铁凝所投注的第一个“外来者”,它将“陌生与新奇”带给了台儿沟,更将“城市”、“北京话”、“金圈圈”(金项链)等极具现代意义的物质概念植入乡村姑娘的语言系统之中。姑娘们被城市的魅力裹挟着前行,两种文明之间的异质由此生发,火车成为外界与台儿沟的联结与窗口,文本的情节随之延宕开去。

 如果说火车作为“外来者”模式的物质呈现,那么香雪显然就成了“外来者”的内在表现。

在台儿沟这个村庄里,香雪是唯一一个正在读书的孩子,这就与凤娇等姑娘之间形成了知识结构、情感认同、生活经验的差异:她渴望的东西,这群玩伴给不了,台儿沟也给不了,如塑料铅笔盒;凤娇等姑娘嘴里的“小白脸”、“相好”,香雪也不在意。

文本中值得玩味的是香雪为什么会在受到同学的嘲笑之后才迈出一步登上列车去换铅笔盒?是作家的刻意安排?是巧合?还是人性的欲望?

当任何一个人在遭受别人的嘲弄贬抑时,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摆脱这层枷锁,即使代价很大,也要去争取。因为人是自私的,拥有虚荣心的,当你不顾一切走向虚荣心时,平淡的生活里处处充满陌生的魅力。

香雪在一步一步的领略着陌生的魅力。我们许多人不正是香雪的影子吗?香雪不正是表现了人类心中我们能够共同感受到的东西吗?

正如文中所说,香雪得到塑料铅笔盒之后,竟然忘了立刻打开它。塑料铅笔盒只是香雪要求实现与同学一样的一种工具,拥有了它,香雪战胜了以往的孤寂、害怕,回到了台儿沟,可香雪却无法摆脱之后生活的种种魔障,因为“欲”对于她来说,这只是个开始。

“外来者”在铁凝的作品中很常见,《哦,香雪》这篇小说的“外来者”却显得跟真实,在内与外的聚焦之中,我们所向往的台儿沟、香雪还会依然如故吗?


作者:樊祥

编辑:张敏  

本期责编:杜娟      

审核:陈薇  陈柯颖


欢迎各位客官踊跃投稿

投稿邮箱yjszx1938@163.com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