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取通知书也是一张别离票

一号书院 2018-12-15 03:45:33



   

       喜欢他那么久气势场啊,这分明就是罪孽克星才对!   裴骄眼见那些罪孽爆散开来,他心里也是一惊,不过立刻便回过神来,印照之前得到的信息,特别是世界政府挖掘了亚特兰迪斯遗迹的信息后,这一切却是几乎理所当然的了。   既然当初的亚特兰迪斯文明也是面临着鬼怪具现化的困扰,那么亚特兰迪斯人自然是要依靠科技力量来对付鬼怪些了,当时有没有堕落者不清楚,但是鬼怪的最主要组成部分就是罪孽了,若是有这样可以笼罩一座城市的反罪孽气势场存在的话,那里还会怕鬼怪忽然具现在城市里,对城市内的人造成突然袭击呢?   而且这气势场即便对真魔级的鬼怪效果不大,但是也绝对可以压制真魔级鬼怪的实力了,别的不说,至少削弱三四成实力是肯定没问题的,如此一来,这个人造的气势场或许还真可以算得上是鬼怪克星了。   (只是,这样的人造气势场消耗能量肯定巨大,断不可能二十四小时一直开启,这还是其一,其二则是这个气势场的效果恐怕也仅仅只能够最高局限于普通真魔级了,对于真魔级颠峰而言,其压制效果几乎可以不计,就更别提天顶处那样的存在了……或许除了防御以外,世界政府应该也有攻击鬼怪的手段吧?)   裴骄呼了口气,他转过身来就对其余人说道:“走,我们去支援别的国家灵魂组织!”说完,他率先就燃烧起标准能量向着远处跑去。   其余人微微一愣,也是毫无异议的跟随在了裴骄身后,不管之前中国灵魂组织与那些欧美国家的灵魂组织有什么恩怨龌龊,现在却都是同一条阵线的人,其共同敌人就是堕落者集团,既然自己这方已经解决了敌人,也断不可能坐在原处等着别人撕杀,最好趁着那些堕落者们还没有战胜别的国家灵魂组织前,也一并去前后夹击,暴其菊花才是王道!   正是如此,当裴骄的提议发出之后,众人不但没有反对,反倒是尝到了甜头一般跃跃欲试,齐齐跟随在了裴骄身后向前奔去。   离中国驻地最近的一个国家驻地是德国,在德国的驻地里可并非只有德国本身的灵魂组织进驻,还有另外两个欧洲的灵魂组织在内,毕竟整个复活岛就只有六个国有驻地罢了,而全世界的灵魂组织一共有十七个之多,所以除了中国以外,其余的每个国有驻地都有约莫两三个国家灵魂组织进驻。   此刻在德国灵魂组织的驻地就是如此,约莫四五百名自由灵魂各自为战,而与他们交手的人则是上百名身有黑翼的堕落灵魂,虽说自由灵魂占据着数量上的绝对优势,但是战场的情况看起来却完全相反,此刻正在被围攻屠戮的反倒是这四五百名自由灵魂。   因为堕落者有那黑色羽翼,可以自由的飞行在半空之中,这点在现实世界别的什么地方或许并不要紧,因为大家都会飞行,拥有翅膀最多只是灵活一些罢了,谁也不会怕谁,但是在这复活岛上,灵魂也要受到重力束缚,而有着翅膀就有着飞行的能力,可以这样说,能够飞行就代表着可以自由围攻别人,哪怕别人的数量再多,也没有任何遭到围攻的可能!   此刻的情况就是如此,那上百名的堕落者飞行于四五米高的半空中,时不时数个人用天生武器围攻向同一人,这一个人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来自天空的灵活攻击,要么被立刻分尸,甚至立刻就被打得消散,整个场面完全乱哄哄的,堕落者在这里占据着场上的绝对主动。   而在不远处的一端,一个浑身黑影的年轻女子与一个中年大叔正在对战,这名年轻女子有着一头及腰褐红色长发,穿着一件仿佛贴在皮肤上的紧身衣,将她玲珑的身躯完全展露了出来,但是让人奇怪的是,她的容貌模糊不清,就仿佛是有什么东西扭曲了光线一般,而在她的身躯后约莫两三厘米的地方,就有一圈仿佛是影子样的黑影存在,这个黑影是立体人型模样,从那大小与形状上来看,分明就是这个年轻女子一模一样的存在!   而且这个黑影似乎并非是虚假的幻想,而是实实在在的物质,每当这个少女举起手中匕首向着中年大叔攻击时,其后的黑影也会做出同样的动作,而且打在那中年大叔的防御上时,也会发出与少女武器同样的声响,简直就像是在少女的身后多出一个她一般。   而那个中年大叔正是德国的真魔级强者,就是那个在会议场与裴骄闹过矛盾的中年大叔,此刻的他双手戴着一双皮手套型天生武器,一戴起来后立刻就从双拳处发出蓝色光芒来,挥舞之间就见一片片蓝色光幕不停出现,而且这个中年大叔的移动速度快得出奇,整个场中都只看到他身体的残影,每一秒至少有数十拳击出,所以即便少女身后有着实体影子相随,而且还有着翅膀可以灵活飞行,但是在与这个中年大叔的战斗中,依然是中年大叔稳稳占据着上风。   “罗妮斯!你果然没死!我真是好奇啊,当时你都已经消散了,洛奇到底是如何救回你的?!而且你居然还有了气势场,成就了真魔,怎么可能!”   中年大叔不停围着这少女攻击,同时他也惊讶无比的大声问道。   少女虽然不敌中年大叔的凌厉的攻击与速度,但是凭借那如同替身样的黑色影子,再加上随时可以飞起来的黑色羽翼,虽然打不赢,但是中年大叔也伤不了她,她就在半空中不停旋转攻击,同时咯咯笑着道:“诺维,你太自大了,谁说开始消散了就一定代表着死亡呢?咯咯,你是不是很想我呢?想着我的肉体,嘴唇还是做爱?说起来我们已经好多年没做爱了吧?咯咯,要不要和我试试在这人多的地方做爱,我想那样一定很有趣吧……”   中年大叔诺维神色一怒,拳套上的蓝光立刻又威盛了许多,但是这少女有着飞行的能力,眼见他拳套上的蓝光一盛,立刻便飞行了起来,立地约莫十米高度时,这才继续咯咯笑道:“蓝拳圣使,这个称号好大的威名,这些年即便我隐藏了起来,也依然听着你的威名不停传来,甚外界许多人还推测你可能已经达到了真魔级颠峰,只待找到机会再与第一人一战,以报当年被拉下世界最强者宝座之仇,现在看来,你似乎并没有任何进步啊,咯咯,是不是我当初破了你的本心,让你这一生都再无寸进了呢?”   诺维愤怒的一吼,他的表情仿佛那怒目金刚,他大声咆哮着道:“为什么!当初击杀你时,我也曾经这样问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挑拨我们几个兄弟的情谊,破了我的本心,让我再无法寸进,你当年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记得当时你并不是堕落者啊!莫非当年我待你有任何过错或者不好吗?回答我!”   这少女忽然露出了嬉笑的表情,她伸出手指来轻轻晃荡了一下道:“咯咯,你到现在都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这个骄傲的日耳曼男人,我可……”说到最后几个字时,这少女的表情从嬉笑渐渐变得了冷淡,接着又从冷淡变成了一种说不出的可怕狰狞。   “……不是你圈养和收集的洋娃娃啊!”   少女也大声咆哮了起来,她猛的一扯手中的匕首,这柄数寸长的匕首中忽然就冒出了另一把完全由黑影组成的“替身”匕首,和她身后那个一模一样的人形影子一样,虽然是由影子组成,但是却仿佛实质一样,她就这样握着两把匕首在半空中旋转了起来,一圈圈肉眼可见的黑色气息不停向着四周扩散开来,这些黑色气息薄而不散,一直凝聚于少女的周围,随着她的旋转越聚越多,直到少女已经旋转为了一个黑色螺旋团时,她周围一大片的黑色气息猛的窜到这螺旋气团之中,形成一个约莫三四米直径的巨大黑色螺旋气团,猛的就向着下方直坠而去。   这黑色螺旋气团下坠速度虽然极快,但是依照诺维的速度也完全可以躲闪过去,就在诺维脚下一动就打算躲避过去时,忽然他身体猛的沉重了数倍以上,本来灵敏的身体就仿佛变成了铁块铅块一般,甚至于猛然间变得太过沉重,让他的脚面都彻底压入了地底之中,就这么一愣神,半空中的黑色螺旋气团已经罩住了他的头顶,从上而下狠狠坠落了下来。   黑色螺旋气团还没有接近,诺维已经感觉到了那迎面而来的锐利气劲,仿佛刀子一般,硬生生的要撕裂他的身躯,这下他也不敢大意,暴吼一声,身上的蓝色光芒猛的变得越加剧烈,连他的头发,眼眸也全都变成了深蓝色,拳头混合着这股剧烈的蓝色光芒猛的向上挥去,以诺维为中心,一个小型的蓝色龙卷风出现了……   黑色螺旋气团与蓝色龙卷风猛的相撞,剧烈的风暴袭向四周,地面的水泥层更是被整个掀起,一个数米直径的圆坑出现在了场中,而诺维依然死死的站定于地面,除了他的衣物有些破损以外,身上竟然是毫发无伤,只是那剧烈的蓝色光芒也消失了,依旧只有拳套上还有着蓝色光芒。   “罗妮斯,你这招本就是学自我的圣蓝拳法,这么多年不见,即便成了堕落者,即便成了真魔级实力,可是这招的弱点你还是没有补全,最强的地方往往最脆弱,螺旋劲道的最核心往往就是最平静的地方……你还是没变啊。”诺维一击之后也不再继续追击,而是看着远处地面的一团黑影说道。   那团黑影正是相击之下,不敌而被击飞的少女罗妮斯,她颤抖着身躯从地面站了起来,同时冷笑着道:“那你呢?最强的地方往往最脆弱,你的骄傲不就是你最脆弱的地方吗?被破本心这么多年,又变强了什么?甚至比最颠峰时的你还要更弱了些,以前的你若是全力一击,我早被打得四分五裂了,哼哼,难怪被第一人十刀击败,将你本就被破的本心践踏得一无是处,哈哈哈,活该啊……”   少女边大笑着边慢慢飞了起来,而不远处的诺维脸上那愤怒神色一闪而过,接着他却是叹了口气道:“不管你怎么说,今天我都会杀掉你……我们两个的恩怨,只有死掉一人才能够了结!”   “是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少女冷笑着说道,尽管她的身躯颤抖得厉害,但她还是握紧了两柄匕首,舞动黑色羽翼就打算冲击下去。   可是就在这时,从复活岛上不停射出无数的炽白色光线来,这些光线就是从那复活岛四处可见的巨人石像眼中射出,足有数千道之多,每一道炽白色光线都粗如儿臂,白茫茫一大片,凝聚在了那天顶之上,接着这一大片光线就向着整个复活岛笼罩了下来,刹那间,这一大片光线却是整个消失不见,仿佛刚才那震撼的情景全是幻觉一般。   但就在这时,混战中的一名堕落者猛的爆散开来,整个人彻底爆炸消散了,其威力之大就仿佛一枚巡航导弹一般,将在其周围的几名自由灵魂都给炸得了飞起,甚至其中一名自由灵魂还直接被炸得了消散。   接着整个场面立刻便混乱了起来,那些堕落者一个接一个的不停爆炸开来,整个战场就仿佛是受到了饱和式轰炸一般,完全陷入在了一大片没有烟火的爆炸气浪中,而在这片气浪中也有至少两三百的自由灵魂,而他们也同样被这场剧烈无比的爆炸所波及到了,整个战场立刻便出现了许多的标准能量来!   诺维简直是看得呆住了,而就在这时,罗妮斯也是浑身剧烈的痉挛起来,她身后的黑影更是瞬间便动荡消失,不过还好,一圈圈黑色意志的气势场包裹着她,让她不至于步入其余堕落者的后尘,不至于在当场就爆炸开来,但是看这样子,估计用不了多久也会自爆在了当场。   诺维眼见如此,他脚下一动就想要扑上前去,但是他的脚不过只略略动弹了一下,接着就死死站定了下来,双眼更是复杂的看着这个剧烈痉挛痛苦的少女……   (或许,这是我们最好的结局,就像几年前时我亲手杀掉你一样……)   诺维猛的背转过身来,他开始向着爆炸现场中跑去,打算查看一下到底有多少自由灵魂消散死亡,不过就在他刚刚转过身来没多久,忽然就从天顶处传来了一道吼啸声……   其声悠远绵长,仿佛那宇宙最深处传来的一般,声音直达灵魂深处,光是这一吼之声,就让人产生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惊悸感,仿佛浑身都颤栗起来一般!   接着,就见一条长约千米,身有七爪的黑色巨龙,从那天空顶端直坠而下……   第十章 世界蛇,尤尔姆冈特!(二)   千米有多长?一条千米的黑色巨龙到底又有多大?   光以尺寸长度而论,一千米其实并没有多长,开车的话也不过分把钟的事情,即便是走路也要不了远,但这是相对于地理环境而言。   想一想吧,整个珠峰的海平高度也不过八千多米,这已经是全世界最高的山峰了,一座摩登大楼也不过两三百米的高度,从底向上看已经是非常惊人的视觉效果了,而一头大象也不过几米的高度罢了,想一想吧,一只生物有着千米的长短,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传奇神话幻想种……”   诺维略有些呆滞的看着那天空顶端飞下来的黑色巨龙,他喃喃自语着,而随着黑色巨龙如泰山压顶般的直落而下,那股庞大得难以想象的黑暗气势场也从天顶上压了下来。   “传奇幻想种?什么意思?”   另一边,裴骄等人正在向着德国灵魂组织驻地跑去,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一号书院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免费收到文章了。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前言: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龙应台《目送》


儿子今年高考,分数下来之后,在网上填报完志愿,就等着录取了。

等待的日子最是难熬。一天当中,我无数次打开查询窗口,输入考生号、身份证号、登录号,对数字一向不敏感的我,早已经把那些数字背熟。

我知道,现在自己所有的心思,都在盼望着那张录取通知书的到来。

刚刚又从手机上查询了一遍,却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张录取通知书对我们做父母的来讲,究竟意味着什么?

它意味着儿子十二年的寒窗苦读有了收获,更意味着我们和儿子十八年朝夕相处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去!儿子拿着通知书离开这个家,回来的时间会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和一个陌生的女孩组成家庭,过一辈子。

那张我们盼望中的录取通知书,对父母来讲,分明也是一张别离票啊!它确定无疑地告诉我们,孩子已经长大,将要离开这们这个共同的巢穴,飞向更辽阔的天空。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爱都以聚合为最终目的,只有一种爱以分离为目的,那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父母真正成功的爱,就是让孩子尽早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从你的生命中分离出去,这种分离越早,你就越成功。

正如龙应台在文章里所写,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确实如此。从和母体分离呱呱坠地,到上幼儿园、上小学、上中学,我们总是在爱的期盼中不断分离。这次的分离,只不过比以前更久,其意义也更为深远。我们的孩子,将会变成一个完全独立的个体,立业、成家,最终成为我们的依靠。



据说,孩子越优秀,就会离父母越远。但我们每个人,仍然盼着自己孩子更优秀,甚至想尽一切办法,提供一切条件,让孩子走得更远,飞得更高。做父母的,只要孩子能够更幸福,自己心里的那点痛,真的不值一提。

我们的心底,真的不希望孩子长大,因为孩子长大就意味着自己变老,就意味着越来越少的天伦之乐。但我们又天天盼望着孩子长大,希望他尽早去搏击长空,领略人生。

人们总是把教师比做蜡烛,但我觉得,用蜡烛来形容父母,才最恰当不过。因为,只要能照亮孩子的前程,只要能让孩子过得幸福,父母甘愿让自己融化为泪、燃烧成灰,而无怨无悔!



成长的结果,是分别;高兴的尽头,是离愁!

录取通知书也是别离的笙箫,它最后会化为一张车票、船票、一张飞机票,载着我的孩子驶向远方。

此时,我仿佛已经听到了倒计时的嘀嗒声。

孩子,盼着你长大,却又不愿你长大,我们心里的这份纠结,不知你是否懂得?一向严厉的父母,在这个假期居然对你有求必应,我们心里的那份惶恐,不知你可否感受?虽然还是中年人,却将要正式步入老龄社会的那种无奈,你是否能够体会?



但我仍然盼望着通知书能早一点来。

因为,那是我最亲最爱的孩子人生的跳板,从此起跳,他将拥有一个更高、更广阔的平台。我们应该为此祝福。

在焦急的等待中,在收获的欣喜中,在对未来的期盼中,在对幸福的憧憬中,让我们珍惜在一起的这段时光吧!

此刻,最惬意的幸福将会被时间凝成琥珀,永远珍藏在我们彼此的心中!

作者:遗君明珠,时评人,自媒体平台作者。侧重于教育、美文、人生感悟。微信公众号“明珠絮语”,ID:tsliuchanghai,欢迎关注。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