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国企改革方案落锤,浙江民企该不该插一脚?

浙商杂志 2019-08-24 11:06:17



  一份名为22号文件已经在网上发酵。


  昨晚,国资委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国务院国资委有关人士7日表示,《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已经中央审议通过,近期将正式对外公布。而所谓的22号文件网传即是该国企改革指导意见。


  国企改革蓄势待发,民间资本是否买账?“钱不能只是给你玩玩儿的。”针对即将到来的改革,一位企业高管向浙商杂志全媒体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一位见过此文件的资深国企改革专家称,《意见》就是业内所称“1+N”方案中的“1”,是国企改革的总纲,涵盖了改革过程中所涉及的大部分重大问题,但同时,包括为国企分类的出资人不明等问题仍不明朗。



混改开放力度空前

  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半年间,国企间就刮起了混合所有制改革风,至今,几乎所有公布国企改革意见的省份都提出混改的目标,而本次《意见》给出的国企改革顶层方案,不出意外地将混合所有制改革内容用大篇幅予以标书。


  公开资料显示,混改是以促进国有企业转变经营方式,提高国有资本运行效率为目标,通过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完善现代企业的制度。《意见》提出,首先,我国将鼓励非国有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包括非国有资本参与国企改革或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增资及企业经营管理,同时,在石油、天然气、电力、资源开发、公共事业等领域,向非国有资本开放推出符合产业政策、有利于转型升级的项目。其次,国企改革过程中,我国也将鼓励国有资本入股非国有企业,通过市场化方式,在公共服务、高校技术、生态环保、战略性产业为重点领域,对部分具有发展潜力的非国有企业进行股权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混改过程中,国企还将开始探索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优先支持人才资本和技术要素贡献占比较高的企业开展员工持股试点,实行员工持股建立激励机制。


  “社会资本可以参与国企改革成为本次改革的亮点,特别是石油、天然气等行业对社会资本开放。”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崔长林指出,此前多年间,我国石油等行业是不允许非国有资本进入的,这在一定程度上让资本失去了活力,降低了企业的市场化程度。业内表示,《意见》为社会资本打开了进入石油等以前国有资本高度垄断的行业通道,为这些行业提供转型活力的同时,也让社会资本能够分享转型后的红利。


首次表态集团整体上市

  “国企和上市联系起来并不新鲜,但国企集团公司整体上市的表述却是中央首次以文件的形式提出。”上述资深专家告诉记者。而在《意见》全文被媒体披露后,有关国企上市的内容也确实成了各界关注的核心。


  根据上述见过该文件的专家证实,《意见》明确表示,我国将加大国企集团层面的公司制改革力度,积极引入各类投资者实现股权多元化,大力推动国有企业改制上市,创造条件实现集团公司整体上市。允许将部分国有资本转化为优先股,在少数特定领域探索建立国家特殊管理股制度。


  上述专家直言,目前我国的国企如果要上市,基本都会成立单独的上市公司,国内还没有任何一家国企以集团公司形式整体上市的先例。“这主要是由于,国企大多都有不良资产,而上市要求资产优良,国企集团很难达到这一标准,因此国企上市时都会在集团内部保留不良资产,仅将优良资产的部分形成公司单独上市。”该专家表示,这表明我国要加快国企的资本证券化,标志着未来国企改革的方向是要通过结构调整让国企内部将不良资产的“包袱”化解掉。


  而中国企业研究所秘书长唐大杰也表示,国企进行集团公司整体上市是比较困难的,现在部分国企集团公司的运营状况根本无法在几年内实现整体上市。



广告之后更精彩……


更多关于“悦庄”的信息,请点击【阅读原文



如何落实分类改革备受关注

  事实上,2013年年末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就为新一轮国企改革划定了重点任务。


  在诸多改革举措中,市场和国资系统对于《决定》所提出的分类改革期盼已久,也最为关注,因为分类改革不仅是其他各项改革的前提,也会成为本轮国资改革相对以往的一大创新。


  长期以来,国有企业在功能定位上一直留有模糊地带,国企发展究竟是以利润诉求为重,还是以公共利益为重,没有明确划分,采用同一监管评价标准,指导不同国企改革发展,其适用性如何,往往引发争论。


  《决定》在2013年提出,要“准确界定不同国有企业功能”,给未来的改革开启了新方向。


  有专家表示,说分类改革是前提,是因为只有分好类,才能针对不同类型的企业特点,实施不同的改革、发展、监管、定责、考核的方案,划定不同的保值增值和股权多元化目标,给予不同的服务国家战略、完善市场经济的任务。


  即便是企业内部薪酬管理的问题,分类监管的思维,也有助于建立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分类的管理制度,实行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企业薪酬分配制度。


  秉承《决定》的精神,地方在制定各自国资改革意见的时候已经将分类改革的思路逐层落实。


  最早出台地方国企改革意见的上海,将国企分为竞争类企业、功能类和公共服务类三种,这也是北京、甘肃、湖北等省份的分法。


  有一些地区参考了中央层面对国企改革的一些建议,如黑龙江就将国企分为商业类、公益类,其中商业类企业细分为商业一类、商业二类。


  还有像宁夏回族自治区,就将国企分为公益类、营利类、功能类三种类型。


  总体而言,地方以商业类和公益类作为国企分类监管的划分依据已成为主流。


  做好分类监管,有利于针对不同行业特点实现《决定》所提出的“根据不同行业特点实行网运分开、放开竞争性业务,推进公共资源配置市场化”的精神,这对于电网、石油、电信和资源类等行业的改革也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浙江民企尚“一家独大”

  “大家对浙江经济要消除一个误会,就是浙江是民营企业的天下。”浙江大学国合办副主任、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求是特聘教授卫龙宝表示,从企业构数上来看,确实民企为主、国企为辅,但从浙江经济版图和经济贡献来看,国有企业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据浙江省国资委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底,浙江省属企业资产总额为7624.6亿元,截至今年上半年,省属企业资产总额达8764.1亿元。而作为民营经济大省,浙江省民营经济增加值占全省GDP的比重,近十多年来长期保持在60%至70%之间。


  在浙江,国企民企长袖共舞。“二者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卫龙宝认为,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无论是对国企,还是对民企而言,都是一件双赢的事情。“一方面,民营资本有可能进入到有更多发展空间的领域,提升市场抗风险能力;另一方面,充分发挥市场经济作用,让民企与国企共享发展红利。”


浙商声音:混该怎么“改”

  据了解,上述《意见》明确了五大基本原则,并提出了相应改革目标和改革措施。其中,有关混合所有制的内容最为抓人眼球:要求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积极促进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


  《意见》还要求,要加大集团层面公司制改革力度,积极引入各类投资者实现股权多元化,大力推动国有企业改制上市,创造条件实现集团公司整体上市。


  政府希望通过混合所有制实现国企股权多样化,但市场上也出现了很多担忧的声音。“民营企业有担忧也是正常的。”丝绸之路集团董事长凌兰芳指出,在国企改革中引入民间资本是正确的,但在具体操作中不可避免会出现一些问题。“改革,本身就是试水的过程。”


  对此,鸿雁电器总裁王米成保持了谨慎的态度。“国企和民企都是市场竞争主体,二者是一种竞合关系。”王米成认为,混合所有制改革不仅仅要引入民间资本,同时也要引入民营企业的管理制度,否则民资投入意义不大。


  凌兰芳强调,要加强改革的顶层设计,并在具体操作中保持稳妥,才能实现改革的现实意义。


█文/浙商杂志全媒体记者 张名豪 综合报道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