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爱芳:山与海的向往

北方写作 2018-11-07 15:00:27

山与海的向往

(河北)冯爱芳

我的家乡有一个特别霸气的名字,叫龙门堡,是宣化城南的一个小山村。小时候经常听老人说村南的那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山是由一条巨龙化身而成,他用身体守护着这边土地,每每那时我会问老爷爷巨龙原来是什么颜色,老爷爷捋捋胡子说他有365个颜色,每天都不一样......

小时候没有雾霾,所以每天都能够呼吸到特别新鲜的空气。80后的我赶上了大学扩招,幸运的可以上大学,虽然只是一所普通高校,但是特别感谢那段成年后求学自在的日子。秦皇岛是渤海的一个海湾城市,而我的学校就在海港区边上,距离海边仅三千米左右,上课走神的时候就会看向窗外的海,幻想会不会有一条美人鱼游到岸边,那样我可以和她聊聊天,听听海世界的浪漫。

曹操征伐东北地区的乌桓得胜回师时经过河北昌黎(秦皇岛市的一个县),写下《观沧海》,里面的第一句“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印象特别深刻。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在家久了想远行,离家远了又会想念家里的点点滴滴,当然也会想村南的山。同学告诉我,北边远远的那片山就是碣石山,可以去看看,减轻对家的思念,而最后直到毕业也没有去。当时,从学校到家的车只有一趟,车次记不清了,只记得是绿皮车,列车通过北京后就开始钻山洞(这段铁路是1905年詹天佑主持修建的京张铁路)。坐在车里,就像是穿山甲,时明时暗。身在山中和在车厢里看山是两种不一样的感觉,当山与山之间距离远的时候,可以看到完完整整的山和间间断断的天,还有那铁路段桥墩下的水,绿绿的,流向它们愿意停留的地方。如果是下午,水面上会泛着特别亮的光。

这条路不知道往返了多少次,一路上的山也阅读了无数次,从上学到参加工作。

春天的含苞欲放、夏日的漫山绿野、秋天的满目苍凉、冬天的白雪皑皑,四季轮回,然而无论哪个季节,我都喜欢坐在车里看着他,上学的时候看累了就翻翻《读者》,现在是看不够。每次看到山,就感觉离家近了。看到山,会油然而生出一种强烈的安全感。

想家的时候去爬山、压力大的时候也去爬山。想爱想恨的时候还是去爬山,他无言的冷静让你清醒,让你心存美好的面对这个世界。

记得2015年带着孩子回家,看着村南的山,我和老公说我喜欢山,将来我走了就把我骨灰撒到我家南山上,在那里生根发芽,不占墓地、不用墓碑,环保还实惠,他不屑的说,这事得和你闺女说,我可办不了......

海很宽,宽的你找不到边。山很高,但每座山都会给你一个高度,爬上去就能看的很远。大山就是这样岿然不动,像一生爱你的父亲、像一世不弃的恋人,我站在山脚上仰望他的身躯,没有大海的浪涛声、没有飞在空中的云里雾里,只是一直在这里、在这里.....


作者简介

冯爱芳,河北省人,80后。生活,如一缕清风,吹过尘埃,留下记载。如若在!心则开!在路上捕捉鲜活的自己!




欢迎关注和支持北方写作平台,本平台长期向你征稿。
       我们不限体裁、不设框架。你手写你心,你笔抒你情。只要你文字优美、句子流畅、思想独立,我们都会为你点赞,为你欢呼。
       来吧,让我们为新时代唱响赞歌!投稿到邮箱zuopinjieshouyong@163.com    
       平台为您的才情折服,为我们的维斯文字之美惊呼~



繁荣文化,描绘新时代。本平台为广大喜爱阅读,执着写作的文朋诗友提供学习交流平台,欢迎关注和来稿。投稿邮箱:zuopinjieshouyong@163.com。接受消息、通讯、散文和诗歌等优秀原创作品。



北方写作
欢迎关注


他只是你生活中的一部分内容,却能改变你整个的生活。
阅读全文
>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