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人故事】我与延长第一村

百年老厂微讯 2018-10-01 15:24:25

敬爱的母亲矿,您好!


虽然我已退休,我要说:我舍不得离开,因此,我要把对您的热爱全部书写出来—— 


能在110岁老厂的怀抱里生活、工作36年,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我自豪我是一名延长石油人,我骄傲自己是中国石油第一村的一员,我热爱我身边“埋头苦干”的石油人们,因为——


这里,点燃了中国陆上石油的第一束圣火


这里,建成了中国陆上第一个炼油厂


这里,孕育和繁衍了中国石油工业


这里,见证了延长石油雄踞世界企业500强的嬗变这里,就是中国石油工业的发祥地、摇篮、圣地——奇迹七里村。


七里村采油厂——这个行进了110年的老厂,曾经激荡着民族的光荣与梦想。 


1905建成延长石油厂 ,1907年打成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延一井”。

 

110年的石油史,玉门老君庙不是第一,美国宾夕法尼亚已经衰落,台湾苗栗的老油田枯竭,而我们陆上的百年老厂仍然换发青春,仍然辉煌。

   

七里村采油厂——这个在世界上没有,中国少见的超特低渗油田,能够持续开发开采110年,并自2006年以来,在再建百年油田的新的征程上,连续稳产30万吨十年,已经创造了中国石油历史上的一个奇迹,年产30万吨对于一个采油厂来说,产量不算高,但是这一滴滴石油就是几代石油人用自己的血水和汗水凝成,这一滴滴石油的收获,不正诠释了勤劳智慧的延长石油人和“埋头苦干”延长石油精神的价值所在吗。稳产十年足以说明勤劳智慧的老厂人所创造的的奇迹!因此,33年来我从来没有离开这片神奇而美丽土地的想法,我更从内心敬重在这片土地上耕耘的人们。我也思索如何找到自己的目标,如何为百余岁企业做点实事,尽些我微薄的力量。


2008年,我有幸参加了中国油气田·开发志延长油气田卷《七里村油田志》的编纂工作。第一次油田公司组织赴大港油田参加研讨会,我是唯一一个代表七里村采油厂去的编纂成员。当我走进嵌入渤海湾的大港油田时,心里感到一阵阵的激动和兴奋。那是因为当我看到海上一座座矗立的钻塔,就想起那些曾在延长石油历史资料中曾看到的史实,1964年始建大港第一采油厂时,从七里村走出支援大港油田建设的老石油们,他们当时响应国家号召,携妻带子离开自己深深热爱眷恋的延长油矿走进大油田,参与中国油田的开发和建设。那一刻,我很想找到他们,向我崇敬的石油前辈们深深鞠躬敬礼。

 

11月19日,第一次研讨交流会上,当带队领导介绍我是来自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所在地七里村采油厂时,顿时,会场哗然一片,在嗡嗡的议论声中,我非常清晰地听到有人这样说:七里村在哪,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不是在玉门吗?


那一刻,我心潮澎湃,再也无法按捺激动的情绪,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随口而出:美丽的七里村千古留美名,风雨中耸立着大陆一井,中国石油从这里彭拜汹涌,流到克拉玛依,流到大港大庆,中华民族结束使用洋油的历史,地球上腾飞起东方巨龙,啊!七里村,七里村,啊!中国大陆第一井。这首厂歌唱出,会场忽然寂静无声。接着我又给他们讲述了延长石油深厚而光荣的历史。那一刻发自内心的歌唱和讲述弥漫整个会场,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骄傲的石油人。


从此,我下定决心要竭尽全力收集、整理、研究百年石油历史,费劲心思收集各类历史照片,一字一句记录相关延长石油的历史资料。从2008开始编纂《七里村油田开发志》至参与建成延长油矿苏联专家招待所旧址,我先后走过许多大油田,见到了好多健在的老石油领导和专家。我也从一个普通的石油工人,成长为一名研究百年历史的人员,这是我的荣幸,这也是我在工作中逐步找到了自己的目标,明白了自己应该为百年企业做什么,我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和奋斗......

 

2012年在厂党政研究决定后,抽调我参与“延长油矿苏联专家招待所旧址”的建设工作,看着一无资料、二无实物空荡荡的房子,我与同事们开始查找、征集。在几个月内我们去了大庆、辽河、玉门等油田并掌握了大量信息。特别是在陕西省凤县41所查找资料时,只有3个人查阅几十万册档案,身处秦岭大山之内的县城,蚊子又大有毒,我们几个人全身被蚊虫盯着,但是为了搞清这段历史,我们没有放弃,白天我们身处大山深处的档案馆查阅,晚上我们在宾馆进行整理,夜以继日,在十天之内查完了所有资料,也搞清了苏联专家及五十年代国内专家对七里村油田的认识,查找到许多珍贵照片、实物资料,有些已经是国家级文物资料。现在还记得41所的王所长说:你们是我从事档案管理工作以来,见过查阅最认真、速度最快的。在建“实物展厅”之际,为了把采油系列工艺演变不失真实的展示给众人,我反复请教了解七里村采油厂一个世纪的采油工艺演变,多次赴西安美院监督制作模型,从来没有觉得累过,也把沉重的担子作为责任和义务。正如我在“实物展厅”写出的结束语一样:


实物诉说历史,精神开创未来


实物展厅是一部凝固的历史,是一部物化了的企业发展史。有限的历史遗留实物,让我们穿越时空,俯瞰百余年石油发展的风风雨雨,在静谧优雅的氛围中与历史对话,追溯石油厂的生生不息,百年沧桑,诸多辉煌,从中我们定会有所感悟。实物展厅中的实物虽然存世较少,却是中国石油历史发展的印记,彰显着延长石油悠久的历史,深邃的人文内涵。一件件实物用丰富的视觉信息向我们进行着诉说,讲述着那一件件感人至深、无比豪迈的故事。它们把蕴含着潜在的企业精神和文化记忆作出了精准的表述,进行着深刻的阐发,这些历史财富的栖身地是人们顶礼膜拜的文化殿堂和精神家园。


温故而知新,让延长石油“埋头苦干,开拓创新”精神代代相传。


2013年10月18日,我参与建设的两个展馆终于开放了,我每天穿越在历史的长河中,每天阅读这本厚重的历史书籍,我只感到激动、骄傲!至今这两个展馆接待来访团队3000多批。我见到的石油专家、来访领导和兄弟单位的人员们都是热泪盈眶,感慨万千。

 

记得在这两个展厅开放之际,延长石油特别邀请了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中国勘探开发院校教授,50年代在延长油矿担任过总地质师、地质室主任的李德生先生赶往七里村采油厂参加了延长油矿苏联专家招待所开放仪式。94岁的老人看着每一张照片和每一份珍贵的资料,激动的热泪盈眶,期间他拿起一份地质报告,如获珍宝,逐字阅读了一个小时,讲到自己当年在延长走了2000多条山沟,这是一份对油田类型“裂缝油田”认识的报告,可是在文革期间,全部被查抄。如今看到自己的报告,就好像回到了那个激情似火的年代。后来我把自己找到这份资料的过程给老人家进行了讲述,老人家激动地说:好好保存,这对一个超特低渗油田是有参考价值的,2014年我再度拜访李老先生时,把这个资料的复印件双手捧上,他也对七里村采油厂挖掘、挽救、保护石油历史文物资料给予了赞赏。

 

2015年元月,油田公司要作“延长之问”专题片,领导让我带队再次采访李德生,老人家在北京地质勘探开发学院的办公室内接受了采访,耄耋之年的资深院士让我感到由衷的敬佩,他对各大油田的石油地质储量了如指掌,连小数点后面的数字都记得一清二楚,在短短的10分钟之内,根据延长张家滩页岩、董家河天然裂缝、安沟油苗油砂露头处分析了延长石油的发展趋势,为延长石油内涵发展做出了科学指导。那天,年龄高达95岁的李德生教授身穿我们带去的红工衣,听着《延长石油之歌》的光盘,带着在七里村出生的二女儿李延,精神矍铄,和着延长石油之歌的旋律,好像回到了曾经的为延长石油奉献青春,那火红的岁月。

 

我作为一名延长石油人,在我工作的33年里能几次带着石油人的希望,见到像李院士这样的终身为石油事业躬耕的科学家,我还有什么怠慢自己工作的理由呢。每次拜访李院士时,他都说着同样一句话:延长石油是我的第二故乡,你们就是我的亲人,七里村采油厂曾经培养了我,我这辈子都深深地眷恋着这块土地,第一次延长油矿的储量计算是我和曹润伍采用了 统计对比法计算了 A 1 级和B级储量,当时探明地质储量2665×104t 。虽然从那时起,我预计七里村产量不会多高,但是在几代石油人的努力拼搏下,能在磨刀石上开采百余年,真是奇迹呀!比起大油田,虽然原油产量甚微,但却在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历史地位,这块石油土地不仅是中国油田开发的试验田,而且在30年代就诞生了“陆相生油”的理论,我看再建百年不成问题,再建二百年也完全有可能!正如他给七里村采油厂的题词一样,对这个百余年石油企业的肯定和美好期望都包含其中。

 

李德生院士还非常关心七里村采油厂文化建设的工作,为了让我们了解延长石油发展的更多历史,期间换给我们介绍了许多七里村油田培养出去的健在的石油专家,和已故专家的子女们。

 

2014年10月,我们终于敲开了中国科学院院士韩大框的家门,当老院士看见我没,颤巍巍的双手与我们仅仅地握在一起之时,我已感觉到老人家对这片石油热土的深深眷恋和热爱,他说:是延长油矿培养了我,我先后四次去七里村,在那里我所学到的勘探开发理论得到了实践,在那里我学会了很多,这里不仅是我成长的地方,也给全国各大油田的开发建设培养了人才,七里村是石油技术实践的沃土和宝地呀!

韩院士虽然身患帕金森,但是老人家与我们长谈了仅两个小时,在翻看我们编辑的《七里村采油厂年鉴时》,双手一直抚摸着上面的照片,他回忆着当年在七6井爆炸现场的情景,赞叹着七里村采油厂翻天覆地的变化,还一直说,见到延长石油人我感到非常亲切,我这一生都恋着那片土地,在有生之年真想再回去看看。

 

在一个枫叶染红首都的季节,我打通了张凤玉女士家的电话,当我说明来意时,电话里传来了亲切的声音:“哦,七里村采油厂来的,我知道那是我父亲在年轻时生活、工作、成长的地方,你们是亲人呀”。这几句话顿时让我心里涌动着一股暖流,一瞬间充盈着我的心田。老一辈石油人对延长油田的真情实意,不正说明他们曾经在这里播撒过一滴一滴的辛勤甘露吗?他们这种真心实意,不求回报,才是爱的真谛。


之后,我与张凤玉大姐聊了整整一个上午,得知张俊1946-1950年任延长石油厂厂长、工人支队队长。在国民党胡宗南大举进攻陕甘宁边区时,他带领工人支队的全体战士们,清野坚壁,转移炼油设备,掩埋油井,在他的指挥下,石油工人支队屡建战功,打的延长敌军如惊弓之鸟,为保护石油厂做出了重大贡献。1959年从七里村走出的张俊,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任命为石油工业部石油科学研究院院长,任命书上由周恩来总理亲笔签字,是中共八大代表。


凤玉姐感激地说:我父亲在世时经常给我讲延长石油的事儿,是的就是延长石油培育的我父亲,让他成为了中国石油工业发展的栋梁。


是的,张姐的话一点没错,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七里村曾经为中国早期石油工业培养出1200多名专业技术和管理人员,他们从七里村实践起步,走出,参与新的石油基地的开发建设,成为中国石油工业的骨干和栋梁之才。


我参加工作33年来,石油人的一言一行深深感动着我,我也言不由衷,拿起手中的笔书写赞扬他们“埋头苦干”的精神。记得去年厂团委邀请我改编歌词,导演“小苹果”。欣然接受后,进过思考,大胆写出歌名《中国石油第一村》,歌词是这样的:


沧桑古老的高原

生机勃勃的家园

中国石油发祥地

星星之火孕育奇迹

照亮革命照亮大地

油浪翻滚跨越世纪

山丹丹花开映红了耸立的钻塔

采油树下相约高唱着百年风流

踏着父辈们留下的坚实足迹

心中种下不屈信念——埋头苦干

中国石油第一村

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艰苦岁月磨练出永远的魂

点燃我激情的火火火


这段歌词就是我对七里村采油厂的了解和感受之后才写出来的,我要通过歌词向全中国石油战线上的人们宣传、歌颂我们的家园,让大家都知道在这个无名小村里点燃了中国陆上石油工业的第一束圣火,让大家都知道延长石油人的精神,让每个人都有兴趣翻阅这本厚重的石油历史史书。因此,我在建厂110周年之际写下这篇文章,同时也将最美最艳的山丹丹花献给生活战斗在延长石油各条战线的石油人们,在此,我也向老一辈石油人们致敬!我也将用我的余热和余力,参与七里村采油厂3313文化建设工程的工作,为实现几代石油人的梦想,把七里村采油厂建设成为延长石油传统精神教育基地,建设成为中国陆上石油人寻根问祖的圣地。


离岗不离心,我祝愿:

百年老厂曾经拥有辉煌

百年老厂正在重铸辉煌

百年老厂必将更加辉煌

 

                                

                                              (作者:刘延琴)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