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峰抗战:宋希廉在抗日

掌上双峰 2018-10-10 14:40:40

点击上方↑↑“掌上双峰”轻松关注




纪念抗战、缅怀先烈,双峰网、双峰县作家协会、《领秀湘中》编辑部特别联合举办“双峰县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有奖征文”。

活动设一等奖1名,奖金1000元;二等奖5名,奖金各600元;三等奖10名,奖金各300元;优秀奖30名,奖金各100元。

详情请看文末征稿启事



宋希濂(1907.4.4-1993.2.13),字荫国,汉族,湖南省湘乡市人(今双峰杏子铺镇)。自北伐战争到解放战争被俘,宋希濂历经重要战役数十次,曾获青天白日勋章,有"鹰犬将军"之称。


宋希廉在抗日

钟兴邦


六十年代未,我就读在湘乡八中,湘乡八中是由谷水镇搬迁到棋梓桥八亩田的。那时正是水府庙水库大修建的过程,湘乡八中右边不远处是属于双峰县的地盘,课余之后,我喜欢到学校周围溜溜。


在学校农埸里认识了一个姓万的好朋友,他可在这个地方称得上百亊通,他告诉我,在山下有座宋家大院,是囯民党的一个将军宋希廉的家,出于好奇,说走就走,就和他一起走下山去看看。


到处都是水淹区在搬迁,一片琅迹,附近的房屋基本上都以折廷得差不多了,残砖断木到处可见,大约不到一里之地,唯有宋家大院还立在其中,尽管岁月更叠,足以洗尽铅华,然而从历史残存的民居断壁残垣中你仍然可以触摸到这个地方沉甸的底蕴,一种历经风雨洗礼的雍容与大气。我依然沉浸在听朋友介绍之后这份讶异的喜悦之中。


青瓦白墙,绿树相映,远远望去,宋家大院便置身于这山清水秀如画的风景,在这里自成一体,相得益彰。


从小万朋友的口中得知种种关于宋家那神秘、如数家珍的风云和历史,踩过那雕工精巧、大块拼结而成的青石板地面,拂去农家院落飞扬的桔杆与稻草的清香,一种历史的厚重与古今的沧桑便油然而生!


这算是宋氏家一幢保存最好、最完整的地方,这院子靠山面水,威然的雄狮摆在大门两侧,巨大的“折” 字画在大牆上,令人生畏,一扇沉重的黑漆大门,启开阳光明媚一进两院的宽敞院落,我的心也随着大院的消条而变得阴沉,挡在正大门的深处,一块高约一丈、宽三丈许的梅花鹿在石碑上奔跑,只见它前腿抬起、头高抬、眼往上看,活活如生。


进入内坪,一幢三开间的瓦房加两头两个耳房。院内三面房屋加主房对面的照壁,组成封闭式院落。主房两头有漂亮的漏阁,自成一个小天井,进了过厅是“四合五天井”的大院,有漏角、天井,四通八达,仿若迷宫。虽经岁月的洗涤,红色的朱漆门窗,大理石雕刻的白色围栏仍不失其当年的风华,那些有花纹的地面砖石图案也正在折除、散失了原有的光泽。感受大院古今历史的沧桑和变迁,我仿佛无法去欣赏的一幅奇妙千年历史画卷。


从朋友的口中我得知了在滇缅战场上的第11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坚守怒江,力挽狂澜之战。五月的滇西,阴沉的天气,在两边山崖上游荡,更显怒江大峡谷的幽深,神秘。惠通桥是跨越怒江天堑的唯一主桥,沿江渡口极少,这也是怒江的特色之一。渡口的设立,需要不少地理条件,峡谷流域想找几处好滩头实在不易。


1942年5月2日,幽灵般的日军,由缅甸入侵滇西,速度之快,势如破竹,先后占领畹町、芒市,沿滇缅公路向龙陵挺进,逼近怒江。


日军过了畹町之后,向东挺进,妄图突破怒江,乘势强占保山。


此时的滇缅路上,更加慌乱不已。由于通讯不畅,消息闭塞,恶狼聚到门前人们还没有知觉,保山城内仍像往常一样平和。远离保山的昆明,阴云密布,备战状态却比保山严肃。大多数民众不想出门而躲在室内,时刻当心敌机轰炸。


电闪雷鸣,人人慌恐。5月3日至4日,宋希濂几次接到蒋介石急电:“火速调部,疾进滇西,堵截日军”“迅即行动,务必坚守怒江防线”


具有雄才大略的宋将军此时也紧张了。他放下委座的电话后,立即要接线员接通了第36师李志鹏师长的电话。因为只有这支部队驻扎在祥云,这是离保山最近的部队了,宋希濂明白远水救不了近火。他连夜进行了军事部署,急令先头部队第36师乘汽车从祥云昼夜兼程开赴怒江前线。


5月5日,天刚蒙蒙亮,晨雾还在江面飘荡,震耳的轰鸣声就传来了,那是日军的飞机飞临滇缅路上空。在日机的掩护下,日军车队向东挺进,惠通桥近在咫尺。


第36师106团一夜疾行,于5月5日上午10时左右赶到惠通桥东岸。带队人是李志鹏师长。一师之长,身先士卒不值得吹嘘,救援需要及时。但是,106团还是晚到了一步,部分乘皮筏艇渡江之敌,已经占居东岸高地。公路上,路沟旁,横七竖八地躺着守桥士兵,血迹斑斑,硝烟还未散尽,大多已经牺牲。


就在5月5日早晨,为防日军轻易攻过怒江,远征军工兵总指挥马崇六中将受命作好了炸断惠通桥的一切准备,并组织爆破专家查验预埋炸药的可靠性。然而,由于敌我双方的阴差阳错,马崇六不得不提前命令工兵将炸药引爆,炸毀了渡江通道——“惠通桥”。


在我军炸桥之前,大约在上午11点左右,神不知鬼不觉,已有200多名日军特务团的便衣,跟随着难民混上了桥,其中还有装扮商车运输,车上藏有武装士兵,企图蒙混过关。日军偷袭惠通桥,早有预谋。


关键时刻,桥被炸断。我军106团与日军浴血搏战,反复冲击,终于在傍晚时分控制了公路两侧的制高点,但我军已牺牲100余人。日军窜到右侧另一山地进行顽抗,其西岸日军的炮兵不断朝我方轰击,炮火异常猛烈,我军士兵又被炸伤不少。幸亏,107团及时赶到加入了战斗,接着108团也赶到。三个团血战了三昼夜才把过江日军几乎全部歼灭,毙伤日军500余人,仅剩二、三十人泅水逃回怒江以西。


惠通桥的战斗,打响了滇西抗战第一枪。此战缴获敌人轻重机枪、步枪300余支。不仅打击了日军继续东进的企图,也保住了保山这个重要基地,形成了敌我怒江对峙的形势,同时赢得了反攻的时间。


为了阻止日军的前进,惠通桥被炸掉。桥炸得让中国人痛心疾首!这条桀骜不驯的怒江,也令日本人望江兴叹!日军的坦克、装甲车和大队车辆被阻在怒江西岸。


惠通桥是日军进攻保山、大理、昆明的必经之地。日军飞机对滇西其它重镇可以狂轰乱炸,还可以炸到昆明与重庆,但对惠通桥却关怀备至。

精眀的日本人知道:在怒江天堑的江面上,唯一能通过汽车与轻型装甲车(战车)的桥梁就是——惠通桥。日本人在没有攻占缅甸之前,曾多次派飞机来炸桥毁路,破坏大动脉的通畅,但日本人快进入滇西之前,就把该桥当成了他们争夺与呵护的目标。


日军为了断我粮草之路,早在1940年7月就威胁英国将滇缅公路封锁了3个月之久,要命的三个月,我军炮弹都几乎告罄。在美国的干预下,滇缅公路又重新开通。但可恶的日本人,又以几十架飞机分四批轮番轰炸惠通桥,200多枚炸弹落在桥上桥旁,江水冲天如柱,爆炸声震耳不绝。这次惨烈的轰炸,炸坏了惠通桥上的9根主索、6根吊索。10名护路职工伤亡。


了不起的是中国工兵,他们仅仅用18个小时就修复了桥梁,保持了滇缅公路的畅通。


日军早已下定决心:只要占领惠通桥,必将15天打下昆明,由昆明将直捣中国陪都——重庆。


惠通桥,始建于明朝末年,初为铁链索桥。它位于滇缅公路(中国段)600公里处,是连接怒江东西两岸的桥梁,属于“人马驿道”型便桥。


1936年,新加坡华侨梁金山先生慷慨捐资,才将旧桥改建为新式“柔型钢索”大吊桥,可以行走轻型车辆。


在高山峡谷,在水急浪猛的怒江上建设桥梁非常艰巨,炸毁惠通桥亦是不得已的“焦土抗战”。


为了阻止日军长驱直入,炸毁惠通桥,坚守怒江东岸防线亦是撤退计划中的部署之一。


日本强盗居然大胆入侵中国西南大后方,打我巨龙之七寸,断我中国之外援,歹毒至极。


中华民族到了抗战最为艰难的时刻。


滇西抗战胜利与否关系到全国战局,死守怒江防线则成了当时的重中之重。如果让日军顺利东渡怒江,我军几乎无险可守。


1942年5月5日中午,守桥部队遭到过桥日军便衣突袭,值勤长官张祖武营长慌忙展开反击,面对数百敌兵出现,情势甚为危险,幸亏工兵总指挥马崇六在场,起到了从容对付的作用。


作为工兵总指挥的马崇六中将,无疑担当了最高指挥官。他一面命令桥头士兵拼命射击隔江之敌,更注重清扫过江之寇。


怒江西岸日军轻视我军力单薄,重炮掩护,以皮筏船抢渡,还有泅水日军登岸,情况十分危急。


我守桥士兵,义愤填膺,跃出战壕,大呼杀贼,冒枪林弹雨,冲向登岸敌人,以刺刀歼灭日寇,敌人难以得逞,气急败坏,只能继续调兵遣将。


我军沿岸民众,景成助战,喊杀之声,震动山谷。


激战八小时后,我军士兵死亡殆尽,在千钧一发之际,宋希濂将军所派援军,陆续赶到,加入战斗,情势始得稳定,转危为安。


经过四昼夜激战,将过江敌人全歼,终于稳住了惠东桥东岸的阵地,我军于是抓紧沿怒江东岸布防,构筑工事,防止敌人再度进犯。惠通桥阻击战的胜利,终于阻止了日军乘胜抢渡怒江、沿滇缅公路向东突进,直驱昆明的行动。还形成了敌我隔江对峙的局面,稳定了滇西和整个大西南的战局,为远征军巩固江防、整训部队、准备反攻奠定了基础,战略意义十分重大。


惠通桥炸毁后,我军虽守住了怒江防线,但怒江西岸的腾冲、龙陵等重镇先后沦陷,西南大震。国民政府高层,惊魂未定。当年,云南著名的历史学家方国瑜教授则以满腔爱国热忱关注着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生死攸关的滇西战争。


方老为抗战不停奔走,不断呐喊。当时,重庆军事委员会准备下令破坏祥云至孟定的公路与祥云至西昌金沙江以南的公路,欲放弃云南,退守四川。方国瑜教授闻此信息后,大声疾呼:云南失守,则四川难保,中国将亡。


早在腊戍失守,方国瑜就积极支持辛亥元老李根源而上书当局,反对退守澜沧江之议,力主坚守怒江防线。


一介书生,实为难得。


事实上,要保住云南,不但要坚守怒江,滇缅北段防务也十分重要。


“1942年冬,为巩固滇缅北段边防,第十一集团军谢晋生部队开辟茶里游击区,给日寇以沉重打击。1943年夏,英国政府以茶里在滇缅未定界,要求中国军队撤出。


当时的中国政府同意英政府的要求,欲将军队撤出。先师(方国瑜)立即上书军事委员会,并请云南省政府向政府建议:“茶里不可不守,让与英人必不能守,则我军断断不可撤退”。“目前我与英人合力,应付倭寇,击败共同敌人,为第一事。为目前军事,断无撤退茶里游击队之理,不能从英人之要求。然而当局未能采纳这一建议,将游击队从茶里撤出,日寇乘势侵占昔董、拖角、片马一带,使中国军队腾北防守失利。”

1942年4月中旬,方国瑜的上书获得了李根源及宋希濂将军的赞称,他们联名把坚守怒江的战略计划报告军事委员会,蒋委员长即命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将军全权担当怒江防线重任。


若怒江防线失守,后果将不堪设想。从1942年5月直到1945年1月,两年多的时间,所有滇西阻击战、怒江敌我对峙、第二时期远征军的训练以及滇西反攻各次战役都有宋希濂将军参加指挥。宋希濂将军虽是国军中的将材,但对付穷凶极恶的日寇,要守住300多公里的怒江防线并不容易。


我军设防是为了防止日军偷袭过江,其实日军并未在怒江边设防。原因之一,日军明白我方沿江已布置了十几万守军与其对峙,战线拉得太长,兵力捉襟见肘,为了巩固已占领的怒江之西,卡住进入腾冲的咽喉之地——高黎贡山,便在高黎贡山要隘以及腾冲、龙陵各要点构筑永久性或简易性堡垒,形成星罗棋布的据点群,互为犄角,联防独战均可。即使中国军队反攻,过了怒江也奈何他们不得。


大超过了奔腾怒吼的大黄河。它经西藏藏族自治区的察隅县流入云南省怒江州贡山、福贡、泸水三县及保山市、德宏州等,而后进入缅甸境内,始称萨尔温江,最后在缅甸毛淡棉附近注入印度洋,全长3200公里。

怒江,又是一条国际性河流,是一条养育两岸乡民的生命之河。


宋希濂对日军能进攻的沿江设防十分重视,不能让敌人有任何可乘之机。宋在调齐人马后,立即命令七个师沿江沿线构筑工事,阻敌东进。我军在江东修筑工事比日军要便利很多,这与滇西民众的大力支援是分不开的。


宋总司令采取的战术是:一面抓紧构筑工事,同时派部队多次渡过怒江,反攻日军,以防日军干扰我军设防,以进为退,以进为守。


宋希濂将军沿怒江设防,形成举世闻名的怒江防线。敌我沿江对峙达两年之久,不可一世的日寇不能越过怒江天堑一步,我方游击队却能经常渡江,突袭日军。


从大院走出,我深思,那时的抗日军人,除受军事政治教育外,也受到传统国学熏陶,多有儒将风范。后人评价宋希濂,“既温文尔雅有君子风,又刚毅果敢富英雄气,强者之美与风雅之度,兼而有之。”是恰如其分的,1993年2月13日,宋希濂因患严重肾衰竭在纽约病逝,享年86岁。其骨灰安葬在长沙唐人永久墓地的“名人区”,中共湖南省委书记熊清泉为其墓碑题写“抗日名将宋希濂之墓”。


“双峰县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有奖征文”征稿启事

2015年9月3日,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纪念日。双峰网、双峰县作家协会、《领秀湘中》编辑部特别联合举办“双峰县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有奖征文”。


征文活动将组成专家评审组,评出一等奖1名,奖金1000元;二等奖5名,奖金各600元;三等奖10名,奖金各300元;优秀奖30名,奖金各100元。

一、指导思想:

广泛收集抗战资料,大力宣传抗战事迹,深切缅怀抗战先烈,努力弘扬抗战精神。

二、征文时间:

2015年5月1日起至年7月30日止。

三、征文内容:

双峰县籍官兵(包括八路军、新四军、国军、游击队)抗日事迹及双峰县民众抗日故事,字数以不超过4000字为宜。

四、作品要求:

观点正确,史料真实翔实,内容力求新颖,文字规范优美。作品形式以纪实文学、散文、小说、故事为主。来稿请注明作者姓名、性别、工作单位、职务(职称)、通讯地址及电话等。

五、活动详情:

所有来稿将在双峰网“双峰县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有奖征文”专栏发表。优秀作品将结集出版,并在2015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在芷江日本受降纪念馆(暂定)举行首发式,获奖作者将邀请参加首发式,所有投稿作者将获得纪念品一份和《双峰县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征文优秀作品集》一册。


投稿邮箱


932067121@qq.com

15197834058@163.com

509616606@qq.com


联系电话


15080819908(左)18973821018(胡)

13762800123(吴)15197834058(周)




欢迎有关单位或企业为本次征文活动冠名



长按二维码关注

或添加微信号sfwangxuan


中共双峰县委宣传部主管,双峰最具权威的公众微信平台:双峰县互联网新闻宣传管理中心、双峰网(红网双峰站www.ldsf.com.cn)公众微信号,及时为您提供有关双峰的时政新闻、社会动态、人文地理、公告公示等权威信息,欢迎关注。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