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玉石俱焚

龙王传说实体书吧 2019-01-11 04:45:51

斗罗大陆lll
序章
第八十章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三章
第八十四章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六章——玉石俱焚


嘀铃铃—嘀铃铃—”倏然间,一阵阵清脆的铃声于X腕上的计时魂导器内嗡鸣作响——早自X告知众人他们将拥有五分钟的思考时间之际,她便已悄然启动了计时按钮。而今,萦绕于耳畔的铃声蓦然出现,也就意味着,五分钟的光景已划上尾声。
 “滋滋滋—”伴随着原本架在两名特工身旁的暗紫色魂导护罩悄然逝去,X意念微微一动,顷刻间,便已是来到了天宇三人面前,以一副平静的语调问道:“五分钟时间已至,你们几个,都考虑好了吗?”
 “考虑好了。”三人异口同声地道,“传闻终究不可轻信,唯有在面见陛下、了解真相过后,才能下以定论。因此,我们最终的决定是——接受陛下招安。”
 “嗯。”对这一答案,X显然相当满意,微微颔首道,“我先前也说过:弃暗投明,无论何时都不显晚。而今,既然你们已下定决心接受招安,那么——”
 “X大人,请您先不要慌张,我们确实有接受招安之意,但这还要求您必须答应我们一个先决条件方可。”唐雨萱悄然打断X的话语,也同样是以淡淡的口吻说道,“当然,条件自然也不可能很过分,仅有一个而已:请你们,让欧阳叔叔全身而退。这条件既必要,也充分,仅此一点就够了。做到之后,我们即刻与二位共返天斗,面见陛下;但倘若这一条件做不到,哪怕你们许诺得天花乱坠,我们也绝不接受招安。”
 实际上,唐雨萱想出的这样一个计划,可行度还是相当之高的:咋一看,以天宇和唐雨萱二者的资质,将来极有可能成为一代极限斗罗级别的顶尖强者,独孤绝即便稍逊色些,以其武魂和天赋来看,只要肯下苦功夫,超级斗罗也并无悬念,而欧阳枫再怎么厉害,最终的成就顶上天也就是十级魂导师,而一名十级魂导师,相较于两名极限斗罗和一名超级斗罗而言,又怎能同日而语?更何况,以天斗的算计,这两名极限斗罗和超级斗罗,极有可能就是对自己言听计从的超级傀儡,而自己倘若命令他们以燃烧武魂为代价发出自杀式的攻击的话,破坏力极有可能就与传说中的十级定装魂导炮弹不相上下了。
 “不行。”然而,出乎他们的意料,其面前的X竟是连丝毫犹豫都没有,当即斩钉截铁地拒绝了这个看似对天斗利远甚弊的请求,旋即,又附加道,“获取欧阳枫的首级,是我们此次行动的终极目标。陛下早有吩咐,无论对方耍什么花招,都绝对不能以破坏这一目标为条件。”
 “组长大人,烦请三思。”不及雨萱他们几个缓过神来,先前站在一边的K,也不知何时凑到X身边,向其耳语了几句,然而,X却是不及他说完,便是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语,冰言冷语地道:“陛下再三强调过,获取欧阳枫首级,乃终极目标,任何行动不得与此相违背。不必多言。”
 尽管自从出场以来,到目前为止,X除了在最初亮了亮魂环之外,就全然没有再释放出半点魂师的气息,放眼望去,就如普通人并无二样。然而,早在出场之际便是邪气四泄、声势浩然的K,在她冰冷的话语面前,便是几乎毫无反抗之力,X“不必多言”尚未言毕,他便已是如闪电般地退到一侧,噤若寒蝉了。
 见K已退居一侧之后,X身形再度一转,重新面向三名少年,以平静而又流露出森然寒意的口吻,冷冷地道:“你们方才开出的条件,我们天斗绝不接受。现在,最后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接受招安,抑或负隅顽抗。选择后者,迎接你们的将定然是死路一条;选择前者,你们可以自行提出除释放欧阳枫之外的一切条件,然后由我来定夺是否可行。不过,时间宝贵,这也是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倘若最终开出的条件依旧不能让我满意,你们便彻底失去了接受招安的资格。”
 X并没有明说,不过此刻,立于X面前的三名少年,当然也清楚地明晓,“失去接受招安的资格”,于他们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选择接受招安。”出乎其意料,X话音方落,天宇便是一个箭步走向前来,面对X宛若冰霜的目光,凛然不惧地道,“我开出的条件也只有一个,性质和先前相同,其既充分,也必要:释放阿绝和萱儿二人。一旦贵方答应此点,我当即跟随二位亲赴天斗,面见陛下。”
 “我也接受!”天宇言毕之后,先前还面面相觑的二位少年也几乎是同一时刻向前一步,争先恐后地道:“我们的条件和天宇性质一样,内容为:释放除自己之外的两位伙伴。一旦贵方答应此点,我当即跟随二位亲赴天斗,面见陛下。”
 “……”怔怔地望着面前三位目光炯炯的少年,X原本始终平静如水的面色,似也微微泛起了阵阵波澜,思忖了一会儿后,这才继续以平静的口吻道:“我不同意。”
 时间悄然停滞了数秒。
 三名少年,也无一不记得清楚:先前,X也说过,一旦此次开出的条件不能让其满意,他们“将彻底失去接受招安的资格”,也就是说……赴死。
 然而,再度出乎X的意料的是,三名少年眉宇之间,竟全然看不出半点惊惶的神色。即便深知死神即将降临,他们依旧是以一副沉静的模样,毫无半分惧色地注视着面前的自己,全然无畏。
 缄默,再度莅临于此。
 “唔……好吧,也真是拿你们几个没有办法。那么,看在你们为了伙伴如此拼斗,与身旁这个穿白衣服的人面兽心的家伙显然不居于同列的份上,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不过这次,条件归我开:
 你们三人之中,至多只能存活一人。为了以示公平公正,我们的游戏规则也很简单:你们三人,陆续到我这里报出心中想留下的人的名字,而后,我将让票数最多的人获得自由,其他人,则将接受招安。当然,有一点值得声明的是,这场游戏只能有且只有一位自由者,倘若出现你们每个人都是一票的情况,三人同时接受招安。这样吧,我最后再给你们三分钟自由讨论的商榷时间,三分钟后,你们陆续向我递交你们的答卷。”
 “哈哈哈——”X话音未落,倏然间,一阵阵狂放的笑声便是充斥于众人耳畔之中。两名特工与三名少年也都是同时一怔,旋即,便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身旁,正在放旷地狂笑的白衣男子身上。
 “分明还完全没有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呢,怎么,你就已经因为黔驴技穷,而惧得发疯了吗?”见闻此景,X也只是投诸一声冷笑,淡淡地揶揄他道,“在我取下你的首级之前,你还可以观赏临死前最后一场关于人性的死亡游戏,让我看看,那些这么为你着想的小家伙们,会做出怎样的抉择来。”
 “哼,我离发疯还远得很。”听得此语,欧阳枫的笑声也逐渐平息,同样以冷冷的声线说道,“我只是笑,你这种以在他人濒临死亡的状态下,将几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儿当作小白鼠所做的什么人性实验,本身就是一种丧尽天良、毫无人性的做法而已。徐兆麟手底下的邪魂师,果然也就与万年前圣灵教里面的邪魂师并没有什么二样,都是一群冷酷无情、毫无人性的东西罢了。唯一的差别,也就是伪君子和真小人之间的区别。只可惜,在我眼中,真小人,显然还是要比伪君子可敬一点。”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贼喊捉贼了吧?”沉默了片刻之后,X微微一笑——笑声之中,满是寒凉之意,“果然有趣,先前为了苟且偷生,还哭爹喊娘地要投降的家伙,而今,在情知难逃一死的情况之下,便又不忘给自己披上道德外衣来,继续当他的正人君子了。并且,还不忘倒打一耙,来个贼喊捉贼,大陆上第一伪君子,不正是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吗?你也不要在这里装蒜了,倘若不是上苍都看你不顺眼,让你百密一疏,在八年半前露出了狐狸尾巴来,杀死了韦迪一事彻底败露,只怕今日我还当真抓不到你。”
 “……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东西。”稍稍出乎X的预料,本以为自己强调“八年半前”和“韦迪”一词,会让眼前这个伪君子受到良心的强烈谴责,从而现出哪怕片刻的痛苦的神色来,然而,他在听闻这些关键信息时,非但没有半分忏悔之色,神色之中,竟透出森然杀意来,“我只知道,八年半前,天斗帝国派遣杀手,重创了本体总堂一事,并且,据我猜测,十之八九,就是出自你们特工组之手的杰作。”
 “……你…这家伙,在说什么…什么胡话!”听得这一番言语之后,先前一直神色冷然的X,情绪波动竟是当即强烈了几分,直至过了好一会儿后,这才缓过神来,忿忿地道,“那次浩劫,与我们天斗帝国半点关系都没有,幕后黑手分明乃唐门。你…你不要血口喷人。”
 “哼,果然是被我说中了,说话都结巴起来了吧。”欧阳枫冷笑一声,语气之中,森然杀意已是全然透露,“先前,总是你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来制定游戏规则,当今,也该轮到我了。我开出的规则也很简单:以本座之性命,换得这三个小家伙的自有来。”
 “痴人说梦!”欧阳枫话音未落,先前一直不发一言的K当即面红耳赤地暴喝道,“你以为,就凭你目前的状态,开出这等条件,我们还会接受不成?”
 “不接受也没关系,那我就强制让你们接受好了。”欧阳枫又是微微一笑,旋即,神色便是骤然一凝,一道道森然杀机当即锁定在了前方的K身上,“今日,本座定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你这家伙…来真的?”一直依仗着自己这边人多势众、实力强横就一直盛气凌人的K,显然是没有料到已完全是强弩之末的欧阳枫竟还有继续战斗的勇气——对于“地狱使者”的威势强盛程度,他虽并未亲自领略过,但单从其一经出世就轰动了整个天斗帝国,其震惊度,甚至都可以与万年之前干扰弹首次亮相时相媲美了。显而易见,经历了“地狱使者”的重创之后,欧阳枫此刻的魂力应该是所剩无几才对,就算其有魂导器的辅助,哪怕是单独面对自己,只怕都将居于下风,再加上X的参合,自己这边可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压倒性优势了。
 当然,惊讶归惊讶,由于先前自己就吃了轻敌的亏,刚一交手便被他偷袭成功,居于下风,此刻的K面对欧阳枫的凛然攻势,也是不敢有丝毫怠慢,顷刻之间,郁勃的邪气便是倾泻而起,迎向那直冲自己袭来的森然杀意之前。
 然而,也就在下一瞬,K的神色便是由凝重遽然变为震恐:本是郁勃相聚的浓郁邪气,竟是在与前方那浩然杀机相撞的瞬间,便是当即化作一道道黑色的烟雾,向空中逸散去了,甚至,连半点声响也没能发出一分。旋即,不待K反应过来,一阵阵滔天的杀意便是径直向猝不及防的K身上袭来,倏然之间,K身前的第一、二魂环光芒大绽,闪耀光华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欧阳枫早自下定决心背水一战的瞬间,经过两件精神魂导器大幅增幅过的精神力便早已是覆盖全局。因此,也自然是在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K身前魂环的动向,在其初露锋芒的刹那,便是遽然加剧了能量魂导器的能量输出,与此同时,本就气势磅礴的杀意便更是如虎添翼,气势更为繁盛昌隆。电光火石之际,本已神色凝然的K便是如遭泰山压顶一般,只觉一股不可抗拒的强盛威势迎面震来,身形重心不稳,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就当即绊在了地上。
 “欧——阳——枫!”开局就吃了个大败亏输,刚刚勉强稳住身形的K只觉一股无名的怒火直窜心尖,旋即,便是双脚重重地踩地,蓦然暴喝一声,伴随着身前第七魂环的急剧闪耀,一道道虚幻的暗紫色光影,便在其上方汇聚成型。随后,众人只见得那本就璀璨夺目的光彩在弹指间亮度急剧增大,直刺眼眸一般。下一刻,再相望时,先前一身黑色长袍的K的形象已是消匿于视线之中,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身高二十多米、通体紫黑的庞然狮鹫形象,浮现于众人眼帘之间。
 “此地距星斗外围并不甚远,若在地面进行殊死搏斗,难免为其带来灭顶之灾。尔等可敢与本座至天际一战?”见闻已经释放出了兽魂真身,俨然已是完全进入战斗状态的K,欧阳枫也不禁是眉头微蹙,凛然道,“否则,带来生灵涂炭的局面,无论于天斗还是星罗,对大陆上所有的魂师都没有分毫益处。”
 听罢此语,化作狮鹫真身的K也并不应答,不过硕大的双翅却是当即一展,旋即,便是径直升入高耸的空际之中,渐渐消匿于天宇三人的视线之内了。
 见闻此景,欧阳枫神色也是凝重了几分,口中念念有词,呢喃着念叨些什么东西,但见一道道炫目的金光自其身前浮现而起,不到几次呼吸的时间,一袭白衣的欧阳枫,整个身躯已裹挟在这金光璀璨之下,放眼望去,只觉如天神下凡一般夺目、耀眼。
 “吼吼——”猝然间,一阵阵嘹亮浑厚的龙吟声骤然于众人耳畔回荡开来,其声色之响,宛若滚滚天雷一般,振聋发聩。与此同时,一只高达三十五米余、浑身为璀璨的金光所覆盖着的金甲巨龙的形象,蓦然浮现于众人视线之中。欧阳枫轻巧的身形悄然一转,一跃至龙背之上,倏忽间,其原本身着的白衣已幻化作一副褶褶生辉的金红色战甲,战甲核心处,一块为红光所裹挟着的金色令牌如定海神针一般,凝实而璀璨。如若细看,端正的“战神”二字,依稀可辨面容。穿着了那金红色的崭新战甲之后,欧阳枫的气势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前散发出森然寒意的杀机已是悄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滔天的战意全然释放开来,一时间,欧阳枫正如一名真正的战神一般,威风凛凛、不怒自威。
 “呜呜——”龙吟再起,那庞大的金色巨龙赫然振翅,俯仰之间,便是承载着背上的欧阳枫,腾飞而起,向高空中飞腾而去了。
 “与地龙这类身上仅附带一丁点龙系血脉的名不副实的魂兽全然不同,这只巨龙身上流淌着的,是正宗的龙系血脉,只是以我目前的学识,似乎还无法辨认其身份来。唔,这就是欧阳枫的魂灵,他的底牌吗?”忽而听闻那震耳欲聋的龙吟之声,先前一直静立不动、神色冷然的X,面色也是微微一变,略有些许不可思议的面容,“可是……陛下不是说过,邪魂师,是永远不可能拥有自己的魂灵的吗?并且,这个硕大的金色巨龙,应该还是光明属性的魂兽啊,这也着实是匪夷所思。分明是邪魂师出身的欧阳枫,又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
 不过,事已至此,此刻再去疑惑欧阳枫为何能够拥有光明属性的强劲魂灵显然是舍本逐末了。当今要做的,便是先完成好自己的任务要紧。本身,面对已经受过“死神死者”突袭的欧阳枫,X还不打算亲自出马,然而根据目前的状况来看,只怕K那家伙倘若孑然一人面对欧阳枫和那属性正好克制他的光明属性的巨龙的合围的话,怕是讨不了半分的好。
 于是,也就在顷刻之间,原本始终保持得如普通人一般,没有丝毫气息外放的X,神色也是悄然凝重起来,眸光微微一动,旋即,于拂袖之间,双足遽然离地,竟是径直升入高空中去了。
 令人惊叹的是:相较于在开启武魂真身状态、全身获得大幅增幅的K,和借助魂灵飞腾的欧阳枫而言,X这种完全依靠自身魂力的升天方法显然对自身魂力消耗最大,然而,其飞升的速度,却是与先前起飞的二位而言,还要快上几分。尽管其乃最后挪步,却大有后来居上之势,伴随着时间的流逝,X与前方二者的距离,也是愈缩愈短了。
 这还不算,更加令人震惊的地方在于:纵观X从挪步到起飞,再到升天的整个过程之中,尽管其速度完全超越了先行一步的K与欧阳枫,然而在其身旁的天宇三人,从她身上,竟是几乎连半点魂力波动也无法感受不到。至始至终,她给人的感觉,也就始终如一名没有丝毫魂力的普通女子一般。并且,最令人称奇的是:在其离开大地,飞往苍天的历程之中,全身的状态也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似乎连任何武魂释放的昭示都没有分毫。
 直至此刻,先前在目睹欧阳枫释放魂灵之际,天宇三人原本近乎绝望的心绪之间,恢复起来的一点希望,却又在见闻了X显山露水、初露锋芒之后,彻底消散殆尽。若非欧阳枫曾斩钉截铁地告诉他们,自己面前的这名黑衣女子真的只有九十三级修为的话,单从其方才的一番堪称惊采绝艳的动作来看,他们心中给她的预估,至少也是超级斗罗级别的修为。但,即便她真的只有九十三级修为,却已是拥有了超级斗罗级别的能力,其武魂方面的天赋,又究竟是到了怎样的地步呢?
 如果目前,与X针锋相对的欧阳枫,还是处于全盛状态之下,如传闻中的装备着二十一件九级魂导器的话,他们对他获胜,还有相当信心。然而一旦再加入了一名封号斗罗级别的邪魂师K之后,欧阳枫获胜的概率,便是急剧下降。雪上加霜的是,此刻的他,魂力甚至已不足一成。先前的金光闪烁、八面威风,极有可能也只不过是色厉内荏罢了。尽管,对于其目前真正的景况,除了欧阳枫本人之外,任何人也无法妄下定言,但无论如何,当今的局面于他而言,用“九死一生”形容,似乎都还显分量不够,甚至已是危若累卵、岌岌可危了。
 此刻,如果是在大斗魂场中的擂台上,观众们下注的话,双方之间的赔率对比必将是惨不忍睹。
 只是,大斗魂场擂台上的比赛,赌注也不过是魂币而已,输了,也不过是输钱,钱这种东西,什么时候又不能再赚呢?而今,双方之间的赌注,却是性命之间的赌注。并且,无论结果如何,他们这一方,永远是最终的输家。
 欧阳枫,以己之性命作赌注的全部筹码:赢了,他便可以让三名少年死里逃生,逃离此地,但他依旧也再不可能拿回自己的筹码;输了,便是彻底魂飞魄散、一无所有,三名少年,也将奔赴黄泉——因为,欧阳枫早自下定决心的一瞬间,便已深谙:今日一战,唯有自己以燃烧武魂为代价,才有一丝渺茫的希望,留住三人的生命。
 值得吗?
 这个问题,倘若于两年前的欧阳枫听来,定会忍俊不禁,认为这简直是痴人说梦——那时的欧阳枫,在总会议室召集各大长老召开大会中,就当着全部长老的面,宣布要把唐门这两个“后患无穷”的小鬼,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并且,对此,他还制定了一份冗长的慎密计划。而具有讽刺性意味的是,按照计划中的内容,这份规划宣告完结的时间,竟也正是此日。
 命运,果然是一个调皮的孩子。两年前的自己机关算尽,认定这计划乃天衣无缝、完美无缺,只要执行人不是傻子,就几乎绝无失误的可能——当然,还有“忠诚”的因素要考虑,只不过,在当时——确切地讲,直至他今日来到星斗大森林前,对于这位下属的忠诚度,还是信任有加。只是当今,也正是应了那句古话“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他这只自诩聪慧、实则可怜至极的鹬,与自己先前力图捕食的蚌,双双落入渔网。
 其实,站在战神殿的立场考虑,“大局观”上,自己这种拼死救活将来可能对鹬们危害无穷的三只蚌的做法,简直就是养虎为患的愚蠢之举。然而,即便是对向来以大局为重的欧阳枫而言,至少有两种情况,要凌驾所谓“大局”之上——一是涉及云儿,二是触及底线。而后者,甚至还要位于前者之上的位置。
 欧阳枫的底线,既不是广义上的一切仁义道德,也并非法律条规,仅仅也只是人性最根本、寥寥可数的几条法则而已:不背信弃义、以仇报恩。对于世上那些心灵质朴纯真之士们,要竭力去守护,至少,也不能让他们在自己身上,感到寒心。
 听起来,似乎很可笑:这些也无非都是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又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呢?
 确实也没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欧阳枫他,也从未因自己始终履行了这一原则,就沾沾自喜过。只不过,对于这一底线,他的态度是:不惜一切代价地,去守卫。哪怕为了守卫这条底线,自己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
 在先前,他都竭力做到了,为了这条底线,付出的代价也有大有小,不过还都没有涉及生命,当然,他心中也是深谙:真正涉及于此之时,也是自己与人世诀别之刻。
 而今,他便要坚守到最后一刻——哪怕武魂剧燃、神魂破碎,也要拼一个,玉石俱焚。这也算是,给予他们先前给自己的无偿恩情的报答了吧。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