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此刻孔真心头一股无明业火燃起了丈把高!

跟我一起做瑜伽 2018-05-21 09:51:17

孔真练的乃是新历16o年左右兴起的一种被称作“械道”的格斗技法,这种格斗技由几个著名机甲士针对机甲的动作特点进行过一系列优化,动作直来直往,大开大合。


在拥有“毁灭者”机甲后孔真更是日夜淫浸其中,将自己习得的格斗之术同“毁灭者”上重下轻,着重拳头忽略脚踢的特点结合起来,通过几年时间才形成了眼下这种拥有自己风格的战斗技巧。

    当然真正的战场上并没有纯粹的远程、近战之分,实战的时候孔真会在肩膀上加装一套小型机载光束加特林作为远程战术压制,这才是他的作战方式。

    简单来讲,孔真根本就不会用粒子矛。长枪、长矛这种东西看似简单,其实真正用起来的时候技巧颇多,翟武也真是难为了他。

    ......

    ......

    此刻孔真心头一股无明业火燃起了丈把高。

    他可不想再拿着那根破矛陪玩了,于是一脚踢开唐云复又扔过来的粒子矛,以极低的步伐跨步而立,将重心压的极低。

    毁灭者机甲如同旧历时期的气功师一般,将两条粗#壮的机械臂延身体侧边自上而下的划了个弧,随后双掌自小腹而起向上抬高至胸口,这才缓缓推向身前。

    左臂挡于膝下,右拳护在脸颊,真正拉开了架势!

    那些如同巨龙吐息般的带状红色能量体就像真气般在其躯体上来回游弋。从小腹而,沿着机甲背部正中而上,自机甲颈椎后那块厚厚的防护板处一分为二输出至两条粗#壮的机械臂上。

    唐云愕然现,在孔真的两只铁拳上居然凝出了两个似实非实、似虚非虚的红色龙形幻影。

    类似于【龙息】这种c级制式结晶唐云大多都在星域网上简单了解过,但能像孔真这样聚成龙形的......唐云真是闻所未闻!

    这需要多高的人机同步率?

    唐云忽然想到了4营里的耿林,那漫天飞舞的火鸦至少要接近8o%的同步率才能做到吧?

    不过想到这,唐云的信心一下子爆棚起来,低头瞧了眼视网膜光幕右下角于87%和88%之前跳动的字样,唐云再次拉开了架势。

    自己始终拥有乎寻常的人机同步率,原本以为86%这个稳定的数值已经够自己受用一辈子了,没想到在没日没夜制作【铁体II】的时候,通过控能手套操控那些能量节点对提高神经元机械联结接口的人机同步率也有好处,以至于又上升了一到两个百分点。

    ......

    ......

    唐云和孔真从见面开始也只真正交手了两记,一记直刺驾驶舱,一记劈头!

    哪有陪练上手就这么不管不顾下狠手的?

    什么叫“故弄玄虚”?什么叫“不过如此”?

    唐云也多少揣了点火气!

    尤其孔真将自己复丢过去的粒子矛踢开的时候,唐云终于怒了!

    他柔软、懦弱、不敞亮......那都是对朋友而言!就算他天生不喜欢争强斗狠,但那并不代表他没有脾气!

    不过这个抹不开面的少年依旧保持了相当的克制。

    “孔真是吧?你要是不愿意帮忙就让老翟换个人出来,我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唐云尽可能压着火,控制着自己的语言和语气,而且他说的句句都是实话。此刻的唐云不仅压力大,而且时间也很紧迫。他始终忘不了杜润那句有可能刺杀仇星宇的忠告,一旦自己搞定这枚【铁体II】他便会日夜不离的盯住这位时常照顾自己的老哥。

    唐云不傻,不管沃特斯有多少美德,是不是全心扑在柯米娅公民身上,但毫无疑问,他背后撑腰的是天启!谁知道天启手里藏了多少黑科技?一旦真玩起刺杀来一般人根本顶不住!

    这句就事论事的实话听在孔真耳朵中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蔑视!

    “好!好!好!”孔真连道了三声好,“不愿意跟我浪费时间是吧?那咱就见见真章,分个高下!”孔真挥舞起两条巨臂终于不顾及陪练的身份,打算彻底撕破脸了。

    唐云是个老好人,但并不是说老好人就好欺负!相反,把老实人逼急了远比把流氓逼急了来的凶,这是众流氓早就总结出来的真理!

    老子没日没夜干了这么多天,好容易有点成果!

    你这还他#妈#的是“陪练”吗?

    唐云终于怒了!

    不知怎么的,唐云一下子想起了刚到k388的时候同秦水雁赌气的情景,于是也道了句好!

    “好!谁要输了就抱着压缩蛋白块,脱光膀子去食堂冷库里冻三天!”

    ......

    莫里斯和仇元宝全都愕然的愣住了,这算是什么彩头?小孩子赌气么?

    虽然这彩头不大好看,但那些躺在宿舍床上,趴在食堂桌子上,甚至是蹲在茅坑里的学员们却都把这句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虽然这彩头扯淡的有些离谱,但放谁身上都够他喝一壶的!有趣!

    ......

    ......

    翟武透过防弹落地窗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几人切磋,虽然他完全没想到切入公共频道,但还是看得出来到底生了什么事。

    摇头自嘲的干笑了两声,自己做事一向圆润、周到,这次还真是出了纰漏......

    只怪自己急于看到唐云从成果,有些事考虑不周。不过这孔真也真是太爱面子了,这次恐怕要在唐云手里吃一亏了。

    正暗自寻思着,忽然有人拍了拍自己肩膀,翟武赶紧回头!直到看清身后之人是仇星宇,这才把刚刚提起来的心又放进了肚子里。

    心想这也是难怪,自己已经完全封闭了整个巨峰平台,除了在九头鸟里拥有最高权限的仇星宇外恐怕也真没有进得来了。

    “宇哥,唐云这边进度不错,刚才我看他把【铁体II】使出了两个变化,还是有些意思的!”

    “现在沃特斯那边怎么样?你怎么有时间来这?”

    仇星宇脸上露出点难堪的意思,再次抬起那只肉肉的手掌拍了拍翟武的肩膀。

    “有点坏消息......”

    “对我们来说是坏消息,对唐云来说可能......要更难以接受一些!”

    “等过会儿唐云上来以后你可能得陪我唱唱戏了......”

 在仇星宇和翟武的注视下,在一大堆高级机甲士和低级学员们战术头盔的耳机旁,巨峰平台终于热闹起来了。

莫里斯和仇元宝互望了一眼,均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莫里斯最先开了口,“还真多亏老翟安排了咱们三个一起‘陪练’。”

    “原本指望三人轮番上阵煞煞他锐气也就算了。这下好,咱俩盯紧点,别真让老孔闹出事来,到时候可就不好交代了。”

    虽然莫里斯依旧不看好唐云,但他这时候倒是看出端倪了。唐云的战斗技巧很有独到之处,绝对不是个故弄玄虚的菜鸟。那颗类似【铁体】的结晶更是特别,想必仇老板是做了安排的。

    仇元宝驾驶着那台金光闪闪的机甲往前凑了凑,紧紧注视着场中情况。跟仇星宇从小混到大,虽然一点“富贵气儿”没练出来,但他倒是继承了仇星宇的眼力。

    此刻仇元宝担心的不是唐云,反倒是场中暴怒的孔真!

    三人早就混熟了,加上此刻正是九头鸟用人之际,别无缘无故伤在唐云手里才好。

    ......

    “毁灭者”机如其名!

    两条粗壮到不成比例的机械臂狠狠砸在了致密的混凝土地面上,随着漫天飞溅的碎屑残渣,“毁灭者”挟着无以言喻的破坏力向唐云奔来!

    “你有多少斤两!也敢在我面前卖弄?”

    轰!

    两条巨型机械臂大开大合,孔真借着15米高的身高优势从上而下一拳劈了下来!

    唐云自负借助古八极拳的力技巧和身下这台性能极佳的“驳兽”完全可以接下这一拳,但面对这种攻城机一般的重型机甲,硬拼并不是正途!

    古八极拳最善近身缠斗,唐云向左侧略微闪身躲过这一击,抬起膝盖朝其相对脆弱的腹部顶去!

    可这一下尚未沾身,“毁灭者”腰部一拧,那条巨臂横着拍向了唐云肩膀!

    随着类似于狂风呼啸的声音,那种缭绕于巨臂上,成淡红色,如巨龙呼出气息般的能量体迅凝聚成一个隐约的龙形,猛然炸开!

    ......

    唐云没想到孔真居然依仗机甲之威做出这种完全不似人类的动作,又忌惮于这枚【龙息】结晶,双臂横于胸前急挡!无数仿金属形态的能量涌在其双臂之上,居然化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铁盾!

    或者也可以形容为一坨形状歪七扭八的铁饼......

    嘭!

    喀嚓嚓!

    由【铁体II】凝出来的盾牌碎裂后四处疾射,由于之前那一记没有见功的膝击,唐云此刻重心不稳,不但凝成的防御盾四分五裂,整个机甲也被这一拳给抡的转着圈飞了出去!

    仇星宇在高处的观察室内皱了皱眉,“这【铁体II】怎么这么弱?一下就碎了?”

    翟武摇了摇头,指了指控制台光幕上那些传感器数值。

    “光能引擎输出只有25%,何况d级结晶的能量输出本来就不会太强,主要还是要看变......”

    翟武话还没有说完,斜斜飞出去的唐云挥臂一甩,一条金属触手再次从他手臂中伸了出来!

    同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的触手细了很多,长度却夸张的过了三十米!

    又软又韧的触手紧紧缠上了“毁灭者”的一条巨臂,唐云猛然扭身往回一拽!于是飞在半空的唐云直接借助惯性绕着“毁灭者”转起了圈,而且随着触手越收越短,圈越绕越多,唐云距离孔真越来越近!

    “这!......这他妈是什么玩意儿?......”

    随着孔真歇斯底里的骂声,唐云越转越快,那根金属触手也越缠越紧!将“毁灭者”的两条巨臂连同胸腹和礼服立领般的护肩护颈绕了一圈又一圈,简直像蜘蛛用蛛丝缠住那些落网的虫子一般!

    “固!”

    随着唐云吼声,那一圈圈的金属触手居然迅融合成一个禁锢住面前“巨兽”的金属坨!

    “啊!”

    “我他妈的拼了!”

    孔真眼看败局已定终于不顾颜面的对语音控制系统吼了起来,“切换到战斗模式!解开光能引擎能量输出限制!”

    无数缕淡红色的能量条带从“毁灭者”两条被禁锢住的巨臂上往外钻,而且颜色越来越红,形体越来越是凝实,唐云甚至在“毁灭者”两只硕大的机械拳头上看到了两个相当清晰的龙头!

    现在裹着“铁坨”的“毁灭者”就像是一颗手雷,一旦他爆开那些充满爆力的红色能量,这些铁坨也会像弹片一样四散飞溅!

    傻子也看的出来,孔真是打算舍命用【龙息】能量炸开这块禁锢着自己的铁疙瘩,同唐云拼个两败俱伤了。

    但唐云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当胸一脚把禁锢在铁坨里的“毁灭者”踢远,手一甩直接断了那根触角,反手从后背摘下了那把同自己机甲差不多一般高的宽背刀!

    唐云从使出那根长的金属触手到最后将“毁灭者”禁锢在铁坨中,始终没有断开光能引擎的能量输出。

    简单来说就是始终保持着机甲本体同这些仿金属能量的物理接触,因为无论【铁体】、【金一】还是【铁体II】,这些仿金属状的物质都是由能量转化成的,一旦同持续输出能量的引擎断开便要逐渐分解成无用的基础能量溃散在天地之间。

    能量守恒、质量守恒,点石成金的炼金术是不可能存在的!

    但同样的,这个溃散也是有个过程的,这便是唐云准备一决胜负的机会!

    随着仿金属能量逐渐溃散,唐云已然高高跃起,在空中以极其夸张的动作举起了那把宽背刀!

    “别!”

    “手下留情!......”

    “不要!”

    “老弟!”

    莫里斯、仇元宝以及在观察室中观战的仇星宇和翟武几乎同时吼了起来,莫里斯的“双头鸦”和仇元宝金闪闪的主装机全力冲出,打算冲过去将唐云拦下或者撞开的时候!

    唐云再次吼了一句!

    “破!”

    以空中的“驳兽”为中心,一个夹杂着无数金属碎块的冲击波猛然释放出去!

    只炸得漫天烟尘、碎屑、水泥块乱飞!

    “双头鸦”直接被炸的倒飞了出去,仇元宝倒是机灵,关键时刻一扑倒是没有受伤。

    当烟尘尽散,场中情景终于落回几人眼中的时候。

    只见【铁体II】能量化成的铁坨尚未全部消散,“毁灭者”依旧无奈的站在那没有动。而唐云则跨步立在他面前,双手举着的宽背刀稳稳压在“毁灭者”头顶,并没有砍下去!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仇元宝驾驶着同“驳兽”差不多高的金色机甲抬起头,对着训练场高处的观察室摊了摊手。

他之前注意到了自己干爹和翟叔在观察室观战,眼下这个结局明显很出乎意料。

    唐云依旧举着手里的宽背刀,本想开口耀武扬威的说点什么,怎奈一个劲喘粗气也说不出一具完整的句子。

    “服......呼......呼,服......不服!”

    这孔真倒也光棍,抬起粗壮的机械臂,啪的一声将唐云顶在自己头上的宽背刀横着拍开,一字一顿的吐出四个字。

    “甘、拜、下、风!”

    本以为这就算完了,没想到唐云把被孔真拍开的大刀又举了回来!在雁过拔毛的铁盔团待了这么久,早养成了出门不捡钱包就算吃亏的毛病,唐云哪里肯轻易干休?

    低头瞧了瞧视网膜光幕右下角96%的战损评估数值,唐云怒道。

    “不......不算完,我战损数值下降了14点!护甲也刮花了,赔钱!”

    唐云毫不犹豫的将4%说成了14%,直接把额外的1o%当成了利润。

    孔真也不废话,再次抬起手把顶在脑门上的大刀一巴掌拍开,干脆之极道,“我赔!”

    唐云想起一开始孔真拿粒子矛戳自己的那两下,又想起后来这家伙作弊,将光能引擎的输出强度调到1oo%,依旧不解恨!

    再想到自己这套从L18上拆下来的破烂维生系统,因缺少材料直接舍弃的表情系统,廉价合成皮革的驾驶座......唐云再次把大刀顶了上去......

    “维生系统震坏了,算谁的?”

    孔真又抬手将大刀拍开,一点不含糊,“我的!”

    “表情系统的神经光路也坏了!怎么算?”

    啪!“我赔!”

    “我的真皮座椅也坏了!”

    啪!“我出钱修!”

    ......

    机甲的所有损伤基本都会被战损数值所体现出来,唐云这话说的可以说是毫无道理可言。

    不提这次争斗本身就是两厢情愿的事,谈不上谁对谁错。

    就算要输家赔钱的话,那4点战损数就已经把所有损失都包含进去了,最多加个表面喷漆,哪有又要单独要求赔偿部件损伤的?何况唐云本就把4%说成了14%。

    不过这孔真倒是相当配合,配合的让唐云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唐云自然不知道孔真有多么要面子!

    自己输了就已经够难看了,唐云这时候如同怨妇一般吐槽自己的损失,他吐的越多,自己反而能找回点脸面。

    不过孔真以为公共频道里只有莫里斯和仇元宝,自己在这两个老伙计面前往回找点面子也就算了,哪里知道还有不知多少学徒和优秀机甲士也在偷听.....

    要是知道这个要他命的“大事件”孔真非要求唐云把自己的“驳兽”说成被他砸成了一坨废铁,要他重新赔一台机甲才好!

    当然,此刻的巨峰平台已经沸腾了,穿着格阪纳西装的愣小子“打服了”一向趾高气扬的孔教头!人家把自己这帮人都赶出来,独霸训练场也是有这个资格的!这种高手自然要好好巴结一番,学上一招半式都能受用几年啊!

    ......

    唐云满意的收了刀,讹他十几万升级一下自己的“驳兽”,省的又问老哥要钱......人情欠多了终究不好。

    唐云刚刚把刀挂回背后的安全栓,孔真在公共频道弱弱的开了口......

    “你看,你的损失全算我身上了......”

    “抱着蛋白块蹲食堂冷库那事......”

    唐云赚的盆满钵满,相当大方的开口道,“不打不相识,说那些太见外了!”

    这句话说完,那些已经在食堂冷库门口排队看热闹的学员们当时就散了......

    ......

    ......

    唐云在战斗中始终保持着光能引擎25%的能量输出便达到眼前的效果,甚至通过个人战斗技巧战胜了九头鸟能排进前五的高手孔真,仇星宇当然满意这个结果。

    四台机甲一起走到整修车间,唐云断开了神经元接口,拿起扔在驾驶座舱角落的衬衫刚要往身上穿,却现这件被自己汗水浸透的衬衫已经风干,皱皱巴巴硬的像个咸鱼。摇了摇头,唐云直接用这件明显也不便宜的衬衫擦了擦身上的汗水,这才光着膀子披上了那件给他拉来无数仇恨的格阪纳西装。

    小心的扭动阀门,当座舱罩弹开一半的时候唐云便像个猴子一样跳了下去,他可不想让孔真看到自己那张廉价的合成皮革驾驶座......

    不过他真是小心的有些多余,当自己像个猴子一样从六米高的驾驶座舱往下跳的时候还会有人去关注座舱内的驾驶座是真皮还是合成皮么?

    这也是孔真、莫里斯和仇元宝三人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唐云,早听有学员传闻唐云穿了件格阪纳西服,可也没人说过那件体面的西服后面居然是光着膀子的啊?

    这装束还真有点另类......

    他们当然不知道“驳兽”用着老式L18的维生系统,根本无法及时排出机甲引擎动时产生的热量,而眼前的小子却整日泡在机甲里在训练场上折腾,这并不轻松!

    不过唐云穿成什么样仇星宇都不会吃惊,在蛮荒星k5的时候他已经领略过唐云十个指头带七个戒指的土豪审美了,这会儿不要说光膀子穿西服,就算唐云光着膀子打领带他都能接受。

    虽然这世上的所有人,上到议会议员下到小商小贩,乃至休闲会所里的姑娘们都会奉行一个同行是冤家的处事原则,但机甲士这种职业还是相对好些,也许实力相当的家伙们还会偶尔内斗一下,但真正的强者总会受到尊重。

    仇元宝在那张黑瘦的脸上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学着唐云早前驾驶机甲的样子抱拳拱了拱手,算是认识了。随后的莫里斯则是得体的上前握手,递上自己的名片。

    只有那个站姿始终笔挺如傲松般的孔真这会儿有些蔫,嗫嚅的躲在魁梧的莫里斯身后。

    仇星宇哪里不知道他死要面子的毛病,抬起胖胖的肉手拍了拍他的肩,相当诚恳道,“老孔,今天全靠你,辛苦了!”

    随后指着唐云道,“这是我老弟,唐云!以后还要两位老师多照顾。”

    仇星宇话刚说完,仇元宝看着年龄明显比自己小上一岁半岁的唐云,脸瞬间黑了......

 k27北方的金山岛连锁店,同位于k42上181街区后的那家总店同样的灯火辉煌,女招待同样的漂亮,菜品同样的精致、美味。

满眼都是各式各样的金色,金色的灯托、金色的包柱、某种木质餐桌上金色的包边、黑色大理石地砖上嵌着金色花饰,甚至杯碗盘盏上也少不了金色花纹作为点缀。

    仇星宇同几人一起吃饭,除了三位机甲士、唐云和翟武外,席间还带上了仇星宇的妻子何琴,两个七八岁的儿子仇采和仇复。两个孩子都是标准的大胖小子,尤其配上是脸上那种通常只会浮现在商人嘴角上的独特笑容,同仇星宇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比较令人意外的是他的妻子何琴。

    大多数有钱人都会讨到漂亮老婆,这似乎是件天经地义的事,何琴的外貌当然也属于很漂亮的那种。

    但之所以意外是说她的身材,唐云这位嫂子的身材几乎同他的星宇老哥一样丰满!一样圆润!

    难免的寒暄过后,仇星宇相当正式的为大家介绍了唐云,随后唐云也很规矩的认了这位大胖嫂子和两位小胖侄子,然后是仇元宝这个长得黑瘦的干儿子黑着脸勉强对唐云叫了句叔。

    众人也只拿这作为笑话,没人会真去拿那些所谓的辈分来较真儿。

    仇星宇刚刚站起身,仇元宝便从服务生手里取过酒瓶,颇合时宜的为他斟满。

    低头看着手里暗红色的酒液,仇星宇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现在好多人都在指责我奢......奢......”仇星宇一时想不出那个词,扭头看了眼老婆何琴,何琴笑着道,“奢靡!说你奢侈、浪费、乱花钱!”

    这句话又引得仇星宇叹了口气,“都是自家兄弟,今天是个好日子,本来应该开两瓶将军红的。”仇星宇将胖胖手指夹着高脚杯举在灯下,“不过我是真不敢再‘奢靡’了,不然被南派那些家伙看见指不定又要说我些什么呢!”

    仇星宇对着唐云举杯道,“祝贺老弟终于搞定了新结晶,你放心,老哥我保证帮你卖上个好价钱!包你挣回老婆本,抱得美人归!”

    唐云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喝了口酒,将脸上因老婆本、美人归这几个词搞出的红晕赖在了酒劲上。越是如此那何琴却偏偏不顾唐云的窘迫,追着问他秦水雁是谁家姑娘,长相如何,要不要嫂子帮忙提亲之类,倒还真是有股老嫂比母的亲切劲儿。

    唐云赶紧应付了几句,这才道,“这些日子没少麻烦星宇哥,真要是卖上钱老哥你该拿多少拿多少,不要......”

    仇星宇挥了挥他肉肉的手掌,笑着打断了唐云的话,“老哥我可不缺钱,我要的是结晶!今天不仅仅要庆祝你搞定新结晶,也要庆祝我得到了这枚可以战胜沃特斯的宝贝!”

    “我今天看到【铁体II】的威力了,绝对可以媲美【黑暗圣堂】,而且关键是【黑暗圣堂】是c级,【铁体II】是d级,相差一个级别,无论成本还是对机甲士的要求都要低得多!”

    刚要抬手喝酒,仇星宇正巧瞥见了在一旁如同枯木般僵着的孔真,便趁着举杯之际笑着对唐云使了个眼色。

    孔真跟了仇星宇多年,是其手下一名相当靠得住的心腹,仇星宇何尝不知道这人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脾气?

    仇星宇一脸真诚的转向孔真,举起了酒杯,“今天必须好好敬孔教头一杯,听说孔教头用了激将法,还受了伤才引导我老弟掘出【铁体II】的新战术?做老哥必须替弟弟敬你一杯!”

    虽然大家都算熟人,也就是仇星宇口中的自己人。

    但自己只是一介武夫,而仇星宇是跺跺脚k27都要颤一颤的九头鸟董事长!何况仇老板这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就算再怎么不情愿他也只能举起手里的杯子。

    可孔真却不知道这姓唐的小子会不会接这话茬,不动声色的斜眼瞥了瞥唐云,孔真硬着头皮道,“仇老板哪的话,唐云实力的确在我之上,我只是......”

    唐云和仇星宇自是老相识了,尤其在铁盔号和k42的时候朝夕相处了有段时间,自然能看懂仇星宇使给自己的眼色。尤其唐云属于很在意别人感受,在意别人对自己看法的那类人,善于察言观色,以他天生敏感的眼睛早就把孔真看了个透彻。

    这人不像坏人,傲骨一些,面皮薄些而已。

    唐云对孔真微笑举起酒杯,打断了他后面的话,“多亏孔师傅逼得紧才让我情急之下用出了那几招,就别再提之前那些胜负戏言了。”

    “后来......”唐云想了想自己举着板刀要对方赔钱的场面,终于给对方找到个好台阶,“后来我现自己的机甲被孔师傅给伤的实在太重,一时心疼就咄咄逼人了点,这杯酒算是赔罪了!”

    唐云笑着喝干了杯中之物,但心里却是哭的,这话这么一说的话之前“碰瓷儿”讹来的十几万岂不是要泡汤了?而且自己一个人折腾了这么久早就把这几种源于【光破】和【蓝旗蛇】结构的标志性战术练到炉火纯青了,哪用着你用激将法“引导”?

    孔真泛白的脸上终于恢复了点红润,虽然之前丢了面子,但这会儿终究还是挽回不少,他也没必要真的再狠装下去,那样反而难看。

    将杯中酒喝完后,孔真眼中含着感激对唐云开了口,“唐兄弟能构造出如【铁体II】般神奇的结晶,本身又是一流机甲士,天才如此却并不持才自傲,也毫无盛气凌人之心,我孔真心服口服!”

    “之前失手给唐兄弟造成的损失孔某一定承担!”

    唐云明显算是吃软不吃硬那一类人,被人这么一夸又开始有点不好意思,戏说谬赞推了几句。身旁莫里斯、翟武等人接连敬酒,一场因翟武疏忽和那件拉风格阪纳西服引出来的误会算是结了,而且结的有些皆大欢喜之意。

    铁盔团实在是太穷,唐云把十几万也当做个大数目。对孔真来说这只是他做武教头的半年薪水,或者说是底薪。执行九头鸟任务、干自己私活之类都不算的底薪而已。

    能用这点钱买回脸面,不说结交个强力朋友,哪怕少个强敌都是好的。

    一行数人终于沉浸在金山岛的纸醉金迷之中。

    酒至半酣,其乐融融。

【铁体II】的成功已经让唐云松了口大气,在这基础上又成功讹来了十几万联邦币,表情系统和新的维生系统指日可待,唐云暗自痛快。

 酒至半酣之时,没了压力的唐云脸颊微红,嘴角也总是微微向上挑着。

    翟武眯缝着惺忪醉眼说道,“宇哥,身边朋友都知道你最为孝顺。可你为什么把已经被仇海洋下了葬的老爷子刨出来一把火烧了个干净?还在九头鸟总部前立了块无字碑?”

    “这事很多人都不理解,仇海洋还借故诋毁你很久。尤其柯米娅星域有不少人信奉原罪教,他们完全无法接受火葬。”

    “我知道你有主见,今天嫂子和侄子们都在没别的外人,你就给我们说道说道吧?”

    喝到略微有些迷糊的唐云抬起头,揉了揉脸,这才望向仇星宇。

    虽然在座的没有一个人相信什么原罪教,但无论如何,把下了葬的亲爹刨出来烧了,还立起个无字丰碑?这听起来有些夸张啊?

    唐云犹记得当初在铁盔号上仇星宇听闻仇重身死的时候可是杀猪般的连哭带嚎了一场,还真没想到他会做出这么决绝的事情!

    仇星宇抿了口酒,吧嗒吧嗒嘴以后这才想起杯中物并不是自己常喝的将军红,略微有些遗憾之下抽出根金色过滤嘴的圣兽牌香烟戳进了嘴里。

    “其实我哪儿有太多想法?”仇星宇对翟武露出个会意的神色,这块无字碑正是此刻自己想说给唐云听的东西......

    “我无非就是想让老头子走的干净点儿。”

    仇星宇深深的抽了口烟,刚刚把嘴里的烟气吐出来就看到自己那胖胖夫人眼中的不满神色,这才赶紧伸出胖手扇了扇道,“这段话也要给仇采和仇复听听,没根烟哪好讲故事......”

    仇星宇又打岔般的指了指低头猛吃的仇元宝,“对,还有你这干儿子也得好好听听!”

    “嗯!是,是!”饿死鬼投胎般的仇元宝放下戳在叉子上的丸子,再次在黑瘦的脸上挤出个大大的笑容。

    “早先的九头鸟也就是个大点的海盗团,从老头子的爷爷辈,也就是我的祖爷爷辈儿开始改行做了星际走私生意,总算弃‘武’从‘商’攒下点家业。可老头子却一直厌恶这种阴影下的行业,当家业传到他身上后,老头子不愿意搞走私这种给混乱的柯米娅乱上加乱的烂买卖,也不愿意在柯米娅这帮已经穷到底的老百姓身上刮油水,毕竟税款在原则上也是要花给老百姓的。”

    “所以他依仗着‘武装海盗’和‘走私航线’这两个在仇氏家族展历程中最不好听却最有力的两个优势大力展星际运输业,并且始终保持着垄断位置!”

    仇星宇咧了咧嘴,以至于他胖乎乎的腮帮子抖了抖,情绪有些激动起来。

    “我真心觉得柯米娅历代政府都是傻子,只会刮地皮,只会吃!柯米娅卫星群这种由四十多个小聚居星外加将近四百颗无法居住却有可能存在资源的卫星一起围成的星圈,没有运输业作为基石就肯定会穷一辈子!就连旧历传出来的电影里都有‘要致富先修路’的土话!这些官员却想了几辈子都没想出来?”

    “是父亲成就了九头鸟,让九头鸟真正从众财团中脱颖而出!是父亲真正缔造了柯米娅星域的星际运输业!是这个执拗的老头为柯米娅的未来铺下了第一块基石!”

    “也是他真正垄断了星际运输这个行业!而且老头子曾经说过,这些航道就是柯米娅的血管和神经,同时也是九头鸟的饭碗,要我把它牢牢抓在手里,永远不要松手!”

    ......

    唐云实在想不出这跟挖坟和无字碑有什么关系,揉了揉微晕的脑袋,终于开口问道,“既然如此宇哥就更应该给你父亲铸碑立传,也好让后......”

    仇星宇摇了摇头,“越是这样的人,我越是想让他走的干净些,而且这也是老头子的意思,仇海洋不怎么孝顺,老头没跟他念叨过而已。”

    “人嘴两扇皮,有人会说他为柯米娅做了实事,也有人会抓着海盗和走私这两件旧事不放,现在更是很多人抓着垄断二字不放。”

    “老弟!你想想,是不是每个伟大的人身后都会有些负面评价?只要是个伟大的人,无论他活着还是死了,总会有人为他著书立传的奉承,也会有人挖出一大堆负面事件甚至花边新闻来诋毁!这帮绿豆苍蝇一样的玩意儿不就是想附在大象身上吸点血么?”

    “在有些时候,某些人甚至会为了将自己的想法推广给民众而故意拿故去的伟人说事,纵观联邦历史,这样的事还少吗?”

    “但历史就是历史,一旦过去了,错综复杂的关系哪能捋的那么清楚呢?”

    “所以我把老头子的尸骨一把火烧个干净!无字碑的意思就是我不评价父亲,老头子也不评价自己,功也好过也好,一切留给后人去猜了!”

    ......

    酒足饭饱,仇元宝载着两位武教头回巨峰平台宿舍,翟武护送嫂子和两位小侄儿回家,仇星宇却拦下了准备搭仇元宝的车回巨峰平台宿舍的唐云,反而亲自开车载他过去。

    “宇哥,你又酒驾了!”唐云耸了耸肩膀,这回自己也喝了酒他倒是没有去争谁来开车。

    仇星宇没有开口,夜风从开着的车窗吹进来,暗含着春季的花香味。唐云尽力嗅了嗅,他知道k27的公转周期很短,所谓春季也不过是这二三十天而已。

    “唐老弟......”

    “哥有件事要跟你说......”

    唐云有些莫名其妙,仇星宇是个乐天的温和胖子,说话时很少会用到这么低沉压抑的腔调。

    “还记得k42上181街区的V酒吧吗?”

    “当然,我在那认识的杜润,出什么事了?”

    “......”

    “你记得那家酒吧里有一尊唐承泽的铜像吗?”

    “记得!”

    “沃特斯煽动了一些支持脱离联邦的暴民,把那尊铜像给推倒了!”

    “......”

    “其实唐承泽是你老爹对不对?”

    “......”

    “历史就是历史,后人怎么扯不用太放心上!”

    ......

    闪烁着霓虹灯的璀璨大厦和破破烂烂如同战后废墟般的破旧老楼交相辉映,漫天繁星点缀,地面上却挤巴着一些歪七扭八,排布的比天上的星星还密、还乱的平房。

    这就是柯米娅星域扭曲的都星——k27。

    在这颗别别扭扭的星球上,在这道拧拧巴巴的街道上。

    伴着夜风和春天里的花香,一辆黑色轿车踏着夜色向远方驶去。


作者有话说:如果读者对此文感兴趣,欢迎转发,私信。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