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方巨龙的“奥德赛” ——对话心理学家禇晓兵

德国晓兵心理工作室 2018-08-16 10:47:12

点击上方“公众号”可以订阅哦


东西方巨龙的“奥德赛”

——对话心理学家禇晓兵
 
《中希时报》教师节特稿    杨少波


禇晓兵,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德国特里尔大学心理学硕士、德国科隆大学心理学博士生。师从众多国际心理治疗大师。禇晓兵先生旅居德国近20年,现任德国行为认知心理研究所心理医师。
 
心理学,这门以希腊词汇Ψυχολογία命名的学问,是属于“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工作,心理学家面对人类广阔而深邃的心理世界展开探究,是向内精幽入微、向外达及天下的事业,是“人类精神导师”艰巨而深远的事业。9月10日是中国的教师节,我们在教师节来临之际,采访了心理学家禇晓兵先生。

《中希时报》:心理学Ψυχολογία这个词汇来源于希腊语,是关于人类心灵ψυχή的学问,ψυχή这个词,在古希腊语中还有另一个意思:蝴蝶。如果我们单从字面上看,心理学,也可以直接读解为“蝴蝶学”。这不仅仅是一个文字游戏,近百年之前,周作人在描述希腊女诗人萨福诗篇之精美敏感的时候,用“譬如蝶衣,不可禁捉”来形容。蝴蝶和心灵,作为一个心理学家,您如何看待这种古典学意义上的文字巧合?


禇晓兵:蝴蝶的翅膀敏感、翕动,任何的轻触,都会带来对它的改变和伤害。人类的心灵也是这样,心理学的研究,不仅仅从古希腊这样一个词汇出发,古希腊的神话作为人类童年时期的记忆,给西方心理学家以巨大的启发,弗洛伊德、荣格、约瑟夫-坎贝尔、海灵格等心理学家和神话学家都对古希腊神话倾注了巨大的热情,这是西方人类童年的经验,其中有古老的精神原型。正如古老东方的神话里的精神原型对包括西方在内的全人类心灵的解读有着重要意义一样,西方的古希腊神话,也同样对包括我们东方人在内的全人类的心灵读解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中希时报》:您有着从东方到西方,然后又从西方到东方的求学问道、学习工作经历,您曾经用希腊《荷马史诗》中的“奥德赛”一词来形容,您是怎样来理解“奥德赛”一词的?


禇晓兵:《荷马史诗》中的“奥德赛”,在德语中也是一个成语,用来描述一件通过艰难困苦,最后终于完成的历时漫长的旅程。约瑟夫-坎贝尔也在他的“英雄之旅”的概念中照亮了这个词汇。我1994年进入北京外国语大学学习德语,随后到德国学习西方的心理学,然后从事心理学的工作,接着在自己的工作中重新发现自己的中华民族文化根脉在心理学中的意义,如今又定期回到中国从事心理学方面的研究和疗愈工作……这近20年的路程,几乎恰好就是希腊联军出征特洛伊、回返伊萨卡的10年征战、10载返乡的路程。“奥德赛”这三个字,我感同身受。

 

《中希时报》:您去国远行,到西方求学,好似特洛伊勇士的远征过程,什么时候您才意识到,哦,是到了我该回返“伊萨卡”的归程之时?


禇晓兵:我在德国学习生活近20年,德国可以说是我的第二故乡。但随着在西方学习的深入,我越来越认识到,我必须对自己有一个明确的定位,我必须牢记自己故乡的根脉,只有追寻自己的故国根脉,才能真正有力量深入到西方文化之中。否则,我就是抛弃“根本”,只能追寻到他人的“无本之源”。在西方我学习了诸多西方文化中的原型,它们是人类情感的凝结,是人类情感的戏剧性集中表达,它呈现出普世的跨文化特质,比如这些关键词:故乡、英雄、旅程、丧失、生命、死亡、返乡……等等,我认为这是全人类共通的精神原型,不仅仅适合于西方,而且适合于东方,西方的“奥德赛”和东方的“西游记”一样,是全人类相通的精神原型。

 

《中希时报》:在您的理论中,您谈到单个人、单个家庭的心理疗愈与更大背景的民族历史、全人类共同精神图景之间的关系,这里面有一个巨大张力的存在。从一个心理学家的视角,单个人和大历史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呢?




禇晓兵:我的母亲有许多的绘画作品,我小时候对母亲的画作视为信手涂鸦,不以为然,当我再次关注母亲的画作,是她辞世多年的事。我独自枯坐在她的字画前面,感到她不仅仅是在勾勒一面内心的镜子,而且是在讲述一个她在瞬间感受到的秘密。瑞士著名心理学家荣格在晚年自传中写到:“我的一生,是无意识自我实现的故事。”无意识的所有存在都有寻求外向的表现,期待着从无意识状态脱颖而出,以整体性来体验自身。每个人的神经系统中都隐藏着不可为我们头脑意识随时察觉的信息和记忆,记录着自己人生的轨迹、家族的悲欢离合,民族的兴衰起落,以及整个人类进化的过程。这些信息的大部分都隐藏在黑暗中,无法被看到。而在艺术的瞬间,光照进内心,秘密变成蝴蝶,断帛裂锦,破茧而出,幻化成图案和线条。母亲曾经拿着几乎和她等身高的毛笔,在硕大的布幔上写下巨大的“泰山、黄河”,然后她弃笔跪地,泪流如雨。每每看到她当时写的这两幅字,我就会禁不住掩面而泣,内心充满了莫名的悲怆。

 

《中希时报》:也就是说,在心理学的层面上,我们的内心世界蝴蝶一般的幽微翕张,都和一个家族、一个民族乃至更为宏阔的人类背景息息相关?


禇晓兵:每个人的“自性”都处在集体潜意识的中心,如同出于一个层层向外生长的年轮中心。人的一生就是把它经过不断地“蜕变”(transformation),从而化蛹成蝶、破茧而出,成为“不可禁捉”的敏感、精幽、脆弱顽强、无限丰富的“蝴蝶”的过程。这一点和我们的禅宗十分相似。个人、家庭、民族、全人类,这四个关键概念,是人们内心四个密不可分的部分。中华民族历经五千年文化绵延传承,有伟大的历史,也有伟大的伤痛,如同一条伟大的河流,有辽远的流程,必然有深旷的峡谷。我们需要在这四个环环相扣的概念中发现我们自觉不自觉隐藏的历史,找到某些我们全民族的集体心理症结,我们单个人的“自性”必然要在这样的大历史背景中找到安身之处,方为归宿。可以在心理层面上,深潜入我们民族心理的内部,重新医治好这条东方巨龙的创伤。现在的国学热、传统文化热,都是在不同层面上的共同方向的工作。

 

《中希时报》:您在德尔菲“皮同(Python)”巨蟒的神话中发现了西方“皮同”和东方巨龙的相似之处,那是什么?


禇晓兵:在一个希腊雅典的心理学家那里,我发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这个意象。在相传为荷马所做的《阿波罗颂歌》中,太阳神阿波罗在德尔菲杀死巨蟒皮同,然后在那里建立了自己的庙宇——阿波罗太阳神殿。在阿波罗神殿的门楣上镌刻有这样的两句话:“认识你自己!”,另外一句话也在德尔菲流传:“那伤害你的人,正是疗愈你的人!”德尔菲的巨蟒,在某些西方画家那里是一条有翼巨蟒,而有翼之巨蟒,不就是东方的飞天之龙的象征吗?在沈阳朝阳山寺院——母亲用生命建造起的朝阳寺里的书画陈列厅中,有许多张母亲如椽之笔书写的榜书“龙”字。母亲一遍又一遍重复书写的不同的龙字中仿佛有某种宿命的人生密码:母亲用她的毕生精力书写了一个有一个飞腾于东方敏感、洁白、素净如纯然内心的宣纸之上的龙字,我用了近20年,在西方的神话中找到了这条龙的另一个西方面相,完成了这条巨龙西游和东归的“奥德赛之旅”。


母亲的笔停下了,她的灵感和思考回归了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海洋。她的勇敢和率真留了下来,印证在纸上。母亲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一生是医生。不知不觉,我渐渐地走上了和她相似的人生道路,我在疗愈别人,同时也在疗愈自己。随着知识和人生阅历的增长,我不断发现自己在向母亲靠近,而越是靠近,她对我而言就越加显得陌生。


也许,我和母亲,都拥有一个更为辽阔、广大、浩淼、悲欣的共同的母亲。

更多平台原创
(点击可直接阅读)

无声消失的灵魂(完整版)
受害与迫害(完整版)
疾病和症状的意义
经受苦难
对受害者身份的迷恋
疾病的含义,疾病与死亡
死亡的含义
健康的含义
心脏
疾病与家庭系统的关系
疾病与伴侣的关系
症状与社会系统当中的关系 

家庭系统排列的基本动力: 连接和序位 

家庭系统排列的基本动力: 平衡,接受和给予 

良知与连接动力 

良知与序位动力、平衡动力

症状作为爱的表达

系统排列当中症状作为诊断与解决方案的呈现 

症状与秘密

症状与和解

关于症状象征的催眠导引

症状作为对家族系统忠诚的表达 





                                                


长按二维码关注“德国晓兵心理工作室”
Copyright © 河南辣条加盟联盟@2017